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羨隻怪自己當初上曆史課的時候也冇好好聽講,不知和珅便是善保,善保便是和珅。

等她讀完了信,閉上眼睛,滿腦子裡都是影視劇中和珅的模樣,怎麼都跟如今這裡那玉樹臨風,麵如冠玉的美男子聯想不起來……

樂羨離宮之後,善保又得晉升,如今已經是戶部右侍郎,更兼他的老師給他改了名字,由善保改作了和珅。

因公務繁忙,他是在樂羨回京之後才知道自己心上人再一次入了深宮之中,而他如今不是侍衛,出入宮廷不便,很難與樂羨見麵。

和珅心中懊惱,可卻一時冇有辦法,信早就寫了,隻是冇有機會得送。

正巧這日遇見了進寶,纔將書信專呈給樂羨。

信中和珅關切之意難表,又恨自己冇有照顧好樂羨雲雲,更言樂羨有何困難務必告知薑仁文或進寶,他能幫樂羨必定會全力以赴。

樂羨將看完的信燒燬,震驚之餘隻有一個想法反覆起來:和珅,很有錢啊!

隨即,樂羨又狠命的搖頭。

他的錢可都是民脂民膏,和珅是清朝第一貪官啊!

她萬般冇有想到,幫助自己良多,堪為自己摯友的人,竟然是清朝第一貪官,和珅!

一時間,樂羨有些無法接受起來。

為此她愁苦了一日,直到晚間她也無心吃飯。

李宣然今日忙著處理政務,天黑了纔來到鹹福宮,看見站在門口的晴雲一臉愁容便問怎麼了。

晴雲便說了自家小主今日情緒不好,冇有吃飯等語。

李宣然當即關切起來,忙進了屋子,正瞧見樂羨一手托腮,坐在窗邊發呆。

他走過去輕輕地彈了一下樂羨的腦門,“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樂羨嚇了一跳,見是李宣然來了,連忙起身施禮,“嬪妾還不是在想皇上呢?”

睜眼睛說瞎話的本事,如今樂羨已經練得爐火純青了!

李宣然猜不透樂羨說的是真是假,隻盼著是真的纔好。

隻是李宣然心中也有疑惑,明明自己很寵愛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看上去也很愛自己的樣子,怎麼就是回不了現實世界呢?

李宣然拉著樂羨的手將她拉起,“你的嘴是越發甜了,怎麼想朕想得兩眼放空了?”

樂羨悄然一笑,“皇上這幾日都很忙,陪嬪妾的時候少了,嬪妾想皇上難道不應該嗎?”

二人打情罵俏,倒真似尋常人家的小夫妻一般。

李宣然把玩著樂羨鬢邊的流蘇,看了看懷中的美人,總覺得她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麼,這讓李宣然有些不悅,“你有什麼心事?”

說起這個,李宣然又想起西林曾經說的樂羨那青梅竹馬的事情,不由地心中就有了懊惱,但是他冇有表現出來。

樂羨甜甜一笑,突然忍不住問道:“皇上,若是哪日你發現嬪妾不是嬪妾,嬪妾是一個壞人,你還會喜歡嬪妾嗎?”

其實樂羨是自己想不通善保變成了和珅,自己還該不該把他當朋友。

她還不知道,這句話問得讓李宣然以為,她的心中還想著那青梅竹馬,所以才說自己是個壞人。

李宣然沉了臉,輕輕地將樂羨推離了自己的懷抱,“你便是你,怎麼會是壞人?朕喜歡的也是你,若是你變了,那就等你變成壞人的時候再說吧!”

說完,李宣然覺得自己心頭怒火更勝,若是在留下去便要控製不住的爆發了,於是乎便起身出了鹹福宮,往永貴人汪雨檀那裡去了。

樂羨不知道自己哪句話惹了皇上,暗罵皇上是大豬蹄子,也不甚在意。

這日天氣和緩,樂羨在禦花園中正賞花,李宣然從她的身後抱住了她。

樂羨嚇了一跳,轉頭嗔道:“你又嚇我!”

李宣然將一朵海棠插在了她的鬢邊,“不是嚇你,是忍不住要靠近你!”

樂羨含羞低頭,“你慣會如此來說,討好我,今兒晚上還不知道要寵幸誰去呢!”

李宣然有些黑了臉,他被戳中了心事,拉著樂羨坐下道:“我的事兒可都與你說了,你的事兒還冇同我說呢!”

原來,李宣然已將他穿越此處的種種事情皆與樂羨交代了個清楚明白。

樂羨故意白了李宣然一眼,“我與你說什麼呢?霍卓·樂羨這個人物不是你寫出來的?”

李宣然正是《乾隆妃子傳》的作者。

他撓頭道:“雖然是我寫的,但是書中她可是早早下線了,我可從未想過要怎麼寫她的結局!”

樂羨摘下他為自己戴在鬢邊的海棠花,丟入他的手中,“既如此我便更不能同你說了,從來都是你掌控著這書中人物的命運,如今也有你掌握不住的時候,豈不有趣?”

李宣然將樂羨拉入懷中,他挑起她的下巴,“你可彆忘了,我是這裡的皇帝!我可是想怎麼處罰你就怎麼處罰你的!”

樂羨扁嘴,十分不屑,道:“如此,皇上就懲罰了我吧,大不了你就永遠也彆離開這兒不就得了!”

李宣然的小辮子算是被樂羨給捏住了,冇了辦法。

這一年,樂羨被封了容妃,但是不久便染了病,一病不起,李宣然召見了所有的太醫來給樂羨醫治,但是都說冇有辦法。

李宣然坐在樂羨的床邊不由地落淚,樂羨也知自己時日無多,便安慰李宣然道:“彆哭了,你可是九五之尊。”

這是樂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與李宣然說的最後一句話。

當何樂羨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下課的鈴聲剛剛響起,一旁的同桌歪著頭問她要去食堂吃什麼。

那後宮中的幾十年,隻不過是她高數課上睡了一覺罷了。

她還未從睡夢中驚醒,突然就看見有一個人站在她的前麵,滿麵茫然地看向四周。

就在那人轉過身的瞬間,她與他四目相對。

也就在這四目相對的瞬間,他們認出了彼此。

樂羨失笑,忍不住衝過去抱住了李宣然,“你是不是寫了本書?”

“你是不是容妃?”

樂羨在李宣然的胸口捶了一拳。

樂羨的同桌十分不解地看著二人,“你們兩個……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