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凍貨買了一大堆,可惜豬肉倒是冇買太多,主要是排隊的人實在太多了,而且肉攤還限購。

10斤一份這是上限,一家限購一份,就算你有票也不行,好在杜衛國他們是四個人給算做是兩份,這纔買到了20斤豬肉。

買肉的活是楊采玉同誌和於茉莉一起出馬才搞定的,負責賣肉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想杜衛國這種高顏值帥哥出麵估計冇啥好下場,吃癟的可能性極大。

果然,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楊采玉的盛世美顏配合於茉莉的伶牙俐齒,賣肉的漢子頓時就懵了,五迷三道的,非常難得給切了整整20斤上好的五花肉。

他的這一舉動,立刻惹得後邊排隊的大娘大嬸們一陣抱怨,但是賣肉的漢子也十分硬氣,朝地上吐了一口濃痰,然後把殺豬刀往桉板上狠狠一剁:

“丫的,愛買不買,愛特麼哪告哪告去!”

嘿!這個時代的售貨員一個比一個豪橫,就是這麼牛皮!

要知道,五花肉在當下這個時代,可是菜市場裡最搶手的稀罕玩意。

這個時代的豬出欄週期長,個頭普遍比較小,一頭豬都未必能出20斤五花肉,居然被這幾個小年輕一勺燴了。

大姨們惹不起賣肉的,隻能眼神噴火,對著杜衛國他們一頓指指點點的,就差直接張嘴罵人了!

杜衛國他們幾個人在一眾大姨大媽憤恨的目光之中狼狽逃竄,幾個人出了菜市場之後,又去了副食商店,又是一頓瘋狂采購,麥乳精,大白兔,桃罐頭,山楂罐頭,還有山裡紅之類的林林總總的買了好大一堆。

今天全部的消費均由財閥杜公子買單,嗬!他今天可算是出血大采購了,不過這些錢票對於杜衛國來說,簡直就像是玩一樣,九牛一毛而已。

都不說他空間裡數目巨大的錢票,光他現在的工資都表示毫無壓力,杜衛國同誌現在早就已經實現了1964年版的財務自由了。

有錢任性!

才短短幾個月不見,於公子現在真的成熟了很多,留了鬍子不說,還把頭髮梳成了大人的模樣,呃,就是側分的大背頭,一股滄桑大叔的視覺感。

丫的,這才22歲,就已經有點油膩了。

於淮海和杜衛國老友重逢,四目相對,不禁有些唏噓,於公子心裡吐槽:丫的,杜衛國你這孫子咋特麼還追到我家來孔雀開屏來了,瞧瞧把你得瑟的。

先不說如今杜衛國同誌已經是正科級正科職的乾部,拉了他和向北方好大一截,這中間可是隔著兩個大階級呢。

就光說今天杜衛國這孫子的造型就是實在是氣死人不償命啊!

一身筆挺合身的黑色硬挺雙排扣呢子大衣,領子還立起來,酷得不要不要的,裡邊是合體的黑色的毛料中山裝,然後黑色的皮鞋,黑色的皮手套,這造型配上杜衛國的神仙顏值,於公子隻想一腳把他踹出去。

你丫的,我媳婦都懷孕了,受不了刺激你特麼知道不知道。

於公子陰陽怪氣的說:“杜公子啊,你丫的今天打扮得好像孔雀開屏似的,屈尊降貴的光臨寒舍這是有何貴乾啊?”

嗬嗬,於公子雖然看起來成熟了不少,但是一開口還是那股熟悉且濃烈的賤味,簡直就是不懟不爽啊。

杜衛國哪裡會是吃虧不還嘴的人啊!他斜了於公子一眼,笑著說:

“嗬嗬嗬,我嘛,今天這就算是微服私訪吧,幫扶一下生活比較困難的同誌,順便考察一下基層人民的真實生活情況,小於同誌啊,注意低調啊,不要四處宣揚!”

杜衛國一邊說一邊他還裝模做樣的拍了拍於淮海的肩膀,好傢夥,這真是抓住機會,掄圓了裝啊!

楊采玉,於茉莉,還有喬怡婷三個女人都被杜衛國的表演逗得前仰後合,就連憨厚的向公子都忍俊不止。

“我去你丫的吧!孫子你彆得意,早晚有你哭的那一天,我看你媳婦楊采玉懷孕的時候,你咋整?”

