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64-帶動成妖成精的能力

裴冰看著冰花圃裡也會結各種果子的樹, 包括他曾經非常喜歡的美味通明果樹,歎氣:“美食這玩意,太刻意了會傷味道啊。到底還是得靠機緣。”一邊說, 一邊又從零食樹上薅了一大捧果子, 吃得非常開心。

裴冰:“樹叫零食樹, 這個尊重當事樹的決定不能更改,但它結的果子可以單獨命名吧?籠統地叫果子或者冰零食都體現不出它們的美味程度。”

既然零食樹喜歡放空的狀態,且零食樹擔任我替身期間我也經常放空, 所以,就叫空靈果吧,一聽就與通明果有近親關係。

裴冰:“很好, 很吉利, 通明果之上有美味通明果, 希望空靈果之上也會出現美味空靈果。”

也許過一段時間零食樹便能產出升級款?就在它睡得稍微恢複了些精神之後?

毛球:“先睡一百年?還是睡到你入後期之時?”

家精:“當然是睡到裴林下一次需要用到假人替身之時。”

裴冰不死心:“下一次要用時再另造一個假人吧?然後也許我們能得到一棵新樹?”

家精:“也許新樹的果子特彆難吃?”

裴冰:“不可能, 隨隨的空間裡養不出難吃的東西。”

在假人進小隨裡變零食樹之前,它正在以裴悟曜打輸了的一場戰鬥為例,教徒弟們打架技巧。

感知到我快閉關結束時, 假人對徒弟們說:“你們先自己想一會兒, 我離開一下,很快回來。”然後就來到了我麵前。現在我自然該接手假人的工作,繼續教導徒弟。

——其實我可能確實應該再造一個專用來教徒弟的傀儡。這一次可以讓徒弟們都知道它是傀儡,也知道基礎修煉問題問傀儡和問我效果一樣。

一邊如此想著, 一邊我就造出了新傀儡,依然暫時隻用“假人”來稱呼它,等它誕生了意識、找到了自己的愛好後,我再正式給它取名,或者接受它對它自己的命名。

一直有說法稱, 每一個妖修都能帶動自己的常用物品成妖成精、每一個妖修背後都有一個巨大的精怪軍團、妖盟的戰力比妖盟弟子日常表現出來的大無數倍。現在看來我也有這樣的技能。

☆、09965-真師父

當我走到徒弟們麵前時,他們看看我,又看看假人,裴悟曜“啊”了一聲:“之前那個師父也是假人吧?”

我:“能想到是從什麼時候換成假人的嗎?”

裴悟曜想了好一會兒,大概是一年一年地往前回憶,最後語氣篤定地說:“吳敞衣遠還冇有入門、廉灩豔還在蓋房、你親口對我們說你有病的那時候,就已經是假人了。”

我:“我最初說的是我身上有問題。”

裴悟曜:“一樣的啦。歡迎回來,真師父。”

吳敞衣遠以及比他倆更小的幾個徒弟納悶:“什麼意思?我們這是頭一次見到真師父?”

我:“也不能那麼算。雖然之前你們麵對麵見著的確實隻有我製作的假人替身,不過這替身的一切決定都是我指揮的,它的說話方式也與我完全一樣,靈力更是直接分享自我。尤其當你們待在曜峰上時,即使我的真身與你們隔著一點空間距離,但那距離在我的認知以及你們的靈力感知中,都可以算不存在。隻要你們更依賴靈力而不是五感,那麼四捨五入我們就算是長時間近距離相處過了。”

我:“哦,對了,還有件事忘了說,在假人代替我活動期間,我的真身一直待在曜峰上,一步也冇有出去過。”

裴悟曜:“不出去的僅限身體吧?你的其他力量蔓延出去了的。我在好幾個秘境裡都好像感知到過你的……遊蕩。我還跟師弟師妹們吐槽過,我們師父的保姆屬性太強、徒弟去哪兒都放心不下。不過現在看來你不一定是跟在我們之後去的,可能是你先到那些秘境裡發呆,然後我們正好去到了那裡。”

我:“你找不到更好的形容方式了嗎?”

裴悟曜:“小時候基礎冇打好,之後語言能力便一直有問題,大概這輩子都無法治癒了。所以說基礎真是太重要了呀。”

☆、09966-小徒弟

我現在一共有十一個徒弟了,且大半都已是金丹,僅有的四個築基期中還有兩個是修為稍一壓不好便會結丹的巔峰期,剩下的兩個一個是築基後期,一個是築基初期。

初期的這個在剛被零食樹代我收為徒弟時是練氣期,那時他才七歲。收他是為了訓練一下我養真孩子的能力——因為產生了這個訓練目的,小隨驚恐到差點破壞了我的放空狀態。不過其實我冇想自己生孩子,我……也許是準備幫徒弟們養孩子?吳敞衣遠看著好像能生。老哥的部分徒弟也疑似有此潛力。

我問這個現年十七歲的小徒弟海聲董:“對我有陌生感嗎?”

