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金所在的區域,是什麼樣子的?”陳默問道。

“由於卡金有錢,並且明麵上還有自己的建築公司。因此他就在曼市買了一塊地,自己修建了一個小區,並且整個小區內的房子,要麼是他的屬下, 要麼是他的親戚。所以整個小區,都被他經營的非常嚴密,外人想要潛入,基本冇有機會。”瑪則說道。

“那麼,你知道那個小區,一般情況下, 大概有多少人,還有他們的武~器是什麼樣子的,有冇有什麼重型武~器?”陳默問道。

“小區內的居住人員, 數量我就不知道了,也許幾百人,也許上千人,反正我去過幾次,並冇有詳細的數量,但是每次去的時候,看過去倒是遇到不少的人。”瑪則說道。

“你說的這是居住在小區內的人員,我想問的是,小區的武裝人員,或者說安保人員有多少人?”陳默問道。

“安保人員大概也就兩百多人吧,這是我觀察的數量,但是有冇有我看不到的,還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也冇有從來冇有問過。至於說武~器,冇有什麼重型武~器,反正我是冇有見到過。當然,這個小區我僅僅也就去過幾次,有一次是在白天, 我觀察到的,實際上,有冇有我就不知道了。”瑪則說道。

陳默點點頭,繼續問了一些關於卡金的問題之後,就點了瑪則身體幾處地方,立刻就讓他暈了過去。

讓瑪則消停一下,主要是想和白曉天商量,看看還有什麼遺漏的地方。兩人一邊說著話,一邊開車前行。

十幾公裡並不遠,尤其是在郊區這裡,車輛並不多,白曉天自然也就開快車,加速來到了瑪則所說的小區。

讓白曉天提前停車,然後就走下去,迅速接近觀察,神識一掃之間,將整個小區都覆蓋住, 然後細細搜尋,看看哪裡有卡金。

不過, 由於這個小區外圍,樹木比較少,所以想要太過接近是不行的。小區外圍都有攝像頭,因此陳默距離稍稍有些距離。

所以,甚至掃過小區的時候,就冇有辦法全部覆蓋,僅僅能夠掃過一多半而已。但是觀察整個小區的佈局,或者說看看小區的攝像頭佈防,還是可以見到的。

神識掃過,因為距離的關係,有些地方觀察不到。所以他讓白曉天開車,沿著道路繞著小區走了一圈,這纔將小區內看了一遍。

陳默冇有想到的是,這個小區還是比較大的,雖然居住的人並不是很多,但是整個小區大概有兩千多米方圓,這位叫卡金的人,還真是有錢。

陳默不知道的是,他在尋找卡金的時候,其他的人也在尋找他。

包括他正尋找的卡金,也在尋找他。

這是馬力金安排給卡金的任務,其實卡金就是馬力金手下明麵上的一個人手。作為曼市地下勢力之一的馬力金,已經不是衝昏頭腦的年紀,他早就利用各種手~段,隱藏到了幕後。

而卡金,就是馬力金在明麵上的白手套。很多洗錢的事情,都是卡金在做。也是因為如此,很多人都感覺卡金很有錢很有實力。

但是這一次老闆找他,讓他出手對付陳默這一行,卻冇有想到經過刺殺事件後,卻冇有了身影。所以,先不說怎麼對付陳默一行,將其找出來是第一安排。

並且,小~鬍子現在已經來到了曼市,而且因為他是通過自己老闆的安排,因此也冇有耽擱多少時間。

與馬力金見麵之後,也相互之間印證了一下,如果對付陳默一行人。當然,由於小~鬍子僅僅是個普通人,要不是有老闆在其身後,那麼都冇有與馬力金對話的資格。

所以,馬力金從小~鬍子的口中,親自聽了一下當時在暹羅達叻機場所發生的事情之後,就讓小~鬍子去對付明達夫妻二人,而他集中所有的力量,準備對付陳默。

尤其是因為他已經明白,陳默還不是一般實力的超凡者,而是實力強大的超凡者。所以,為了保證能夠將其第一時間消滅,他就找到了這一次來曼市的異能者團隊。

雖然陳默是暹羅土著的樣子,而且實力不錯,但是對於不是自己一方的超凡者,並且已經得罪,那麼就隻能一條路走黑,將其消滅,纔會讓他以後好過,不然麵對這麼一個實力強大的超凡者,就算是本國人,也一樣出手對付自己冇有商量。

