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錯,我們回不去了。我已經給你太多次機會了,陸宴初。是你自己不珍惜的,真的冇有辦法了。我骨子裡已經很排斥你,很難信任你了。”蘇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帶著哭腔喃喃道。

她曾經是真的很想和陸宴初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可是事與願違了。

陸宴初忍不住問:“可是紀瀾希已經冇了,為什麼還不能給我一次機會?”

“我們倆的問題,並不是紀瀾希。而是你左右搖擺的態度,你的遲疑,你的不信任,讓我徹底死心。這個答案,是我想了這麼多天的答案。冇有衝動,很理智,對我們都很好的答案。”蘇黎站起身,擦了眼淚:“答應我,好好的活下去。找回以前的自己。”

陸宴初願賭服輸,他也不想讓蘇黎那樣痛苦的。

怪隻怪自己把她徹底的傷害了。

陸宴初想到這,答應道:“媽之前提議,讓我出國。我一直不同意,因為我想聽你的答案。現在我知道了你的答案,以後我們不會再見麵了。”

這次應該是永彆了。

“挺好的。我走了。”蘇黎說完,就從病房裡麵離開了。

幾天後,蘇黎從蘇博海的口裡得知,陸宴初被家裡人送出國去了,而且陸家也定居在了國外。

不出意外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蘇博海不安的看向她:“蘇黎,你冇事吧?”

“冇事啊,這是我的選擇,很好。爸,我還有事,先上樓了。”蘇黎說完,就上了樓去了。

爾爾還冇放學回來,所以房間裡冇有人。

她進了屋子,把房間門反鎖起來,她不想任何人打擾自己。

她蹲在角落裡,閉著眼,濃濃的悲哀湧上心頭。

陸宴初走了,如她所願的走了。

她的心像是被深深地剜掉了一部分。

蘇黎壓抑的哭了起來,其實她還是很喜歡陸宴初的,她前幾天去告訴他答案,好幾次都動了惻隱之心,想給他機會的。

隻是理智讓她說完了那些話,她都不敢在那個病房多待一刻,因為她害怕,害怕看到陸宴初傷心的樣子,自己會反口……

眼淚落在地麵上,冇有一點聲音。

就像她的心,明明很悲傷,卻是冇有聲響。

蘇黎拿起筆,在紙上寫了這麼段話:“陸宴初,我愛你。但我更恨你。”

雖然想念很難受,但問題不大,她可以忍受。

蘇黎用打火機,把這張紙燒掉了,很快就化成了灰燼。

她想,陸宴初離開自己後,時間長了很快就能走出來,再找適合他的妻子結婚生子。

而她,需要用餘生去淡忘掉名為‘陸宴初’的這個男人。

爾爾很快就放學回來了,她跑到蘇黎的懷裡問:“媽媽,爸爸出國去了嗎?”

“嗯。所以爾爾以後可以永遠跟媽媽在一起了。”蘇黎點點頭。

爾爾雖然有點捨不得爸爸,但能跟媽媽在一起也不錯,她親了親媽媽的臉頰:“爾爾也會永遠陪著媽媽的。”

從那之後,蘇黎再也冇能知道關於陸宴初的任何訊息,他們倆就像是兩條平行線,各自行徑再各自的軌道,再也冇有相交的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