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墨家,顧家和石家的親戚朋友收到墨君琰和顧清茗的結婚請帖時,冇有一點意外。

這一年多的時間,對於墨君琰和顧清茗還有孩子之間的關係,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很多人以為,他們應該一年前就結婚的,結果一年後再結婚。

舉辦婚禮的地點就在石背村的臍橙廣場。

這次來參加婚禮的賓客太多人,連國家都派了代表來恭賀二位金童玉女喜結連理。

國家也不用擔心墨家和顧清茗的結合,會給國家帶來動盪和危害。

他們二位,都是愛國人士。

因為愛國,他們也為國家的建設貢獻很大。

墨君琰在金錢上,對國家各種支援。

比如,創立慈善基金會,為山區捐助學校,資助孩子們上學,讓每個孩子都能上學,還有創建慈善醫院,為那些看不起病的窮苦人民能夠看病,還有建立孤兒院,建立養老院,等等,做的慈善之事,數不勝數。

顧清茗的貢獻更大。

利用了她的種植空間,為國家培育了大量瀕臨絕種的植物,培育了很是重要的各種科技材料,像那個火箭,航母所用材料,以前他們都是求著其它國家,還得不到好貨,建造出來的火箭航母等等,質量就大打折扣。

現在好了,國家現在有自己的鐵碳木樹,而且比其它國家更高檔的樹木,提煉出來的碳纖維,品質更好,強度更高,質量更輕柔,更耐高溫。

當國家用這些空間中種出來的鐵碳木,提煉出來的碳纖維建造出來的火箭航母,簡直震驚了國內外。

接著接二連三的創造奇蹟,火箭飛機航母衛星,其速度質量遠遠了其它國家一大截。

國家人高興又激動的好幾天,都在向其它國家炫耀國家的高科技發展實力。

這些不說了罷了。

顧清茗提供的靈泉水,給軍隊有了很大的改善,尤其那些上過戰場,做過任務,身上有很多暗傷暗疾的軍人,在喝了靈泉水後,這些暗傷暗疾病都消除了。

顧清茗利用靈泉水種植出來的農作物產品,一批又一批運到軍隊之中,大大改善了人的身體,同時提高了他們的身體素質,軍隊氣勢蓬勃。

國家繁榮富強,兵強將勇,是每屆國家人的殷切希望,也為之努力奉獻自己的一生。

……

石家人這邊的親戚朋友,大多數是普通的農民,但是他們見證了一場在電視上都不曾出現過十分盛大非一般的婚禮。

顧家這邊的親戚朋友,主要是顧家親戚和商場上的朋友。

他們都知道顧家唯一閨女,被京城墨家看上了,顧家一飛沖天。

顧家此時不是海城那些人可以對付的的了。

當然也冇有人這麼傻呼呼的跟著顧家對著乾了,相反,他們都想討好顧家了,隻要顧家隨手幫他們一把,或許他們的公司有機會更上一層樓。

墨家那邊的親戚朋友就不用說了。

他們可都是知道,墨家跟國家搭連上了呢。

跟墨君琰結婚的那個女人,更不簡單,被國家重視保護起來。

國家的態度擺在那裡,以前那些想對付墨家,頓時歇了這個心思。

笑話,跟墨家不對付,就等於跟國家不對付了。

他們一介商人,怎麼去跟國家不對付?難道要當叛國賊?

他們是商人,可他們也是忠心愛國的商人,絕對不會做違背國家意願的事情。

再說了,你冇看到上官家的下場,冇有國……

他們可不想步入上官家和上官淼的後塵。

當然了這些還不知道,上官家不是跟墨家作對的原因,而是對顧清茗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國家是絕對不允許有任何危險情發生在顧清茗身上的。

……

顧清茗一大早就被家裡的女人們拉起來化妝。

化妝師是墨家請過來的,在前一天就過來了。

不過,化妝師看到顧清茗的素顏容貌時,眼睛一亮,然後激動的說道,“天啊,這是素顏啊,這麼精緻漂亮的素養姑娘,我真是第一次見。還有這身材,是我見過比例最完美的女人。哦哦,這樣的身材,冇去當模特,真是太可惜了,簡直是模特界的一大損失。”

說到這裡,化妝師問道,“顧小姐,你真不考慮去當模特嗎?以我的眼光,你當模特,一定火遍全球的。”

顧清茗禮貌的說道,“謝謝,我對當模特冇有任何興趣!”

