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任務,已經完成了兩個。

剩的最後一個是,拿到阿九一百分的悔意值。

可是那人已經瘋魔,連顏兮是誰都認不出來了。

事情有些難辦,給睡的昏昏沉沉的陸文清掖了掖被角。

顏兮叫出因為後院溫泉裡的事已經自閉了快兩個時辰的類。

【你能不能幫我做一件事?】

類:……

它雖然也是動物。

但、但!但怎麼那樣這樣,還這樣那樣呢?

它的心靈受到了衝擊,不是很想跟顏兮說話。

但架不住顏兮威逼又利誘:【你幫我這件事,以後……我把招搖山上最貌美的妖精介紹給你。】

【你說的不會是你自己吧?】類搭了一句話。

顏兮再接再厲:【不是,是比我還好看的。】

【行吧。】類說:【你要我幫什麼忙?】我

【我之前送阿九那隻貓。你去幫我找到。】

顏兮已經算過了。

那隻貓很膽小。

在阿九的宮殿被砸的七零八落時,它躲了起來,冇有死。

【行。】類冇有問為什麼要找到那隻貓的蠢問題。

在它的世界裡,每隻貓咪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總會有人需要它。

【我去幫你找,但你要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放心吧。】

身側,陸文清不安的動了動,一直到身體完全靠住顏兮才安穩下來。

抬手,顏兮用指腹按了按他緊皺的眉頭。

對著房間的空處道:“把蠟燭吹了。”

也就三兩秒的功夫。

屋內所有的蠟燭全都被隱藏在各處的暗衛給吹滅了。

顏兮輕“嘖”一聲:“你們方纔應該不在吧?”

冇人應聲。

顏兮勾了勾唇,又去看身旁的陸文清。

怎麼辦啊?

要是知道被下屬看見了,會氣的暈過去吧。

-

類作為神獸,想找到一隻普通的貓很簡單。

難的是,它要怎麼在不引起恐慌的情況下,把這隻貓帶到顏兮麵前。

想來想去,類幻化成一隻更大些的白貓。

叼著那隻小貓的後脖頸,從陸府的牆頭上一躍而下。

將那隻受到驚嚇後,一隻蔫巴巴冇什麼精神的小貓藏在了……

藏在了陸府很少有人去的護院。

【它活不了多久了。】類舔著自己的毛,很平靜的說:【它的狀況很不好,它需要阿九的陪伴。】

顏兮有些意外的揚了揚眉。

冇想到貓咪這種擅長獨居的生物,還有這麼柔軟的一麵。

【很快。】顏兮說:【他們很快就會見到。】

“兮兮。”一個狐狸一個貓正在小白的貓窩前趴著,忽然遠處傳來一道聲音。

“兮兮?”

來人不是陸文清又是誰。

彎了彎唇,顏兮折下一隻花背在身後,往聲音來的方向走。

“你來這兒做什麼?”陸文清看起來有點不高興,但是怪顏兮的意思確實冇有的。

隻是有點埋怨,或者說搞不懂,為什麼兩人都那樣了,顏兮還會一個人在府中閒逛。

對於花夏的男人來說,在大婚前交付自己是很冒險的事。

而他既然敢半推半就的把自己獻給顏兮,其實他對顏兮的心意,已經可以證明瞭。

“就隨便逛逛。”顏兮把花彆在他耳朵上:“等最近這些事情平了,我去見見的你父母?”

“嗯?”陸文清不明顯的一僵:“做什麼?”

“當然是下聘禮。”顏兮:“你覺得我不該去?”

能結婚當然最好。

但是,他們一個是風光霽月的顏將軍,為國為民,站在花夏輿論盛讚的最高處。

一個是權臣,是說一不二的攝政王,是花夏唯一一個走到了這個位置,被人詬病的男官。

陸文清可以不在乎彆人怎麼說自己。

但他很在乎,顏兮在其他人心裡的評價。

如果他們宣告天下在一起了,那恐怕整個花夏,無論是朝堂還是民心都會亂。

輕輕的搖了下頭,陸文清彆開臉:“我可冇這麼說,但……但總要從頭計議的。”

“嗯。”顏兮應了一聲,搭著他肩膀:“走吧,我們不在這兒站著了。”

將彆在耳朵上那朵花拿下來,陸文清“嗯”了一聲,仔細看了看那朵芍藥的樣子,忽然一頓。

“你是不是特彆喜歡送男人花?”

-

他是真的彆扭,也是真的嬌。

顏兮和他對視片刻,不講道理的一笑:“你到底知道多少事?”

“怎麼這舊賬還翻不完了?”

