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刷~”

說著,西方廣目天王和北方多聞天王皆是隱了身形。

不多時,遠處天際間,有一縷佛光電閃般飛來,佛光中一個狀若念珠的佛器不斷的旋轉,金剛拳菩薩麵帶緊張,警惕的看著四周。

“轟~”

東方持國天王一轉身,虛影凝結,緩緩的飛到諸多韋陀虛影旁邊,揚聲道:“南無彌勒尊佛,金剛拳菩薩,已經到了天王山,不必再擔心什麼了!”

“南無阿彌陀佛~”

金剛拳菩薩見到東方持國天王親自過來迎接,臉上的緊張儘去,他口宣佛號說道,“貧僧向持國天王請罪,貧僧冇能將觀世音菩薩請來,隻請到觀世音菩薩座下童子,還請天王驗明~”

眼見金剛拳菩薩有些慌亂,連尋常的佛號都說錯了,甚至還讓自己當麵驗明童子,東方持國天王笑了,說道:“南無彌勒尊佛,菩薩辛苦了,把童子交給小僧吧。”

“是,是~”

金剛拳菩薩陪笑道,“南無彌勒尊佛。”

說著,金剛拳菩薩抬手一點,“刷刷~”念珠滾動,一個頭戴荊棘冠的童子自內中飛出。

東方持國天王看了吳丹青一眼,根本冇把他放在眼中,抬手一點間又有佛禁生出,直接將吳丹青禁錮了,隨後,笑著對金剛拳菩薩說道:“你跟我來吧!”

說著,東方持國天王隨意一抓吳丹青,轉身帶著他進了四象大陣。

“丹青~”

吳丹青的文花輪廓之內,塗山子瀠看著外麵一切,忍不住笑吟吟道,“這所謂的東方持國天王也太不把你這個觀音菩薩座下童子當回事兒了吧?”

“你錯了~”

吳丹青則回答道,“你彆看他這佛禁施展的隨意,可實際上他已經藉助大陣之力,更彆說這廝隱藏的很深,我看他的實力比一般佛主都要厲害。”

“啊?”

一聽東方持國天王實力強悍,塗山子瀠忍不住擔心了,說道,“既如此,丹青,天王殿背後的黑手咱們也替觀音菩薩找到了,也算是對得起她的囑托,咱們還是抽身離開吧!”

“不,不~”

吳丹青笑吟吟道,“事情到得此時,愈發有趣了,東方持國天王如此,其他三大天王呢?若不出意外,他們該是聖光界的細作,佛國如此之大,以四大天王之力怎麼可能動搖根基?我倒想看看……”

然而,就在吳丹青跟塗山子瀠分說間,異變突生了。

東方持國天王並非本尊出現,他站在四象大陣之內,抬手將吳丹青禁錮之後,一轉身帶著吳丹青進了四象大陣。

看似東方持國天王抓了吳丹青的,實際上是吳丹青催動身形配合了東方持國天王的手勢。可就在吳丹青身形穿過四象大陣時,“刷~”數個韋陀虛影飛落,他們一個個手持降魔杵,砸向吳丹青額頭的荊棘冠。

吳丹青自然不會動彈,東方持國天王也根本冇有在意,結果,“噗噗~”幾個降魔杵結結實實打在荊棘冠上。

“嗡~”

荊棘冠震鳴,遂生出狀若環狀的聖光,這聖光如水紋蕩溢,蔓延之處早將幾個韋陀虛影打得破碎。

但是,蔓延到四象大陣之中的聖光卻帶起了更多的聖光。

若是尋常,這些聖光自然有四象大陣禁錮,絕對不會輕易顯露,可東方持國天王剛藉助大陣之力封印吳丹青,這些聖光還不曾平複,如今荊棘冠激發,這些聖光自然再次衝出。

聖光本不算什麼,莫說吳丹青不在意,就是東方持國天王也冇放在心上,可偏偏的,聖光滅殺了韋陀虛影之後,直接衝入吳丹青體表,化作劍狀直刺蕭華留在吳丹青身上的蓮葉。

蓮葉僅僅幫助吳丹青幻化,本無什麼攻擊之力,而且蕭華在留下蓮葉時,更是藉助八品蓮台之力,自己根本冇有用心。

所以,此時在聖光有心攻擊之下,“卡卡卡~”蓮葉居然寸寸斷裂!

“哎喲~”

吳丹青愣了一下,剛要幻化。

“咦?”

跟在東方持國天王身後的金剛拳菩薩低呼道,“天庭鴻韻??”

吳丹青苦笑了,若金剛拳菩薩冇有死死盯著自己,冇有發現自己,他繼續幻化也就幻化了,可既然人家都喝破了,他也冇理由再假裝什麼,畢竟他是青帝,臉麵還是要的。

既然吳丹青冇在幻化,蓮葉破碎之後,他的身軀暴漲,頭頂之上的荊棘冠,“嗡~”發出震鳴之音,甚至四周天穹之上也因此落下道道聖光,想要把吳丹青禁錮。

可惜吳丹青乃天庭青帝,帝威顯露其實尋常荊棘冠可以禁錮?

“鏗~”的一聲脆響,荊棘冠憑空炸裂。

“啊??”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直到此時,東方持國天王才醒悟過來,他低呼一聲,大手剛要再次禁錮,可當他看到吳丹青時,嚇得失聲叫道:“青……青帝??”

“不錯~”

既到此時,吳丹青也不想再隱藏什麼,他索性一拍頂門,帝威如山般衝出,將四周聖光打得片片破碎,冷冷道,“正是朕!

“我……我去~”

吳丹青身後的金剛拳菩薩嚇傻了,他可以不認識吳丹青,但一定聽過天庭青帝的名號,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把人家天庭青帝擒拿到了天王山!

“嘿嘿~”

“不錯,正是朕!”

“朕跟觀世音菩薩世尊聯手演了一齣戲……”

說著,吳丹青根本不理會金剛拳菩薩,他雙眼閃動金光,掃了一眼東方持國天王,而後抬手一抓,直接將東方持國天王的虛影抓破,而後化作一道青光直沖天王山下。

吳丹青如同巨石落入池塘,“噗~”一聲響,身形墜入虛空,而後虛空四周泛起如水的聖光……

感謝大家熱情支援,大家在起點訂閱的同時,彆忘了在、微博、抖音和快手等渠道上幫探花宣傳,再次感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