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鬼王:女大不中留?

這邊蒼鬆道人也是渾然不知田不易的想法,否則也是要大罵一句,你個老六。

當然……

雙方之間的關係原本就不算太好,一直以來都是有些不太對付。

所以。

在冇有聊幾句之後,便是各自告辭。

…………

翌日。

天高雲澹,正是個晴朗的好天氣。

大竹峰門下數人也是離開了居住的石洞,禦起法寶,向著流波山深處飛行而去。

一路仔細搜尋,希望能找到魔教徒眾。

田靈兒一馬當先,琥珀朱綾紅光閃閃,飛在最前頭,宋大仁和何大智緊跟著她,杜必書與張小凡以及江晨,則是飛在最後。

他們這一脈弟子中。

除了宋大仁乃是用仙劍“十虎”之外。

其他人或用朱綾,或用寶筆,更有怪異滑稽的骰子、燒火棍之類。

在同是青雲門弟子幾乎都用仙劍的情況下,極是醒目。

但此處畢竟不是青雲山,流波山上且不說魔教中人,光是正道其他門派便有十數個,各種各樣的法寶比比皆是,倒也不那麼突出了。

不過各位正道同仁弟子們無聊時私下議論,有好事者品評各人法寶。

便有好事之人指出。

此次流波山上,諸位手中法寶,最古怪的莫過於青雲門大竹峰某個弟子的骰子法寶。

而最土氣的,居然也是青雲門大竹峰門下某個弟子的燒火棍法寶!

可見青雲門果然藏龍臥虎,不可小覷!

不知道田不易若是聽到了這等評語,會做何感想?

當然……

眼下最重要的。

還是要尋找魔教之人的蹤跡,弄清楚他們來到流波山的目的,究竟是為何。

而這邊。

江晨和田靈兒等人一番搜尋。

由於田靈兒性子活潑,又是比較好玩,卻是逐漸撇下了宋大仁等人。

“師姐,等等我……”

唯有張小凡這個小迷弟,也是加快了速度,緊隨其後。

“七師弟,你也跟上去吧。”

一旁的宋大仁見狀,也是看向了江晨道:“靈兒和小凡修為尚淺,又冇有太多對敵的經驗,萬一是遇到了什麼魔教妖人,我怕……”

作為大師兄。

在田不易不在的情況下,宋大仁也是相當負責的肩負起了照料師弟師妹的責任。

至於說張小凡。

在七脈會武之上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

但明眼人也是不難看出,其中究竟是有著多大的水分。

彆的不說。

光是之前的幾輪比試。

張小凡不是輪空便是遇到了對手和其他人拚了個兩敗俱傷,纔是撿了便宜。

甚至……

就連陸雪琪也是因為施展神劍禦雷真訣被反噬,雖然被江晨救下,但也是失去了繼續比試的能力,纔是遺憾地成為了第四名。

但在許多人眼中。

彆說是陸雪琪了,便是之前被江晨淘汰,無緣進入四強的齊昊,都是要比張小凡強了不少。

所以……

宋大仁纔是對田靈兒和張小凡二人頗為不放心,囑咐江晨一同跟隨他們,充當起保姆的責任。

“哎……”

雖然江晨也是很想說。

張小凡這種主角氣運的人,不可能會隨隨便便領了盒飯。

但架不住宋大仁一直懇求,尤其是想到這些年在大竹峰之上,宋大仁也是冇少照顧自己等人,江晨也是無可奈可的歎了口氣。

“大師兄放心,我這便跟上去。”

說著,也是駕馭著斬龍劍,化作一道流光,便是追上了張小凡和田靈兒。

不多時。

三人便是脫離了大部隊,而且還不小心發現了一群魔教中人。

“快,先躲起來……”

“對麪人多勢眾,我等打起來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雖然說。

以江晨上清境的修為,便是遇到這些魔教中人,也是絕對可以殺出一條血路,從容突圍。

但要是保護張小凡和田靈兒的安危,未免有些分身乏術。

一念及此……

江晨也是當即帶頭,拉著二人跑進了那個黑暗的洞穴之中。

冇過多久。

魔教中人便紛紛落了下來,竟也向這山洞裡走來。

好在這一處山洞還算開闊,而且位置也是頗為曲折,江晨帶著田靈兒和張小凡,也是來到山洞深處。

同時握緊了斬龍劍,心中也是下定決心。

若是被人發現了三人蹤跡,便是不顧一切得以斬鬼神,先行逼退這些人。

然後憑著**鏡這件防禦法寶,護著張小凡和田靈兒突圍!

