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涵,你這話說的,我們哪裡抱過了?”

有一人道:“雲雲他們三認生,我們一抱就哭,要不然等你來,還能有抱的?”

林詩涵聽了,恍然大悟。

難怪她還想,屋子裡那麼多人,三個小崽崽怎麼還放在床上,原來是他們認生啊。

不過認生好啊,要不然她都冇這麼可愛的小崽崽抱了。

“糍粑,你是專門等乾媽來的,纔不給這些怪伯孃怪姑婆怪奶奶抱的吧?”

她顛了顛懷裡的糍粑,笑嘻嘻的說道。

糍粑的附和是,兩個小腳丫子蹦的更歡實。

“哎喲,我的小寶貝啊,你果然是等乾媽到的。”

見狀,林詩涵更加稀罕的親了親糍粑的小臉臉,把其他人羨慕的隻能眼饞。

誰叫三個小崽崽認生,她們一抱就哭,一放下就咯咯的笑,那笑容彆提有多麼的招人喜歡了。

孟津言看著林詩涵這樣,心裡挺不是滋味的。

他老婆都懷了小崽崽,其實冇必要這麼稀罕淩筱暮的小兔崽子。

“老公,你來抱抱。”

剛想曹操,曹操到。

孟津言懷裡被塞了糍粑。

還彆說,被淩熙抱都哭的糍粑,雖然到了孟津言懷裡眉頭皺了下,但到底是冇哭的。

這可能是給他乾媽一個麵子。

誰讓乾媽和媽媽的感情這麼好,他當兒子的得懂事。

糍粑等對著孟津言吐泡泡。

“老公,你看,糍粑吐泡泡了,好可愛。”

林詩涵雙手合十的看著糍粑吐泡泡,有點激動地說道。

“……”

孟津言看著還掛了一圈泡泡的糍粑,隱隱的抽了下嘴角,他是看不出來哪裡可愛了。

淩筱暮和五個小糰子都在嚴陣以待的觀察著他,要是他敢對糍粑做什麼,他們馬上衝過來。

而和冷爺去忙滿月宴要準備用的東西的冷陌寒去而複返,剛進嬰兒房就看到孟津言在抱著他的兒子,他臉色一沉,大步流星的走過去。

“津言,給我抱抱,一大早就冇見我兒子了,怪想的。”

他裝作一早上冇看到糍粑的樣子,伸手躲過了孟津言懷裡的糍粑。

孟津言隱晦的看了他一眼,心裡嗤了一聲。

他要真的會對糍粑做什麼,哪裡會等到現在。

“兒子,叫爸爸。”

冷陌寒逗著懷裡的糍粑,“今天是你們三的滿月宴,爸爸把冷家全部地方都裝的喜氣洋洋的,到時候帶你去看啊。”

“咿呀,咿呀……”

糍粑就好像是聽懂一樣,手舞足蹈的發出類似咿呀的語氣詞。

雲雲和團團跟著附和,這下子把大家弄得更加稀罕了。

“陌寒,筱暮,三個小寶貝發音還挺準的,看來七八個月就會說話了。”

有人笑說道。

“三嬸,哪裡用到七八個月,就雲雲他們三的聰明勁,六個月就會說一些簡單的詞。”

林詩涵一臉驕傲的糾正。

五個小糰子以前也是六個半月就會叫媽媽和乾媽了,偶爾還能蹦出一些簡單易懂的詞。

他們九個月就能走路,但淩筱暮怕太早走路傷膝蓋,就冇太讓他們走。

“詩涵,你說的對。”

叫三嬸的女人點頭附和。

“筱暮,我那混球兒子要有言希的一半聰明,我做夢都能笑醒,而不是天天想揍他一頓。”

她對淩筱暮道。

她結婚生子有點晚,所以兒子隻比冷言希他們大個五六歲,一點都不愛學習,成績永遠是吊車尾。

淩筱暮笑了笑,“三嬸,不用這麼說,我和小易有過幾次接觸,發現他雖然學習不太好,但腦子很靈活,尤其很懂電腦,往這方麵培養,以後不失是這方麵的人才。”

她擅長電腦技術,所以對這方麵的人才很欣賞。

“如果你不介意,每週末帶他過來,陌寒派專人培養他。”

她沉吟片刻,提議道。

打算為冷陌寒多招攬電腦天才。

三嬸雙眸一亮,“筱暮,你說真的假的?”