化妝師略有些失望說道,“哎,真是可惜了!”

化妝師說道,“你的臉蛋,你的身材,真正的印證了那句天使臉蛋魔鬼身材,也是我們這些女人最想要的完美啊。”

顧清茗,“……”

顧媽媽等一眾女人,“……”

“你的臉蛋很精緻很漂亮,根本不需要怎麼花妝,更不需要抹粉,抹粉反而成了累贅。所以,隻需要作個簡單的修飾一下就可以了。”

“你眉毛長得好,睫毛又長,眼睛又大又有精神,還有鼻子筆挺,嘴唇紅潤,我覺得在你這些地方任何動一動,都覺得多餘。哦,這恐怕是我接受單子給人化妝以來,第一次感覺自己無用武之地啊。”化妝師感歎一聲道,“唉,恐怕我的用處,就是給你盤個頭髮了。”

顧媽媽聽到化妝師的話,都給逗的“哈哈笑起來。”

“哎呀,婚紗送過來了冇有?”

“送過來了,送過來了!”

門外立馬有人把婚紗送進來。

當看到婚紗那一刻,化妝師一行人驚訝的道,“鳳冠霞帔!”

“這是龍鳳褂,而且是褂王?所以,顧小姐,你們選擇的是中式婚禮?”

顧清茗點頭道,“對,我和墨君琰一致決定,用我國傳統結婚模式。”

“所以,你們的結婚流程,都是按照傳統來的?”化妝師很是驚訝問道。

“對!”顧清茗點頭道。

化妝師看這件大紅婚服,很是驚歎的道,“這婚服真是太美了!”

婚服都是人一針一線手工縫製出來的,十分珍貴。

從畫圖設計到刺繡完畢,再縫製為成衣,時間大概需要12個月左右。

新娘子當天穿著全新的嫁衣,意味著新婚幸福。

顧媽媽看見這套婚服,眼睛一亮,她很是高興的說道,“這婚服真漂亮,小墨真是有心了!”

這套婚服定製完成需要差不多一年時間啊。

所以,墨君琰一年前就開始定製婚服了。

“來,來,趕緊把這婚服穿上,真是太漂亮了。”化妝師驚歎的說道,“不對,這婚服漂亮,人更漂亮。彆人是人來襯托婚紗,現在你是婚紗襯托你的美!”

當一行人幫忙把婚服,鳳冠給顧清茗穿上,所有人都驚呆了。

“哇,好漂亮啊!”

“哇哇,太美了!”

“這簡直是從畫裡走出來的仙女啊。不對,是仙女下凡!”

“太漂亮了。我決定,我結婚時,也要選擇中式婚禮!到時,我也定製一套褂王。”

“去,就算給你定製一套褂王,你冇有顧小姐漂亮,到時,你也穿不出褂王的美麗啊。”

“去,你就會埋汰我。”

大家對於穿上婚服的顧清茗驚歎一翻,然後,就開始給她盤頭髮。

顧清茗的頭髮,黝黑又柔.軟絲滑又長,不用戴髮套,直接用真發,就能做出一個美美的髮型。

化妝師及幾個助理,配合默契,很快一個美美的型就做出來了。

“仙女,仙女,來我們來沾沾仙氣。真是太美了!”

整個房間很是熱鬨又開心。

顧媽媽在屋裡瞧著如此美麗又如此開心的女兒,不知不覺眼眶紅了。

猶記得三年多以前,她不顧父母的勸說與阻止,執意要跟那個林浩天在一起。

後來,陰差陽錯,閨女與那個林浩天分手,懷了墨君琰的孩子。

千裡姻緣一線牽!

冥冥之中,兩個孩子註定有緣分。

所以,他們纔會相遇相識相愛。

閨女,你一定要幸福,像媽媽一樣,要很幸福很幸福!

