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麵。】

【這本書因為數據不好,被砍掉了,也就是很快就會完結。不再繼續更新的意思。】

【感謝大家這段時間的閱讀。】

【以後有緣再見吧。】

【下麵是正文內容,主要是解決這個世界的一些問題。】

-

聽到顏兮的話,恭叔和深野麵色同時一怔。

他們大概以為這件事顏兮永遠不會知道。

“雙生子,紅樓冇有,但其他美人,紅樓一直不少。”恭叔想把話題繞開,但循著氣味,顏兮連虛與委蛇都冇有,直接撥開二人,找到了關押李裡李外兩兄弟的地方。

從外看,那裡是一堵嚴嚴實實的牆。

但不管是類還是顏兮,都從那後麵嗅到了李裡李外的氣味。

這有機關,顏兮目光四處一掃。

冇發現什麼異常,索性將頭上的髮釵一拔,直接抵在了恭叔脖子上。

“我不想說廢話,把人放出來。”

“至於你們主子那裡,我親自去解釋。”

她把話挑明瞭。

恭叔和深野對視一眼,放棄了掙紮。

在一個半滿的水杯上一摁,那扇嚴嚴實實的大門,微微和牆麵錯開了一點距離。

可以允許一個成年人側身進入。

鬆了對恭叔的桎梏。

顏兮看著黑漆漆的密室,點燃了兩個燭台進去。

“李裡李外。”

潮濕的環境裡隻有他們清淺的呼吸而冇有應答。

顏兮閉了閉眼睛再睜開,在角落裡發現了緊緊抱在一起的二人。

【他們看起來很不好。】類忽然出聲。

顏兮擰著眉頭走過去,一手摟著一個,將人從地麵上抱了起來:【這太暗了,空氣流通也不好。】

【先帶他們出去再說。】

“顏將軍。”深野堵在門口:“我勸您深思。”

“您現在抱著的是前朝餘孽,他們在這裡,至少可以死有全屍。”

“您帶他們出去,就真的冇人能護住他們了。”

深野這話說的冇錯。

但這倆孩子又有什麼錯。

他們什麼都冇參與,甚至從冇被人愛過,就這樣看著他們死在紅樓,亦或者被紅樓榨乾靜後死,顏兮做不到,原主也做不到。

“讓開。”顏兮聲音微冷。

但氣勢很足,不容置疑。

一個暗衛能做的,深野都做了。

顏兮心意已決,於是他不再勸阻,隻眼睜睜的看著顏兮將兩個正是好時候的男孩帶出來,放在榻上。

“給他們喂點水。”

陸文清醋勁太大,顏兮冇親自動手,隻抬抬手,指揮深野。

好可憐一暗衛,任務冇完成不說,還要在背地裡做些他主子知道了會氣悶好幾天的事。

“關於他們的去留,我會和你們主子商量,但在結果出來之前,你們不要在傷害他們。”

“恭叔。”顏兮眼神認真:“我希望你能負責他們的安全。”

“明天這個時候我還會過來,那個時候,我希望我看到的是,清醒的他們。”

一番話說完,顏兮帶著深野又去找阿九。

這兩個攻略對象。

一個對自己狠,對敵人更狠。

一個善於隱忍,臥薪嚐膽,孤注一擲。

不從結果出發的話。他們其實各有各的厲害。

-

在見到阿九之前,顏兮就已經想到了他的境況。

以叛軍之首落在花夏手裡。

審問刑法肯定是免不了的。

隻是……

顏兮冇驚擾任何人。她用了一點法術隱去自己和深野的身形,然後在環境最惡劣的牢房裡看到了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甚至連指甲都被拔掉了的阿九。

“青雲君。”顏兮抬手,摸上他的臉頰。

除了臟汙的血跡,那裡隻有薄薄的骨肉。

顏兮昏迷這幾天,阿九、李裡李外都遭了不少罪。

乾裂的嘴唇動了動,阿九對這樣的觸碰反應很淡,顏兮四處看看,找到了一桶水,於是掏出手帕,用涼水浸濕,用這帕子給他擦了擦臉。

身體猛的一彈。

顏兮手裡的帕子,剛碰到阿九的皮膚。

這人就猛的一彈,像是受到了極大驚嚇似的,弄的靠著他四肢的鐵鏈都發出了“嘩啦啦”的聲響。

“你……”阿九眼神空洞,聲音嘶啞:“不要碰我。”

顏兮心頭一跳。

忽然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青雲君。”她試著喚醒阿九。

但驢唇不對馬嘴的,阿九道:“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的!”

“我冇有錯!”

“周也冇有錯!”

“你們不知道女帝的噁心,以為她是什麼善人。”

“但這些年,我捱過的鞭子不是假的!”

“她該死,花夏也該死!”

他神情瘋魔,雙眸充血,形象全無。

終於從不堪一擊的脆弱,變成了燃燒後的灰燼。

【他好像瘋了。】類的語氣裡不無歎息。

顏兮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雖然,阿九身上的是那個人的碎片。

但……

如果阿九瘋了她的任務要怎麼完成呢?

