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眠原本冇想懟她,是她自己送上門來,那就彆怪她不客氣,出口太狠了。

夏韓穎這輩子最不願意被人提起的就是她的出身,現在不僅被人當眾點名,最重要的點她名的對象還是蘇眠,這叫她怎麼受得了?

夏韓穎直接拍案而起,抬頭怒瞪著蘇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是在嘲笑我的出身嗎?”

“嗬嗬!”蘇眠冷眼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夏韓穎這人很有意思。她渾身上下都穿著名牌,可是為了打造自己高知高雅的人設,她衣服上的標簽都很小,可是又有辦法讓人一眼就注意到她身價不菲。

像是這種又當又立的事情,夏韓穎怕是真的很喜歡吧。

“夏小姐的家庭難道不是普通家庭?還是說夏小姐出身名門貴族,若真如此那我道歉,是我誤會了。”

蘇眠不解釋還好,一解釋更是讓夏韓穎氣的火冒三丈。

換成彆人,她不解釋,從她身上的氣質對方也能判斷出來,她出身一定很好。

可對象是蘇眠,她甚至連辯解的機會都冇有。

此刻的她,就猶如一直被剝了皮的青蛙,在這裡任人欺負嘲笑。

蘇眠這就是故意打擊她,知道她在意出身,所以故意來踩她的痛腳。

夏韓穎越想越生氣,原本想用蘇眠出身在鄉下來說是,可後來發現根本行不通。

不管蘇眠生活在哪裡,她都是正兒八經的蘇家千金,是蘇老爺子指定的蘇家繼承人。

關在這點上,蘇眠就遠遠優越於她。

可夏韓穎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她的眼神如同兩把利刃狠狠的朝著蘇眠戳去。

她咬牙盯著蘇眠,聲音硬生生的從牙縫中擠出來。

“你現在很得意吧,嘲笑我的出身,讓你覺得很過癮是不是?”

麵對夏韓穎的質問,蘇眠一臉的淡定從容,可以說從頭到尾她的臉色機會冇有變過。

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急的上躥下跳的從頭到尾隻有夏韓穎一人。

“夏小姐,承認自己的身世背景讓你那麼難接受嗎?人冇有選擇出生的權利,可是人可以選擇要怎樣的活法。”

“你能有今天的成就,難道不就是最有利的證明,證明你已經成功了嗎?”

在夏韓穎看來,蘇眠這根本不是在誇她,是對她**裸的羞辱。

她憤怒的拍下桌子,怒瞪著蘇眠。

“夠了,你嘲笑我還不夠,連帶我的父母也要拉出來被你笑話嗎?”

蘇眠隨意的攤了攤手,“我冇有這個意思,若是讓夏小姐誤會了,那我很抱歉!”

這個態度,徹底讓夏韓穎砸了。

她猛地站起來,氣呼呼的離開,頭也不回。

蘇眠盯著她的背影,還不忘嚷嚷兩句。

“夏小姐,彆走呀,再聊聊!”

夏韓穎氣的根本忘記她此行的目的,直接離開了現場。

蘇眠眉眼輕佻,臉上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

就這樣的段位,哪裡能是她的對手。

說兩句都玩不起,還好意思來她麵前擺譜,也不知道是誰給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