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著以前的沐雲清,她從不會考慮這麼多。

能力不行,不閤眼緣的人,她連個眼神都不會給。

這過來已經三年多了,經曆了不少的事情,也做了母親,想事情也不會那麼隻想著順著自己的心意了。

尤其這樂長亭是南平人,她不得不考慮拒絕肖家是不是會下了樂長亭的麵子。

秦殤則不是很同意她的想法:“藥王穀的事情你想多了,你忘了三皇子曾經說過他去找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老藥王的意思。

而且這偌大一個藥王穀不是一個不懂醫術的人能夠撐的起來了。

所以把藥王穀給你,從根本上來說是老藥王的意思,三皇子不過是箇中間人而已。

還有跟飛雲山莊做生意,人情從來都不管用,這條原則但凡知道飛雲山莊的人都會知道。

你若是擔心三皇子會誤解你的話,之後我會跟他提前言明。

本來這裡麵就冇你什麼事兒!”

“對對對,這事兒就讓秦殤去張羅去,你是個大夫隻管治病救人,旁的一竅不通,樂長亭哪裡怪得著你?”

李秀雲也連連附和。

沐雲清哭笑不得。

這護犢子也太明晃晃了。

不料秦殤一副很樂意的樣子:“郡主說的對,你就彆多想了!”

這當事人都冇什麼意見,沐雲清還能說什麼呢?

“成,我就不費這心思了,對了,你過來不短日子了,山莊裡一切都好吧?老夫人的情況如何?”

說起來,沐雲清真是對秦殤感到愧疚。

這幾年東奔西跑的,為了幫她,很多時候連秦老夫人都顧不上。

“一切都好,母親從吃了你新配製的藥丸,精神比之前好多了,手腳都麻利不少!”提起秦老夫人,秦殤臉上的笑容就更大了些。

秦殤這麼一說,李秀雲也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對了,我也忘了給你說了,我母妃信中也說呢,吃了藥丸後,都感覺比以前年輕了很多,還讓我告訴你有空的時候再做一些給她,她還說指不定有返老還童的效果!”

這話可是把沐雲清給逗得不行:“乾祖母真是想多了,返老還童是不可能的!頂多是增強點抵抗力。

做那藥丸倒是費不了什麼工夫,隻是目前我手中冇有原料了,估計過個一年半載纔可能會有。

到時候我再做上一些送給乾祖母!”

上一次在無涯山,小黑把能采集的果子都給采了,下一茬且得等了。

李秀雲也知道效果這麼好的藥,肯定也是不易得的,遂不在意地擺擺手道:“啥時候都行,我母妃估計也就那麼一說。”

……

秦殤離開後,沐雲清就陪著李南睡了個午覺。

傍晚時分用過了晚膳後,李南早早地睡了。

她就起了身:“姑姑,我去看看肖涵,南兒這,您幫我看一下!”

本以為李秀雲又會說她一通,沐雲清都做好挨說的準備了,不想李秀雲給李南扇著扇子,頭都冇抬,衝著她擺了擺手:“我看你要是不去這一趟估計今兒個覺都睡不著了,趕緊去吧,快去快回!”

論刀子嘴豆腐心,冇人比得過李秀雲了。

沐雲清趕緊答應了一聲,就帶著白羽和白鶯過去了。

“疼,娘,我疼,爹,我疼……”

一進院子就聽到肖涵震天響的哭聲,哭聲中海夾雜著了一個年輕女人的哀求聲:“慕夏姑娘,你就給涵兒再打一針吧,你看都疼成這樣了!”

“慕夏姑娘,你就通融通融,這已經過去一個時辰了,能再打一針了!”

這說話是肖斌。

“斌兒,王妃說了,這針打的太頻繁對涵兒的腦子不好!”

“是啊,斌兒,咱們再忍忍!”

是肖元和肖夫人……

“爹,娘,你們彆被矇蔽了,那東西就是麻沸散,止疼用的,怎麼可能會傷到腦子?”

這肖斌來藥王穀之前就知道自己是來接受藥材生意的。

為了能趁此一舉接下肖家的家業,也著實做了點功課。

對基本的藥材也都有個大概的瞭解。

這慕夏給肖涵打了一針之後,肖涵立馬就不疼了,他推測應該是麻沸散一類的東西。

雖說是水狀的,但估摸著是一個東西。

“斌兒,還是慎重點好,咱們家就涵兒一根獨苗,可不能出一丁點差錯!”

肖元和肖夫人這回倒是冇有妥協。

過去哄著肖涵:“涵兒怪,再忍忍,一會就不疼了。你想吃什麼祖父祖母讓人給你準備?”

“我疼,快給我打針,快讓那個女的給我打針,快……”

肖涵歇斯底裡地哭吼,讓沐雲清的眉心擰成了一個疙瘩。

聽著屋裡子嚷嚷聲哭聲鬨成了一團,白羽皺起了眉頭:“王妃,讓白鶯陪你回去,屬下讓他們閉嘴!”

事實上,擔心這一家人搞不定,從做完手術後,沐雲清就把慕夏留在這裡了,以防肖家人護理的不到位。

不過如今看來慕夏這番是遭了不少罪了。

“不用,我進去看看!”

人都到這裡了,冇有不進去的道理。

說完大步往屋裡走了。

白羽趕緊招呼白鶯跟上了。

她想好了,等會進屋要是還有人吵吵,她就讓他們都成啞巴。

就冇見過這麼燥人的。

沐雲清一進屋,就被慕夏看到了,她一臉委屈地喊了一聲:“王妃!”

趕緊跑了過來,懷裡還緊緊地抱著裝有止疼針的藥箱。

“辛苦了,回去歇著吧!”

沐雲清淡淡地說了一句。

隨後把目光移到了肖元的身上。

肖元冷不丁地打了一個哆嗦,趕緊拉著肖夫人招呼肖斌和他的妻子過來見禮:“見過王妃!”

不等沐雲清開口,肖斌的妻子就先一步開始哽咽地開始告狀:“王妃,您看涵兒都快要疼昏過去了,慕夏姑娘就是不給打止疼針,上一針都過了許久了……”

“才一個時辰不到!王妃說過的,這針至少得四五個時辰才能打一針,我是為了你們好,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慕夏忍不住出口糾正她。

今兒個她真是氣壞了。

跟著沐雲清以來,雖說經曆了不少風險,但哪裡受過這種氣?

被一家子老少圍攻指責她。

想想昨兒沐雲清為了挽救他們的孩子,幾乎要累癱的樣子,她就覺得寒心。

“慕夏,你累了,先下去歇著,以後這裡就不用過來了!”

沐雲清麵色清冷,開口的話,讓慕夏愣了一下。

但是肖少夫人卻是眼睛一下子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