但好在因為魔教人多,又似乎不曾想到此處會被正道中人發現,便是冇有搜尋山洞之中,是否有著其他人的存在。

好不容易到了一處寬敞地方,魔教中人停了下來。

周圍拿火把的人便很熟悉地在四周找到些石縫,將火把插了進去,顯然也是經常到此處的。

這山洞裡的空地中,便亮了起來。

隻見那些魔教中人圍成一個半圓,各自找了大的石塊坐下,有些看來是粗豪之輩,乾脆直接就坐到了地上。

包括和江晨打過交道的煉血堂一係的年老大,還有一些其他派係之人。

雖然大致圍了一個半圓,一起麵對著一個方向,那裡坐著三兩個人,但其他的卻依然是一群一群坐在一起。

派係之分,十分清楚。

就在這時,一個低沉的聲音道。

“諸位,請靜一靜!”

頓時……

魔教中人都安靜了下來,似乎這聲音的主人,有莫大的權威一般。

石壁上的火把,靜靜燃燒著,偶爾發出劈啪的聲音。

卻見一個皮膚黝黑的高個站了起來,朗聲道。

“尊使,此次‘鬼王宗’召集我等來到這荒僻海島,說是有三千年方纔出世一次的奇獸‘夔牛’,但如今找了這麼多時日,一根牛毛冇找到不說,卻把正道中那些討人厭的傢夥引了過來,終日纏鬥不休……請問現今該如何是好?”

隻見那人開了頭,後邊便有許多人紛紛附和。

其中那野狗道人道行雖不高,但性情卻似乎很是火暴,在眾人之中聲音顯得最大。

“說的有理,‘鬼王’他老人家高高在上,自然不會理會這等小事,但要我們在這裡平白無故受苦,卻是為何,多少也要給老子一個解釋吧?”

年老大在旁邊聽他說的無禮,眉頭連皺,正想伸手拉他一下,要他安靜一點。

便在這時,一道甜美的女子聲音,聲調卻頗冷漠,澹澹道。

“你很想知道原因嗎?”

這女子聲音一出,江晨也是一副瞭然之色。

隻見在火把照耀之下,一位綠衣女子,緩緩站了起來,赫然便是碧瑤!

不過……

對於這一點,江晨也是心知肚明。

這一次的聚會,似乎也是由鬼王宗牽頭。

既然如此。

那碧瑤的出現,倒也是毫不意外。

隨後……

碧瑤現身,也是鎮壓住了全場。

然而這個時候,一名自稱是“小周”的煉血堂弟子,卻是挑起了其餘魔教之人和鬼王宗的矛盾。

甚至不聲不響便是攜裹了眾人,向著碧瑤發難,也是要逼問鬼王宗尋找夔牛的目的!

見到這一幕。

江晨也是心知肚明,這所謂的小周,其實便是道玄真人的愛徒蕭逸才。

因為奉命潛入煉血堂做了臥底,甚至也是得到了年老大的信任和重用,纔是有資格加入到這種秘密的聚會之中。

不過……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雖然小周言辭犀利,也是令碧瑤陷入了一個左右為難的境地。

但還是被一旁藏在暗處的鬼王萬人往,發現了一絲端倪,也是道破了他臥底的身份!

“煉血堂一脈在八百年前自然是領袖聖教,不可一世,但如今早已式微……”

“以你的資質修行,年老大尚不如你,又怎能收你做普通弟子?”

“若他真有這份本事,煉血堂早就翻身了!”

見狀,化名為小周的蕭逸才也是皺眉:“你又不曾見我動手,又怎麼知道我道行深淺?”

而鬼王也是笑了笑。

“看你道行深淺,又何必見你施法?”

“剛纔那蒼鬆老道以太極玄清道傳音,震動山脈,意在立威,道行稍差者便心魄震動,立足不穩……”

“年老大尚且不免,你卻恍若無事,這道行高下,一看便知,又有何難?”

“受死吧!”

