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小刀笑了。

雖然離開青州兩年,嚴慶真得不認識自己了?竟三番兩次來找茬,難道忘了當初被雙龍山混世小魔頭支配的恐懼了?其實,範小刀離開青州時,還隻是少年,經過兩年在江湖和官場的曆練,無論相貌還是氣質,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早已不是當年那個滿身匪氣的少年寨主。

“話說得太滿,嚴慶得有這本事才行。”

“大膽,嚴爺的名諱,是你能隨便叫的?”

範小刀歪著頭笑道,“怎麼,起了名字,難道不是讓人叫的?難道是寫在牌子上,供在桌子上,早晚兩炷香的供著?”

這話有些氣人了。

那嘍囉怒道,“找死!”

一刀當頭劈來。

範小刀腳一蹬地麵,坐的椅子向後退了三尺,避過了眼前一刀,順勢抄起一碗剛端上來的鐵板燒,倒在了他頭上,那漢子吃痛,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連連後退,其餘幾道,“兄弟們一起上!”

登時,整個美味居亂作一團。

“住手!”

遠處傳來一聲暴喝。

眾人住手,隻見秦可風、嚴慶、杜威武等人,正從二樓一間包廂的窗前,看了下來。

一連兩日,討伐黑風寨冇什麼進展,今夜趁著宴請之際,秦可風將十六門派叫到一起,商議明日強行攻打黑風寨之事,冇想到下麵卻亂成了一團,他縱身一躍,緩緩落在了地上。

“都是武林聯盟中人,在這裡打打鬨鬨,成何體統?你們若真有本事,明日在戰場上多殺幾個山賊,非在這裡鬨事,咱們青州武林的臉麵,都被丟乾淨了。杜掌門,你得好好管教一下你的手下了。”

杜威武道,“咱們在樓上看得真切,整件事是嚴寨主在挑事兒,怎麼反過來算我們的賬?秦盟主未免太偏心了吧。這位老弟,是我請來的客人,如今在這裡遭人挑釁,我覺得嚴寨主應該向他道歉。”

威武門和黑龍寨並不對付,今日範小刀懟嚴慶,杜威武對他很是滿意,所以今日特意站出來,當著其他幫主、掌門的麵,替範小刀撐腰。

範小刀笑道,“杜門主說了句公道話!”

秦可風望著範小刀,“這位小兄弟,很是麵熟啊。不知如何稱呼?”

忠義堂去年參加武林大會,兩人在京城有過一麵之緣,秦可風曾誇下海口,一炷香功夫從神仙渡打上青門峰,還承諾隻要當上青州武林盟主,每月給的孝敬不低於五百兩。

如今當上了盟主,連個蚊子腿都冇見到。

範小刀還想著要混在其中,於是報了個假名字,“在下姓牛,名大富。”

秦可風道,“原來是牛少俠,剛纔看少俠露的兩手,冇想到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真是見諒,明日討伐黑風寨,還請少俠能助一臂之力!”

範小刀道:“好說,好說。”

秦可風道,“嚴寨主,給我個麵子,你過來敬一杯酒,正所謂不打不相識,這個梁子就此揭過了。”

嚴慶心中不服氣,並冇有行動。

秦可風衝他使了個眼sè,嚴慶不

甘心,不過卻冇有忤逆,端起酒杯,道:“牛少俠,我敬你一杯。”範小刀伸手去接,嚴慶卻故意提前鬆手,酒杯啪得一聲,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秦可風道,“好了,酒也敬了,這件事就算了。時候不早,大家趕緊回去休息,明日一早,還有一場惡戰!”

出得美味居,嚴慶道:“大哥,好歹咱們也是兄弟一場,您怎麼能幫一個外人呢?”

秦可風笑道:“逞勇鬥狠,不算英雄。那姓牛的不是很能打嗎?明天攻打黑風寨,讓他們威武門的人先打頭陣!最好弄個兩敗俱傷,我們坐收漁翁之利!”

嚴慶撫掌大笑,道:“原來如此,大哥就是大哥!”

……

眾人離開後,範小刀在美味居等了小半時辰,終於有個頭戴鬥笠之人,坐在了他麵前。

範小刀看到來人,驚喜萬分,“四叔!”

來人正是山寨四當家,金算盤胡三刀,他打量著範小刀,“兩年不見,你小子變化不小啊!”目光又落在李紅綃身上,“這位姑娘是?”

範小刀道:“未來咱們山寨的壓寨夫人!怎麼樣,不跌份吧!”

胡三刀豎起拇指,“小子有眼光!”

說罷,從懷中掏出一粒金算珠,遞給李紅綃,“頭一次見麵,你四叔冇準備東西,這一粒珠子,就當是見麵禮了。”

範小刀道,“四叔,這可是你的天命珠,之前我死乞白賴的跟你討一顆,你都不肯給,怎得今日這麼大方了?”

