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1719——

【——BC,1719——】

——???——

在很可能已經不是奧菲莉雅的埃及公主的一斬之後,托馬斯眼前的一切都“凝固”了,接著,眼中看到的一些都開始飛快地失去原本的色彩、材質和立體感,看上去就好像古埃及常見的那種側身石板壁畫。

之後,這幅描畫著當前情景的“石版畫”上麵,有更多的石版畫落下,將其堆疊掩蓋,最終落下的,是一麵描繪著太陽的金色石板,令這些堆疊的石板看上去就像一本大書。

接著,“大書”合攏書頁,被一隻悄然出現的黑色盒子裝裡麵。

那不是之前裝“立帝貨”的盒子嗎?托馬斯瞪大眼睛——至少他覺得自己瞪大了眼睛。

最後,盒子啪嗒扣上蓋子並上了鎖,從托馬斯的視野中淡出並完全消失。

嗯,托馬斯看著眼前熟悉的灰霧開始思考。

自己這段時間……以埃及大祭司的身份害死了一位法老?

“【嘿嘿嘿,為了防止你以為俺有什麼把人變成觸手怪的愛好,還是解釋一下,】”立帝貨,或者說“SUNWUKONG”的聲音響起:“【那個法老早就死了,在他主動接觸並繼承‘征服者康’用以‘複活’的‘黑亞當標記’之後,而破壞那枚標記同埃及神的聯絡,就是以你當前的能力唯一能做到的事,想想看,你認為自己打得過那個觸手怪嗎?】”

那又是誰把他乾掉了?奧菲莉雅又是怎麼回事?安蘇娜和亞特蘭娜又是什麼關係?托馬斯試圖開口詢問,但不確定現在這個狀態的自己是否有嘴。

“【……煩死了!】”SUNWUKONG突然暴躁。

怎,怎麼?問太多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嗯……】”雖然看不到金甲猴子的神情,但托馬斯從語氣就能猜到他現在多半臉色不太好,他頓了頓之後,才繼續解釋:“【乾掉他的,當然是你的綠燈俠朋友們,他們前往的時代比你早一千五百年左右,通過通過假意投靠另一個反派‘天啟’,鼓動他們兩虎相爭成功消滅了‘征服者康’的肉身,但他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火’的力量並留下的傳承,隻要有人碰觸他留下的印記併成功呼喚埃及諸神的力量,他就能藉此在這個人身上覆活。】”

所以,“奧菲莉雅”纔會說他“伴火同行”?

“【如果你冇有在祭祀儀式上做手腳,讓‘塞提一世’成功將‘火’點燃,那麼他將在接下來的五十年間獲得強大的力量,並兌現跟你說過的那些豪言壯語,最後,在‘清算’之前,將‘黑亞當印記’種在你身上等待下一次複活,】”似乎那個“就知道吃”的某人得到了教訓,SUNWUKONG的語氣平和了下來:“【而你破壞了儀式,自然會導致‘清算’立刻發生,嘿嘿嘿,‘未來的輪迴之終末’被‘過去的輪迴之終末’清算,看起來可真是精彩。】”

同類型的話,為什麼會打起來?

“【嘿嘿嘿,因為‘那個奧菲莉雅’其實是‘死亡(Death Of Endless)’,‘製造更多的死亡’是工作,她並不太熱衷,就個人喜好而言,她更喜歡看到‘精彩的死亡’,足夠精彩的話,她還會把人複活,也因此,極度厭惡‘不死者’,包括但不限於吸血鬼、狼人、木乃伊、巫妖,如果有人通過其他神靈的力量獲得‘不死’特性,隻要保持原形還可以網開一麵,而一旦出了問題,變成什麼扭曲的怪物,她就會直接動手砍人。】”

雖然聽不太懂,但算是贏了對吧。

“【冇錯,你現在可以回到正常的時間線了,當然,可能會有一些改變,】”SUNWUKONG繼續說道:“【給你個建議,當一件事被所有人當做理所當然的時候,你最好也不要表示異議。】”

改變曆史了是嗎,懂。

“【行了,你走吧,】”SUNWUKONG開始嘀嘀咕咕,聲音逐漸小了下去:“【既然遇到了‘死亡’,那麼死侍就暫時不用盯著了,俺要去佈置一些後手,準備一些計劃,好配合【她】想一出是一出的亂來,比如……】”

等等?我現在動不了啊,怎麼走?

呼——

這時,灰霧擾動了一下,而後向四麵八方散去。

——■■,■■■■——

——AD,1933——

新的場景似乎是一個正在對沙漠遺蹟考古的現場,各種近現代的器械和穿著同時代服裝的工人和護衛們忙碌不已。

但這次,並冇有如托馬斯所想那般再次“進入”世界,他以俯視的角度彷彿在看電影一樣看著挖掘現場。

然後,看到了安蘇娜,還是亞特蘭娜?

這支考古勘探挖掘隊的領導者是個無論怎麼看都是自家亞特蘭斯蒂公主的美麗女子,她彷彿未卜先知一般指揮著工人對托馬斯相當眼熟的神廟進行著挖掘。

這裡似乎是……不會吧?

在托馬斯想到什麼之前,挖掘工作已經取得了重要進展,工人們將一塊足有三人高的巨大琥珀從被沙土掩埋的神廟裡吊了出來。

意外又不出意外的,琥珀裡麵的,是“大祭司伊莫頓”,他看上去同托馬斯“離開”時變化不大,依然穿著大祭司黑袍,雙手交錯擺在胸前,神情恬淡,彷彿隻是睡著了而已。

至少冇有變成難看的木乃伊,托馬斯想道。

“親愛的,”安蘇娜抬手隔著琥珀撫摸伊莫頓:“我一定會讓你複活的。”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按照自己經曆的情況,怎麼也不該發展成這個樣子吧?

難道說,在自己被猴子丟去乾預之前,伊莫頓、安蘇娜、塞提一世和奧菲莉雅的故事和已知的完全不同?

“現在,我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們,”安蘇娜轉身,神情一秒從深情妻子變成高傲女王:“把‘死神手鐲’帶回來,如果讓我失望,你們知道後果。”

在她身後等待命令的,是大約十名穿著披風,攜帶各種武器,雇傭兵模樣的人。

而另一邊,則是四個看上去同安蘇娜身份大致相同的,似乎還冇搞清楚狀況,正在左顧右盼的人。

他們的造型讓托馬斯依稀感到熟悉。

紅頭髮的彎刀客保鏢,強壯而憨厚的仆人,高高瘦瘦的學者,以及胖乎乎圓滾滾,穿著裝飾著諸多珠寶,看上去像是來度假的有錢少爺。

……那莫非是“死侍軍團”嗎?

下個瞬間,這個托馬斯隻能觀察,無法接觸的世界驟然收縮,變成一顆像是玻璃彈珠一般的小小球體,朝“天空”的方向彈射而起,消失不見。

------題外話------

龍套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