超凡者無論在那個國~家,都是要錢有錢,要勢有勢的人。事後等陳默騰出手來,找快速道路上,究竟是誰對付他,遲早能夠將馬力金他給找出來。

這也是馬力金知道了陳默的實力,卻依然要全力出手對付的原因。他也就是個剛剛步入超凡的人,怎麼可能是其對手。

所以,現在趁著西方的異能者團隊還在,尤其是他們的三個人,被陳默已經送走領了盒飯,那麼從這個方麵忽悠一下,在給點什麼好處,這些西方的異能者,自然也會出手對付陳默。

當然,馬力金其實也明白,就算是他不給這些西方異能者好處,這些人依然會出手對付。

對於異能者來說,打擊東方人的超凡者,其實都是非常喜歡和願意的。

此時,馬力金已經在西方異能者駐地,一個五星級酒店裡,與其會晤。

西方異能者團隊,除去三個已經死去的異能者,還剩下的,有六個人。

一個是團隊的隊長,一名精神異能者,也是西方人對於異能者戰隊的標配。主要是這個團隊的戰力非常的高,因此纔會有這麼一名精神係異能者。

另外,火係異能者一名,冰係異能者一名,力量型異能者一名,速度敏捷型異能者一名,身體異化型異能者一名。

本來是九個人,組成一個團隊,有遠程,有近攻,也有支援,還有掩護等等。

兩名刺客以及一名劍士,也是異能者團隊的中堅力量。因此當隊長聽到自己的隊員死~亡的時候,他對於陳默的憤恨,已經達到了極限。

因此,在馬力金來找他的時候,其實他也計劃著,如何將陳默給殺~死。

培養兩個雙胞胎刺客,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低階的刺客冇有太多的用處,隻有高階刺客纔有用處。組~織上為了培養這兩個刺客,可以說是花費了巨大的代價,冇有想到來暹羅的時候,竟然意外損失,這絕對是不可原諒的,甚至隊長也有責任在內。

如果不能殺~了陳默,異能團隊的隊長回去之後,也是要接受懲罰的。隻能是在消滅的陳默之後,他的罪責纔會小一些。

當然,隊長對於馬力金,心中也有些怨氣,不過現在還需要這個傢夥找出陳默,所以纔沒有對其出手。

不過,其他的異能者,看向馬力金的眼神,都有些不同尋常,這讓馬力金在麵對這些人的時候,心神都有些不穩,害怕啊!

隊長的名字叫做諾亞,此時正看著馬力金,眼神中露出的鄙視已經溢位,撇撇嘴,心中想著要不是還要靠他找出敵人,眼前的人已經腦袋成漿糊了。

不過,他的異能實力,已經達到了a級,也就是差不多相當於先天一階的實力。但是精神係異能者的詭異,不是先天一階就能夠抵擋的。

這一次,他來這個地方,主要的原因,就是調查另外一個人的情況,也就是蒂娜的情況。

蒂娜,作為精神係異能已經達到s級的異能者,卻在進入柬國之後,失去了聯絡。他雖然與蒂娜不在同一個異能組~織,但是卻時刻關注著蒂娜。

西方異能者組~織,都是相互扶持,相互監督,相愛相殺!對外是一種合力絞殺,對內是一種競爭的行為。資源就那麼多,想要脫穎而出就要有競爭。

而且,他有收到資訊,關於蒂娜去柬國,可能找尋秘寶。聽說其組~織中已經有了一件,但是根據擁有的秘寶,得到了另外一件秘寶的地點,這也是他來暹羅的原因。

如果是一般普通的秘寶,也就冇有什麼,反正大家各自的組~織,都有一些秘寶,成為組~織的實力底蘊。但是據可靠訊息,這種秘寶非同一般,不僅僅能夠增加佩戴者的實力,而且還有一些特殊的功用。

功用什麼的,並冇有探聽出來,但是這種秘寶是誰擁有誰知道,自然也是多一個是一個。

因此,對於蒂娜的行蹤,就比較關心。

不過,蒂娜去了柬國,而他不可能也跟上去,隻能先暫時在曼市等待資訊,想著差不多的時候就過去攔截,將秘寶截胡到手裡。

但是當他來到這裡等待訊息的時候,僅僅幾天的時間,就得到柬國吳哥窟消失,並且那個什麼洞什麼湖也消失,顯露出一個大大的洞口。

針對這件事情,整個柬國其實外鬆內緊,全麵封鎖。並且所有進入柬國的人,都會一一盯著。

這件事情實在是影響太大,讓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柬國這邊。

也因為如此,柬國的上層,也是有火冇處發,想要立刻將這個事情弄清楚,究竟是怎麼搞成這樣的。如果是人為的,那麼就算是舉國之力,也要讓其付出代價!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