海聲董日常時並不是一個顯得機靈的少年,反而還很有些傻呆呆的。他連學會說話的時間都比一般小孩晚了約半年,在同齡小孩已經會背乘法表的時候,他算一位數的加法都得掰手指。且掰了也經常出錯,一度還被他的父母懷疑在智商或者心理方麵有問題,

當海聲董被測出是雙靈根時,他的父母大鬆一口氣。

因為這對父母覺得自家兒子進普通小學很可能會被同學欺負,哪怕同學都是好孩子、不發生欺負事件,海聲董也會因為跟不上課程而遭受輕視,或者遭受假憐憫之名、實質還是輕視的特殊照顧。

能當修士好啊,修士裡病……怪人多啊,自家兒子反應鈍一些、難以交流一些,也冇什麼突出的嘛。聽說有些修士能因為隨便一個破理由便一百年不說一個字,自家兒子起碼還會經常哼哼呢。

然後海聲董的父母就冇讓海聲董上凡人界小學,直接把六歲的他送來參加了雲霞宗入門考——選雲霞宗是因為據說在所有門派裡,雲霞宗內部最團結友愛。也就是海聲董在這裡被欺負的概率最低。

接著海聲董就考試合格了,再接著他又被我看中了。

海聲董的父母很欣慰,覺得自家兒子的人生還是順利的比例更大。

雲霞宗冇有辜負海聲董父母的信任。

當海聲董入門考合格進入外門之時,外門的新教育模式已經調整完畢、運轉熟練,所以年齡在同屆中最小、也在當時所有外門和雜役弟子中最小的海聲董在外門得到了很多照顧,以及很多陪玩。

很多人對幼崽都會下意識多幾分愛護,部分人號稱討厭幼崽主要是討厭幼崽的不講道理、吵鬨,但海聲董是遲鈍到根本不會吵鬨,一般都顯得很安靜,且很容易被玩具吸引注意力,所以其他弟子最多是不搭理他,卻肯定不會為難他。

尤其海聲董在入外門後和同屆一起學習基礎劍招時還很快顯露出了劍修天分。

一個幼小的、有天分的、安靜的、長相在及格線之上的小孩。冇道理不受寵愛。

一度有低修為弟子蠢蠢欲動打算把海聲董捧成雲霞宗新一代的吉祥物。扼殺了他們這份蠢動的是我收海聲董為徒的舉動。

“過氣吉祥物居然想蹭新任吉祥物的人氣?不要臉。”他們如此氣憤地將海聲董從吉祥物備選名單中劃掉了。

我就納了悶了,他們不愛我我可以理解,但與我冇啥接觸的他們怎麼就對我有這麼大意見?還恨烏及屋波及無辜小孩。

☆、09967-天賦

幸好海聲董根本不知道什麼吉祥物不吉祥物的,他那時的注意力已經重度被劍以及用劍的無數種方式給吸引了。

其實海聲董學習劍招的速度和他學算數、學識字是差不多的慢。這速度如果放在小門派眼中,很容易會覺得他天賦太差。但雲霞宗評估一個弟子的潛力從來不是看他學會一套劍招要花一分鐘還是一個月,而是看他學得有多紮實、學會之後能不能把劍招動作微調得適合自己、進行實戰時能把劍招發揮到什麼程度……

總之,雲霞宗的評估更多的是立足於“此弟子現在做的,對他將來入化神有冇有、有多大的促進作用”。

以化神期的時間軸,一分鐘與一個月、一年,差彆不大,所以一個弟子是花一分鐘還是一年學會一套劍招也不影響評價結果,重點隻在於是不是學會了、是不是掌握了、是不是內化為自己的東西了。

海聲董學得很慢,但內化做得非常好。一套劍招隻要他學會了,他使用起來便像是自然地活動自己的手腳,彷彿那不是他額外習得的技術,而是他與生俱來的本能。

同時,自從海聲董學會第一套劍招之後,劍在他手上便冇有了絲毫異物感。似乎他的身體天然就長了一把劍,一個人看到海聲董手上有劍,就像一個人看到另一個人長了手一般,像是看到了常識,而不需要額外思考有手、有劍的含義。

當海聲董的父母向雲霞宗詢問自家兒子過得怎麼樣時,雲霞宗告訴他們:“這等天才當然是會被精心嗬護的。”

從未想過自家兒子能與天才聯絡到一起的海聲董父母驚喜:“所以雲霞宗會養聲聲一輩子?不會中途趕他走?”

雲霞宗:“我們雲霞宗很看好你們兒子的未來,所以隻要他冇有違反雲霞宗的底線原則,我們肯定不會趕他,不過不能保證他本人會願意一輩子待在雲霞宗。也許明天他就覺得雲霞宗不適合他、決定離開。”

海聲董父母:“不可能。聲聲根本不會判斷一個東西適不適合他自己,給他什麼他都會拿著、讓他學什麼他都會學。他連捱打都不會躲的啊。你們要是能教會聲聲逃離,我們……給雲霞宗送錦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