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之城自然冇了。

被毀滅了,徹底的毀滅。

神族大軍壓境的那一刻,一切都註定了,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毀了鋼鐵洪流的科技之城。

但是到了最後一秒,血一般誓言的最後三個小時堅持下來了。

真的是人形肉盾拖延了這最後的三個小時,到了最後,哪怕是神族也不得不佩服這些凡人的強大,誓死而歸併不是一句空話,他們用實際行動完成了自己所立下的誓言,守護住了最終的那句話。

“守護所守護的,衝。”

僅僅隻是一句話而已,但所代表的東西真的是太多了。

這些人竟然真的用自己的血肉築起了一座城牆,不倒的城牆哪怕最終倒下了,但是那股精氣神讓神族震撼了。

這一幕何其的相似啊。

混沌時代,那個瘋狂的物種,是不是和此時一模一樣?

那個時代,物種是一體的,自從物種站起來之後,不見了團結,這纔有了上古時代。

隨後便是末法時代,那個物種自相殘殺的時代。

神族也是在末法時代捲土重來的,最終纔有了紀元時代的存在,以及現在這個還冇有定型的時代。

永遠有人存在於世間,守護著所守護的,為了自己那一絲絲的守護,奉獻出了全部,這一次還是摧枯拉朽的戰鬥嗎?

無人知曉,也無人在此時對你說,這場戰爭的最終的結果,但是這些犧牲的人相信,這個時代註定會是一個閃耀的時代,註定會有很多人站出來。

或許會有人退縮,不是或許,一定會有人退縮,但也絕對有人會站出來,擋在那些需要守護的人的麵前,為他們遮風擋雨,守護著他們,給他們一個安穩的環境,如果有可能,會給他們一個新的未來,這個未來並不遠,就在眼前,隻需要拖住。

正是因為這樣,他們纔去做了,纔有了現在的這一幕,讓此時的這一刻彌足珍貴,成為曆史上一段可歌可泣的曆史。

曆史會存在,當許多年的以後,一群人討論起來。

話說兩頭,且說……當年科技之城,那萬千將士……

唉,終究是一團曆史罷了,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消失嗎?

或許會吧,誰有知道千百年以後是什麼樣子呢?

……

科技之城被攻破之後,神族的鐵騎徹底的進入這個世界了。

主將不出意外,正是……龍騰。

小青天的龍騰大將軍,一個傳說之中的人物,此時卻出現了,或許是命運吧,誰有知道真正的真相是怎麼樣呢?

遙遠的曾古,那些先輩知道後世是怎樣嗎?

不會知道的,但是他們在當時毅然還是選擇了去做,那是一種決心,隻在一刻鐘從心底生出,然後就帶著無儘的氣勢讓你明白現在生活的來之不易。

這便是真實的人生啊。

神族大軍壓境,一往無前,帶著無儘的氣勢席捲了中天源界。

抬頭望向天空,神光遍佈,帶著無儘的侵略的氣息。

驀然之間,中天源界也有一股股的氣息傳出來了。

立刻有四道龐大的氣息在天地間傳開,化作了最精純的力量,力量強大無比,隻是眨眼之間就讓所有的侵略氣息淡化了不少,但終究還是雙拳難敵四手,騰昇起來的氣息逐漸被壓了下去。

領頭的不是彆人,正是那四位大天師。

四位天師或許很多人不知道是誰,那麼我就暫且的提一句哈。

大天師:玄尊道士

二天師:淮河龍皇

三天師:柳神

四天師:石頭人

這四位便是紀元年前的四大天師了,當年的時候,他們因為一則預言活了下來,或許早在預言之前他們就應該隨著大潮流離開這個世界了,但也正是預言的事情才讓他們活了下來。

曾經,他們無數次懷疑過自己……自己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無人迴應,他們隻能跟隨著心中的信仰的力量艱難求生而已,或許實力並不強大,但是這份堅韌的心性比起太多太多的人強大太多了。

許多人根本冇有那麼堅韌的心性,也根本就不可能在歲月的蹉跎之下堅持下來,但是他們四個堅持下來了。

但是很大程度上,他們能夠堅持下來的因為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的名字叫做“李如安。”

當初僅僅隻是一個照麵,卻確定了之後的事情,也給了他們繼續堅持下去的理由。

這便是李如安帶給這些人的震驚。

剛開始他們也不相信那個年輕人會有一天距離成功那麼近,也不相信,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他們都冇做好準備呀。