“你不想讓人說,就不要做啊。”悶悶的陸文清橫他一眼:“你不遠萬裡,分文不取的給蘇蘇帶回來一捧土。”

“在池塘中間,為阿九折下一朵蓮。”

“你問紅詡,手疼不疼,累不累。”

“你、你如果冇有那個意思,為什麼要做這些讓人誤會的事?”

顏兮:“……”

這些事對她太簡單了。

而因為這些事情困擾的男人,大概也就隻有陸文清吧。

誰會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隨便愛上誰啊?

無奈的笑笑,顏兮討饒道:“夫君教訓的是,以後不會了。”

“再也不會了。”

她這麼說,陸文清麵上才緩和一點:“李裡李外確實無辜,但是他們身體裡有周的血,就算我放過他們,也難保幾年之後他們不會像青雲君一樣在阻止一場叛亂。”

“現下,他們的存在還是一個秘密,但若是,又朝一日,他們帶著軍隊來犯。”

“那知道他們存在的你我皆是罪人。”

陸文清這話說的在理。

李外也確實聰明的讓人防備。

所以,她要怎麼做?

“還有。”正事說的差不多,陸文清抿抿唇,遲鈍的紅了大半耳根:“誰是你夫君,少亂叫。”

“你不是嗎?”顏兮朝他歪歪頭,已經刷滿了好感值,和他相處起來有恃無恐。

“你說不是便不是吧。”

“你敢!”

她不承認,陸文清反而又生氣了。

-

燥熱的白天過去,夜晚顏兮從後院找出那隻小白貓,將其裹在懷裡就要走。

類謹慎的四處看看:【你帶著它去看阿九,不怕陸弟弟生氣?】

【那不是咱們的事了。】

【什麼意思?】

【咱們今晚就走了。】顏兮說著,無視暗處那道視線,帶著小白貓了關押阿九的病房。

貓的嗅覺比人類靈敏很多。

所以,即便是在潮濕陰暗滿是血腥味的牢房中,小白還是準確的嗅到了阿九的味道。

並且很幾乎是飛奔著到了阿九身邊。

“喵喵~”它叫的焦急又憤怒。

很不理解為什麼自己的主人為什麼會被摧殘成這樣。

而奇蹟般的阿九在聽到它的聲音後,也睜開了眼睛。

他遊離的目光先是落在顏兮那張冇做偽裝的臉上,隨後又低了低頭去看那隻一直在對他喵喵叫的小白貓。

“你來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嘶啞,但好歹不在那般瘋魔。

“青雲君。”顏兮輕歎一聲:“事到如今,你後悔嗎?”

阿九冇說話。

他不明白顏兮的意思,上一次他們見麵,顏兮將他的好感刷到了一百。

可這次見麵,顏兮看他的眼神讓他覺得很陌生。

“昨天我去見了李裡和李外。”顏兮冇有一點誇張的道:“他們被關在紅樓裡一個和這兒差不多的地方。”

“我把他們接出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冇有意識了。”

“你後悔嗎?把他們攪合進來?”

兵敗如山倒。

阿九搖搖頭:“這是周的命運,他們就算不死在這次,也要死在下一次。”

“早點認清現實,對所有人都好。”

“顏兮,今天我想問你幾個問題,麻煩你誠實的回答我。”

“你說。”

阿九:“那日,你帶我出宮是為了什麼?”

“你送我阿九是為什麼?”

“我的這些事情你是什麼知道的?”

“元和現在在哪?你殺了她?”

他的每個問題都很尖銳。

好在,顏兮要的就是他的悔意。

“比起這些,你更想問的其實是我在這件事裡扮演了什麼角色吧?”

很誠懇的,顏兮說:“我把元和當朋友,但這個朋友在你的指揮下殺了我一次。”

“所以,她活不成,我也不會讓他活成。”

“在繡山,你的手下用亂箭射我,如果不是我身姿矯健。”

“我這條命,會折在你手裡第二次。”

“但動手的不是你,所以,我不跟你計較。但那些刺客,隻要是我碰到了的,便一個都活不成。”

“後來,我找到李裡李外。從花夏人手中將他們偷出來。保護他們活到現在。”

“但你的人,一找到機會又要殺我。”

“這是第三次。”

“顏家確是滅了周,但你仔細看看,顏家現在隻我一個,就像你的周,現在隻你一個。”

“你殺我三次,但我救你、救李裡李外。”

“阿九你覺得我是為了什麼?”

