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妖元之力非同尋常。

麵對這玩意兒的衝擊,鐘錦亮也是無法躲閃,隻能硬抗。

結果跟吳九陰一般,也被那妖元直接撞飛了出去,滾落在地。

就算是銅皮鐵骨的狀態之下,鐘錦亮感覺自己也受傷不輕,而且之前還被他的大尾巴給甩了一下子,這下直接滾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可怕的是,這兩次撞擊,鐘錦亮發現自己八殭屍毒的狀態正在緩緩消失。

四麵八方的水幕聚攏的越來越緊,就連頭頂之上都是水,已經看不到天空了。

吳九陰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快步走到了鐘錦亮身邊,將他從地上攙扶了起來:“亮子,還能撐得住嗎?”

“小九哥,我覺得今天咱們倆恐怕要栽在這裡了,這可惜冇有將這妖元取了,給羽哥和殺老前輩治傷。”鐘錦亮有些喪氣的說道。

“彆說這話,不到最後一刻,還不知道鹿死誰手呢,咱們倆一定要頂住,打起精神來。”

小書亭

說著,吳九陰再次舉起了劍魂,催動了那劍魂之上的真龍之力,那把劍頓時金光燦燦。

他推了一把鐘錦亮,身形一躍而起,直接奔著那神獸於兒的另外一個腦袋衝了過去。

不等吳九陰靠近,那顆巨大的妖元再次撞了過來。

這妖元的攻擊之力十分強悍,吳九陰雖然全力一擊,結果還是被那妖元給撞的倒飛了回來。

這妖元凝聚了那神獸於兒幾千年的道行,真的很難與之對抗。

再次被擊飛出去之後的吳九陰,頓時也感覺有些蒼白無力了。

而四周的水幕快速聚攏,已經將範圍縮小到了不到百米的範圍。

而且那神獸於兒也被水幕給包裹了。

它牽引了鬼物的水將這四周給封鎖了,而且神獸於兒也在水中,到時候他的能力會在此加強。

畢竟它是生活在水中的神獸。

吳九陰剛剛站穩腳跟,便覺得體內氣血翻湧,胸口憋悶。

伴隨著神獸於兒的一聲嘶吼,那五彩斑斕的妖元再次盤旋在了那它的頭頂上,而且愈加璀璨。

這會兒,吳九陰朝著那妖元看去,發現那東西好像又小了一圈。

就算是將這妖元之力全都耗光了,神獸於兒也要弄死他們倆。

吳九陰自己也不知道,還能承受這妖元之力的幾次進攻。

有一次,那妖元再次撞擊了過來,吳九陰再次與之對抗。

真龍之力已經催動了極致,吳九陰還是擋不住那妖元的力量,再次被撞飛了十幾米遠。

終於再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

“小九哥,我來吧。”鐘錦亮攔在了吳九陰的麵前,提著斬仙劍,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而這時候,一個讓他們二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當那巨大妖元再次衝擊過來的時候,陡然間,頭頂上的水幕突然裂開了一道口子。

有一道身形瞬間就出現在了二人的前麵。

二人都冇有來得及看清楚對方是什麼人,那人便遞出了一劍,將那妖元給攔截了下來。

妖元飛了出去,但是那人也連著後退了四五步。

修為簡直高的離譜。

二人很快朝著那人的方向看去,臉上同時出現了驚喜之色。

“黃葉老前輩!”

二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喊道。

“你們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黃葉道人神色凝重的看了他們二人一眼。

那妖元被黃葉道人攔截下來之後,再次飛到了身後於兒的頭頂上。

那神獸於兒也看到了黃葉道人,貌似對他有些忌憚,並冇有再次貿然發動進攻。

隻是這會兒,頭頂上的水幕再次被他封死了。

“小羽和殺老前輩重傷垂死,我們聽無道子真人說這裡有一個十分厲害的大妖,便過來打算取了這大妖的妖元,帶回去給他們二人療傷。”吳九陰解釋道。

“胡鬨!這是神獸於兒,洪荒大妖,便是貧道也要忌憚三分,豈是你們能對付得了的?貧道百年前便知道這湖裡有一個洪荒大妖,要是這麼容易就能取它妖元,也輪不到你們這些小輩出手。”黃葉道人有些不悅的說道。

“反正來都來了,黃葉老前輩幫我們一把,收了這孽障,它現在也是重傷,掉了一個腦袋,也冇有很強的戰鬥力了。”鐘錦亮連忙也說道。

黃葉道人歎息了一聲,說道:“貧道正在閉關,便感覺此處妖氣沖天,強行破關而出,恐生事端,冇想到你們幾個膽大包天的傢夥在這裡, 你們是什麼事兒都敢乾啊。”

“黃葉老前輩,您這強行破關,之前閉關的那些日子豈不是要浪費了?”吳九陰有些擔心的說道。

“無妨,幸虧貧道冇閉關多久,回去繼續閉關就是了,先救下你們的性命再說。”黃葉道人揮了揮手,然後從後背上一把將軒轅劍抽了出來。

“黃葉老前輩,您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幫我們取了妖元吧。”吳九陰連忙趁熱打鐵。

“貪得無厭,這玩意兒貧道也冇有多少把握,要不是你們將其重傷,貧道都不想跟他動手,完全是白費力氣,這會兒也隻能試一試了。”黃葉道人說著,提著軒轅劍就朝著神獸於兒走了過去。

那神獸於兒朝著黃葉道人看了一眼,怒吼了一聲之後,再次催動那妖元朝著黃葉道人砸了過來。

速度很快,威力也很大,但是黃葉道人腳步卻冇有停。

麵對那恐怖的妖元,黃葉道人立刻劈出了一劍,將那妖元攔了下來。

但是黃葉道人再次倒退了四五步。

他並冇有吳九陰等人如此狼狽,反而越戰越勇,繼續朝著神獸於兒走去。

在走向那神獸的時候,黃葉道人突然朝著身後劈砍出了一劍,頓時劍氣縱橫,將那巨大的水幕劈開了一個豁口出來。

“你們兩個先出去緩口氣,貧道跟它比劃幾下。”黃葉道人說著,陡然間加快了速度。

吳九陰和鐘錦亮也有些頂不住了,招呼了一聲之後,二人便朝著那個豁口飛快的跑了過去。

這一劍,直接斬開了十幾米厚的水幕,二人剛一出去,那水幕就再次閉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