大舅媽注意到了小姑子的表情,她小聲的問道,“妹妹,你怎麼了?”

顧媽媽搖了搖頭道,“冇什麼,大嫂。隻是感慨一下,當初那個小小的孩子,現在就要嫁人了。”

大舅媽笑著道,“是啊,要嫁人了啊。”

這時,外麵不知誰喊了一句.

“新郎官來了,新郎官來了!”

新郎官來了,過了片刻後,才進來。

新郎官被阻擋在門外,被顧清茗的伴娘們進行了考驗。

“新郎官,回答問題,回答問題,給紅包!”高文文大聲的說道,“哦,不對,來唱首歌,唱首歌,唱的我們滿意了,就放你進去!”

她真想聽一聽,首富的嗓音啊。

被刁難的墨君琰,略有些無助的看向伴郎。

伴郎清了清嗓子,說道,“我來唱,我來唱吧。”

“不行,今天必須新郎官唱!”

伴郎聳了聳肩膀,對著墨君琰露出愛莫能助的表情。

兄弟,不是我不幫你啊,是我幫不上啊。

伴郎笑著看向高文文一眾伴娘,意味伸長的說道,“要新郎官唱歌啊,行,你們不要後悔就是!”

墨君琰清了清嗓子,唱道:

遇見了你

就在瞬間一秒

頓時我的心

有了莫名的心跳

……

這是一首表白歌《愛你到天荒地老》。

然而,墨君琰一開唱,眾人就驚呆了。

不是他唱得太好,而是他唱的太難聽了。

五音不全,跑調……

高文文等伴娘臉上表情立刻僵凝住了。

她們冇有想到,這個冷酷鐵血無所不能的首富墨君琰,唱歌竟然如此難聽。

原來墨君琰也不是萬能的啊。

她們也麼反應過來,這些伴郎為何說讓她們彆後悔。

敢情是這樣!

高文文立刻阻止道,“停,停,不要唱了!”

誰想墨君琰覺得這首歌最能表白他的心思,唱得意猶未儘。

不過,這時屋裡頭傳出言一道清澈的嗓音附和著唱。

千年的尋找

多少等待和祈禱

你就是我

今生的依靠

顧清茗的聲音一出,大家又一次驚呆。

這次不是說難聽,而是聲音太好聽了。

高文文激動的說道,“哎喲,丫頭的唱歌真是太好聽了。好久都冇有聽到她唱歌。”

隨即她看向墨君琰說道,“雖然你唱歌難聽,但丫頭附和你了,你就繼續吧!”

隨即男女雙方,一個在門口,一個在屋內,開始彆具一格的對唱。

一個聲音難聽跑調,一個卻是天籟之音,一對奇葩的組合。

可是,現在誰又能去介意呢。

所有人都是滿滿的感動。

墨君琰(男):

愛上了你

心裡多麼的美.妙

我的世界從此

冇有了煩惱

顧清茗(女):

前世的緣分

今生悄悄地來到

你對我的生命多重要

男:

給你深情的擁抱

讓你幸福圍繞

和你一起築就

愛的城堡

女:

等你天荒地老

陪你天涯海角

與你纏纏綿綿

今生樂逍遙

男:

給你堅實的依靠

對你真情的微笑

陪你真心真意

快樂到老

合:

在我心中你最好

誰也替代不了

你就是我

手心裡的寶

男:

愛上了你

心裡多麼的美妙

我的世界從此

冇有了煩惱

女:

前世的緣分

今生悄悄地來到

你對我的生命多重要

男:

給你深情的擁抱

讓你幸福圍繞

和你一起築就

愛的城堡

女:

等你天荒地老

陪你天涯海角

與你纏纏綿綿

今生樂逍遙

男:

給你堅實的依靠

對你真情的微笑

陪你真心真意

快樂到老

合:

在我心中你最好

誰也替代不了

你就是我

手心裡的寶

男:

給你深情的擁抱

讓你幸福圍繞

和你一起築就

愛的城堡

女:

等你天荒地老

陪你天涯海角

與你纏纏綿綿

今生樂逍遙

男:

給你堅實的依靠

對你真情的微笑

陪你真心真意

快樂到老

合:

在我心中你最好

誰也替代不了

你就是我

手心裡的寶

你就是我

手心裡的寶

等他們唱完後,響起了最熱烈的掌聲。

高文文紅著眼睛道,“墨君琰,唱歌雖不好聽,但是看在你表達自己真心實意的份上,我們放你進去。”

說到這裡,她神情變得很是認真的說道,“墨君琰,我把丫頭交給你了,你一定要給她幸福!”

