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丹硯心中打定了主意,正要向左側避開,讓源美慧摔一個狗啃屎,隻是電光石火之間,她突然想到厲秋風站在自己身後,若是自己猝然躲開,源美慧豈不是要撞入厲秋風懷中?如此一來,兩人有了肌膚之親,自己這虧可就吃大了!

念及此處,慕容丹硯心中悚然一驚,死活也不肯躲避,待到源美慧撲到自己麵前,她左手環抱,竟然將源美慧攔腰抱住,帶著源美慧的身子向前搶出了三四步,這才停下了腳步,將源美慧放開,冷笑了一聲,口中說道:“此間雜草枯樹甚多,你可不要胡亂行走,免得被絆倒之後摔在地上,劃破了你這張假麵孔,可就不大好看了!”

慕容丹硯說完之後,向後退了兩三步,擋在厲秋風身前,轉頭對葉逢春大聲說道:“葉先生,還不讓快你的手下將這個妖女帶回馬車?!”

從源美慧撲向厲秋風,到慕容丹硯退回到厲秋風身前,不過是刹那間的事情。葉逢春看得目瞪口呆,越發相信厲秋風和慕容丹硯、源美慧兩女都有糾葛,暗想穆姑娘和厲百戶我都得罪不起,中間又夾著這個討厭的源美慧,事情著實棘手。此時聽到慕容丹硯說話,葉逢春急忙答應了一聲,轉頭對那名夥計說道:“快將源美慧姑娘送回馬車,再找幾個扶桑女子小心服侍!”

那名夥計答應了一聲,正要跑向源美慧,隻聽源美慧大聲說道:“厲先生,你是英雄豪傑,為何要與窮途未路之人為難?美慧雖然冇有去過中土上國,卻也聽說過許多中原好漢扶危濟困,捨生取義的故事!梅大郎與厲先生並無仇怨,你如此與他為難,隻怕於道義上說不過去罷?”

厲秋風冇有想到源美慧竟然出言責備自己,心中一凜,暗想這個扶桑女子竟然會如此說話,倒是大出意料之外。梅大郎雖然奸詐,不過並冇有與我為難,任由葉逢春的手下如此圍攻梅大郎,確實於理有虧。

厲秋風思忖之際,隻聽慕容丹硯冷笑著說道:“你這扶桑妖女懂得什麼仁義道德?梅大郎這個奸賊屢次想要坑害咱們,若不是厲大哥機智,隻怕早就上了這個奸賊的大當。你如此為梅大郎說話,必定包藏禍心!”

慕容丹硯說到這裡,惡狠狠地瞪了源美慧一眼,這才接著說道:“好啊,怪不得你一定要跟隨梅大郎同行,原來壓根不是為了給梅九郎這個奸滑惡徒守靈,而是要與梅大郎勾三搭四,做梅家的大奶奶!你這個妖女水性楊花,真不要臉!”

厲秋風和葉逢春聽慕容丹硯怒斥源美慧,驚得目瞪口呆,隻是兩人各懷心思,又不敢貿然相勸,隻能怔怔地站在當地,眼睜睜地看著慕容丹硯斥責源美慧。源美慧卻壓根不理會慕容丹硯,仍然直愣愣地看著厲秋風,口中說道:“當日厲先生雖然與美慧素不相識,卻於蒼茫大海之上甘冒奇險,出手解救美慧於危難之中,可見先生俠義心腸,天下無雙。為何今日梅大郎比美慧還要淒慘,厲先生卻束手旁觀,不隻冇有出手相救,反倒要落井下石?難道厲先生如此行事,隻是因為美慧生為女子,又有幾分姿色,而梅大郎卻是喪家之犬,救之無用麼?”

厲秋風冇有想到源美慧口舌如此鋒利,直指自己救人並非出於公義,而是另有私心,不由大驚失色。隻是源美慧這番話說得天衣無縫,自己若想駁斥,卻又涉及與葉逢春和慕容丹硯的密議,絕對不能將此事透露出去。是以聽到源美慧如此責備自己,厲秋風卻是無話可說。

慕容丹硯見源美慧壓根不理會自己,隻是糾纏厲秋風,視自己為無物,心中已是勃然大怒,此時又聽她逼問厲秋風,話裡話外譏諷厲秋風救她而不救梅大郎,是因為垂涎她的美色,登時變得狂怒起來。隻見慕容丹硯雙目圓睜,惡狠狠地盯著源美慧,身子竟然微微有一些顫抖。首髮網址qiuww

源美慧現身之後,一直不肯理會慕容丹硯,因為她知道像慕容丹硯這樣初嘗情愛滋味的少女,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若是與她糾纏在一起,反倒會落了下風,隻要自己不將她放在眼中,她便會惱羞成怒,自亂方寸。是以源美慧隻是與厲秋風說話,絲毫不理會慕容丹硯。果不其然,源美慧越是不理會慕容丹硯,慕容丹硯就越發惱怒,旁人看來,源美慧侃侃而談,句句在理,而慕容丹硯則是胡攪蠻纏,無理也要鬨三分。源美慧見自己巧計得售,心中頗為得意,知道隻須纏住厲秋風不放,慕容丹硯方寸大亂,隻能頻出昏招,最後自取其辱,非得一敗塗地不可。隻是源美慧正在得意之時,看到慕容丹硯此時的模樣,心中突然感到害怕,不由向後退開了兩三步,顫聲說道:“你、你要乾什麼……”

慕容丹硯不等源美慧說完, 做勢便要撲上前去。厲秋風見勢不妙,身形一晃,倏然到了慕容丹硯身前,背對著源美慧,壓低了聲音對慕容丹硯說道:“姑娘且慢動手!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何必為一個扶桑女子亂了方寸?!”

厲秋風說完之後,不等慕容丹硯說話,便即對葉逢春說道:“葉先生,勞煩你派人將源美慧姑娘送回馬車歇息!”

厲秋風說話之時雖然聲音不大,但是話語之中卻隱含著極大的威勢。葉逢春心中一凜,急忙點頭答應,隨即轉頭對身邊那名夥計大聲說道:“還不快去將源美慧姑娘送回馬車歇息?!”

那名夥計聽葉逢春語氣嚴厲,急忙答應了一聲,一路小跑到了源美慧身邊,口中說道:“你隨我來罷!”

源美慧冇有想到厲秋風理屈之下並未向自己屈服,仍然要自己迴轉馬車歇息,與自己的料想背道而馳,心中也是悚然一驚,暗想這個小子果然厲害。若是換了彆人,受了我如此詰問,此時多半對我心生愧意,不得不讓我三分,想不到這個小子竟然視公理為無物,壓根不受束縛,看來此人性子倨傲,行事隨心所欲,不易受人控製。若想將他收為已用,須得另辟蹊徑才能辦到!

一刀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