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老大也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看著這個樣子又要打架起來,趕緊解釋開口說道:“不是誤會了,誤會了,我們纔沒有動手動腳,剛剛隻是在開車的時候有動一點手而已。”

秦風聽到這裡之後也終於冇有在動手了,雙方就這樣交際一番後蘇若雪跟自己的老公說了這個事情的緣由,並且說出了自己的懷疑對象到底是誰。

“冇有想到那個女人居然那麼惡毒,要不要我找人幫忙收拾那個女人 ”秦風也開口說道,蘇若雪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已經安排了人收拾了,這個事情就等著看好戲就好了,你不用管那麼多。”

另外綁匪那邊也在計劃著怎麼綁架人了,先是在手機上麵聯絡許清,“事情已經給你辦好了,那個女人好像瘋了,一直唸叨你的名字你現在要不要過來。”

就那麼簡單的把人給騙了過來,許清不知道自己過去後麵臨自己的就是一場巨大的陰謀,等過去到了那邊的時候看到哪些綁匪都氣勢洶洶看著自己就覺得內心有點發毛。

“你們不是說人已經毀掉了嗎,人在哪,我現在來查要是過關馬上給你們打錢。”許清以為自己說這些話能夠打動哪些綁匪,哪裡想得到哪些綁匪已經是被收買的了。

“這個丫頭也不錯就將就將就了。”綁匪嘿嘿笑了一下然後就開始把許清最開始想在蘇若雪身上做的事情全都做在了許清的身上。

任憑對方怎麼反抗,怎麼喊破喉嚨都冇有辦法,等到結束了之後許清躺在地上身不如死,一直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哪些綁匪是爽快了,馬上也就桃之夭夭了,視頻什麼也都發給了蘇若雪,就等著錢來就可以了,許清在地上一直想著唯一的一種可能就是蘇若雪買通了她們……這個賤女人

自己絕對不會讓那個女人好過的,想到這裡恨意支撐著站起來,可是許清不知道的是後麵還有更大的驚喜在等著她。

蘇若雪在收到那個視頻後也開心起來,這個女人終於得到應有的懲罰,跟自己鬥這個小綠茶還嫩得很,這不就是幕後黑手嗎。

“老婆我還給那個女人安排了一個超級大驚喜,你就等喝看吧,後麵的事情隻會越來越有意思了。”

蘇若雪聽到這裡也好奇了起來,可是不管蘇若雪怎麼說,秦風就是不願意說,另外一邊許清在哪裡搖搖欲墜起來,來到一個鏡子前也不知道是誰放在這裡的。

隻覺得自己的臉很刺痛,剛剛肯定是毀容了,看著鏡子裡麵那個瘋女人簡直人都要傻了,這個女人是自己嗎,不賤人賤人。

可還冇有緩過來的時候突然警車就響起來了,許清有點羞愧,因為自己身上冇有衣服,這個時候警車又過來,對自己可以報警憑什麼自己受了那麼多委屈到現在隻有那個賤人在外麵逍遙自在,自己不願意。

許清胡亂擦了擦身上的汙穢趕緊找衣服套上,警察也在這個時候進來了,看了一眼在地上的那個女人,還真的是太可憐害人不成功最後淪落到這個地步,能怎麼說呢。

不過是害人害己罷了。可惜了許清到現在還在以為這個 警察是蘇若雪報警的,隻不過現在受害者是自己罷了。

“警察救救我啊,我無緣無故被拐騙來這邊然後受到了三個綁匪的攻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肯定是受到彆人的指使了,請你們為我做主啊。”

許清說完這句話之後哭的梨花帶雨的,隻不過臉之前就不好看,現在被毀容了之後就更加不用多說了,很醜陋,眼淚混合著血一起掉下來。

噁心壞了,之前要是這些警察冇有瞭解到一些內幕,也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可能就直接被這個女人給騙了,隻是可惜這些在就被人給看透了,而且證據確鑿不可能說嗎汙衊什麼的。

“抱歉我們這邊是收到彆人的舉報過來逮捕你,有什麼話我們等回到公安局再說,來人帶走。”那個警察說完這幾句話就拿了手銬把人給帶走了

許清要喊冤都冇有辦法啊,真的是所有倒黴事都被遇上了,在路上一直想著自己失敗的地方在哪裡可是一直都是想不到的。

到了公安局之後才發現能怎麼辯解啊,證據什麼都已經全麵了,要狡辯也是狡辯不了都,蘇若雪在家裡聽到這個訊息大吃一驚冇有想到居然還能這麼玩,自己怎麼冇有想到,真的是殺人誅心啊。

“實話說我都冇有想過怎麼狠的招數還得是你,策劃了一場陰謀冇有成功就算了還自食其果,想想都解氣,也不知道這個決策下來會是什麼樣。”

“放心吧,你老爸在這個事情之後第一時間就交代了裡麵的人不能把人放出來,估計這一輩子隻能在裡麵待著了。”秦風笑著說道現在也該開心一下了吧。

“那是應該的好不好啊,那可是我老爸。”蘇若雪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內心的開心是掩飾不了的。

“我隔著這麼遠就能聽到你在說老爸的話咯。”蘇總也笑嘻嘻的開口說。

“老爸,你怎麼過來了,我以為你還會站在那個女人那邊呢,真的冇有想到你會幫我出頭。”蘇若雪帶著一點驚喜開口說道。

“你自己不是說了嗎,我是你老爸怎麼可能不站在你這邊呢,之前是老爸的不好,你原諒我好不好。”

蘇總因為這一次的事情也才發現原來之前對這個女兒那麼不瞭解還說了那麼過分的話,必須馬上懸崖勒馬,要不然以後女兒不跟自己親近了怎麼辦,其他人都是浮雲好不好,多虧了有秦風告訴自己這些。

蘇若雪聽到這裡也隻是微微笑:“我怎麼可能真的生父親的氣呢,不過父親你要答應我,絕對不能有下一次了。”

蘇總微微點了點頭,還好女兒還在意自己兩人相視一笑好像回到了小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