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被盯上了

再持續幾秒鐘,築基實力都維持不住,必然掉到練氣。

不過現在,意識清醒。

這種效果立即消失。

這一瞬間,小刀駭然。

麵前那是白骨郎君,而是一名年方十八,氣質素雅的古裝美女。

很有氣質。

但是瞬間,因為意識大半在天道,瞬間看破。

那是古裝美女,而是一具骷髏。

這骷髏都是元嬰實力?

骷髏一震。

全身骨頭出現了裂痕。

“好手段,即使元嬰都很難看破我的美人術,竟然被你一個小小築基給破了?”

“這讓我對你更有興趣了,城內難以儘興,我在城外等你。”

聲音傳來。

麵前的白骨骷髏直接完全碎裂,化為了骨粉,竟然就怎麼憑空消失了。

周圍的又恢複了雜亂的聲音。

自己依然坐在這桌子上。

“這位前輩?”練氣級彆夥計警惕的望著小刀。

周圍築基修士是來碰瓷的嗎?也不看看我們的後台是誰。

能靠著內城邊緣的店鋪,那一個不是金丹家族,而且自己家族背後可是有元嬰家族的聯姻。

“冇事!”小刀擺了擺手,抹去臉上的鮮血,扔下靈石,大步走出。

“神經病?”夥計愣了愣,心中嘀咕著。

“麻煩,這個魔天內門弟子還真是小氣啊。”

咦?

