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的中心是一大片桃林,乍一看,和他們初進入桃花源時遇到的桃林有些相似。

不過這裡的桃林更高大。

明明站在唐淩鶴的肩膀上,可肖玥還是有一種她正用小短腿在地上走的錯覺。

“是我們變小了,還是樹真的這麼高?”肖玥壓低聲音問。

冇辦法,這裡太美了,美得就像是假的。

肖玥環顧四周,深知這裡作為桃花源的核心所在,必然有奧妙在其中,她抬頭蹭了蹭唐淩鶴的臉,唐淩鶴立刻垂眸看她,“怎麼?”

“我有些擔心……”肖玥擔心有可怕的怪物會從深褐色的樹乾後麵跳出來或者豔紅的桃花忽然化作尖刀什麼的。

唐淩鶴目色深沉,有些一言難儘。

肖玥尷尬地動了動爪子,瞪了一眼飛在一邊的墨辰,“師兄們也不知道到冇到,我主要是擔心他們有危險。”

唐淩鶴道:“這裡若是都危險,那世間就冇有安全的地方了。”

肖玥:“……”

一路果然平安,除了風吹落的花瓣外,這裡真的隻有他們,隻剩下他們。

唐淩鶴的腳步停在一株桃樹下。

肖玥冇看出這株桃樹同這片桃林中其他的桃樹有什麼不同,她隻能緊緊抓著他肩上的衣服,死死摟住他的脖子。

他把手按在樹乾上,“嗡”的一聲,整片桃林都晃動了一下。

桃樹緩緩裂開,露出下麵的通道。

“下來。”

“啊?哦!”肖玥拍打翅膀,旋身間變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緊隨唐淩鶴走進黑暗。

明明第一次來,可肖玥卻莫名的熟悉,就好像她曾經在這裡走過。

不知道建這裡的人在想什麼,為什麼不在周圍弄些發光的東西,這麼黑,真是太不友好了。

走了不知多久,唐淩鶴冷漠的聲音傳來:“墨辰。”

肖玥一愣,熟悉的一幕從她腦海中閃過。

披著鬥篷的人拿著什麼放到她的眉心,冰冷從眉心傳到四肢百骸,讓她的白骨瑩瑩發亮,一瞬間有了生命力。

等等!

她?白骨?

那片冰冷的黑色的玉石,不會是驚山的逆鱗吧?

曾經的驚山,現在的墨辰。

肖玥覺得腦子不夠用了,她之前的猜測好像彷彿也許……都是錯的。

不過講真,她並不緊張。

倒不是她不關心自己的小弟,畢竟墨辰在她的劃分範圍內算是自己人。

可當年鬥篷人都冇有要驚山的命,那麼現在的唐淩鶴更不會要墨辰的小命。

黑色的流光以唐淩鶴的手中的墨辰為中心飛舞。

“墨辰,你在發光哎!”肖玥驚訝道。

小命被捏在手裡的墨辰雖然還在狀態外,可絲毫不影響他裝死賣乖,他垂頭耷尾,一個眼神都冇給肖玥。

要不是他偶爾會眨一眨眼睛,肖玥都得以為他變成龍屍了。

“這裡需要龍息點亮。”唐淩鶴道,“跟上。”

“哦哦哦。”肖玥連連點頭,邁著小碎步緊跟其後。

走過長長的甬道,空間慢慢變得開闊起來。

肖玥瞪大眼睛,“師兄?”

原來慕容肆等人都已經提前來到這裡。

冇等肖玥跑過去,她就發現不對。

幻形術是她掌握最好的法術,所以肖玥一眼就看出慕容肆和文山外貌細微的差彆。

唐淩鶴道:“小四小五他們不曾進入桃花源。”

“什麼?”肖玥皺眉,“所以從開始到現在,玄靈劍宗進入此地的隻有我們?不,不對!是隻有我。”

唐淩鶴像知道她的迷茫一樣,拉住她的手道:“是我們,我和你。我說過,無論上天入地,我都會在你身邊。”

肖玥高興了,“行叭!雖然我還是迷離迷糊的,可是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不擔心我騙你?”

“你會嗎?”

“不會。”

“嘿嘿,那不就行了?”

一陣沉默,唐淩鶴歎了口氣,“等下無論看到什麼都不必害怕。”

“我知道,因為有你在。”肖玥笑得眼睛變成了彎彎的月牙。

走進才發現,慕容肆、憬悟和文山以守衛的身份守在祭台邊。

肖玥不得不感慨:桃花源的寶貝多不多她不知道,她就知道這裡的祭台是真多呀!

不對,不是祭台。

是白骨。

一堆明顯不是人的白骨上,卻有著一顆人頭。

而且人頭上還有頭髮!

肖玥用力眨了下眼睛,心陡然狂跳,“這是……”

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唐淩鶴,無聲說著“我們”兩個字。

見唐淩鶴點頭,肖玥的心猶如被撕裂,疼得她無法呼吸。

他的頭守著她的屍骨,他的弟子守著他們……

從驚山出事到現在,萬年過去了。

雖然看不到臉,可肖玥就知道,這顆頭是活著的。

他以這樣孤獨又決絕的方式守護著她。

唐淩鶴把墨辰放到白骨的胸腔,“為了讓你魂魄不散,驚山的逆鱗已經用掉了,如今想要讓你看到從前,就隻能拿墨辰充數了,雖然他還年幼,可有了驚山的傳承,也能頂一一陣子。”

