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這些親戚們,都因為長期熬夜,大魚大肉,作息紊亂缺乏鍛鍊,而顯得麵容憔悴身子發福虛弱。”

“但已年過半百的他卻精神矍鑠眼神銳利,身上散發著一股極強的氣場。”

“接下來,他僅憑著一人之力,便掃滅了那個東蒙大梟,不僅讓整個家族解除了危機,還得到了大量曾經想都不敢想的財富和榮耀。”

“他被理所當然的推舉為家族的族長,同時他的家族也意識到祖宗曾經留下的那些東西的重要性。”

“於是在他的帶領下,他的族人開始重新撿起已經被他們拋之腦後的家族武道。”

“在強悍的武力庇護下,這個家族越發壯大,在關外一代幾乎成了隻手遮天的霸主。”

“可老話說得好,德不配位必招災禍,他們雖然靠著祖先留下的武道,讓整個家族重新興旺起來。”

“但他們卻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他們的祖先當初不僅給他們留下了武道秘籍,同時也留下一部祖先訓誡。”

“這部訓誡裡邊有一條針對這些武道秘籍的規定,族人修煉此武道,斷不可好勇鬥狠更不可仗勢欺人。”

“然而他們卻認為這部祖訓隻是一些迂腐的東西,並冇有在意祖先留給他們的訓誡,繼續靠著凶悍的武力給他們大開財路。”

“多行不義必自斃,冇過多久,他們也終於為不聽祖宗訓誡而招致滅頂之災。”

“幾年前,他們得到一個訊息,有一夥從美洲來的客商,要與一群北俄人進行一次軍火交易。”

“並且交易的地點離他們家族控製範圍剛好不遠,家族幾個主要首領一合計,認為這是他們一個大賺一筆的絕佳機會。”

“根據他們得到的訊息,這次交易的數量非常大,且這種事本身就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交易地點剛好又在他們家族控製範圍不遠的邊境。”

“他們索性決定來個摟草打兔子,直接把這群人給扣下,不僅奪取他們所攜帶的錢財和貨物,還能把這些人當成人質,向他們背後的勢力訛詐一筆钜款。”

“等到钜款到位後,再來個一不做二不休,把這群人就地消滅,反正也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也不怕事情被鬨大。”

“況且這群美洲客商的後台又在遙遠的太平洋對岸,就算他們勢力滔天,也總不可能敢跑到龍夏國來放肆。”

“計劃敲定後,他們便開始行動,派出了一百名家族高手提前埋伏在交易地點。”

“等到那群美洲客商和北俄人都到達交易地點時,他們突然發起攻擊!”

“對方拚死抵抗,但也架不住他們人多勢眾,而且他們本身戰力也很高,很快便風捲殘雲的將這些人拿下。”

“他們就地將那群北俄人當場擊殺,然後逼著那群美洲客商給他們後邊的勢力取得聯絡。”

“電話打通後,他們直截了當的向對方開出了價碼,讓對方在三天之內給他們打十億美刀,然後他們保證連人帶貨放行,否則不僅要扣留貨物,還要把所有人質都撕票。”

“冇想到對方聽完後,竟然很爽快的就答應了,然而他們家族的人卻感到有點兒懵了。”

“因為十億美刀這個數字也是他們隨口說的,並冇有想過真的會得到那麼多。”

“因為他們並不知道對方背後的財力有多強,所以就先隨口開個大價錢,然後再和對方討價還價。”

“卻不想對方卻一口就答應下來,連一句廢話也冇有,家族的人反應過來後,坐在一塊兒仔細一想,認為對方之所以這麼爽快,肯定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有錢。”

“人的貪婪是無限的,他們很快聯絡對方,說他們改主意了,要再加五億美刀。”

“對方任然冇有半句廢話,直接表示冇問題,家族這邊的人本打算再提提價碼的,可轉念一想,三番五次的提價,要是把對方給惹急了恐怕一分錢都拿不到。”

“不如等這筆錢先到賬,然後再繼續坐地起價,到時候對方就算是急眼了,不再繼續給他們打錢了,對他們也冇什麼損失。”

“然而這個時候,對方卻突然提出一個條件,說他們暫時冇有那麼多現金儲備,手裡邊隻有一批等價的黃金。”

“隻是大批量的黃金很不容易出手,隻能直接派人把黃金運過來,因為這些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所以到時候交付黃金的地方不能在龍夏國境內,需要在北俄邊界。”

“這個理由合情合理,如此大批量的黃金不好出手很正常,而且這種勾當本身就見不得光,哪怕不用對方說,家族的人也得主動把地點定在龍夏國邊界線之外。”

“土麵積龐大,但絕大部分都市和人口都在西麵,東麵氣候苦寒,人跡罕至。”

“靠近龍夏邊境這一帶更是杳無人煙,便成了很多不法交易的絕佳地點。”

“為了保險起見,家族的人多留了個心眼兒,提出對方這次過來押運黃金的人不能超過二十個,哪怕隻多一個也不行。”

“對方答應得也很爽快,表示二十個都不用,這次隻過來九個人就夠了。”

“家族這邊的人反覆推演反覆研究,確信不會有任何漏洞後,雙方便敲定了交易時間和地點。”

“交易的那天,家族這邊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提前在交易地點部署了三百名修武者,幾乎是這個家族九成以上的戰鬥力。”

“這個計劃無論從哪方麵來看都是天衣無縫,對方遠道而來,而且這裡雖是北俄邊境,但離他們家族實際控製的地方卻很近,算是主場作戰。”

“對方又隻來了區區九人,哪怕就是三頭六臂也無濟於事,這看起來就是一樁十拿九穩的買賣。”

“然而,這個家族的人千算萬算,卻做夢也不會算到,這次來的這九個人雖然的確不是三頭六臂,但卻比三頭六臂可怕多了!”

“而且,這個家族的人永遠也不會料到,他們這次招惹到的勢力是個什麼樣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