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小說網 >  聖尊之途 >   第612章 琴月居

魔都,是一座島,也是一座城,是一座建在一座巨島上的一座巨城。

魔都便是魔元世界的中心,七十二座大陸成規律、鱗次節比的排列在魔都四周。

若從虛空中看向整個魔元世界,便會發現,魔元世界便如一個橢圓形的巨眼般飄浮在無儘海之上,而中間的巨眼之瞳,便是魔都。

魔都是魔元世界的中心,其繁榮昌盛,其發達便利,其配套設施之完備自不必說。

魔都雖是魔元世界的中心,卻不是魔元世界的權力中心。

魔元世界的權力中心,是在魔極天。

而魔都,便是通往魔極天的門戶。

魔極天存在於虛無飄渺之中,存在於另一片虛空之中,傳說與冥界相連,卻不相通。

吳塵一行到來之時,早在魔都守衛的接引下住進了魔都開設的客棧之中,等待其他大陸之人到齊後,魔都之主在啟通往魔極天的門戶。

琴月居。

一座典雅的閣樓,一縷檀香起,一身紅紗裙的羅烈赤月盤膝而坐撫琴而奏。

琴聲如訴,如輕歎,恍若有千般愁、萬般憂無從排遣。

改頭換麵的吳塵在侍女的帶領下來到閣樓下。

侍女伸手示意吳塵自己上樓,隨後福了福,便自退下。

吳塵輕輕上樓。

琴聲突然一轉,變得歡快輕鬆,如淙淙流水,如泉水叮咚,聞之讓人渾身舒坦,心情愉悅。

吳塵靜靜的立在窗邊閉目而聽,不時用手合著節拍敲打著欄杆,一付陶然之色。

琴聲嘎然而止。

羅烈赤月抬頭。

吳塵也自睜開眼。

吳塵麵帶笑意:“羅烈小姐先憂而後喜,不知有什麼心事?”

羅烈赤月:“你聽得出來?”

吳塵臉色一正:“我雖不是知音,卻也能聞曲而知雅意。在下不才,願為羅烈小姐分憂。”

羅烈赤月起身盈盈一笑,臉頰的二個酒窩浮現,讓其彆具一番風情。

吳塵的眼睛不由微微一亮,心中暗讚一聲:這妞兒的美貌身段與自己的幾位女人各有千秋,尤其是那淺淺的酒窩與那眉心的硃砂痣更彆具一格,夠味,夠勁。

接著吳塵心中暗罵自己一聲,自己是要利用這女人把自己的力量安插進魔極天,自己怎麼老是注重皮相?吳塵呀吳塵,色字頭上一把刀,你可得謹記纔好。

羅烈赤月輕聲道:“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吳塵:“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心不動,人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如心動則人妄動,便會傷其身痛其骨,於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

無求便能無憂,無憂無求,天地自然寬闊。羅烈小姐何不看輕看淡從容麵對?”

羅烈赤月眼中閃過異色:“可人在濁世,誰能無憂無求?誰能免俗?誰能免得了隨波逐流?又如何心不動?身不動?”

吳塵:“世間那能多如意,萬事隻求半稱心。隨心,隨意,隨緣,不強求,不貪婪,心安即是歸處。”

羅烈赤月略偏頭:“這就是你對人生的態度?”

吳塵略默後道:“本是青燈不歸客,卻因濁酒戀紅塵。如果可以,我願采菊東籬下,撫琴向天涯,找一知己共話桑麻,不再進入紅塵俗世,不願深陷這紛紛擾擾。”

羅烈赤月一怔,隨後沉默。

吳塵也是一默,自己怎麼對這女人說出這番話了?

無意中的袒露心聲也是一種交心,正因為無意,便儘顯真摯真誠冇有任何做偽。

氣氛變得微妙,卻無關曖昧。

一者想起了心事,一者憶起了往事,想到了今夕,想到了前路的坎坷。

吳塵率先打破沉默:“不知羅烈小姐所說的好處是什麼?”

羅烈赤月抿嘴一笑:“你不是說,隨心,隨意,隨緣,不強求,不貪婪,心安即是歸處嗎?怎麼現在又要好處了?”

吳塵無語,你特麼不懂說與做是二碼事嗎?

心裡雖這麼想,吳塵臉上卻帶著笑意:“我既入紅塵,自然便是俗人,俗人自然是談俗事的,所以,我要好處,有何不對?有何不可?”

羅烈赤月眉頭挑了挑:“話在你嘴裡怎麼說都有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混跡朝堂的老油子呢。”

隻是羅烈赤月不知道的是,吳塵何止是混跡於朝堂的老油子,他可是能隨著環境變化而變化的“變色龍”。

吳塵笑笑:“我既入紅塵,想不變成老油子也不成。相比於彎彎繞,我更喜歡真接了當。赤月,說事吧。”

羅烈赤月聽到吳塵喚她的名字不由眼中閃過異色,隨後淡淡道:“你可知魔輪的由來?可知葛羅家的老祖是如何修成的魔輪?”

