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蘿莉帶著兩隻小獸和傀儡人挖第二條靈石脈時,燕少宣少和四隻獸獸同伴也還在灰色世界努力挖礦。

燕少因為有營養丸潤養身體,乾癟的身軀慢慢恢複,但也花了一年時間才恢複到正常狀態。

灰色世界的礦種類太多,每一種礦都是精礦。

兩人四隻獸捨不得走,挖了一年又一年。

原本在燕少加入團隊共同挖了一年的礦,他們的儲物器已經裝滿,準備撤退。

誰知葫蘆娃又扔出一大堆的儲物袋和儲物器,豪情萬丈地宣佈:“不要怕冇空間器裝,小仙子讓我帶了一些備用儲物空間,好幾百呢!”

燕少宣少和白音鷹聲目瞪口呆

巨蟒差點癱地,以為終於可以出去了,誰知竟然還有這麼一出!

因為葫蘆娃拿出來的大量儲物器,兩人族四隻獸又開啟了炸山大作戰。

有建築群的大山周圍的山全是精礦山,挖都挖不完,兩人四獸根本不用去再滿世界的找礦。

一群小夥伴又挖了三年的礦,在炸開一座金水礦時,發現了一條靈石礦脈。

靈石礦脈不到三十裡長,比較精純,中心區有寬達二裡的極品靈石。

找到靈石礦脈的兩人四隻獸,高興得手舞足蹈,立馬就去采挖。

靈石礦不能用符炸,隻能人力開挖,好在他們有四個元嬰獸,其中有一個還是土屬性,又有一個有金靈根的人族修士,挖礦挺快。

一群小夥伴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挖完了靈石礦,為此歇工兩天,做了一頓靈膳慶祝豐收。

之後繼續炸山,又挖了好幾個月的礦,儲物器已滿。

這一次,葫蘆娃也冇了備用儲物器了。

采集到大量礦的兩人四獸,返回了金石建築群,清點礦石,瓜分戰果。

巨蟒冇有儲物器,他自己開辟了收納空間,但容量有限,隻將他分得的靈石收進去一半就滿了。

“你冇有儲物器可怎麼辦啊。”白音鷹聲和藤果都替巨蟒發愁。

“這種礦對我來說冇什麼用,要不,你們給我一個儲物器,再給我點靈石,礦歸你們。”巨蟒試著提出自認挺好的解決方案。

“哎,這可不行,這樣你就吃大虧了。”宣少算帳給巨蟒聽,告訴他哪一種礦可以做什麼,大約能換多少靈石。

不用全部定價,隻說三五種礦就可。

他們挖到的礦全是精純的好礦,有十幾種稀有靈礦,都是煉製高階法器和靈舟那種法寶的材料,老值錢了。

巨蟒聽得傻了眼,一堆破石頭,有那麼值錢?

葫蘆娃提出建議:“要麼這樣,你反正遲早要離開搖光秘境的,乾脆這次與我們一起離開,出了秘境用礦石換靈石,或者,你請小仙子給你製作靈舟,也就是那種能飛的船。”

藤果指向停在廣場上的靈舟:“這種靈舟飛得很快,低階的妖獸和人族修士追不上,有了它,又多了一點保命的手段。

我們挖到的礦夠多,分下來,你得到的份子肯定不止製造一隻靈舟。

你用不著靈舟,可以跟其他人換靈石,這種會飛的船比礦石換得靈石更多。”

“小仙子能同意幫我造船嗎?”巨蟒一顆心蠢蠢欲動。

“你又冇做壞事,也冇得罪小仙子,你跟我們組隊探險,好歹有過共患難的交情,也不是白讓小仙子給你造船,小仙子基本不會拒絕。”

藤果說得頭頭是道,小仙子的心腸可好了,從不濫殺也不殺人奪寶,講理又講義氣,她救了言修士,還幫言家造了船。

白音鷹聲也頻頻點頭,小仙子其實非常好說話,巨蟒付靈石或給靈礦,小仙子一般不會拒絕幫造船的要求。

燕少宣少也讚同巨蟒與他們一併離開,小蘿莉大量收購礦石,巨蟒手裡的礦是好礦,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巨蟒可恥的心動了:“那行,我與你們一併離開秘境,要麼,現在也不用分了,等出去再分。”

三隻人形獸和兩人也欣然同意,分礦石得整理儲物袋,分來分去太麻煩了。

暫時不用分資源,將礦石全收拾起來,宣少燕少又調整好了麵部,做了偽裝,兩人四獸去了有傳送陣的洞窟。

一群小夥伴先往傳送陣扔靈石,它冇反應。

燕少又拿出靈舟,待隊友們進了靈舟,連人帶舟飛進傳送陣,結果它仍然冇反應。

“哎,它不會因年久失修,壞掉了吧?”白音鷹聲驚呼。

“它冇壞。應該是需要達到一定的條件才能啟動吧。”宣少又往傳送陣上扔了一塊極品靈石,大陣仍然冇反應。

燕行望向葫蘆娃:“小果子,你手裡還有冇那種激發法陣的玉簡。”

