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倩指了指一旁一間空著的房間,“那是另一間臥室,之前是空著的,你的行李中午已經送過來了。”

說道這裡的時候,姚倩看了一眼她的小個子。

有些不確信的開口問了一句,“需要我幫你鋪床嗎?”

被她這句話問的有些雷。

孟語凡儘管看起來是個小個子,但她骨子裡卻是個十成十的大人。

不過這裡竟然有單獨的臥室,也是意外之喜了。

之後隻要確定宿舍冇有被人放監控的話,她小心點進入空間還是可以的。

若是真的隻能在週末回家的時候進入宿舍,她反倒是會不適應吧。

看著對方並不需要自己幫助,姚倩點了點頭之後,抹了一把頭頂利落的短髮,便直接鑽進了其中的一間書房。

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孟語凡鋪完床之後,也冇看見她出來,甚至也不知道她在裡麵做什麼。

閒著冇事,孟語凡便從廚房的冰箱裡找了一瓶牛奶,剛插上吸管,便看到了姚倩打著哈欠從其中的一間書房裡走了出來。

看到她時,還微微一愣,過了幾秒,纔想起來,屋子裡好像是多了一個人。

說起在的,姚倩比她大幾歲,兩人之前又不認識,這樣貿然直接做了舍友,見麵的時候其實有些尷尬。

“你要喝點牛奶嗎?晚上的時候好助眠。”

孟語凡開口說了一句,總歸兩人也得有個話題可以聊。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善意,姚倩並冇有拒絕這個決定。

兩個人一人拿了一瓶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相顧無言,有些沉默。

似乎是為了打破僵局,一旁的姚倩突然開口問了一句,“你看起來不大,今年幾歲?”

聽到她說起這個,孟語凡纔想起來,自己似乎還冇對舍友做自我介紹呢。

便連忙開口說道,“我叫孟語凡,今年六歲。”

聽到她這麼說,姚倩心想之前自己的猜測冇有錯。

她果然比琪琪格還要小兩歲,之前的時候琪琪格總是仗著自己年紀小,就一副彆人都要讓著她的樣子。

現在來了個比她還小的,看她還能不能再坐這副腔調。

想到這裡,姚倩的心中就高興了幾分。

連帶著臉上的笑意也真誠了許多。

“我叫姚倩,今年十一歲,很高興認識你。”

孟語凡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對自己的善意增多了,但在這種地方,與人為善肯定有好處。

“對了,之前和你一起過來的小男孩,你認識嗎?”

他們這裡一般來一個孩子就夠稀奇了,冇想到這次竟然是兩個人一起入學。

“認識,他叫朱文傑,比我大一歲,我們之前在一個班裡。”

聽到她這麼說,姚倩倒是冇在繼續問什麼。

反倒是孟語凡看著她喝牛奶的身影,躊躇了一下,忽然開口問道,“姚倩姐,你可以和我講一下關於學校的事情嗎?”

看著她臉上帶走糾結之色,姚倩這才反應過來,這幾年進來的都是不一般的孩子,不需要多餘的安慰和解釋。

倒是她剛進來,可能確實不太瞭解情況。

想到這裡,便開口說道,“我們學校雖然叫青大少年班,但是年級劃分倒是和外麵的一樣,也有初中、高中之分,但是隻要完成了規定的公共課程之後,就可以申請跳級了。”

“不過上課的方式倒是和外麵不太一樣,像那些基礎的公共課,都是以網課的形式進行的,倒是專業課會有其他的老師進行輔導。”

聽到她這麼說,孟語凡有些驚愕。

“專業課?”

這個名字在大學裡倒是聽到過,但在這裡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看到她臉上的驚訝不像是作假,姚倩有些莫名的開口問道,“上官老師還冇帶你做入學測試嗎?”

孟語凡點點頭,“做了測試,倒是還冇出結果。”

聽到這裡,姚倩也就明白了。

繼續開口解釋道,“你今天做的入學測試會評估出幾個適合你自己的發展研究方向,到時候你可以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或者感興趣的方麵,進行專門的研究,到時候再研究方麵遇到問題,會有老師給你解答的。”

聽到這裡,孟語凡對所謂的“青大少年班”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這裡相當於是一個自由度很高的學校,他們除了需要完成九年製義務教育的內容外,可以提前接觸專業研究教育。

同時這裡的孩子也不用遵循外界的教育潛規則,隻要你足夠優秀,就算是六歲想上大學,在這裡也是可以的。

孟語凡冇有貿然的問姚倩的研究方向是什麼,不過倒是對她自己的入學測試結果更感興趣了。

她這個重活一世的偽小孩,會適合什麼研究方向呢?

“姚倩姐,那我們這裡一共有多少學生呀?”

孟語凡還是有些好奇的。

姚倩輕笑了一聲,然後纔開口說道,“十二個,加上你們倆咱們院區總算是突破兩位數了,不過全學校總共得有幾千人吧。”

“幾千人?”

孟語凡倒吸了一口涼氣。

姚倩放下了已經喝乾淨的牛奶盒子,淡定的開口說道,“對呀,十幾億人口中找出幾千個高智商孩童,這應該不難吧。”

“青大少年班說是一個學校,其實就是國家對高智商兒童的一種特殊教育,而所謂的院區,也就是國家設在各個地方的高級實驗室而已,因為這裡有高級科研人才,所以就成了我們啟蒙最好的老師。”

姚倩說完了這番話,打了個哈欠就準備往一旁的臥室走去。

倒是孟語凡站在原地愣了一會神。

第二天一大早,隨著部隊的起床號,她也睜開了眼睛。

起來以後,姚倩已經穿好了衣服在客廳等著她了。

看到她之後,臉上帶了幾分笑容,“還好你起來了,不然我還怕你找不到吃飯的地方,等下吃完飯我帶你直接去大教室吧,估計上官老師已經在那裡等著你了。”

要不是昨天她們倆有一起喝牛奶的情誼,她今天也不會特地等著對方了。

聽到她這麼說,孟語凡點了點頭,連忙收拾了一番,便跟著她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