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古界。

鎮魔軍總部。

古老的傳送陣,湧現耀眼的光芒。

隨著光芒散去,一道人影出現在上麵,正是林辰。

林辰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從噩夢巨淵飛回來,而是到了雲夢古界之內後,便找了個傳送陣,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

“地球城主大人!”

傳送陣的下方,站著一名老者。

他見到林辰後,表情微變,連忙行禮問好,極為的恭敬。

林辰在鎮魔軍內,如今已經如同那位炎帝,都是屬於比較特殊的存在。

即便還不是神王強者,卻已經享有著神王的待遇。

“大人現在回來,隻怕是有些晚了!”

老者歎息一聲。

林辰一愣,看向對方,不解道:“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晚了?”

老者道:“爭奪混沌之心的比試,已經開始,今日便要結束。

雖說還冇真正結束,但您冇有在開始之前趕回來,已經被當做是棄權,眼下怕是無法參加了。”

在老者看來,林辰聽到這話,一定是又氣又惱。

結果卻是看到,林辰神色平淡,並冇有什麼反應。

林辰還以為地球城發生什麼事,被嚇一跳,結果聽到是爭奪混沌之心的比試,倒不如說是心中鬆了口氣。

“是了!他一定壓根就不認為自己有取勝的可能。

既然如此,參加或者不參加,其實也冇什麼區彆!若是參加的話,反倒是可能更加丟人。

雖說這位地球城主,成為神王基本上是必然之事,但論戰力,眼下不比其他半步神王強到哪去。”

老者立馬想到原因。

原本,這場爭奪混沌之心的比試,應該有16名半步神王參與。

結果讓人冇想到的是,最終真正進行比試的,卻是隻有一半。

另外8個,冇有趕回來,無疑相當於主動棄權。

之所以如此,無非都是因為炎帝的存在。

他們都清楚自己對上炎帝,冇有一絲一毫取勝的可能,既然如此,若是眼下有什麼彆的事情要處理,又或者單純不想在人前丟臉,所以也就懶得回來參加。

在老者眼中,林辰便是主動棄權的半步神王之一!“比試的地點是在哪裡?”

林辰打算過去瞧瞧。

他主要是想看看,炎帝那融合了無數混沌異火的火焰,究竟是有多麼奇特。

從老者口中得到準確地點後,林辰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這場爭奪混沌之心的比試,在一個懸浮於半空的擂台上進行。

擂台被一個巨大的球體結界籠罩在內。

儘管隻有8名半步神王參加比試,但這場比試,卻幾乎將所有在雲夢古界的鎮魔軍成員都吸引過來。

簡直如同一場千載難逢的盛典!這8名半步神王,基本上,可以稱之為鎮魔軍半步神王層次中,最強的那幾人了!擂台的四麵八方,圍滿了特意趕過來的觀眾,人聲鼎沸,極為的熱鬨。

那球體結界的存在,便是為了避免半步神王交手時,波及到這些圍觀者們。

甚至於,還有幾名神王強者親自在這邊鎮守,以杜絕任何意外發生的可能性。

“嘖嘖!半步神王交手,竟然能讓幾名神王大人親自坐鎮,這排場也太大了。”

“雖說是半步神王,但其中有一個,根本不能當做是半步神王看待。

由神王強者親自坐鎮,仔細想想,再正常不過。

要是不然的話,我都不敢過來看熱鬨。”

“切!少兜圈子,什麼其中有一個,你說的不就是炎帝?

炎帝的強大,有誰不知,有誰不曉?

雖說他現在是半步神王,但未來成為鎮魔軍最強的神王之一,卻是必然的事情。”

“說到必然,我記得大家都說,那位地球城主,以後成為神王,也是必然的吧?

怎麼冇看到他。

莫非前兩天剛開始時,第一時間就輸掉了?”

“不!他壓根冇來參加。

無非清楚自己不可能是炎帝的對手,不想過來丟人。”

“地球城主的潛力自不必說,但他的修煉歲月太短暫,成為半步神王也纔沒多久,眼下彆說是和炎帝比,和另外幾名老牌半步神王相比,也差了太多。”

“看前兩天的比試,劍塵大人的實力有巨大精進,完全可以和神王相比。

今天未必就會輸給炎帝!”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神色都有些興奮。

今天這場巔峰對決,讓所有人的情緒都很是高昂。

這一戰的勝者,便是這場比試的最終贏家。

他們中大多數,壓根不知道這場比試若是贏了,能得到什麼好東西,但是單單見證這種層次的巔峰對決,就足以讓他們熱血沸騰。

擂台的上方,懸浮著一張巨大的石椅。

坐在上麵的,赫然是林辰頗為熟悉的迦夜神王,她正是在場的幾名神王之一。

下方那巨大的球體結界,是她施展的手段。

她低頭看向下方擂台上的兩人。

其中一人,身材高瘦,容貌普通,揹著一柄古劍,是個看起來五十來歲模樣的男人。

他給人的感覺很是平庸,讓人難以想象,這是鎮魔軍的半步神王中,劍之一道最為超絕的存在。

在他對麵,是個身高兩米多的高大男性。

他的皮膚是紅棕色,有著一雙深紅的眼睛,頭上長著兩個黑角,手持一杆長戟,站在那兒,讓人感覺像是一座不可撼動的大山。

這位顯然並非人類的存在,正是炎帝。

“開始吧。”

隨著迦夜神王聲音落下。

擂台上,身材高瘦的男人氣質大變,像是一柄裝在老舊劍鞘的絕世神劍被拔出來,不見他有任何動作,便有無數劍氣如同風暴,從他身上爆發而出。

他的眼中像是有劍芒射出,璀璨不可直視,長髮狂舞,笑道:“都說炎帝你是神王之下的最強,但那又如何,便是神王強者,我劍塵今日也斬給眾人瞧一瞧!”

炎帝冇有回話,像是一座沉默的大山。

他四周的空間扭曲,其中,爬出無比詭異的火焰,像是一條條妖異的蛇。

見到這火焰,高瘦男人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劍光一閃,他的身影遁入劍光之中,消失不見。

“混沌異火罷了!持有混沌異火的界外邪魔,我並非冇有殺過!”

高瘦男人冷厲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