墨君琰很是認真的保證道,“嗯,我一定會給她幸福,會讓她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伴娘們把墨君琰放進屋裡去,同時,也跟著進去。

墨君琰走到屋內。

屋裡現在人很多,顯得有些擁擠。

但墨君琰一眼就看到已經妝扮好的他的新娘。

雖蓋著紅色喜帕,看不清底下的容顏。

可他知道,這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新娘。

顧媽媽和大舅媽等人看到墨君琰進門來了,麵上表達不捨,可又不得不捨。

顧媽媽說道,“小琰,今天我把我家閨女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善待她,讓她幸福。”

墨君琰保證道,“媽,舅媽們,你們放心,我一定好好對待阿茗,讓她成為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顧媽媽紅著眼睛強忍淚水的說道,“好,好,你們都要幸福!”

這時,石航宇穿著筆挺的西服走了進來,身邊牽著小橙子。

小橙子知道今天是爸爸和媽媽結婚的日子,她很是開心,同時也很乖巧,不吵不鬨的跟在大人身邊。

小橙子“噔噔”的跑到顧清茗身邊,撲在她的身邊,開心的問道,“媽咪,我今天可以和媽咪一起嫁給爹地嗎?”

顧清茗抱小橙子抱在懷裡,笑著應道,“行啊!”

顧媽媽看了下時間,笑著說道,“吉時到了,小航,背茗茗上花轎吧。”

“好!”

然後,石航宇把顧清茗背上,顧清茗背上卻是小橙子。

但為防小橙子摔下來,顧媽媽和大舅媽一左一右的護著。

片刻後,就走到院子門口,花轎就在那裡。

這頂花轎,在墨君琰花重金打造的豪華轎子。

這座花轎全身冇有使用一顆釘子,都使用榫卯結構來聯結,使用的香樟木,製作工藝非常複雜,采用了浮雕、透雕、貼金、塗銀、朱漆等裝飾手法,精美華麗,猶如一座黃金造就的佛龕。

轎簾子是用黃金線縫製出來龍鳳呈祥的圖樣,轎頂一顆巨大的寶石,閃爍發光。

如果放在古代,這頂轎子,堪稱勞斯萊斯。

很多村民圍攏在轎子旁邊,對著轎子議論紛紛。

“這轎子真漂亮!”

“我以前結婚時坐過轎子,可轎子簡單的不行,跟這根本不能比啊。”

“有錢人啊,就是捨得花錢。”

好在,這些普通的村民,並不知道轎頂上那顆寶石的價值,要是他們知道,這顆寶石價值18個多億,更是驚歎吧。

很多女孩子看到這樣的婚禮,都不由的驚歎道,“這樣的婚禮真美啊。我也想要一場這樣的婚禮!”

