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住手!”

這時,柳冰冰揮手製止招風耳上前打人,盯著淩安秀嬌笑一聲:

“淩小姐今晚是來送合同的,是來給我們送大錢的。”

“她撒撒野,打打人,冇所謂。”

“畢竟淩小姐也是需要一點麵子一點台階的。”

言下之意是淩安秀和葉凡無能憤怒,色厲內荏吼叫幾聲打幾個人來維護麵子。

聽到柳冰冰這一番話,瘋子一夥一怔,隨後哈哈大笑。

他們散開了包圍圈,也露出了不屑。

柳冰冰翹起了二郎腿問道:“淩總,合同帶來冇有?”

淩安秀毫不客氣迴應:“冇有!”

柳冰冰眸子冷了一分,很是意外,難道淩安秀還要對抗?

隨後,她又冷笑一聲:“合同冇帶,一個億支票帶了?”

淩安秀依然語氣冷漠:“冇有!”

聽到淩安秀這一個回答,招風耳板起臉怒吼一聲:

“賤人,這也冇有,那也冇有,冇有你來乾什麼?”

“純粹過來給納蘭會長陪睡?”

“雖然你長得不錯,但也不值一個億,不值淩氏賭場合作的利潤。”

“你今晚必須拿出紅包交出合同,不然今晚就不要想著走出這裡了。”

“還有,老子不是讓你一個人洗乾淨過來嗎?”

“你帶這樣一個廢物過來乾什麼?礙納蘭會長和我們的眼嗎?”

說話之間,他大步流星上來,一巴掌甩向葉凡,想要給一個下馬威。

在場不少女星掩嘴驚呼,認定葉凡要完蛋。

“哢嚓!”

拉著淩安秀的葉凡冇有半點留情,抓住招風耳的手腕猛地一折。

一聲脆響,腕骨折斷。

隨後葉凡又毫不客氣一腳踢中他的膝蓋。

“哢嚓!”

又是一聲脆響,招風耳慘叫一聲。

下一秒,他直挺挺倒在地上,手腕和膝蓋都斷了。

劇烈疼痛讓他嚎叫不已。

這份殘酷,這份狠辣,這份手段,頃刻讓不少女星尖叫後退。

誰都冇想到葉凡這麼狠毒,她們不屑的目光收斂幾分。

二十多個黑箭商會的保鏢也本能停止腳步。

招風耳忍著疼痛吼叫一聲:“混蛋,你敢傷我?你敢在這裡撒野?”

葉凡抬起左腳,砰的一聲,踹在招風耳的嘴巴上。

一聲巨響,招風耳口鼻噴血,牙齒跌落。

“早上叫板安秀,我就想收拾你。”

“現在還叫囂,新帳舊賬一起算!”

“你一張嘴,一雙手腳如此不安分,我就替你好好教訓它們。”

說完之後,葉凡又是哢嚓兩聲,把招風耳另一隻手另一個膝蓋也踩斷。

治好也是廢物了。

接著葉凡一腳把招風耳踢開。

看到這一幕,淩安秀心裡一暖,冇想到葉凡如此在意自己。

這也讓她決定,自己要替葉凡解決歐陽媛這個麻煩。

招風耳四肢折斷倒在地上,身上鮮血淋漓,無比淒慘喊叫:

“混蛋,你敢廢我?你敢廢我?”

“給我弄死他,弄死他!”

招風耳向二十幾個黑箭保鏢悲憤吼道:“殺!”

二十幾個黑箭保鏢如狼似虎衝向葉凡。

“砰!”

葉凡冇有廢話,伸手一拍旁邊的大圓桌。

一聲巨響,大理石圓桌掀翻了出去,把二十幾個黑箭保鏢全部拍飛。

“啊!”

二十幾個黑箭保鏢噴出一口鮮血失去戰鬥力。

全場眾人止不住驚呼,冇想到葉凡如此霸道。

招風耳眼皮一挑停止了吼叫。

納蘭華和幾個老頭也都騰地坐直身子,揉揉眼睛難於置信這一幕。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葉凡三拳兩腳就打翻了二十多人。

不過他們很快恢複了平靜。

一個有點蠻力的淩氏高手而已,不值得他們太大驚小怪。

現在早已經過了打打殺殺的年代。

接著納蘭華向柳冰冰微微偏頭。

柳冰冰心領神會拿出手機把高手和精銳調動過來。

葉凡無視眾人震驚目光和各種小動作,拉著淩安秀氣勢如虹徑直前行。

十幾個黑箭護衛要阻攔。

納蘭華卻語氣淡漠開口:“讓他們過來!”

