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

如此驚變,讓上方正在與柳老大戰的山水部落天丹境修士紫峰大驚失色!

就在方纔那一刻,他察覺到了秦寒想要對少主出手,他想要救援,但秦寒的速度迅疾如電,快到他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此行來到日照部,二人的主要職責本就是保護少主,現在,少主的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他心急如焚。

“小子,放開我家少主,其餘的一切都有得談!你若敢傷我家少主一絲一毫,必遭到我山水部落的雷霆打擊!”

從秦寒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太過厚重,如潮水鋪滿天地,壓塌一方天宇!給人以厚重和磅礴之感!

這般厚重的氣息,他隻有在部落中的那尊遊龍境強者身上感受過。

山水部落之中原本有著兩尊遊龍境大修士,隻可惜有一尊在一年前壽終正寢,溘然長逝。而剩下的另一尊亦如秋葉般垂垂老矣,隨時有可能在肅殺的歲月中凋零。

可不管那尊遊龍境強者如何年邁,隻要其一日不死,就無人敢進犯山水部落!遊龍境強者可威震一方,護一地之平安!

遊龍境強者,威嚴無雙!

可秦寒這個小子,又怎麼會是一尊遊龍境強呢?山水部落的天丹境修士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想要在一尊遊龍境強者手中救人,幾乎是不可能!對方隻要一縷氣機就能將他徹底碾壓碎。現在唯一能震懾對方的就是部落中的那尊強者。

“隻要你放開吾族少主,山水部落與日照部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若是你一意孤行,我山水部落中的那尊遊龍境強者定會與閣下生死相拚!”

紫峰再次開口,聲如雷聲轟鳴。

少主的身份雖然尊貴,但在遊龍境強者麵前仍是不值一提,對方一個不高興就可能將少主徹底滅殺,根本不會顧忌太多!

“放—開—本—少—主!”

被秦寒掐住脖子的紫霄麵色通紅,一字一句擲地有聲。

秦寒嗬嗬一笑,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天丹境護衛,接著笑問紫霄:“他們就是你的依仗?”

“你若敢殺本少主……”紫霄神色難看,他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秦寒再次一笑,“紫霄,看好了!”

話音落下,秦寒朝著山水部落的那尊天丹境護衛遙遙點出一指!

霎那間,風起雲湧。

還在威脅和想要震懾秦寒的紫峰,忽然發現周圍的天地在一瞬間被禁錮,接著一道無形指力劃破長空而來,驚天的鋒芒讓他雙目圓瞪。

“不要殺我!”

紫峰渾身汗毛倒立,驚恐開口。

然後,等待紫峰的隻有秦寒無情的滅殺!

風繼無匹的指力穿過紫峰的頭顱,指力散發出來的鋒芒將其身軀切割為碎片。

一指點出,天空中的紫峰屍骨無存!

“你!”紫霄渾身發寒。

“嘶~”日照部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包括天空中的柳老!

強悍無比的紫峰,竟然被秦寒一指點殺!

柳老心神震動,隻有他知道紫峰有多強,在先前的大戰中,他拚儘全力仍舊無法將其擊敗,可現在…

不管眾人的麵色如何精彩,一指點殺紫峰之後,秦寒看向了紫霄,聲音平靜而冷漠,“怎麼樣,想好怎麼死了嗎?”

掐住紫霄脖子的右手不斷用力,秦寒眼神冰冷,直視這位山水部落的少主,目光中有著睥睨一切的無雙威勢。

“我不信……你敢殺我!”

紫霞脖子上青筋暴起,雙目死死盯著秦寒。

二人對視,在這一刻,空氣似乎都凝固了起來。

“唔……”

一息過去,紫霄的四肢再度開始掙紮,很顯然已經到了極限。

秦寒臉色難看,“我冇有耐心跟你玩下去了,既然如此,就送你上路吧!”

說到這裡,秦寒臉上出現了一絲不耐煩,隨後右臂用力,就要捏斷紫霄的脖子。

“你!”

直到這一刻,感受到了秦寒眼中真切的殺意和決心之後,紫霄這才猛然驚醒。

此人,敢殺他!

原本倔強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對死亡的畏懼,心中對秦寒也生出無限恐懼。

紫霄目露恐懼,雙手死死抓住秦寒的右手,雙腿亂蹬,等到最後的時候,眼中已經有了哀求,或許是想要開口求饒。

但秦寒並冇有給紫霄這樣的機會,他心中殺心已定。

望著秦寒強硬的眼神,紫霄一臉絕望,這一刻,他已經出現了幻覺,這是即將死亡的征兆。

秦寒一點點的用力……

眼看紫霄就要斷氣,可就在這時,一直站在一旁的柳三刀卻是迅速上前,著急無比道:

“小寒,不然留著此人做人質?將紫霄留下,日後我們在與山水部落的對峙中將會擁有更多的主動性!”

已下殺心的秦寒回身看了一眼柳三刀,又看了一眼柳老。

天空中,柳老很是認真的點點頭,“紫霄今日雖然慘敗,但紫霄隻帶來了兩尊天丹境,其背後的山水部落深不可測的,小寒,留下他,日後的作用定然不會小!”

秦寒皺了皺眉頭,知道二人是出於對未來戰局的考慮。

紫霄雖然廢物,但好歹也是一族少主,以紫霄作為威脅,讓山水部落投鼠忌器,這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秦寒心中雖然不屑,但他遊龍境的修為支撐不了多久,萬一將紫霄斬殺,山水部落的那尊遊龍境強者追殺而來,恐怕日照部又會再次麵臨滅族的危險。

留下這紫霄,確實可以讓日照部多一層屏障。

想到這裡,秦寒不再猶豫,一把將快要斷氣的紫霄扔了出去,“那就先留你一命,等我滅了你山水部落再決定你死不死!”

如同麻袋一般被拋飛的紫霄,落到地上之後顧不上身體與地麵撞擊產生的劇痛,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驚駭的看著秦寒。

“綁起來帶走!”

另一邊,見秦寒鬆手,柳三刀大喜,連忙招呼兩名地丹境修士上前將紫霄控製住。

“你們怎敢如此對本少主!”

很快就被五花大綁捆起來的紫霄,臉色漲紅,不斷的掙紮,冷冷的威脅日照部的兩名地丹境修士。

“不想死就閉嘴!”

秦寒驟然回身盯著紫霄,雙目如電,冷酷霸道。

不可一世的紫霄打了個冷顫,支支吾吾的不敢再多言一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