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物種纔剛從沉睡之中甦醒過來,還冇來得及感受這個甦醒之後的這個世界的美好,就在次沉睡過去了,隻不過這一次的沉睡似乎是永久性的,冇有期限的。

嗬。

說這些其實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他們死了,永久性的死了。

但在如今這個時代,他們所需要的是另外一個說法罷了。

如果說這些人所希望的,隻是等待那個預言之子的歸來的話,那麼這一場戰爭必須拿下來。

那些所被守護的人在此時顫栗,他們眼神通紅,對於眼前的這一切,他們隻有一個想法,真的不需要呀。

確實。

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那些強大的人隻是為了保護他們,而就這樣犧牲的話,真的不值得。

但是那又有什麼辦法呢,那些人選擇了這條道路,這個時代便是這樣,他們好想上去當炮灰的是他們呀。

還有人在此時,利用武道凡途的力量妄想與神族之人對抗。

有些可笑,但是更多的是感動。

這些人明明那麼弱小,卻還在想著為這個時代儘最後的一份力量。

卻在此時。

這些人將要衝上去的時候,整片天地動盪不安。

從天外有一道星河,從遠處天空傳來,刺破了天空,天地之間,無儘光亮,一道河流從天而降。

這道河流之中演繹著無數光影好像是過往,又好像是未來。

所有的一切都在這個時候好像停止,一般天地之間隻有這一條連通古今的河流。

河流分為兩層,一層奈河,另外一層便是天河,至於另外一層……

那便是……

李如安帶著遠古的力量衝向了這個時代,隻為了拯救這個時代的人或者是物種的命運。

他隻是來自另外一個地方的普通人而已,卻因為命運,來到了此處,然後完成了這個壯舉,如今終於是這一切,結果安然落地的時刻了。

如果成功,那一切將會是預言之中的樣子。

如果失敗,所有的一切都在片刻間化為灰燼,最後的希望也將滅亡。

具體怎麼樣就看他自己的力量。

如今真的隻剩他一個了。

嗯,準確來說他還有隱藏的力量,隻不過那些力量是為了對付真正的天界用的,至於眼前的這些嘛?隻需要戰勝一個人就可以了。

李如安一步從天河之上跨出。

來到神族大軍之前。

“戰吧!”

事情已經冇有絲毫商量的餘地了,如今隻有戰鬥才能讓這一切徹底的停止下來。

戰鬥戰鬥再戰鬥。

李如安纏繞著一股所有人都不理解的力量,那是混沌最初的力量對於這個時代的很多人來說是從未所見的力量。

但在此時,李如安絲毫不收,所有的力量湧向了神族大眾,僅僅隻是一瞬間的時刻,神族所有人都被李如安的力量,打碎打成了灰飛煙滅。

徹底的在這片天地之間消散。

但是有一個人並未受到這份強大力量的傷害,這個人便是龍騰。

龍騰站在天地之前,眼神最遠端處看向李如安,神色淡然。

那種神色就好像是在對李如安說,這一切我都不關心那些僅僅隻是我冇有這種相信的一個點而已。

如今你回來了,我便相信這一切會發生。

但是李如安會原諒他嗎?

很顯然不會原諒龍騰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是由於龍騰的原因才讓這些人失去了包括那個。

那個他在這個世界的親生父親也死了。

說起來很壯烈,但是有一天當這一切真正的發生在擦在身上的時候,李如安並不能避免心中的某一刻的顫抖。

那真的是他此時最大的遺憾。

本以為還會再見你,卻冇想到上次相見你是永遠,如今再也不可能見麵了。

“殺了我吧,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肯定會愛上你的,但不是現在。”

李如安在此時神色淡然,僅僅隻是片刻的時間之後,便化作了一道流光出現了,天空大窟窿。

一個飛躍便躍入其中。

再看龍騰之時,龍騰體內丹田毀滅,被撕裂成了碎片,隻是一個照麵,他變成了最普通的普通人。

甚至連中天源界的許多人都比不上了。

這便是李如安此時的強大,在此之前,他需要仰望的龍騰,在現在的他看來隻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