吳塵搖搖頭:“我雖得到了葛羅九宵的傳承,但卻不知魔輪的由來,更不知葛羅老祖是如何修成的魔輪。”

羅烈赤月:“你可知道冥輪?”

吳塵心中一驚,麵上卻不動聲色:“冥輪?冥族的生命之輪?這與魔輪有什麼關係?”

羅烈赤月:“相傳葛羅家族的老祖便是觀冥輪而自創的魔輪神通,從此葛羅老祖便縱橫魔元世界,所向披靡,後被魔帝大人所收服,忝為大昊司之主。後來進階歸元後期失敗,死於雷劫之下。”

吳塵不關心葛羅老祖的過往,他更再意的是對方如何入的冥界觀的冥輪,畢竟要到冥界隻有經過葫蘆大陸才行:“葛羅老祖在魔界,他如何入冥界觀冥輪?”

羅烈赤月笑道:“這便是我送你的大造化。”

吳塵一怔:“你有辦法讓我進入冥界觀冥輪?”

羅烈赤月:“我可以讓你觀冥輪,而不用進入冥界。”

吳塵再次怔住:“什麼意思?”

羅烈赤月:“魔極天與冥界相連,隻是被冥輪所阻,又被冥界的大陣所封,故而斷絕了二界的來往。”

吳塵這纔想起,自己與爺爺在冥界時,冥皇曾威脅自己爺爺要打開魔界通道的事。

吳塵:“在魔極天能觀冥輪?”

羅烈赤月:“不錯,當年葛羅老祖曾憑藉魔輪神通短暫的打開過與冥界的通道,我魔族的大軍也曾深入過冥界,把冥族殺了個血流成河。

可後來人族出手,加之葛羅老祖的神通維繫通道不能長久,我魔族大軍隻得敗退而歸。

後來,冥族便在通道處佈下大陣,佈下大軍防守,我族便難以進軍拿下冥族形成對人族的鉗製之勢。”

吳塵心下恍然,原來冥皇一直忌憚魔族,原來是被魔族給殺怕了。

同時,吳塵也明白了對方為何一見自己的魔輪,便不惜一切代價要拉攏自己,這是想讓自己以魔輪神通再次打開與冥界的通道,從而拿下冥界,再進攻人族。看來這羅烈家族對右使之位是誌在必得。嘿嘿,可惜,你卻遇上了我。

吳塵:“你想我打開通道,助你羅烈家族拿下冥界立功?”

羅烈赤月:“不錯,隻要我父親跨入歸元後期,再拿下冥界,那麼右使之位便非我父親莫屬。

你要想觀冥輪,要想完善自己的神通,就隻得與我合作。因為,魔極天的八大司是輪流鎮守著冥界通道,而這一輪,剛好是我父親的大義司輪值。”

吳塵:“輪值一次多久?”

羅烈赤月斜眼:“不多,也就一千年。彆待價而沽,也彆打歪主意,你在投靠他人之前,我敢保證,你會馬上變成一具屍體。”

吳塵笑道:“你看我像是二麵三刀之人嗎?再說,你我一見如故相談甚歡,我為什麼還要待價而沽另投他人?”

羅烈赤月眉頭微動正要說話,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赤月妹妹,什麼人能與你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話落身現,一位古意盎然身材挺拔的男子突兀的出現在閣樓。

男子白衣如雪,唇紅齒白,淡金色的髮髻上,插了一個精美的玉簪,一雙碧眸裡始終盪漾著笑意。

俊朗,溫雅,抬手舉止間儘顯從容溫和,讓人如沐春風。

男子正是大忠司之主古羅雄霸的獨子古羅如安,同樣是歸元初期修為,同樣是魔帝的入室弟子。

古羅如安的人雖長得和善,看向吳塵的眼神卻不那麼友善:“赤月妹妹,這位大叔是...”

吳塵臉頰抽了抽,大叔?你特麼什麼眼神?老子比你還小好不好?奈何他現在是箇中年男子模樣,比起俊雅的古羅如安,的確是個“大叔”形象,所以他也不好反駁。

恰在此時,一名侍女匆忙上樓,一臉惶恐道:“小姐,我.....”

羅烈赤月一揮手,侍女當即躬身退下。

羅烈赤月一臉冷色:“古羅如安,這就是你古羅家族的教養?這就是你自己標榜的以禮相待?我這裡難道冇有門嗎?需要你施展神通而來?”

古羅如安也不惱,一臉笑意拱手:“赤月妹妹責備的是,是為兄失禮唐突了。”

說完,古羅如安退到房門外,抬手敲了敲門,一臉溫溫笑意道:“赤月妹妹可在?為兄古羅如安前來拜訪。”

羅烈赤月眉頭微皺背轉過身看向窗外,對古羅如安的話充耳不聞。

吳塵也算是風月老手了,見到這情形,那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男追女隔重山呐。

不過這正是自己表忠心的時候,再說,誰叫這傢夥一開口就叫自己為大叔?老子很老嗎?

吳塵:“請回吧,赤月妹妹不在。”

說完,吳塵伸手一拂,二扇門便“砰”的一聲關閉,給古羅如安吃了個閉門羹。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