小刀臉色一變。

意識已經從這具身體消失,出現在了自己院落內,另外一位種子少年身上。

就是這個少年發現不對,他還冇有搞清楚,身體自然起了變化。

由於是小刀白骨分身,就被其發覺而取代。

如今小刀商會可不窮,這小院雖然不大,防禦陣法卻不弱。

元嬰修士也能抵擋一刻鐘,這個時間,引起的震動,城內的援助早來了。

這是再一次外城拍賣會上得到的壓軸品。

據說內城店鋪就能買到。

由於不缺錢,小刀一直開啟著。

但是現在,似乎發生了變化。

變化影響不大。

即使如此,陣內的護院,種子,還有一些商會成員都發現了異變。

不過他們基本上都是一個模樣,一臉癡呆的豬哥樣,望著外麵流口水。

眼睛都快直了。

“好漂亮的女人,一定是來找少主的。”總管,築基後期的老者口水都掉在了地上,眼睛直直都,他下意識向前走去。

拿出了陣牌,就要開啟陣法。

但是後麵一張靈符飛出,貼到了他的身上。

將其封印住,少年過來,取下了陣牌。

他望向外麵。

陣法外,正有一名古裝美女俏然的站在那裡,一手按在陣法防禦罩上,正衝著裡麵媚然的微笑著。

很熟悉,正是剛吃飯時間過的。

即使如此,小刀也忍不住心跳,激動,想要上前。

瞬間,意識部分進入個人空間。

天道模式。

在看,哪有美女,僅僅是一隻骷髏站在陣外,骨手漲大,彷彿巨大的白骨利爪,抓在陣法防禦罩上。

隻因為起微弱的震動,但是骨爪並不簡單,已經一點一點刺入彷彿罩中,這樣下去。

最多一盞茶,就能穿透防護罩。

意識一轉,已經回到了這邊,剛出了酒樓的小刀。

於是這邊小刀已經扔出了求救靈符,地點自然是自己的宅子。

租金那麼高,自然要負點責任的。

“好膽,誰敢在本城鬨事?”一聲怒喝響起,頓時一道劍光從不遠處射出。

一名中年人踩著飛劍上,劃過流光,就已經到了小刀宅院上空。

這位歲數不小,不過卻是金丹後期修士。

更重要的是,他的實力可戰元嬰。

原因很簡單,他是劍天雜役弟子。

這不是他戰元嬰的理由,而是他練成了劍氣成絲。

要是六十歲前,練成劍氣成絲,必然可進入外門。

可惜歲數太大了。

在這裡混一份高收入,也是為了有生之年能拚一把元嬰而努力著。

其他城衛的修士剛看到求救靈符,還正在做準備,等待命令。

這位火爆脾氣,已經一道劍光劃過,來到了小刀住宅上空。

他是負責這一片的安全,算是半承包製。

一般無事。

不過不差錢的小刀選擇了這片區域租房,很大程度是因為這位的負責。

主要原因還是不差錢,這不未雨先愁,效果來了。

飛劍上,大鬍子老者望向下方,防護罩微微震動。

雖然很不明顯,但是如此近距離,自然是遭到攻擊了。

他的目光瞬間落在了防護罩前伸手的美女身上。

美女很有氣質,明顯發現了他,對他媚然一笑。

大鬍子劍修眼神微微一迷茫,隨即眼中赤色劍光一閃,瞬間清明瞭過來。

視野已經變化,竟然是巨大的白骨骷髏蜘蛛,趴在了防護罩上,八隻利爪抓在防護罩上,緩緩刺入。

隻不過腦袋確是美女頭。

此時已經刺入了三分之一了。

估計很快就能無聲無息的破了防禦陣。

“骨魔道魔崽子,真是好膽,竟然敢在城內撒野。”大鬍子一聲飽喝。

一道赤色劍光激射而去。

快到了極致。

瞬間劍光劃過。

一道道火色細絲形成了,猶如一張大網籠罩了下去。

劍氣成絲。

這就是大鬍子賴以成名的絕招。

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爆發了全力,冇有一絲留手。

有點破釜沉舟,孤注一拋的架勢。

最強一擊若是失敗,他就隻能等死了。

這就是劍修。

這就是大鬍子。

資質很差,卻成為劍天雜役弟子,不是冇有原因。

這也是他曾經重傷,修養了足足八年,滅了一位元嬰的赫赫威名。

否則這內城外,這香餑餑職位也不是冇有背景的他能獲得的。

美女蜘蛛明顯有些意外。

隨即驚恐。

不過也很決斷,八隻爪子瞬間從防禦護罩中收回,等於前功儘棄。

有足夠的靈石,防禦陣法短短時間就能恢複,在想要攻破,隻能重來了。

八隻爪子直接迎向了火色劍絲網,並且飛速漲大,並且冒出滾滾黑霧。

黑霧中彷彿無數冤魂嘶吼著,擾亂心神。

讓一些路人,下意識望過去,直接身體搖晃,陷入迷障。

眨眼間,漲大了最有百倍。

竟然是八件法寶。

魔道將自己和法寶結合,將自己一部分軀體煉製成法寶,是一種常規操作。

“啊,元嬰?”老大出動了。

其他負責安全的修士,此時才效率驚人的從各處飛空,準備前來救援。

嗯,也就是殺後場,順便連帶點功勞。

他們有這個背景,資格。

大驚,。

元嬰級彆的魔崽子?

該死!

但是,看似凶殘無比八道巨爪,接觸火色劍網的瞬間,僅僅微微一頓,便碎裂了開來,化為了一小塊一小塊的。

明顯這劍網銳利無比。

一隻爪子碎裂,兩隻爪子碎裂。

八隻爪子先後碎裂,擋了都冇有一個呼吸。

這導致後麵退後的白骨蜘蛛本體,也冇有來及脫離,就被劍網籠罩,如同豆腐版碎裂了。

就看見滿天骨頭碎塊灑落。

碎裂骨頭跳動著。

小刀看見,明顯,這是不滅之身,自己也在修行。

外門弟子可修行不死之身,依靠秘法,即使要害擊穿也能不死,甚至能飛速恢複。

要是圓滿,腦袋砍下來都冇事,都能恢複。

但是這也是極限,若是腦袋比碎裂,還是必死。

不過成為內門弟子,或者外門弟子立功獲得進一步功法,不滅之身。

據說大成,即使碎屍,都能恢複。

要是達到大圓滿,甚至能做到滴血重生。

留下一小片冇有滅乾淨,就能緩慢恢複,很是神奇。

這些碎片跳動著,飛速回合,明顯是不滅身有成。

“滅!”

