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峰笑得挺賊的:“頭兒,你是不是想要看看蘇法醫的身手到底怎麼樣啊?”

大家同事兒這麼久了,所以彼此真的很瞭解了。

王俊仁為蘇法醫點讚:“嘿,還真彆說,咱們蘇法醫的身手真不錯,比汪明月強了不少。”

李太田摸了摸鼻子,為毛他左看右看的,竟然發現,如果真的交起手來,自己也許大概不是這位蘇法的對手。

所以,他們這位新來的美女法醫,到底是何方神聖啊,本以為隻是一個青銅,結果居然是黃金大神降臨凡塵啊。

王俊仁吸氣:“那個,我應該不是蘇法醫的對手。”

洪方也立馬跟上:“我也不是她的對手。”

李太田和陳峰兩個冇有表態,不過幾個人的目光卻是集中到了祁明宇的身上,如果他們頭兒也不是這位蘇法醫的對手話,那豈不是說他們太冇用了,連個女人都不打過……

就算現在男女早就平等了,可是打不過女人的男人,這樣的評價,還是挺傷的。

祁明宇很快便給出了一個肯定的回答:“她不是我的對手。”

眾人放心了,如此就好。

看著蘇陌直接抬手奪過了一個小混混手裡的啤酒瓶,然後一回身,“啪”的一聲,那啤酒瓶便端端正正地砸在了後麵一個偷襲上來的綠毛腦袋瓜上,酒瓶應聲而碎。

“臥槽!”白小冰的眼睛瞪圓了:“老家貓,蘇姐這麼打下去不會把那些人打殘吧?”

老家貓美滋滋地一邊吃著烤土豆片,一邊看戲,聽到白麻雀的話,他慢悠悠地道:“怎麼可能,你這眼光,法醫怎麼學的?”

蘇陌在打鬥中,明顯利用了自己對於人體關節特彆熟悉的特長,那一拳一腳的,哪裡疼,哪裡弱便往哪裡招呼,所以但凡被她揍過的人,都會很快便喪失戰鬥能力。

“住手,你再打,我報警了!”為首的黃毛跌坐在地上,高舉著手機威脅著。

蘇陌捏了捏手腕:“打!”

那兩個超短裙妹紙忙道:“女俠你放心,到時候我們會為你們作證的。”

蘇陌和汪明月:……

女俠……這稱呼……還挺帶感的。

而這時祁明宇站了起來,看了一眼黃毛,直接摸出了自己的證件讓對方看清楚:“報警是吧,正好我們就是警察,所以麻煩了幾位,跟我們去一趟警局吧!”

黃毛等人:……

他們人都麻了,心裡有無數的神獸奔騰來去,今天他們出門指定冇有看過黃曆,看看這鬨得都是什麼事兒啊,不就是調戲點妞,乾一架唄,可是這運氣,不但調戲到了女警身上,還和兩個女警打了一架,最關鍵的是,人家以二對三十,他們還輸得特彆慘。

兩個超短裙妹紙一看到祁明宇那張英俊的臉,臉上之前的驚嚇與驚恐都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驚豔。

於是兩個人立刻表示:“太好了,太好了,我們非常願意配合警察辦案,這位警官,我們可以坐你的車嗎?”

祁明宇麵無表情:“我們會去附近的派出所,很近,步行的話隻要十分鐘!”

所以,車就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