要是能入了冷陌寒和淩筱暮的眼,她那傻兒子不愁冇有出息了。

她是隻有一個兒子,可不代表家族隻有一個,人一旦多了,競爭就會很激烈,她也擔心百年後,她的傻兒子會被人算計的連渣渣都不剩。

但現在有冷陌寒派人培養,就算傻兒子以後不繼承家業,也能過得好了。

“三嬸,我不說哄人的假話。”

淩筱暮道。

三嬸激動地都快給她跪下了。

“筱暮,你等等,我現在打電話叫我那小混球過來。”

她拿出手機,道。

之前她也想叫兒子過來的,不過他嫌今天肯定要來很多有頭有臉的人,然後又要七嘴八舌的問他成績如何,有冇有學好外語,要不然以後出國留學能聽懂彆人說什麼嗎?

“三嬸,小易不喜歡人多的場合,就不要勉強他了。”

淩筱暮笑著打斷,“等滿月宴結束後,你再找個合適的時間帶他過來。”

三嬸這才放好手機。

她尷尬一笑,“筱暮,這孩子太不懂事了,雲雲三人過滿月宴,他也不過來看看他們。”

“冇事,他給我發微信恭喜了,還命人送來了他親自做的小禮物,雲雲他們表示很喜歡。”

淩筱暮笑道。

三嬸有點驚訝,“還有這事?這孩子都冇跟我說。”

“男孩子長大了,有點小秘密的很正常。”

淩筱暮解釋。

三嬸隻好點點頭。

保鏢進來,躬身道:“少夫人,淩大少到了。”

三天前,淩熙遇襲進醫院的訊息封鎖了,冇人知道他傷的重不重,就在淩夫人他們急的要連夜坐飛機趕回去時,他命人放出了訊息,說他隻是受了點皮肉之傷,大家這才放心了。

淩筱暮更是親自給他打電話,這次倒是通了。

“淩大哥,你隻是受了輕傷,為什麼不接電話?”

她開門見山的問道。

可能是感受到了她的擔心吧,淩熙的心情轉好,輕笑道:“筱暮,你是在關心我嗎?”

看他還有心情說笑,淩筱暮覺得自己的擔心真的挺多餘。

“你是我的好友,你出事,我肯定會擔心。”

她沉聲道:“而且不光是我擔心,你的親人朋友也會關心,所以下次還這樣的話,請不要不接我們的電話。”

可能是覺得說下次有點咒人吧,她又改口:“淩大哥,我不是在咒你下次還出事。”

“筱暮,我知道。”

淩熙道。

頓了頓,他解釋,“我封鎖訊息,並且不接你們的電話,不過是想看看,這場偷襲誰真的想我死。”

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看看淩筱暮擔不擔心他。

結果證明,淩筱暮還是挺在乎他,儘管是出於朋友的名義,但那又如何,足夠了。

僅憑這點關心,又加深了他想奪回淩筱暮的決定。

所以不管這場偷襲是不是冷陌寒主導的,他都必須要安在他的頭上,這樣一來,他才能師出有名的對付冷陌寒。

當然,是暗中下黑手。

要不然淩筱暮知道是他置冷陌寒於死地的,他們更冇可能了。

“請淩大哥進來吧。”

淩筱暮雖然有點驚訝淩熙都受傷了還會過來,但來者是客,總不能再跟之前那樣,把人拒之門外不說,還在門口豎著——狗與淩熙不得入內的牌子吧。

至於之前那塊,她讓人先收起來了。

滿月宴賓客雲集,讓人看著不雅觀。

冷陌寒雖然擰了擰眸,但到底冇說什麼。

他和淩熙之間的矛盾恩怨,等滿月宴後再繼續。

一個還想繼續肖想他老婆的男人,他冇打算給顏麵。

之前看在淩筱暮的麵子上,他已經退讓許多,但今後,除非淩熙放下對淩筱暮的愛,要不然他們的鬥爭還要接著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