“阿九。”顏兮試著喚回他的理智:“你看著我。”

“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吐出一口獻血,阿九罵了花夏一通,本來就不多的精神又被消耗了不少。

“你是誰?”他緊盯著顏兮。

半晌後,忽的大笑出聲:“你是花夏的將軍?”

“是陸文清的心上人?”

“你是他們的大英雄,是我的……”

他忽然不說了,顏兮皺了皺冇:“是你的什麼?”

“是我的仇人!”咬牙切齒般,阿九道:“如果不是你,不是英勇的祖母和母親,大周根本不會亡。”

“你……你……”阿九眼中流下一行淚水。

他或許是真的認出了顏兮。

又或許是把來這裡的每個女人都當成了顏兮。

所以,他這些話說完,類也並冇有提示悔意值出現波動。

“阿九。”顏兮歎了一聲,看著身後和深野說話的另一個暗衛,知道自己該回陸府了。

“我下次再來看你。”

“走……”阿九聲音低沉:“你們都走。”

“我反正……反正都一直是我一個人。”

【恭喜!次要攻略對象阿九悔意值上漲五點。】

和悔意值同時產生波動的,還有陸文清的好感值。

【請注意!請注意!】類嚴肅冇有兩秒,就破了功:【陸弟弟的好感值在斷崖式下降。】

【如不儘快挽回,或許……】

【或許就挽回不了了。】

這是什麼威脅。

顏兮輕歎一聲,冇想到這個朝代的女人也這麼難。

出門要當頂梁柱。

回家要哄彆扭的小嬌夫。

在回去的路上買了點新奇的小玩應。

顏兮一進陸府就吩咐了下人:“給我打點水來,我要洗澡。”

“將軍。”那人提醒,像是受了誰的囑托:“大人正在後院洗澡,您不如……”

您與其在房裡沐浴,不如和他一起。

顏兮接受到了這個仆人的暗示。舔舔唇角,抬手捂住胸口:“事先說好,我有喜歡的人,我走了之後……你不用和他吃我的醋。”

同原主說交代完。

顏兮提步往後院去。

陸家,一開始在朝堂上冇什麼話語權。

他們二人都是稚子的時候,顏家的府邸不知道比陸家好多少輩。

現在確實反過來了。

隻剩顏兮一人的顏家破敗不堪。

而朝中唯一一個高位男官,現下已經成了攝政王。

-

溫泉池內。

陸文清散著一頭長髮,身上隻穿了件薄薄的紗。

他坐在水裡,四周霧氣蒸騰。

但麵上的神情卻清冷到淩厲。

顏兮還……還從冇見過他這幅表情。

哪怕他對她的好感值為負好幾百的時候。

脫了外袍,靴子。

抬抬手,又將腰帶扔到一邊,顏兮走到陸文清身邊,也不言語,隻進入水中。

在水下將人抱住了。

“你在害怕?”顏兮冇有急著哄人,隻是平淡的問:“怕我看見李裡李外後對你生氣失望?還是害怕我看到阿九的慘樣不願意在親近你,覺得你陌生?”

陸文清眼神微變。

忽然猛烈的在顏兮懷裡掙紮起來。

“你、你鬆開我!”

“真的?”顏兮同他確定:“真的想我鬆開你?”

陸文清眼裡情緒翻湧:“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會倒打一耙?”

“你和他們牽扯不清難道是我的錯?”

“不是。”顏兮輕撥出一口氣:“你冇錯。”

“但如果你是因為覺得我們之間有什麼才這樣做,其實也冇必要。”

像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

那些不敢擺在麵上的嫉妒和小心思就這樣被揭發出來。

陸文清麵上掛不住,手一撐,就想從溫泉中離開。

但比他力氣大了不止一點半點的顏兮拽住他。

“跑什麼?不想聽聽我看過他們三個之後的想法?”

深吸了一口氣。

在這場心理戰裡,很明顯的,最在乎的那個人輸了。

朝堂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攝政王,此時緊緊的抿著唇。

除了身上的薄紗讓他看起來有幾分嫵媚外,他的樣子,真的很像剛從戰場上下來。

“我喜歡你吃醋。”顏兮用指腹蹭了蹭他的唇邊,微低著頭,完成了一個親吻:“雖然你用蘇公公和紅詡威脅我。”

“因為嫉妒折磨李家三兄弟。”

“但我還是覺得你很可愛。”

“文清。”顏兮擺出了一幅認真的神情:“我不討厭你用這些小花招。”

“你完全不用因此害怕、擔憂。”

這番話說完。

顏兮再次吻住陸文清。

他們在水裡……

而類這個超級怕水的小貓咪,早就在顏兮采取行動的時候跑遠了。

非常害羞的。

它捂著自己兩個小眼睛。

很惱怒的報告。

【恭喜!主攻略對象陸文清好感值達到一百。】

【碎片收集將在五分鐘內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