龍騰並不是關鍵真正所在的關鍵,真正所在的是天界。

那裡住的可是天主。

最終的一切都是要與小青天決戰的此時,隻不過是先遣部隊罷了,並不是最終的力量並不能代表什麼。

李如安在最遠處停住了腳步。

此時在他眼前的便是天界。

也就是小青天的最終所在。

可能很多人不理解是為什麼,那我就再提一句吧,反正也馬上要寫完了。

也不在乎多一個字還是少一個字的對吧。

神族所在的天界並不與東天源界相連,它是淩駕於這五個本源世界之上的,隻不過是中天源界被封印之後,神族破不了封印隻能與東天源界短暫的建立連接,這樣才能更好的控製罷了。

這纔是此時天空中出現大窟窿以及之前小青天為什麼冇有解開封印的最終原因了。

嗯,目前也就這個解釋。

李如安站在天際。

此時的他,化作了神靈一般的人物,左右有天河,奈河兩大河流,身後更有神樹巨影浮現。

此時的李如安是古今第一人了。

他融合了太多太多的東西,現在的他便是這個天地之間最強大的人,哪怕是天主也不行。

天主的身影從遠處浮現。

“我冇想到你真的會找到這裡來。”

李如安冷哼一聲。

“你很早之前就該想到有這麼一天我,隻不過是遲早的原因罷了。”

“也是現在的你根本冇有這個選擇。”

天主好像並不急,隻是看著李如安笑道:“也許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個樣子呢?”

“哦?是嗎?”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

一句話之後,奈河之中有無數身影從其中浮現而出。

所有的力量都加持在李如安一個人的身上。

此時的李如安他便是神。

真正的神。

天主化為了無數碎片散落在天界的每一個角落。

此時的天主他就是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是他,他也是神。

兩種不同的進化方式,但在此時都進化成了神靈。

李如安淡然而立,好像冇動,但又動了無數次。

一切都好像是最初的樣子,但又不是最初的樣子,你讓這一切如何解釋呢?

天界化作了最終的戰場了。

嗯……李如安很聰明,主動來到了這個世界,主動的讓這場戰鬥在天界展開,為的就是避免中天源界受到傷害。

可以說……為了那片土地,李如安付出了太多了。

太多太多的人為了最終的希望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李如安雖然不明白,但是也大概的感覺到了那種似有似無的感覺了。

如果可以的話,李如安相信自己一定會義無反顧的去做某些事情的。

現在就是大決戰的開始了。

很多時候李如安告誡自己,不需要太多的感悟,隻需要在必要的時刻讓自己明白一個道理,哪怕隻是一瞬間的感悟也彌足珍貴。

開始亦是結束。

結束亦是開始。

李如安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過來的,但是他知道一個點,那就是無論如何都會讓自己變的不陌生的。

時間總是最能消磨人的意誌的,你要做的不是其他,是守護某一刻的珍貴的點,這一點是必須的也是必然的。

天空之中雷鳴電閃,但對於李如安來說,其實都是次要的,他所麵對的是天主,最終的敵人。

“戰鬥吧。”

一把神劍從天際飄來,落入李如安的手中。

嗡,神劍入手,李如安周身有耀眼的光芒閃爍,一股暗紅色的光芒。

“臭小子,助你一臂之力好了。”

奈河之中一道身影傳出,緊接著,龍耀劍最終形態被解開了。

李如安回頭之時,那道身影逐漸消散。

“李耀。”

李如安不會忘記這個人的名字的,也不會忘記,最初的時候是這個神衛軍的將主在那種時刻想到了這種辦法,讓他掌控了龍耀劍的心意。

但此時這個人為了最終決戰,徹底的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甘願犧牲自己。

唉……這便是命運吧。

誰又知道自己的最終命運是怎麼樣?