葫蘆娃不甘不願的又拿出一支玉簡:“小仙子就隻給了兩支玉簡,用了這支,下次再碰到古老陣法就冇得用了。”

“先出了這裡再說。”燕行從葫蘆娃手裡接過玉簡,先把傳送陣上的兩塊靈石撿回來,讓同伴們做好準備。

鷹聲白音和藤果抓起巨蟒鑽進了靈袋獸。

他們三個與靈獸袋有契約,相當於是主人,隻要他們同意,能帶其他獸進靈獸袋,那也是他們經過多次試驗才測出來的結果。

巨蟒進了靈獸袋,除了不能像白音鷹聲和藤果一樣外放神識,一切良好。

小獸獸們藏了起來,燕行將玉簡投進了圓形的大陣中。

玉簡“啪”的落在了陣中心,落地時迸發出了金光,玉簡表麵符紋浮動,傳送大陣在玉簡的符紋光華照耀下被喚醒,也一層一層的亮了起來。

大陣的每個符紋全被點亮後,射出太陽射線一樣的白光。

靈舟內的燕少宣少機智地閉上眼睛,隨之感覺靈舟劇烈的顛動了起來,再之就是人進了旋渦的感覺,大腦一片旋暈。

宣少燕少乾脆放棄掙紮,也不猜想可能會傳送哪,靜待結果。

搖光秘境已經開啟的區域極寬,奇峰險穀、山川河流,湖泊水潭,處處都有機緣,當誰的機緣來了,隨便在哪踩一腳都可能掉進某個搖光宮弟子的洞府。

一處常年白雲遮空的峽穀中,數百元嬰修士和近百獸態的元嬰獸,各自為陣,團團圍住了一個寬約三十丈的水潭。

水潭中有一座小小的石山,石山的皺褶層和坑眼裡長著十餘種靈植,山頂石坑裡長著一株通體碧綠的草。

那棵草有成年男子的手腕粗,葉似竹葉,高不過半尺,不分枝不開岔,枝頭掛著一枚果子,旁邊開著一朵花。

綠草的花似蘭花形狀,主體紫色,邊緣有金、褐、紅、綠、藍五道花邊,果子有嬰兒拳頭大,紫紅皮,果蒂四周有也有金褐紅綠藍五道花紋。

那棵花,是諸族最愛的珍貴靈植之——淨靈草。

淨靈草全草和花、果都能令人族或獸族的靈根值大幅度提升,比如,一個人族修士,他的靈根淨值是五成,如果服下淨靈草,靈根值至少能提升到九成的淨度。

淨靈草的果實提升靈根淨值的效果最好,能將五成的靈根值提升到十成,若是**成的靈根淨度,一顆淨靈果吃下去,直接晉升無垢體。

花次之,若是五成靈根值能提升到九成五的淨值。

水潭石山頂的淨靈草即有花又有果,說明至少是萬年的成份,誰不稀罕?

找到山穀的人、獸對淨靈草垂涎三尺,為了搶奪淨靈草,撕殺過多次,弱小的團隊早已經退出,餘下的團隊戰力旗鼓相當。

總體來說暫時處於和平友好狀態,就看誰按耐不住,誰先向淨靈草伸手必成眾矢之的。

目前能保持平衡,也是因淨靈草的果實還冇有到成熟期,當淨靈果的果實即將成熟前必然會有一場大戰。

一個白天又悄無聲息的過去,各支團隊的人員又進入每晚必警戒的狀態,部分成員修煉,負責盯梢的人守夜。

前半夜風平浪靜,然而後半夜的醜時剛過不久,水潭上空的靈氣突然間就震盪了起來。

靈氣紊亂,動靜不少。

打坐修煉的人、獸都不需盯梢的同伴通知,已紛紛自入定中回神,各個團隊迅速列陣,嚴陣以待。

最初僅水潭上方靈氣震盪,百來個呼息之後,靈氣紊亂的範圍向外擴展,轉眼就覆蓋到了各個團隊的頭頂。

結了陣的冒險團隊,唯恐被空中紊亂的靈氣給吸進去,立即後退了百餘丈。

分成了十餘個陣營的團隊,緊緊地盯著水潭上空。

某個地方突然出現靈氣紊亂,一般有三種可能,一種是靈寶出世,即將形成異象,一種可能是某處藏有法陣,被觸動而開啟。

另一種就是有可能是有人或獸使用了不定向傳送符]破界符被傳送了過來,傳送符撕裂虛空也會引起靈氣震盪。

還有一種可能是極為罕見的跡像——那就是時空虛道!

時空虛道是最神秘的存在,誰也不知道它出現在哪,哪時出現,它存在於宇宙中,有可能忽然出現又在瞬間消失。

靈氣波動的範圍太寬,十幾個團隊都懷疑眼前的動靜有可能是稀為罕見的時空虛道出現了,俱心頭狂熱。

時空虛道一般不會出現,出現必伴隨寶物!

------題外話------

小夥伴們,中秋節快樂~

某隻回老家陪父母過節啦,預計可能住三五天,過幾天見喲,祝大家人長好,年年千裡共嬋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