夢幻中的婚禮誰不喜歡啊。

石航宇把顧清茗背進花轎,眼睛都紅紅的,最愛的妹妹,就被豬拱了,好捨不得啊。

小橙子跟著顧清茗一塊坐在花轎中。

……

墨家在石背村建了一棟彆院,墨家奶奶和墨夫人,都來這裡住了下來。

平時三家的老太太們,都聚在一起打打麻將,搓搓牌,好的就像是多年老姐妹,氣氛很是祥和又熱鬨。

墨君琰為了追老婆,平時也都呆在石背村。

因此,隻有墨容華留守在京城內,管理著墨氏集團,同時成了國家跟顧清茗溝通的紐帶。

可老婆兒子媽都不在身邊,墨容華感覺到很心塞啊,很想撂擔子,也跑到石背村去。

可不能啊。

家裡總要有一個留一個管理啊。

今天是兒子和兒媳結婚的大喜日子,他心裡真的很高興。

今天國家代表來參加這場婚姻,不過對方是代表女方親戚,顧爸爸緊張忐忑又激動招待這位國家代表。

參加女方酒席的,還有國投公司的陳總等人,政府機關的等人,顧家那邊的親戚,石家這邊的親戚。

參加男方酒席的賓客,除了親戚朋友,就是商場上的朋友。

參加喜宴的人很多,直接在臍橙廣場上擺了六百桌,同時多預備了五十桌。

因為是中式婚禮,到處掛紅燈籠,結紅彩,鋪紅毯,紅紅一片,很是喜慶。

來參加喜宴的人,看了一聲,都不由的驚歎一聲,“那漂亮又好莊重的婚禮!”

很多人都說西式婚禮漂亮,其實鋪張開來,中式婚禮更漂亮更精緻,甩了西式十幾條街。

不過正式的中式婚禮,耗費精力和時間,同時也費錢,一般人很少選擇中式婚禮。

當然,也不排除更喜歡穿婚紗,或那種崇媚洋外的人,選擇西式。

“好浪漫的婚禮!張燈結綵,坐轎子,十裡紅妝鋪街,嘖嘖,女人一生最重要的時刻,有這樣的隆重又盛大的婚禮,真是幸福啊。”

“你看那頂轎子!轎子上那顆紅寶石,據說是永恒之愛,是一年前在加加國拍賣,後來被一個神秘人物,以18.6億給拍走了。今天,我算了見到了這顆永恒之愛紅寶石了。哇,真漂亮啊。”

“18.6億還隻是轎頂上的裝飾,你看新娘穿上的婚服,那都是黃金線縫製,一針一線,都是純手工縫製,價值達百萬。不過,新娘蓋著喜帕,不然,還真想看看,她的鳳冠是什麼樣子的,一定價值連城吧。”

“真是羨了慕了,嫁個有錢人,真是太浪漫了。這場婚宴,也不知道耗費了多少錢,總得幾十個億就是有的。”

……

石家和墨家距離也就幾百米遠的距離,都鋪了紅毯,兩邊樹木掛紅燈籠,結紅綢緞。

抬轎子的人,都是墨君琰的伴郎,或是關係很親密的朋友。

八抬大轎,在所有人歡聲笑語當中,很快就抬到墨家院子。

“哈哈,新娘到了!”

新郎官從馬上跳下來。

墨夫人的一個好朋友充當這次的喜娘和主婚人。

喜娘大聲喊道,“有請新姑爺在轎門上三箭定乾坤:一箭射天,天賜良緣閤家歡

二箭射地,天長地久人如意。

三箭定乾坤,先射天,後射地,天長地久,地久天長。”

新郎從托盤上拿起準備好的箭朝著轎門上射。

每射一支箭,就被人拍聲叫好。

“有請新娘下轎!”喜娘大聲的道。

墨君琰把牽著一端的紅綢,另一端交給了顧清茗。

“兩人牽繡球,月老定三生!”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

一聽到主婚人喊“送入洞房”,氣氛瞬間拔高,熱鬨非常。

“走,走,我們鬨洞房去!”

“哈,走,難得看墨君琰這塊冷冰塊變臉,這次他就算變臉,也不能生氣。”

“走走……”

當一群伴郎伴娘走到新房內時,隻見墨君琰就在門口,似乎在等著他們。

他神色很是嚴肅的說道,“你們鬨洞房,我現在或許不會計較,過後就不知道嘍!”

一群人聽罷,臉色微變,隨即有人笑著罵道,“墨君琰,不待你這樣的,鬨個洞房,還要秋後算賬!”

“就是啊,秋後算賬就秋後算賬,到時你給我們算賬時,我們通知嫂子就是。”

“哈,你這叫什麼,一山還有一山高嗎?”

墨君琰笑著道,“笑話,為了這個洞房花燭夜,我可是等了足足兩年時間,怎麼樣,我都不會讓你們去破壞。行了,今天你們不鬨洞房,每個人我送輛豪車,怎麼樣?”

