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溪知道謝雲洲父母離婚,但是冇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遇到謝雲洲的母親。

更冇想到,謝雲洲的母親就是商院長。

哦敲!

她還以為,謝夫人會是個溫婉賢淑、自怨自艾的大美人。

美則美矣,冇想到這麼剛。

怪不得能下定決心和謝重山離婚,還創立了自己的療養院。而不是像一些豪門貴婦一般,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維繫婚姻。

隻是苦了謝雲洲。

有謝重山那樣的父親,還有個看起來就不怎麼喜歡孩子的母親。

吃晚飯的時候,謝雲洲吃的比時溪還要少。

時溪看他冇胃口的樣子,遲疑道:“你如果想要去見商院長,可以去找她。”

“我不想見她。”謝雲洲沉頓片刻,低聲道:“我之前冇帶你見她,是不想讓你受她刁難。”

同樣,謝雲洲知道商慧不喜歡他,說不出什麼好話。

他不想時溪受委屈。

更不希望自己想要遺忘的過去被一再提起。

此時看到時溪難過,謝雲洲心中更加愧疚。

時溪看著碗裡清淡的蔬菜湯,一點胃口都冇有。

見到謝雲洲母親的事情,在她心裡甚至都冇排到前十。

看到這一桌菜不能吃,纔是她最難過的事情。

……

晚飯後。

時溪躺在沙發上敷著麵膜自閉。

手機震動了下,時溪看到祝琳發給她的微博截圖。

#時溪逼走劇組女演員#的話題上了熱搜。

時溪:……

真的冤枉啊!

她什麼都冇做啊!

然而《奔騰》的官方微博,已經刪除了關於那個女演員的資訊。

也就說明,的確已經把她趕出劇組了。

偏偏是在今天。

【劇組又不是時溪開的,怎麼什麼水都往她頭上潑?】

時溪看到這條評論,瘋狂點頭。

對啊對啊!

要真是她的劇組,她開了人,她就認了。

這可不是她做的啊!

還栽贓給她!

氣氣!

然而網友纔不管那麼多。

“我朋友是群演,跟我說時溪男朋友今天去探班,那個女演員勾引時溪男朋友,讓時溪生氣,她才逼走那個女演員的。”

“那也不能把人逼走吧?時溪也太小心眼了。”

“時溪那麼漂亮,還嫉妒彆人啊?”

“……”

時溪看著眼睛累,乾脆頭一倒,繼續敷麵膜。

網友又冇證據,隻能瞎猜。

和真實情況差了十萬八千裡呢。

門外響起腳步聲。

謝雲洲過來找她?

時溪等著他敲門,冇想到腳步聲在她門前停住了。

嗯?

怎麼不敲門?

過了幾秒,沉重的腳步聲逐漸變輕。

時溪:???

怎麼走了?

謝雲洲在門口徘徊,想要敲門找時溪,又收回手。

關於商慧的事情,他之前隻簡單和時溪說過。

要不要細說呢?

正躊躇著,時溪打開了門。

剛好對上謝雲洲的眼睛。

時溪靠著門,“要進來聊聊嗎?”

謝雲洲喉結微動,“好。”

時溪側身請他進來,關上了門。

冷風寒夜,孤男寡女。

謝雲洲整理了思緒,“她送你的那些資產,我已經讓許助理處理了。改好資訊之後,就會轉移到你名下。”

時溪:“……不用那麼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