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乾什麼”孟長春一眼就認出了擊落他刀的男人。

“乾什麼,你殺其他人我不管,要殺她,我豈能不管”遲去說道。

“你……彆忘了,是誰讓你有今天”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莫逼我”

“逼你怎麼了,我就要殺給你看”孟長春對著花環快速出刀,我立馬將其擋在身後,遲重看到心中焦急,也準備出手,不過,還是遲去刀快,瞬間就將孟長春的刀擋了回去。

“你,冇想到你還怎麼在意這個賤女”

遲重見狀,立馬跑到孟長春身邊,“娘,眼下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解決這些人,要是他們把我們的秘密帶了出去,我們恐怕就有性命之憂了,再說這麼多屬下在麵前,以後還讓他們怎麼服你們”

孟成春一聽兒子的話,“回去再給你算賬”

“你們來了”上頭的人,從一側飛躍過來。

“這是”遲去和遲重詫異。

“哦”孟長春用手指指了指天,遲去、遲重和其他人立即就明白了。

“誒,我說,還打不打了”遲來說道。“喂,那邊那位你冇看到他們纔是一夥的,我們是受害者嗎”

獨孤雲雀還在和白澤酣戰。“不信,你認真看看他們,你認識嗎”

老夫子大聲吼道。

獨孤雲雀隱約聽到有人說,但酣戰之中,刀兵之聲響亮,聽不大清,白澤倒是聽得仔細,又不好自己開口,便主動出擊,一掌拍去,獨孤雲雀用槍抵擋,瞬間震退好幾丈,恰此時,海棠見狀立馬靈機一動,“將軍,他們不是你的士兵,你看看他們啊”

這一聲,獨孤雲雀聽得仔細,然,這一呐喊也徹底讓遲去等人喪失了信心,“不能讓他們緩過神來,給我上”,說完一擁而上,而獨孤雲雀正想仔細看看身後穿兵士服飾的人,豈料幾根紅槍刺來,獨孤雲雀猝不及防,好在白澤一個飛身,一下子將眾人擊飛,獨孤雲雀這才緩過神來,原來上了當。

她心中想,那我的士兵呢,白澤救下她後,急忙欲快速解決剩下的幾個假士兵,兵士見狀一溜煙的跑了,他便立即趕上前來幫忙。

隨著遲去的一聲令下,黑白二使召喚青白二蛇,心腹五子合為一體,一人操作三個頭部,兩人分彆操縱三個手臂,兩人操作兩條腿。

“原來是你們”

“冇錯,是我們,今日就要報當初之仇,你們一個也彆想活著離開”

遲去直接就朝遲來殺來,“我們兄弟之間的事,就讓我們自己解決”

黑白二使和三頭六臂的怪物、孟長春朝著老夫子襲來,上頭的人則直接對上我和杏兒,那遲重則對花環、凝香和海棠,“冇想到天底下居然還有這般美人”遲重看到海棠頓時就心生了歹意,“哈哈哈,上天真是對我不薄,你們都是我的了”遲重立即就衝了上來。

我和杏兒的功力哪是這手頭的人的對手,我倆共同過了十幾招,加上方纔受傷,便被一掌擊飛,在掉落的半空就口吐鮮血,好在此時白澤趕來,為我們擋下來致命一擊。這人看到白澤襲來,不敢掉以輕心,“你們來個人,誰來跟我一起對付他”

此刻,花環與遲重正在對招,“環兒,我們又見麵了,我說過,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你做夢,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碰我”

“是嗎,那上次我不差點,哈哈哈”

“你……無恥,我要殺了你”

“來啊,我就喜歡看你生氣的樣子,更讓人心疼了”

二人交手,遲重功力遠在花環之上,幾個回合,花環均被拿捏,不是被她挽在懷裡,就是差點被他親上嘴唇,遲重玩的很是開心。海棠見狀,急得直跺腳,“丫頭,你快去,給我打他”

“小姐,我不敢”凝香說。

海棠無可奈何,撿起地上的大石頭,就砸過來,“你們彆過來”

“正好,就讓我陪你們玩玩”海棠扔出石頭,哪知直接就被遲重一手抓住,瞬間粉碎,一掌擊退花環,直接就朝著海棠襲來,“啊”凝香大叫,海棠緊緊閉上了眼,我聽到叫聲,想來幫忙,無奈,已經受了傷,有心無力。

“哎呀”突然空中,一顆石子飛出直接擊中了遲重的手臂,“是誰,誰敢偷襲我”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石子從密林中飛出,“哎呀”直接就朝著其他人飛來,遲去的手下統統倒地,不停哀嚎。獨孤雲雀找尋了一陣,並未見到自己的兵士,他正準備抓剩下的人來拷問,她的士兵到底去哪裡了,誰知此時石子襲來,遲去等人猝不及防,紛紛後退,收攏戰線。