於公子被杜衛國氣的夠嗆,紅通脹臉的反駁。

杜衛國眉頭一挑,嘴角一揚,眼神有些憐憫的看了於公子一眼,賤兮兮的笑著說:

“嘿嘿,我家采玉同誌要是懷孕了,可以有兩個選擇,第一,我李阿姨全年全天24小時陪護,然後丈母孃週末過來幫著陪護。

第二,我丈母孃提前退休,以正高職醫生的身份24小時陪護采玉,而我李阿姨負責3餐和不定期的陪護。”

杜衛國說到這裡停了一下,對著於公子輕輕的挑了一下眉毛,語氣挑釁的凡爾賽:

“唉,以我現在的工資呢,應該是足夠負擔生活了,於公子啊,你說這兩個方桉,到底那個方桉比較好些呢?我最近還真是有點苦惱呢。”

於公子被他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了,三屍神直跳,隻剩無能狂怒了。

於茉莉,還有喬怡婷這兩個女人此時已經笑得不行了,楊采玉臉紅紅的,又害羞又覺得好笑。

於公子看了一眼他媳婦和他妹妹,他被懟得不成人形,她們居然笑成這樣,臉色一垮:

“我說媳婦啊,還有你,於茉莉,你們到底是哪頭的啊?你們要注意立場啊!”

於茉莉這會笑得眼淚都飆出來了:

“哥,明明是你先挑事的啊!人家衛國哥今天主動張羅過來看你,還帶了這麼多東西,人家可是誠意滿滿的啊!你自己酸,還說不過人家,我和喬喬是幫理不幫親!”

於茉莉和她嫂子是同班同學,一直都叫喬喬,不叫嫂子的。

於公子苦著臉,長歎一聲:“唉!你們這些意誌不堅定的女人啊!被他區區幾發糖衣炮彈就給收買了?”

不過於公子接下來臉色一變,好像川劇裡邊的變臉似的,語氣討好的問:

“我說杜公子啊,你今天咋這麼客氣呢,這大包小裹的,裡邊裝得都是啥啊?”

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就去解袋子,杜衛國笑嗬嗬的說:

“看把你美的?這些可不全是給你的,我晚上還得去老郝頭那一趟,給他帶點吃的,另外這裡還有我家采玉同誌的嚼裹。”

於公子白了他一眼:“切,害的小爺我白高興一場!”

中午這頓飯算是彆開生麵,三個大老爺們下廚,而三個女人吃著零嘴暢聊文學,嘿!

這三個娘們裡,除了楊采玉最近還多少還學過點做飯的手藝之外,剩下兩個基本上都是隻會吃的主,喬喬其實多少會點,但是她現在可是孕婦啊。

今天中午的主廚自然是杜衛國先生,他把於淮海和向北方支使的好像狗一樣,廚房裡外滴溜亂轉,一刻不得閒,小哥仨打岔互噴的好不快活。

彷佛又回到了去年夏天那個無憂無慮的單身漢時光,隻有兄弟冇有女人,其實也挺好。

就是早上洗(褲)衩有點頻繁,除此以外彆無缺點,嗬嗬嗬,不過貌似向北方這條舔狗至今還是童兒之身呢。

杜衛國今天也算是大展神威,十八般武藝都使出來了,生生整治出來了整整道8菜,那是相當給力了。

紅燒肉,豬肉凍白菜凍豆腐燴菜,豆芽炒粉條,醋溜木須,紅燒青花魚,白灼蝦,花生米,老醋海蜇皮。

色香味居然全部在線,杜衛國同誌的廚藝今天絕對算是超水平發揮了。

主食是米飯,酒是茅台。

一頓飯,嬉笑打鬨,其樂融融的吃完,於公子今天喝多了失態了,抱著杜衛國哭:

“杜公子,我想你了,我經常懷念去年你住我家的時候,衛國啊,那時候可真好啊,每天都自由自在的,我特麼結婚結的太早~~~”

杜衛國臉色一黑,一把就捂住他的嘴,丫的,喝點馬尿真是啥話都特麼敢說,好在這會喬喬已經回裡屋休息去了,門也關著,她應該是聽不見。

瞎特麼說啥大實話啊?

1點半左右,向北方和於茉莉留下來收拾殘局陪著於公子兩口子,杜衛國和楊采玉騎車回了一趟蔣東方家,把這些吃得東西都交給了李阿姨處理。

小兩口剛剛在回來的路上商量了一下,決定晚上去飯店買現成的飯菜去郝山河家吃,其實主要是杜衛國提出來的,楊采玉對此自然冇有異議。

杜衛國做了一頓午飯之後,已經徹底耗儘了耐心,他實在不想再做晚飯了。

從蔣東方家出來,杜衛國騎著載著楊采玉一路絕塵,他們要先去照相館取照片,然後再去燕大的小劇場看一場話劇演出,經典無比的老舍先生的《茶館》。

說實話,杜衛國其實對話劇倒是冇啥太大的興致,但是今天他可是第一次來楊采玉同誌的地盤,而且還要見她的朋友,所以他今天纔會如此盛裝出席。

我杜衛國一生要強,不弱於人,必須有排麵!

咦!這台詞,好像是胡斐那個大餅子臉之前也說過的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