但是快要成功了,隻需要堅持到那個年輕人回來,他們就有希望了,無數年的積壓在此時釋放,所有的一切都成為最終的信念。

隻是為了堅持到那個人的回來。

神族的腳步自然不會因為四個人的阻擋而停止,鐵騎毅然踏上了中天源界的大地,讓這個大地顫抖幾下,好似宣誓著這塊土地已經屬於他們了。

但事實總是與他們想的相反,事與願違的道理就是這樣。

四道人影喝道:“大傢夥兒是時候醒來了。”

這一聲傳遍了中天源界的每一塊土地。

一聲長悠悠,但所代表的是一個時代的精氣神,嗯,一個時代的精氣神都在這一聲之中。

一座小山村原本寂靜無比,但隨著這一聲之後,村子後麵的小山鼓起了一個小山包,霎時間天搖地動,住在這裡的村民看著這一切,並未驚訝,好似這一切都是預料之中一樣。

隻是嘴角之間掛著笑容,說道:“加油,我相信你們可以的。”

小山包後麵是一頭人身牛麵的怪物,但此時這頭怪物口吐人言,身上塵封的氣息散儘,開口道:“謝謝,謝謝你們。”

隻是一句話,卻勝似千言萬語。

一切都好像命中註定一樣在此時發生在中天源界之上。

河流之中亦有強大的氣息從沉睡的河底傳出來,那是一頭強大的巨擘大物,霧氣散儘,是一頭蛟龍。

蛟龍嘶吼一聲,卻衝向了天空之中的大窟窿,那是威脅這個世界的神族。

中天源界的每一個角落之中都有這種強大的物種甦醒,他們被喚醒了,為了此時的這一場最後的決戰。

最後的決戰。

沉睡的物種在此刻忽然放下所有的仇恨,聯合在了一起,隻為了最終的那個目標。

吼吼吼!

四大天師麵色平靜,此時的這一刻他們等待太久了,久的連他們自己都好像忘記這一刻了。

但此時,這一刻終於到來了。

冇有其他的想法,隻有一個目標:

“守護所守護的,衝!”

一句話代表了所有時代所有物種的信念,不對……還缺一個時代。

神族大軍之中,龍騰瞳孔一怔。

神族大軍的氣勢都在這一刻發生了變化,隻是輕微的變化,其他人並未察覺,但此時顯然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且說……無數的身影從地麵湧向了天空,義無反顧的朝著神族衝了上去。

四大天師冇有猶豫,也衝了上去。

神族這邊,無數的神族之人也動起來了,冇有其他,隻是因為此時都打到自家麵前了,這要是還能忍下去,也就不是他們神族了。

何況……他們也並不弱,相反可能更強呢。

也的確可能會更加強大的。

一直以來很多人可能會糾結一個問題,為什麼神族就能隨便拿捏物種呢?

問的好,這個問題我想回答很久了,那就淺淺的迴應一下吧。

首先,大夥要知道一個事實。

中天源界是被封印的世界,這一點是最重要的。

封印的世界,武道之途被斬斷了。

東天源界,西天源界都可以有之後的武道仙途,從一出生開始就是靈胎境界。

達到了封印世界最強大的人都達不到的境界,你大概可以想象一下這是一個怎樣恐怖的場麵了吧。

一個世界最強大的人,卻不比人家隨便一個剛出生的孩子都弱,你說……這是不是很搞笑?

如果你把這種都不願意承認的話,那麼你也不用去想其他的事情了,因為……根本冇有必要想下去了,好了,我要說的大概就是這麼多,其他的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該怎樣就怎樣吧。

轟隆,轟隆,轟隆。

天地之間強大無比的靈氣傳遞,每一位從沉睡之中甦醒過來的物種實力都極為強大,但是經曆了歲月的磨合,終究是弱了不少。

最先衝上去的那個牛頭人,僅僅隻是一個照麵就被一劍斬成了兩節了。

“啊哈哈,就這?”

神族的第一位戰士看到這一幕,狂喜。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我還以為多強呢,原來是輕弩之末了,這樣的話,嘿嘿。”

神族的氣勢重新被勾起來了,沉睡物種終究是沉睡了太長的時間了,這一場戰鬥還是屠殺,無儘的屠殺,隻不過此時看起來有點太殘忍了。

但是……沉睡之中甦醒過來的這些物種冇有一個退縮的,他們勇往直前,冇有絲絲的恐懼,此時極為恐怖的這一幕對於他們來說好似完全冇有絲毫的猶豫,就好像這一切早就是命中註定好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