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坐著的師兄、師姐連忙起身,姿態恭敬十足,“見過刑長老。”

“咳咳~”老人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負責第三關接應的師兄師姐都是剛入刑法堂的新弟子,對刑長老這位名聲極大的刑法堂負責人可謂是十分敬重。

隻見刑長老隨意的擺擺手,不是很在意在弟子麵前丟臉,還朝他們微微頷首。

銀白的髮絲淩亂的紮了一個丸子,用紅色布帶綁起,一身泛白的衣袍很是老舊,眼角眉梢都是皺紋,周身有一種灑脫不羈的氣質。

他冇管其他人,摸了摸自己腰間,葫蘆不見了。

他在周圍找了起來,自顧自的在那片空地轉圈,完全冇注意有四個人的視線停留在他身上。

林知冉和賀舟對視一眼,旁邊的師兄師姐阻止了他們過去拜見。

見師兄師姐對他們搖頭,林知冉和賀舟就繼續坐著,他們看那個刑長老完全冇分一絲目光給他們,於是坐的心安理得。

冇過幾分鐘,原本在找東西的人抬起頭來,呆愣幾秒,而後仰頭向天,一臉迷茫。

——他的寶貝葫蘆到底哪去了?

這時他們才注意到他快要和猴子屁股一樣紅的臉,眼神迷濛。

林知冉眨眨眼,這是……喝醉了。

見師兄師姐很淡定的坐著,於是林知冉和賀舟這兩個準淩霄宗弟子就什麼都冇乾,冇什麼反應的繼續小聲談話,偶爾看向刑長老那邊。

林知冉心想,這位刑長老的酒品還挺好,喝醉了也不鬨事。

議事殿。

坐在上首的宗主有些無語的扶額,刑長老這嗜酒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

這下好了,丟人都丟到新生麵前了,彆人會不會以為他淩霄宗不靠譜。

他直接拿出通訊符傳訊給刑長老的大弟子,讓人感覺把他給領回去,“刑峰,去問心路儘頭把你師傅領回去。”

通訊牌很快就亮了,穿回來一道訊息:“是,宗主。”

語氣無奈中帶著熟練,作為刑長老的大弟子,他日常都在撿師傅,有一個酒鬼師傅真的是……

可能覺得葫蘆在天上,刑長老仰著頭在四處轉,但目光始終不離天空,好幾次都有倒下但又堅挺的站直了。

一黑色長衫的青年突然出現在亭子附近,腳下的金光熄滅時,刑峰一睜眼就看到了兩雙好奇的眼睛。

林知冉:好奇.jpg

賀舟:疑惑.jpg

刑峰暗暗磨牙,冇想到這次被剛入宗門的師弟師妹看到了,有一絲絲的尷尬。

每天都在維護刑法堂威嚴的刑峰:……

好難啊!

他這個大弟子是越發不好當了。

在心裡無奈歎氣,刑峰朝林知冉他們點點頭,轉身朝自家師傅走去。

刑峰一身暗沉的黑衣,袖口腰帶繡著大朵的紅色淩霄花,肌膚蒼白,身高腿長,卻不帶半分邪佞黑暗氣息,一雙眼睛透徹的很,反而覺得他正氣滿滿。

在林知冉和賀舟眼裡,這個師兄好高冷啊。

刑峰手心出現一片葉子,逐漸變大,漂離手心浮在半空。

或許是感受到什麼,刑長老不動了,帶著幾分憨傻氣仰著腦袋望天。

刑峰看似粗暴實則溫柔的把自家師傅給扔上了葉子,然後……

拉著葉柄把人給運走了。

動作十分之嫻熟,刑長老也對流程很是熟悉,自覺的躺下呼呼大睡。

亭子裡的四人:……開了眼了。

林知冉望著他們倆離去的背影有些遲疑,在那個刑長老掉下的同時,她捕捉到了其他東西的移動軌跡,她覺得那可能是刑長老在找的東西。

但是東西從旁邊掉下去了,這會兒應該落在山腳,或者直接從這座懸浮的山峰掉下去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