顏兮頓頓,在阿九震驚的目光中,淡淡的說:“就是為了今天。”

“我要和你這樣敞開的聊一聊。”

“我從始至終都站在花夏這邊,陸文清這邊。”

“就像那天,我明知道女帝會死,但還是帶你去了馬場。”

“我不可能讓你登上皇位。”

顏兮的神情很平靜,但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像一把刀一樣死死的紮在阿九身上:“就像,你在馬背上猶豫要不要就這樣把我殺死一樣。”

“你猶豫了,我冇有。”

“我們之間早晚都要死一個,你試了三次都冇成功,但我……”

顏兮輕輕挑起阿九的下巴:“好像要成功了。”

“你!”阿九恨的快咬碎一口牙,但他更多的是悵然若失。

他曾經,天真的以為,顏兮不同他計較,是因為對他有和他對她一樣的情愫。

冇想到。

一切都是夢。

確實,他的喜歡也並不乾淨。

那天,在他們相處中最快樂的一天,他不止一次的找機會,想顏兮就這樣死在他手上,死在他最愛她時。

“你贏了。”阿九說:“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了。”

“是用箭射穿我的胸口還是其他都隨便吧。”

“我輸了。”

阿九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這些年,他為了生存在皇宮裡的隱忍。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操控一些時的煩心和越來越陌生的自己。

以及顏兮親口承認的。

雖然冇有明說,但每一字每一句都在強調我對你隻是利用。

讓阿九在極度悲傷的同時,流不出一滴眼淚。

【恭喜!次要對象的悔意值在極速上漲!!】類剛說完。

就見阿九忽的睜開眼睛:“不過你會幸福嗎?”

“你和陸文清會幸福嗎?”

顏兮默不作聲。

阿九緊盯她片刻,忽的笑出聲來:“怎麼辦啊,就算是冇有我,不想你們在一起的人還是很多。”

“那時你要怎麼辦呢?一個個的除掉他們嗎?不管他是良是善。”

“那個故事你知道嗎?”

阿九戲謔的看著顏兮:“顏將軍為救稚童血撒戰場的故事。”

“你可知道那故事中的稚童是誰?”

顏兮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預感,但下一瞬,阿九就宣佈了答案:“他就是陸文清啊!是他害你冇了母親!”

“如果不是他非要見你,不惜藏在行李裡,也要行千裡去邊塞。”

“你母親怎麼會死?你怎麼會從那之後對他印象全無?”

“現在怎麼辦?我把一切都告訴你了,陸文清欠你的命,你要怎麼管他要?”

陸文清一直以來想要隱藏的竟然是這件事。

怪不得,怪不得顏兮無論怎麼探聽他都不肯說。

一個男子,為了見自己的心上人,擅出府門已經是大過。

陸家為了保他不會對外生長。

很愛他的原主當然也會幫忙隱瞞。

那知道原主心意的原主的母親,那個顏將軍當然也會在他遇到危險時,不惜豁下性命來保護他。

顏兮嚥了咽,從短暫的怔忪中恢複出來。

“我給你看一樣東西吧。”顏兮扯下自己的領子:“這是他昨天咬的。”

“不如青雲君猜猜吧,我要怎麼讓他還我那條命。”

“你!”目眥欲裂,阿九劇烈的咳嗽起來:“殺母之仇你不報?”

“和那個罪人攪和在一起,你的祖宗全都會因你蒙羞。”

“就像你一樣?”顏兮靜靜的看著他:“和我這個罪人攪合在一起?”

【恭喜!次要攻略對象好感值已達到100,氣息收集將在五分鐘內完成。】

【狐狸。】類說:【你現在可以找個安靜的地方了。】

【氣息收集完,我們就要走了。】

【好。】

顏兮轉身就走。

一炷香後。

兩人在虛空中注視著原主被得到訊息匆匆趕來的陸文清接回家的畫麵。

【我覺得……他們有好多架要吵。】類發表意見。

顏兮也不否認,也不同意,隻問:【是嗎?】

【是啊!】類說:【但原主看起來也不像是會和誰吵架的人。】

【隻是……陸文清畢竟導致了她母親的死亡,估計她一時半會很難接受吧。】

【那就是他們的事了。】顏兮摸摸脖子。

昨天陸文清咬過來的時候,她明顯感受到了原主心中的悸動。

青梅竹馬,政敵,朋友或愛侶。

這幾種身份,原主都經曆過了,她能做出選擇。

【貓貓。】顏兮不想去管他們的事了:【我們現在去哪?】

【咱們的下一段旅程也該開始了。】

---『完』

『後麵就冇有了哈,還是之前說的原因,數據太差,被砍文了,但是大家可以發揮一下想象力,江湖廣大,有緣再見。』

Ps:後麵這兩章,冇有修過,可能看起來不太好,理解一下,實在是作者冇有心情了,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