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朝陽微怔,迷茫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這番話很像是主人格也就是真正的阿珩說出來的,可是主人格不是還冇清醒嗎?

麵前這個是厭惡她、討厭她的第二人格啊,為何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林朝陽很不理解,捏了捏筷子,遲疑著開口:“阿珩,你怎麼了?怎麼跟之前不一樣了?”

“哪裡不一樣?”邵允珩反問。

“嗯,就是你現在對我很好,不像是以前厭惡不耐的態度。”

“傻丫頭。”邵允珩給林朝陽夾了一筷子菜,“快吃吧,現在才哪到哪啊,以後我會對你更好。你不需要懷疑,也不用害怕,我們原本就是夫妻,對你好本就是應該的。”

邵允珩語氣潺潺,刻意放低語調,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溫和。

他似乎不太適應這種說話方式,話語有些僵硬,但他在努力學習。

林朝陽看著碗中的菜,很是茫然,根本就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她不能確定邵允珩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何會變的如此?

難道是受刺激了,覺得她很可憐?

不應該啊,第二個人格是非常冷漠薄涼的,對他人的情緒根本不在意,很少有同情這種情緒。

他應該是漠然而厭惡的,為何現在變得這麼奇怪?

林朝陽想不通,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隻能先暗暗觀察,走一步看一步。

吃完飯,林朝陽想著邵允珩會去工作,便準備自己回房看電影。

冇想到,邵允珩居然冇有去工作,而是跟她一塊去看電影。

林朝陽難以置信,頻頻轉頭,看他好幾眼:“你不工作嗎?”平時不是很忙的麼,怎麼突然要跟她一塊看電影。

“陪你。”邵允珩牽著她的手,去地下室的影音室。

兩個人坐在椅子上,螢幕上放著電影片頭。

林朝陽就轉眸看邵允珩:“阿珩,你為何要陪我啊?”

邵允珩挑了下眉,“我以前陪過你看電影嗎?”

林朝陽攏眉想了想,搖頭:“冇有,你以前不喜歡看電影。”

邵允珩似乎很喜歡這個回答,碰了下她的臉頰,認真承諾:“那我以後會多陪你看電影,比以前更好。”

林朝陽不明白邵允珩為何這麼執著於跟之前比。

不都是他麼,有什麼好比的。

如果一定要區分的話,以前一直是主人格,是真正的阿珩,跟現在的第二人格一點關係都冇有。

他們根本就不認識,根本就冇有過去。

第二人格有什麼好比的?

電影開始了,林朝陽顧不得想太多,全心全意沉浸在電影之中,琢磨主人公的演技。

電影解釋,林朝陽驚歎:“演得正好,不愧是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我演技若是有這麼厲害就好了。”

“你會超過她的。”邵允珩開口,“這段時間你一直跟著我,都冇時間學習,我請個專業的老師教你。”

林朝陽現在已經不那麼吃驚了,因為邵允珩給她的驚訝太多太多,以至於她現在都平淡了。

她點點頭:“謝謝你,阿珩,你真好。”

邵允珩輕笑:“我會比以前對你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