話音落下,一旁的碧瑤也是悍然出手。

彆看她在江晨麵前,卻是一副活潑可愛的模樣。

然而作為鬼王宗宗主之女,也是見慣了魔教之中各種爾虞我詐。

碧瑤又怎麼可能真的表現得如同小白花一般?

或者說……

眼下纔是她最為真實的一麵!

而麵對碧瑤悍然出手。

這邊蕭逸才也是不敢怠慢,果斷亮出了自己的法寶七星劍。

不過……

有著鬼王壓陣。

蕭逸才一邊要對付擁有傷心花的碧瑤,同時還要戒備鬼王隨時可能出手。

也是被碧瑤果斷抓住了機會,以合歡鈴令得對方有著片刻失神。

終於……

便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哎!”

見到這一幕,江晨也是知道自己等人怕是藏不下去了。

彆的不說。

當著田靈兒和張小凡的麵,他也不能對蕭逸才見死不救。

否則訊息傳到道玄真人耳朵裡。

豈不是要被打上一個勾結魔教的標簽?

“天地正氣,浩然長存,不求誅仙,但斬鬼神——!”

隨著這一記有些突如其來的“斬鬼神”,不僅是令得碧瑤和鬼王都有些猝不及防,便是蕭逸才心中也是一驚。

但他好歹也是道玄真人門下弟子,自然是認識這一式青雲門四大劍訣之一的“斬鬼神”。

雖然不知是何人在施展斬鬼神,但也知道來人是友非敵。

而江晨這一招。

卻是旨在逼退碧瑤和鬼王,並冇有傷害二人的意思。

尤其是他也算準了鬼王不會見死不救,這一式大半的力量都是傾瀉在了鬼王身上。

“彭——”

一擊之下,鬼王也是倒退了好幾步。

雖然臉色也是一如既往,但那背在身後的手掌,卻是微微顫抖。

而且掌心處也是多了一抹血痕!

“好一式斬鬼神!”

看著突然出現的江晨,以及對方手中的斬龍劍,鬼王也是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雖然是一閃而逝。

“江小兄弟這般修為,落入青雲門著實是有些屈才,不妨考慮一下本座先前的提議……”

“我鬼王宗卻是海納百川,來者不拒,尤其是歡迎江小兄弟你這樣的俊彥!”

“況且當日在空桑山死靈淵下,你對瑤兒也算是患難見真情,同曆生死,不如一同加入我聖教,做一對神仙卷侶,豈不美哉?”

不得不說。

為了離間江晨和青雲門,同時在雙方之間留下裂痕。

便是當著自己女兒的麵,鬼王都是毫不猶豫地說出了這種話語。

不過……

一旁的碧瑤卻並未露出半點委屈神色,反而也是看向了江晨,眼中隱隱帶著幾分期盼之色。

這下子。

明眼人也是不難看出,江晨和碧瑤之間絕對是有著某種不可說的故事!

“哎!”

雖然被鬼王擺了一道,但江晨也是無可奈何,搖頭道。

“鬼王前輩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以閣下的身份地位,施展這等挑撥離間的小伎倆算計晚輩……”

“若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人恥笑?”

“非也……”

鬼王也是搖頭道:“當日你更開解瑤兒,化解了我們父女這十幾年來的一段心結,可以說是有恩於我。”

他笑了笑,道:“今日就看在你的麵上,我就放過你們幾人。”

“隻是如此一來,將來你迴歸青雲,必定要受那些不辨是非的老傢夥責難,何不就此入我聖教,我必定好好器重於你,瑤兒也……”

“爹爹!”

不待鬼王說完,卻見碧瑤也是忽然打斷了對方的話。

“不必說了,放他們離開吧……”

“罷了罷了。”

心知自家女兒也是看出了江晨眼前的尷尬局麵,不願意讓對方為難,纔是故意打斷自己。

除了感慨一句女大不中留之外,鬼王也不好多說什麼。

隻能苦笑一聲,便是帶著碧瑤離開。

倒是江晨這邊。

待得鬼王離開之後,一旁的蕭逸才也是麵色慘白,突然摔倒在地。

“周師兄,你身體不要緊吧?”

“呃……不知道你是哪位師伯的門下?”

一旁的田靈兒見狀,也是忍不住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