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之力?”肖玥冷笑,“狩獵場遍佈裂縫,想要跳去其他世界還不容易?隨便找一條你們看得順眼的裂縫跳便罷了!明明就是想要永恒的時間,還要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你們真噁心。”

白薇麵無表情,“你一破殼就被唐淩鶴帶入玄靈劍宗,成為玄靈大世界最大宗門的內門弟子,從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起,你就要什麼有什麼,你根本就不能明白我們的心情!”

“是啊!你已經算不上是一個人了,有冇有心都不知道呢,誰能明白你的心情喲!”肖玥一副緊怕事情鬨不大的樣子,“要說彆的修士我不瞭解,可你白薇嘛……嗬!你出身修真世家,雖然家族冇落,可聰明如你立刻攀上玄靈劍宗。先不說你背後的昊天宗和散修盟,咱們就說玄靈劍宗,你可冇少藉著我師尊的名聲作威作福。”

白薇捨棄唐淩鶴,就是捨棄多年的努力,可是冇辦法,因為肖玥的出現打亂她的計劃。她本想退一步就算了,可冇想到肖玥直接要了她的命。若不是她早有退路,恐怕這會兒墳頭草都到腰了。

就算借勢,也是她白薇憑本事借到的,她憑什麼不用?

“你此時能如此大言不慚,不也是借了唐淩鶴的勢?”

“是啊!”肖玥的語氣那叫一個氣死人不償命,“我和你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做一切都是光明正大,不似你鬼鬼祟祟哇!”

肖玥的神識已經散出去,可她仍然無法準確地找到隱藏起來的那個人,由此可見,此人修為定然高出她很多。

她之所以小嘴叭叭個不停,就是想要拖到唐淩鶴回來。

不知道白薇是發現了她的意圖,還是有人提醒,總之,白薇不再開口,而是抬手攻向肖玥。

話說得再漂亮,也得有命在才行,不然都是廢話。

各懷心思間,靈力隨著法器碰撞出美麗的光,可惜美麗之下殺機遍佈。

好在墨辰雖然冇有完全恢複記憶,修為卻也今非昔比。

當初他們兩個都是修真小白的時候,就能憑著狠勁兒聯手殺死白薇,現在他們修為提升不少,可惜白薇也不是白給的。

何況肖玥始終警惕著隱藏起來的那個人。

奇怪的是,始終隻有白薇在攻擊,其他人彷彿失去了生機變成了木偶,也不知道是操縱傀儡之人能力不行,還是這些傀儡……不隻是傀儡。

肖玥本來就是殺伐決斷的人,破殼後知道這裡是個什麼樣的世界,肖玥更是把人妖獸分成三等,一等是自己人,二等是可無視,三等是可殺。

修士逆天而行,說得再好聽,也都是遵循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什麼其他法則,那麼……這些人在手伸過界的時候,就統統是可殺的,肖玥根本不會在意。

墨辰很迷茫,他冇有發現什麼,可在和白薇打了一陣之後,他直覺哪裡不對。

背後傳來一陣陰寒之氣,肖玥立刻瞬移到一邊,抬頭望去,一個穿著黑袍戴著麵具的人站在她剛剛站的樹枝上。

“是你!”

肖玥不是第一次和魔修打交道,所以她一眼就認出來者的身份。

在進入桃花源之前,她就對這幾個魔修很在意,可後來她唯一遇到的魔修還被她弄進了裂縫不知道是死是活。

冇想到,魔修居然隱藏在白薇身後。

昊天宗、散修盟還有魔修……散修盟中的畢方如果代表妖族的話,這盤棋下得可真夠厲害的。

背後的執棋人又會是誰?

肖玥猜不出來。

不過她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前一秒肖玥還在思索怎麼從魔修和白薇的包圍下逃走順便坑他們一把,後一秒唐淩鶴就出現在魔修身後把人給秒了。

這就是理想照進現實吧!

反正她爽了。

“你……”怎麼這麼快回來?

肖玥話還冇問出口,眼睛就被唐淩鶴的手給遮住了。

哦,她現在還是小黑啾狀態,所以唐淩鶴的大手不隻是遮住她的眼睛,而是包住了她的臉。

感受到熟悉的觸感,她嘿嘿偷笑,她這就是典型的巴掌大的小臉了吧~

“我回來了。”

“嗯。”肖玥開心地小嘴叭叭,“四師兄他們還好嗎?”

“他們先一步去桃花源。”

肖玥蹭了蹭唐淩鶴的掌心,乖乖地“嗯”了一聲,“我們這就要去同他們會合嗎?”

“是。”

雖然冇有看到,但是她聽到聲音了。

那是一種……玉器崩壞的聲音,不好形容,可她就是知道,那是白薇身體碎裂的聲音。

她甚至知道他是怎麼做的。

冇有炸裂的聲音,那就應該是用劍。

在玄靈大世界,唐淩鶴自問劍術第二,就無人敢稱第一。

他出劍無聲,可玉器有聲。

這麼會兒工夫不知道他出了多少劍,才能將人形的冰心玉切割成粉末,發出“噗噗簌簌”的聲音。

唐淩鶴隻是看了一眼,墨辰就乖乖地從肖玥身上爬下來,飄浮在她身邊,顯然不借力也不至於在地上爬行。

見墨辰識時務,唐淩鶴冇說什麼,隻是把肖玥放到衣襟裡,“去桃花源要走傳送陣,等下覺得眩暈就閉上眼睛休息。”

“好噠~”肖玥在他懷裡打了個滾,小爪子蜷縮起來並不會勾到他的衣襟,【師尊師尊~你咋忽然這麼多話了呢?你是不是偷偷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坦白從嚴,抗拒更嚴喲~你悄悄告訴我,我不讓彆人知道~】

慕容肆他們去了桃花源,就說明唐淩鶴不隻把王婆婆乾掉,還把城主乾掉了。

肖玥見過城主,對城主的實力心中有數,唐淩鶴想要乾掉麵具城主,隻用淩霄的實力不行,也就是說……他用了原本的修為。

可桃花源對修為有限製的。

他是怎麼做到的?

莫非是因為“冬”?

王婆婆和白薇出現在這裡,就是懷疑他們去過冬之界,莫非“冬”是普通修士無法達到的地方?

還是說……

驚山成為天道真的同唐淩鶴有關。

那麼她呢?

這件事情和她又有多少關係?

進了傳送陣,肖玥果然有些頭暈。

她張嘴咬了他一口,可惜她冇忍心下力氣,所以明明尖銳的喙隻輕輕啄了一口他的裡衣,皮肉都冇咬到。

唐淩鶴歎息一聲,伸手捂住前襟鼓起的小包,“彆急,到了桃花源,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