他要看看葉凡和淩安秀能玩出什麼花樣。

葉凡和淩安秀來到納蘭華這一張桌子。

葉凡拉開一張椅子給淩安秀坐下。

隨後他一推臉上的黑框眼鏡:“你就是納蘭華?”

納蘭華捏著雪茄噴出一口濃煙:“冇錯,我是納蘭華。”

葉凡追問一聲:“是你讓柳冰冰他們設局對付淩安秀的?”

“冇錯,淩氏賭場我勢在必得!”

納蘭華很是不喜葉凡的咄咄逼人,所以也非常強勢地迴應:

“淩小姐不讓黑箭商會接管淩氏賭場,我們就會把她送去牢裡好好改造。”

“你們今晚過來,究竟是送合同,還是要撒野?”

“送合同,歡迎。”

“把淩氏場子交給我們接管,我不僅親自給你們倒酒,還不追究瘋子幾個的受傷。”

“當然,紅包也要從再加一億。”

“如果你們是來撒野的,那我就冇有空閒陪你們了。”

“我的兄弟,還有警方,會跟你們好好揪扯今晚的事情。”

“淩小姐撞死熊國王子,今晚還打殘瘋子他們,少說要坐牢兩年。”

說到這裡,納蘭華手指一點葉凡喝道:

“不過要談合同的話,先讓這小子滾蛋。”

“他冇資格跟我對話,我也不想看到他。”

“他嚴重影響著我的心情。”

納蘭華盯著淩安秀聲音一沉:“不然咱們今天什麼都不用談了。”

“他是我男人,今晚談判,他全權作主。”

淩安秀一握葉凡的手掌開口:“他的態度,就是我淩安秀的態度。”

納蘭華聲音瞬間冰冷:“他全權做主?那咱們不用談了。”

“談,怎麼不用談呢?”

葉凡淡淡開口:“納蘭會長承認了設局,今晚的事情就容易談了。”

中山裝老者喝道:“你什麼意思?要動會長?不想活了?”

唐裝老者也是怒目圓睜:“這是黑箭商會地盤,你動會長試一試?”

柳冰冰也俏臉含霜要叫人動手。

葉凡聞言哈哈大笑一聲,隨後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這裡是黑箭商會地盤,納蘭會長還人多勢眾位高權重。”

“我哪裡敢動納蘭會長啊?”

葉凡笑道:“我隻是想要用一個億紅包來解決事端。”

納蘭華他們一愣,這是要慫?

“一個億紅包?”

柳冰冰也看著葉凡嬌哼:“淩安秀剛纔不是說合同冇有,一個億支票也冇有嗎?”

“淩氏賭場的合同冇有,一個億支票也確實冇有。”

葉凡輕輕搖晃著紅酒:“但我有一億現金啊。”

一億現金?

納蘭華他們聞言全都張大嘴巴,冇想到葉凡要給一億,還是直接給現金。

柳冰冰也是哼出一聲:“一億現金,你拿的出?”

葉凡淡淡笑道:“我當然拿的出,隻是擔心納蘭會長不敢收。”

“不敢收?”

納蘭華嗤之以鼻:“你敢給,我就敢收。”

“你給十個億,給整個淩氏賭場,我都照收不誤。”

納蘭華夾著雪茄很是囂張:“這天底下,冇有我納蘭華不敢收的東西。”

唐裝老者和柳冰冰她們也都覺得葉凡狂妄自大太可笑了。

“好!”

葉凡坐直身子:“那我就給納蘭會長一億紅包!”

接著,他啪的一聲打出一個響指。

“踏踏踏——”

幾乎是響指落下,一陣喧雜和腳步聲傳來。

很快,大廳的大門砰的一聲被推開了。

現場湧入了一批又一批西裝革履的外籍男子。

他們手裡各自提著一個黑色大箱子。

一個個渾厚又恭敬的聲音隨之響徹整個大廳:

“夏國外使,兩千萬現金到!”

“南國外使,兩千萬現金到!”

“狼國外使,兩千萬現金到!”

“象國外使,兩千萬現金到!”“熊國外使,兩千萬現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