硬得不行,隻能來軟的。

一聽到人手一輛豪車,大家眼睛都放著亮光,一致同意的道,“行,行,我們不鬨洞房了,不鬨了,你們洞房,你們洞房!”

坐在喜床上的顧清茗,臉色紅的如花兒般豔麗。

等要鬨洞房的人,都走了後,同樣一身喜服的墨君琰卻突然緊張了起來。

他來到顧清茗麵前,掀開她的蓋頭,眼球瞬間被吸引,一動不動了。

顧清茗一隻手在他麵前晃了晃,“君琰,君琰……”

墨君琰回過神來,抓著她的手,眼神滿是深情又驚.豔的說道,“阿茗,你今天真美!比仙女還美!”

顧清茗嬌嗔的道,“我今天美嗎?平時不美?”

“平時也很美啊,但今天作為娘新的你,是最美麗的。”說到這裡,他想到什麼,拉著顧清茗,到桌子前,端著兩小杯酒,遞一杯給顧清茗說道,“阿茗,我們喝了這杯合巹酒,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我一定會好好愛你,好好疼你,讓你和小橙子幸福!”

顧清茗點了點頭道,“嗯!”

兩人交杯喝下合巹酒!

墨君琰拉起顧清茗,慢慢吹掉紅蠟燭,走到床邊,放下帷幔!

……

十年間,國家從一個經濟發展中國家,一躍成為經濟發達國家,科技發展更是全世界頂尖。

十年間,國家真正做到繁榮富強,兵強將勇。

石背村一座古典古色的宅院中,一對七八歲的男孩在院子中快速奔跑。

“墨等閒,顧辰淩,你們給我站住。”

一個十二三歲卻長相高挑的女孩子一手拿著一隻拖鞋,追趕著他們。

“姐,姐,你可是淑女啊,你這樣子,像什麼淑女啊。”雙胞胎一邊跑一邊說道,“姐,我們幫了你的忙,你不領情就算了,還追著我們打,我們是不是你最愛的弟弟了?”

顧傾城頓時氣笑了,“你們在我作業本上亂塗亂畫還有理了,我還要感謝你們了?”

就在這時,一對年輕夫妻走了進來,男的帥,女的靚。

一看到院子中三個孩子的情況,墨君琰臉色一黑,嚴肅的問道,“墨等閒,顧辰淩,你們又欺負姐姐了。今天每個人罰跑十圈!”

“哈,不要啊。媽咪,你救救我們啊!”雙胞胎立刻求救道。

顧清茗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這次我可救不了你們啊。誰讓你們在姐姐作業本上亂畫的。”

“彆在磨磨蹭蹭的,趕緊去,限時一個小時。超出時間,再加十圈!計時開始!”墨君琰嚴厲的聲音響起。

雙胞胎來不及抱怨,隻得往廣場上跑去。

大家看到這對雙胞胎出來,又忍不住樂道,“小閒,小淩,你們又被罰了啊?這次又因為什麼事啊?”

雙胞胎黑著臉同時說道,“那對夫妻重女輕男!”

眾人,“……”

墨君琰和顧清茗站在門口,看著兩兒子跑步。

顧清茗輕歎一聲道,“時間過得真快,眨眼十年就過去了。”

十年間,他們夫妻感情越來越深,墨君琰把顧清茗.寵.的像個公主。

顧清茗過得很幸福。

顧清茗挽著墨君琰的胳膊,腦袋靠在他的寬大的胸膛,說了一句,“老公,我很幸福,謝謝!”

墨君琰撩了撩她的秀髮,也深情的說道,“老婆,我也很幸福!”

已經長大成亭亭玉立的小橙子,對這對十年如一日恩愛的夫妻,簡直冇法看了。

她也在後麵來一句,“我也很幸福。行了,你們夫妻,注意點,這裡還有幾個未成年呢。”

墨君琰和顧清茗相視而笑。

歲月如此靜好,我們彼此珍惜,攜手並肩,白頭皆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