一擊全力,但是此時大鬍子劍修一聲爆喝。

那些碎片上竟然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碎片蠕動著,在火焰中不甘心的化為了飛灰。

心中一驚。

危機感襲來。

全力爆發,他現在的實力隻剩下了四成。

但是,大鬍子劍修毫不猶豫的一拍胸口,體內金丹裂開,噴出一口丹氣,帶著精血,全身瞬間爆出血色劍氣,向四麵八方而去。

劍氣帶著絲絲精血,威力驚人。

這一下子,不管如何,他把自己打的重傷,冇有一兩年的修養,彆想恢複。

特彆是金丹的一一道丹氣精華,需要十年苦修才能恢複。

這讓他臉色慘白,搖搖欲墜,竟然連浮空都很是吃力。

但是隨後,慘叫聲響起。

已經幾乎貼到他後背的蜘蛛型血影浮現,在血色劍氣中化為了無憂。

隨即,那邊還冇有完全化為飛灰,還在扭動的碎骨立即彷彿死去了一般,不再掙紮,在火焰中化為了飛灰。

大鬍子劍修臉色難看。

損失大了。

雖然擊殺了敵人。

他出生不好,靈根不行,能有今天,也是廝殺出來的。

對於魔崽子可不陌生。

這竟然是血魔道的手段,好傢夥,起碼和內門弟子有關。

此時他很是心痛。

要是有一張元嬰級彆的靈符護體,不,就是金丹大圓滿級彆。

也不會如此玉石俱焚,需要十多年養傷恢複。

可以說是損失不清。

以往也就罷了,如今的他壽元不多了,讓成為元嬰的機率再次減少了不少。

冇辦法,已他如今的地位,實力,元嬰級彆的靈符也是能買的到的。

但是卻靈石啊,想要突破,靈石不能少。

那還有閒錢購買其他,而且購買的消耗可不小。

“仔細搜查!”其他人此時趕來了,速度不慢。

當然,也是因為他已經解決了。

更有一名年輕的金丹到了他身後,拿出瓶子,扒開,漏出一絲丹藥氣息後扔了過來。

“搜查,仔細搜查,在我手裡,不許糊弄。”大鬍子劍修將瓶子扔了回去,向地麵落去。

他很需要這靈藥恢複,。

聞著味道,就已經知道,這能讓他短短時間恢複三成戰力,傷勢恢複起碼縮短總時間一半。

但是,拿人手短。

本來這安插的這些人出工出力,讓他已經很不滿意了。

若是拿呢,哪能在理直氣壯的管理,和他心性不符。

勉強落在地上。

這時候,任何一名金丹都能將其偷襲滅殺。

僅有三位築基過來將其護住。

這是他僅有自己招募的三位屬下。

雖然下屬名額不少,但是他也是爭取,才獲得了三位自主招募的名額,其他都塞進來鍍金的。

冇辦法。

這就是現實。

站住!

三位築基戒備的望向走來的少年、。

這自然是小刀了。

他掃了一眼,這三人殺氣不淺,可惜是窮逼。

經驗,生死磨練,天資,功法之類的都是一個人戰力體現。

但是毫無疑問,靈石更是其中的關鍵。

“不要誤會,我是這裡駐紮的小刀商會少主之一,感謝前輩即使相助。”小刀一行禮,直接扔出一個藥瓶來。

哪築基接過來,打開。

頓時一股藥香撒發而出,他手一哆嗦,差點掉落。

元嬰級?補嬰丹。

“前陣子參加城內拍賣會買的,對於起來安全來說,一枚丹藥就不算什麼了。”小刀笑了笑。

不知道是感覺到了小刀的真誠,還是因為,可以無愧於心。

哪位大鬍子見此,毫不猶豫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蒼白的臉色肉眼可見的恢複了起來。

短短幾個呼吸恢複了五成戰力,和小刀聊了幾句,就恢複了八成。

最多三天,他就能完全恢複,包括金丹的損失,甚至他感覺到了突破的一絲逸動。

很有信心,突破到金丹大圓滿。

“小刀商會?有事儘管找我,但不可違我本心。”隨即他縱身而去,劃過一道紅光消失了。

幾天後,再次出現時,已經是金丹大圓滿了。

這位離開了,其他那些小鬼不好惹,小刀隻能又支付了一些靈石,纔打發走了。

隨後,小刀派人瞭解這位大鬍子。

以前也瞭解過,隻知道這裡安全性最高,在他負責這兩百年呢,雖然冇有發生幾件事情。

發生的也都是小事。

但是一旦靈符求救,必然第一時間趕到,還冇有瞭解情報前,就冇有絲毫遲疑。

有錢就是方便。

很快相關情報送來。

這位竟然是四靈根,算是最差的了。

九死一生。

劍心通明?應該冇有。

可惜資質太差,最重要的是冇有家族支援,這纔是關鍵。

元嬰,自己培養不是問題,但是太慢了。

現在,送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