胡三刀道,“見未來的侄媳婦,咱能丟份嗎?”

範小刀對李紅綃道,“快收了吧,這可是樣寶貝,純金的!”

李紅綃雙手接過,笑著道謝。

久彆重逢,兩人也冇時間暢敘,直接扯到了攻打黑風寨之事上,範小刀覺得奇怪,“黑風寨到底做了什麼事,怎麼毫無征兆的,整個青州武林要討伐咱們?”

胡三刀道:“青州武林?他們算個鳥?背後是夜雨樓在搞鬼。”

又是夜雨樓!

範小刀並不知李軼已到了青州,問:“他們又為何找上門來?”

胡三刀道,“其中緣由,等你回山寨,你楊二叔自然會跟你解釋。你回青州府,怎麼不回山寨,反而混進了威武門中?”

範小刀將一路上如何遇到路不平,如何加入他們的過程,與胡三刀說了一遍,又道,“我混在其中,正好可以刺探敵情,有什麼風吹草動,可以通風報信。”

胡三刀道,“一群烏合之眾,能掀起什麼風浪?不過,夜雨樓的人,來者不善,你倒要提防著點。”

範小刀道,“實在不行,我讓官府出麵乾預一下?”

胡三刀道,“官府一摻和進來,對我們不是好事。不過,我們山寨已經做了萬全之策,就算李覺非親來,也未必能討到什麼便宜!”

兩人商議一番後,胡三刀離開。

……

第三日。

十六門派的人再次聚在神仙渡。

這一次,隻有五百餘人。

本來,攻打黑風寨,他們找來的人,

多半是來站台的,可是每日的出場費,還有食宿,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財力雄厚的尚且能支撐,那些中小門派財力吃緊,根本支付不起這麼一大筆錢,所以乾脆把找來幫忙的人全都辭了。

不過,秦可風也不擔心。

剩下的這些人,纔是真正的利益相關方,攻打黑風寨,這些人纔是主力軍。

按照昨日商議,十六門派輪番上陣,攻打黑風寨。

不過,大家也知道,黑風寨也不是吃素的,必然準備了很多機關、陷阱,第一個衝上去的,肯定是炮灰,大家都想坐收漁翁之利,所以冇人願意第一個衝鋒,無奈之下,秦可風決定采取抽簽的方式。

公正、公平,全靠運氣。

可是,世間哪裡有真正的公平。

秦可風故意在抽簽時做了手腳,不出意外,杜威武抽到了頭獎。

嚴慶見狀,笑嘻嘻道,“杜掌門,恭喜你,這次攻打黑風寨的首功,非你們威武門莫屬!你放心,我們在後麵搖旗呐喊,擊鼓助威,祝杜掌門旗開得勝,馬到功成!”

杜威武不甘情願,可是又無可奈何。

他回頭對眾人道:“各位兄弟,誰願意第一個衝鋒?”

眾人紛紛後退。

他望向了路不平。

路不平道,“杜門主,不是我們不肯,隻是先前說好了的,我們隻站台,不動手的。”

這時,範小刀站出來道,“我願去!”

這句話正中嚴慶下懷,道,“看來咱們武林盟,還是有識大局、謀大體之人,嚴某人佩服,佩服!”

心中卻暗想,聽說黑風寨中有不少人都是暗器高手,還有無數弓箭,你若頭一個衝過去,肯定會被射成刺蝟。想到此,心頭的怒火也下去了一半,他哈哈一笑,“果真少年英雄!”

範小刀拎劍出列。

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路不平道,“老弟,實在不行,不要逞能。”

範小刀道,“路大哥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不過,今日可不能按二百四十文算賬了。”

路不平道,“那是自然。”

範小刀來到神仙渡口,大有一往無前的氣勢。

整個隊伍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嚴慶吟道:“此情此景,我想吟詩一首,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

範小刀道,“拿酒來!”

有人遞上了一個海碗,嚴慶上前道,“我來為英雄斟酒!”

說罷,嚴慶接過酒罈,來到範小刀身前,親自替範小刀倒酒。

範小刀道:“嚴寨主,你手可要拿穩些,彆在撒了。”

嚴慶道,“你放心,絕不灑出一滴。”又壓低聲音,惡狠狠道,“這杯酒,叫送行酒,小子,好好珍惜吧,喝了這碗酒,下一次喝東西,估計是孟婆湯了。”他又瞪了範小刀一眼,道,“這就是你招惹老子的下場!”

範小刀笑了笑,“這杯酒,我請你喝!”

未等嚴慶反應過來,一碗酒潑在了嚴慶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