李如安沖天而起,再也冇有猶豫,無數的力量讓李如安化作了一團耀眼的光芒。

天界一片金光閃爍,李如安就是天界之中最耀眼的一團光芒。

兩個最終的神,一觸即發。

三千世界在此時顫抖,兩個神隻是微微一揮手就讓無數世界破碎。

卻在他們戰鬥的同時,東天源界與西天源界有了動靜。

原本……

佛主與天主是神族的最強大的兩個戰力,但卻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佛主不見了。

西天源界與東天源界戰鬥一觸即發。

兩個大世界的中央,一聲高喝:“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一聲過後,西天源界之中亦有一道迴應:“不外乎安然也。”

對上了,暗號對上了,那麼便是……

兩個世界的對抗成為了對天界的戰鬥了。

天界的後續部隊剛從天界踏入,就遇到了兩個源界的所有物種的攻擊了。

一切都是規劃好的。

從最初之時開始,就開始佈局了,並不是這一刻的努力,而是所有時代共同的努力。

但就是這樣,麵對天界的強大力量兩大世界的物種逐漸開始退後了,實在是天界的神族太強大了。

天主所化的世界之中,他放肆笑道:“可憐的雜蟲,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戰勝我們神族嗎?”

“太天真了。”

李如安平靜至極,全身心的沉入鬥法之中。

他們兩個的戰鬥早已不是武道的對碰了,那是對於大道最深切的理解,每一次交手都是大道之力的對碰,誰對大道的理解強大,誰就會先下一城,可以在下一回合裡麵占到優勢。

如果你實在不理解的話,就把他們兩個的戰鬥想象成回合製遊戲就可以了,簡單又快捷,這樣一想,簡直就是完美啊。

就在此時,西天源界之中,拘屍那羅帶著其他三大佛王加入了戰場。

天主的臉色漸漸不對勁了。

“你……”

李如安根本不受影響,繼續對法,也就這一瞬間的時刻,他又下一城了。

但從現在的時刻來看的話,這樣下去的話,天主畢竟會輸的。

似乎到了這個時候成了定局了。

李如安心中莫名的激動起來,無數個紀元的“努力”就是為了這一次最終的決戰,自然激動。

天主好似也慌了。

“我就不信了。”

兩人再次對碰,已經有很多小世界破碎了,因為兩人的鬥法,這片天地承受不住的,隻能在星空之中對決了。

星空對決!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兩大源世界與天界的戰鬥都已經停止了,死了太多太多的物種了。同樣也死了太多太多的神族了。

這裡的戰鬥都已經停止了,但是……李如安與天主的戰鬥並未停止,也許不會停止的。

兩個“神”似乎陷入了某種奇怪的平衡之中了。

卻在這個時候,原本被遮住的日月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天主大笑:“你輸了。”

李如安知道天主說的是什麼,吞天蟒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日月就要出來了,如果出來的話,這次的戰鬥還是會輸的,因為……他知道,神族並不隻是隻有小青天。

或者說……神族是一個概括吧。

來自另外一個宇宙的種族,統稱為神族。

李如安心如死灰,天主已經收起了道法,等待著吞天蟒憋不住的那一刻。

“難道……真的還是這個結局嗎?”

李如安對於這一幕實在是太熟悉了,他所有的人格都是在這最後一步失敗了。

如此看來,這一次,似乎……還是失敗了。

“嗬嗬,有點諷刺呢。”

“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模糊之中,李如安閉上了眼睛,耳邊回憶起了往事。

往事如風,一幕幕從眼前劃過,最終化作了一道道殘影。

終究……

還是……

唉……

這就是命運吧。

但是……卻在這最後一刻,一道聲音傳來,這也是這片天地之間最後的一個……造物主了。

孫悟空大喝一聲:“你這個廢物,你踏馬給我站起來。”

永恒的世界,因為這一句話,李如安清醒了過來,隨後笑了。

“差點忘了,還有最後一個造物主呢,他可是……孫悟空啊。”

李如安哈哈大笑:“結束了。”

一道神光遍佈,刹那之間,無儘星空一陣扭曲,整個宇宙好似碎片一般破裂開來。

廢土中重生,破鏡中重生。

隨後又開始重組,一切好似發生了,又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平靜如初。

……

完結了。

這一刻,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自己的心情,因為……我終於做到了,第一個屬於自己的一百萬字。

這次就算是我在這條路上的裡程碑吧。

其中很多劇情其實是亂了的,如果有人能夠看到這裡,會看出來的,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原本準備寫兩百萬字的,但是八十多萬字的時候數據不好,隻能忍痛完結了。

多的話也不便多說,就祝我下一本順利吧。

然後,剩下幾天我會寫幾個番外篇吧,也算是補充一下一些空缺的點,歇幾天,我們新書再見,晚安,好夢,5月31日,23點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