“看清楚了?”

梁邵景看著蕭韻寧,多少有些鬱悶。

他揉著太陽穴,而蕭韻寧的臉色也十分凝重。

“爸,你這訊息可靠嗎?該不會是故意難為我的吧?“

蕭韻寧指著資料上的東西認真的詢問者梁邵景。

梁邵景無語的說:“你覺得我有必要?”

資料上顯示國內有好幾個內閣不同意蕭韻寧和葉梓安結婚。

本來兩個人結婚是誰都乾涉不了的事情,可是蕭韻寧的身份不同,內閣如果不同意,這國內的安定團結就穩定不了,所以對蕭韻寧來說確實挺耽誤結婚的。

“有什麼理由啊?葉家帶著那麼多的家產娶我,有什麼理由不同意我們在一起?”

蕭韻寧簡直要氣死了。

那些老傢夥一個個的到底想要乾嘛?

梁邵景看了看蕭韻寧,低聲說:“你還是太天真了。”

葉家有錢本來就是萬眾矚目的事兒,現在又想脫離權利中心,自然會成為香餑餑,每個人都想要,內閣期初也是這樣打算的,可是……

梁邵景看著眼前的資料,終於開了口。

“肖恒和葉睿都是國安的人,現在肖恒要娶葉洛洛,和葉家成為嫡親,你想過冇有?內閣那些老傢夥怕什麼?“

“怕被查?怕涉及到我們國內的機密?”

蕭韻寧的腦子還是轉的很快的。

梁邵景點了點頭。

蕭韻寧頓時有些上火了。

“爸,這不扯麼?肖恒又不來我們國家,防他和葉家冇什麼關係的。”

“嫡親怎麼可能沒關係?這事兒先緩緩,我這邊解決了再說。、”

“爸——”

“聽話。”

梁邵景也很鬱悶,但是這事兒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內閣的決定總是要聽一些的,就算是不聽,也得拿出有利的證據出來纔可以。

蕭韻寧氣呼呼的回了房,打算將這個訊息告訴葉梓安的時候卻頓了一下。

內閣對葉家忌憚,這事兒說給葉梓安聽,多多少少她心裡有些忐忑,不知道葉梓安會怎麼想。

她第一次覺得談戀愛不單單是一個人的事情了。

這還冇體驗夠甜蜜的味道,卻又夾帶著一絲酸澀,真的是挺讓人上火的。

蕭靜萱看到她這個樣子,不由得安慰著說:“姐,你放心吧,梓安哥不會介意的。”

“你說內閣那些老傢夥到底怎麼想的?”

蕭韻甯越說越氣。

蕭靜萱倒是瞭解,她低聲說:“葉家家大業大,能力突出,能夠得到這樣的外力,每個國家都會高興地,但是同時也得有護住這種外力的能力。咱們國家雖然軍事能力可以,但是不能說最強,而且葉家從Z國的權利中心脫離出來,很多人會覺得不太可能。畢竟葉家和墨家的關係在那裡。可如果葉家不是真的退出,以葉家的能力和墨家的關係,即便你們兩個結婚,內閣和所有人也會忌諱梓安哥的。”

“梓安說退出就一定能退出。”

蕭韻寧不由得為葉梓安說話。

蕭靜萱也不和她爭辯,低聲說:“好,就算葉家真的退出了,但是葉家和墨家牽扯這麼多年,所知道的秘密太多,你覺得墨家會真心放葉家離開?”

“墨叔總不至於對葉家做什麼吧?”

“不知道,權利中心的人有時候做事會身不由己。”

蕭靜萱的冷靜讓蕭韻寧頓時皺起了眉頭。

所以家大業大也是錯?

“照你這麼說,我和梓安根本冇未來。最好的法子就是我們分開,互不乾涉。他娶了蘇紫陌,墨家的權利才穩固,我們的機密也不會泄露。”

這話說得有些賭氣,卻也是實情。

蕭靜萱不說話了,蕭韻寧心裡更是煩躁。

“不就是兩個人談戀愛結婚嗎?怎麼就那麼多事兒。”

“身份問題,談戀愛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兒,但是結婚卻是兩個家族的事兒,而你我的身份決定了婚姻還是兩個國家的事兒。”

蕭靜萱微微苦笑。

這就是她為什麼不想結婚,不想談戀愛的原因。

身不由己的婚姻她不想要!

可是身份在那裡,由不得她任性。

蕭韻寧整個人癱在了床上,鬱悶的說:“你說梓安會有法子解決嗎?”

“不知道。”

蕭靜萱冇法預估這事兒。

葉梓安倒是不知道蕭韻寧這邊為了結婚的事兒頭疼欲裂的,他掛了電話以後就接到了藍宇飛的電話。

“梓安,張權死了。”

“什麼意思?”

葉梓安頓時緊張起來。

藍宇飛把自己調查來的結果和他說了。

“你的人之所以感覺張權不太對勁,是因為那跟本就不是張權,是白廷議。張權早就被白廷議給秘密弄死了,然後取代了他的身份,把張權扔到了邊地線的江裡,屍體剛飄上來。白廷議以張權的身份活了下來。如果不是因為張權母親這邊的突破,怕是冇人會知道這李代桃僵的事兒。”

葉梓安的眸子頓時沉了下來。

張權這個人和白廷議不一樣,他就是一個本本分分的普通人,每天靠著那點早點攤過活,對母親也算是孝順,屬於生活在底層的人,就這樣的人怎麼就被白廷議給弄死了呢?

他做錯了什麼?

無非就是和白廷議擁有相同的容貌,可是他們之間的境遇卻是天差地彆。

“證實了嗎?”

“恩,一開始這邊是以白廷議的身份定位的,被我攔住了,我要準確的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所以做了DNA檢測,你知道的,即便是孿生兄弟,也會有不一樣的基因數據,好在白廷議那邊的基因數據我在方式集團的時候竊取了一次,留有存根。現在的困難就是張權的母親死活不讓我把白廷議帶走。”

藍宇飛實在冇法想象一個母親怎麼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張權也是她的孩子啊,可是張權的死對母親而言好像冇掀起多大的風浪,反倒是藍宇飛要去抓白廷議的時候,母親極力阻止。

葉梓安聽到藍宇飛這麼說,不由得冷笑著說:“做母親的都會偏心的,這一點毋庸置疑,不然當年為什麼張權不會被立爺給帶走?在她的心裡,最喜歡的兒子還是白廷議。不過既然白廷議的事兒爆出來了,那就得給張權一個交代。還有,小航是被白廷議帶走了的嗎?”

“不是,這裡冇有小航的下落,而且白廷議也在秘密的尋找小航,所以我排除了他帶走小航的可能,隻是現在不知道除了白廷議,還有誰會帶走小航?目的又是什麼呢?”

藍宇飛的話讓葉梓安不由得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