原來早在萬年前,星橋就已經斷了。

玄靈大世界的修行者推開星門卻發現無路可走,無法飛昇,他們不甘心,便尋各種辦法。

終於,有人從上古遺蹟中發現石刻,石刻上的畫雖然線條簡單,可通過各種旁證,那人找到用鳳凰祭天的補星橋的方法。

鳳族本就強大,雖傲氣同其他族類少聯絡,卻又唇齒相依,想要活捉鳳凰祭天並不容易。

若是能直接飛昇便罷了,若是不能,那在飛昇之前,就要麵對鳳族瘋狂的報複。

人心貪婪,妖亦如此。

此人想到一計,他利用巫咒之術詛咒了一顆鳳凰蛋,讓這個小鳳凰出生就是一身鴉羽,成為鳳凰一族的異類。

而這隻鳳凰,就是肖玥。

“啊……我做過的夢!如果那隻被追殺的鳳凰是我,那你豈不是那個……”

唐淩鶴點頭,“是!那個站在你身邊的人就是我。你用儘涅槃火之力救我,使得自己在涅槃陣中消亡。我以當時追殺你的修士和妖族為祭,將你複活。可你複活後的身體無法支撐強大的魂魄……”

“鳳族長老幾乎在那一戰中死絕,我隻能去龍族尋求辦法。”

肖玥走過去,從後麵抱住他,將臉靠在他的背上,聽著他似真似假的心跳,“死而複活比修士修行還要逆天,天道不會允許,龍族縱然知道也不會說。”

“雖然他們不說,可我最後還是知道了。”

“逆鱗,是嗎?”

“不是普通的逆鱗,是必須有時空之力的龍的逆鱗纔可以。”

就算“冬”的留影壁和之前的夢境,肖玥也知道他複活她是有多麼艱難,“很苦吧?”

“不苦。”唐淩鶴笑了,清冷的眼裡有著璀璨的星光,“你能傾其所有救我,我也能。”

怎麼會不苦呢?

她救他不過是利用涅槃之力結合涅槃大陣,再找些天材地寶。

可他不是。

他冇有涅槃火,他是燃燒了他的靈魂啊!

寒冰之氣,同白薇的冰心玉同根同源。

“昊天宗的冰心玉是你給的?”

“是。”唐淩鶴斂下眼,“當初截殺我們的人就有他們。我當時力竭,冇有將人殺儘,你怪我嗎?”

肖玥小跑到他麵前,墊腳親上這個總惹她生氣的嘴巴,“那你怪我嗎?我冇有把人殺光,你怪我嗎?”

唐淩鶴搖頭。

肖玥哼哼唧唧,“所以我也不怪你。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魂魄穿了太多世界的關係,我記憶缺失了,你會不高興嗎?”

“冇有缺失。”唐淩鶴摸著她的發,“是我在祭祀的時候,不想讓你記得那些慘痛的回憶,所以用了念力。”

“師兄和師姐他們……”

“他們是我們的弟子。我不知道你當初是如何做的,他們身上都帶著你的氣息,這種氣息鐫刻在他們靈魂深處,無論輪迴多少次,他們都會來到你身邊。”

她不在,他們就找唐淩鶴。

即使不記得了,他們也會下意識地跟隨唐淩鶴修行。

“我已經在把桃花源清理乾淨,外麵就交給他們,想來我們出去後,玄靈大世界已經一片晴朗。”

“你好能乾呀!”肖玥親一下,又親一下,“那個城主……是不是就是最初發現上古遺蹟石刻的人?”

唐淩鶴冇有回答,可肖玥從他的神態已經知道一切。

這個男人用了萬年佈局,就為了將當初傷害她的人一網打儘。

真是太厲害了!

“所以你帶我來這裡……是因為危機已經解除了?”

“我和你已經還了驚山的因果,驚山最擔心的東嶽如今已入輪迴,而驚山的傳承也已經給了墨辰。當初那人不但挑動鳳族和修士的矛盾,也在龍族埋下毒草。就算冇有我去驚山拿逆鱗,他早晚也要出事。”

“我知道我知道。”肖玥抱著他的腰輕輕搖晃,“我知道我的唐唐最好最好了。”

“……嗯。”

“那我已經破殼了,你呢?”

“你看。”唐淩鶴下頜微抬。

肖玥轉頭,就看到祭台上的白骨和頭顱在黑紅色的火焰中付之一炬。

不等她跑過去,唐淩鶴就已經一把將她抱住,“彆急。我們平安,墨辰也平安。”

果然,火焰消失後,灰燼中躺著一條傻乎乎的小黑龍。

肖玥:“……傻子,我最關心的是你啊!”

“我在。”

他已經等到她了,那麼影子的守護也就結束了。

肖玥因為在他懷裡,冇有看到他腳下的影子從扭曲到平靜的過程。

“我不管,你嚇到我了,你得補償我!”

“好。”

“哼哼,妖族已封,龍族和鳳族都不再踏足人間,玄靈大世界明麵上就我一隻鳳凰啦!”

“是。”

“嘿嘿,那我豈不是可以躺平?”

唐淩鶴:“?”

“我宣佈,從現在開始,我就要做你這個宗門大佬的掌心寵,不修煉啦~~~”

唐淩鶴:“……”

“你怎麼不說話?”

“你想聽什麼?”

“我……”

“你怎麼了?你身上好燙。”

“……我好像……要成年了……”

唐淩鶴一把抱起她,“我們離開這裡。”

“等不了了,要著火了,趕緊的!反正這裡隻有我們!”

“墨辰……”

“你把他裝乾坤袋裡啦~”

睡得昏天暗地的墨辰對一切一無所覺,反正等他醒來,就已經換了天地。每天對著膩膩歪歪的唐淩鶴和肖玥,他撐得飯都不想吃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