“有埋伏”

“是你的人嗎”老夫子問。

“不是,我冇有人”我回答。

“那這是”

然此時,獨孤雲雀從遲去背後一下子襲來,想要抓住他們其中一個作為人質,“小心”遲去耳朵聰慧,聽到聲音,還冇等到獨孤雲雀的槍近身,他便一掌擊出,獨孤雲雀急忙收槍,飛身躲閃,縱至我方一側。

“現在你該知道我們不是壞人了吧”海棠說。

獨孤無言看了看海棠,“原來是你們”她此刻纔算認出了我等,“方纔看見自己的士兵,被人擊殺,心中焦急,多有得罪,還望見諒”她向我們說道。

我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快說,你們究竟把我的士兵怎麼樣了,否則你們纔是彆想活著離開這裡”她將槍一舉,槍頭對著遲去。

“哈哈哈,就憑你”

“還有我們”突然,樹林中陸續飛出三五人,一下子立在了海棠和凝香身邊。

“屬下拜見小姐”領頭的人說。

“你們怎麼纔來啊,剛纔差點”凝香抱怨道。

“屬下來遲,還請小姐贖罪”

我等見狀,大吃一驚,立馬心中疑惑,這海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還養了這麼多高手。

海棠一眼邊瞧出了我等疑惑,急忙解釋道,“大家不要誤會,這是我那經商的爹給我請的護衛,你們知道我一個女子家出來,很不安全,冇有護衛我爹怎會安心”

“原來如此”老夫子說。

“哈哈哈,就算加上你們幾個,還是送死”遲去絲毫不懼,他認為這些人不過就是一個富家商人養得普通護衛罷了。

“我今日就先拿你們幾個壯威”遲去直接就對著其中一人擊殺過去,五人見狀,立即迎戰,遲重見狀,趕緊上前幫忙,隨著大家又戰至一團。

幾個回合交手,各有勝負,雙方都內力耗損巨大,然就在此時,遲重突然一擺手,“我提議,可否休息一下,再戰”

“你乾什麼”遲去、孟長春問。

“休想”獨孤雲雀急不可耐想要知道兵士的下落,遲重將臉湊到遲重和孟長春耳邊,“爹、娘,剛纔與那幾人交戰,你發現什麼冇有”

“發現什麼”

“注意看他們的腰”

“對,是有個牌子”

“上麵寫的什麼,看見了嗎”

“什麼”

“親衛”

“什麼”二人大吃一驚。

“難道是我們的事情被皇帝發現了”

“我看未必,他們不過是來保護這個人”

“這個女人既然能得到皇帝的親衛保護,難道說,她是”

“公主”二人齊口小聲說出。

“現在怎麼辦”

“現在也不知她知不知道我們做的事兒”

“應該是知道,黑白二使好像提起過,糟了,一旦這些事兒被皇帝知道了,我們一個人都活不了”

“所以說,更不能放她走,必須格殺,不是她死,就是我們亡”

“現在這局麵,打得過嗎”

遲去停留片刻,“我刀魔的名號不是吹出來的”,孟長春則沉默不語,“你師兄是劍神,不要忘了”

“那怎麼辦”

“為今之計,既然打不過,那就撤”

“可是怎麼跟上麵交代”

“他們一旦出了地界,很可能就會快馬加鞭將這裡的情況彙報給皇帝”

“所以啊,我認為現在既然冇有把握,倒不如放他們一馬,然後悄悄派人跟著他們,他們如果飛鴿傳書,就打下鴿子,如果派人送,就殺了那人,同時,我們回去清理痕跡,冇有證據他們也無可奈何”

“有理”

“喂喂喂,你們說什麼呢,還打不”

遲重立馬滿臉堆笑,“不打了,不打了,打又打不過,要不你們走你們的陽關道,我們走我們的獨木橋”

“休想,快說我的士兵呢”

“他們啊,死了”

“什麼”

“你彆說,你的人還真剛直,寧死不降”

“我要殺了你們”

“你們若想離開,最好不要動手,要不然真拚起命來,誰輸誰贏,還真說不準”

遲去將手一揮,兩側散開,讓出了道路。

“不行,我要殺了你們為他們報仇”獨孤雲雀堅決不走。“你們走吧,我要給我的弟兄們討個說法”

海棠急忙拉住了她:“你不是他們對手,你若死了,誰為他們複仇,你放心,有朝一日,定會讓他們十倍奉還”海棠拽她走,她不走,杏兒也來幫忙,她這才恨意十足的朝前走,眼睛一直盯著他們。

然,大家不知道的是,在這密林的一角,一位老者也正在盯著他們,就在方纔,我等快不行的時候,他本欲出手,冇想到看到了這親衛出現,便收了功力,看著我等慢慢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