潭底,劉樵一直在觀查上方動靜。

“那老嫗道行頗高,竟一眼看出我隱於潭中…”劉樵略一猜想,便知大概。

隨即提溜著百足公,朝潭中暗流處遊去。

穿過水底兩道暗窟,再循著光亮出往上一縱,跳到岸上。

麵前一亮, 豁然開朗之感,卻是一間乾淨的石室。

已是到了生夷陵中,劉樵把百足公放在地上,翻開其寶囊。

裡麵全是罈罈罐罐一類,並上一些法器,草藥之類。

但是光小瓷瓶就有六七個,均未標名, 也不知是毒藥還是解藥。

劉樵掣出幽魂幡,朝百足公晃了一晃,一絲絲青煙,自百足公竅中飛出。

少頃,百足公有些茫然的睜開眼睛,見劉樵盤坐於麵前,正要動手,然而渾身卻動彈不得。

“不必掙紮了,你中了貧道幽魂幡,如砧板魚肉而已…”劉樵幽幽道。

“你待如何?”百足公瞪著眼睛道。

“不知道友五殃針的解藥是那個?”劉樵不答反問,擺弄著地上一排罈罈罐罐道。

百足公聞言,嗤笑道:“我真說了,你會信麼?你敢吃麼?”

“確實不敢…”劉樵大方承認。

隨即又解釋道:“這一切皆是誤會,貧道並無意打攪貴教祖師陵寢,隻是得煉一樁法寶,仰之渡過劫數,待劫數過後, 即刻奉還!”

百足公冷笑道:“既然如此,你取便是了,那你為何殺了金環君, 此仇不報,誓不罷休!”

“嗬嗬,貧道隻是想和二位開個玩笑,以身外化身相戲,然他即貪我法術,又想將我抽魂煉魄,肉身喂於靈怪…”

“他若不生殺心,我必不會殺他,這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劉樵淡淡道。

又道:“此外,你應該清楚他的靈蛇是怎麼煉成的吧?如此惡毒貪暴之輩,不殺之,不足以平吾心境。”

“哼…”百足公冷哼一聲,冇有反駁,隻是問道:“那你又要如何處置老夫?”

“隻求解藥,待貧道取得生夷尺骨,就放你走…”劉樵沉吟道。

確實冇打算殺百足公,此老在南疆名聲算不上好。

但也冇有金環君那般臭名昭著。

金環君之所以死,除了殘忍好殺, 對劉樵生了殺心之外。

便其人養就一條靈蛇, 一日要食三十人為血食,以增長其靈性。

且並不吃苗疆凡人,隻掠中原凡人祭煉靈蛇。

自認夷狄之輩,視中原百姓如豬狗牛羊,南疆三苗纔是其同類。

在外麵凶名昭著,在苗疆如同神仙。

百足公不信的冷笑道:“嗬嗬…你會放我?不怕我過後尋仇!”

“嗬嗬,不怕,能擒你一次,也能擒你兩次…”劉樵含笑道。

言罷,又道:“你日後若要尋仇,就儘管來,貧道與你堂堂正正鬥過一場,或爭生死也好,或爭回麵子也罷,隻要不牽連弟子門人,怎麼樣都可以…”

百足公聞言一愣,默不做聲,似在沉吟。

沉默許久之後,才緩緩道:“解藥在第三個瓷瓶裡,有三丸紅丹,一次吞一粒,七日一服,三次過後,五殃毒儘去。”

言罷,雙眼微閉,一付信不信由你的樣子。

劉樵把地上一排小瓶中,第三個打開看了,果然是三粒豌豆大的紅丹,便先收入囊中。

隨即又把地上百足公的物件法器重新裝回寶囊,依舊掛在其腰間。

百足公見此,似自言自語道:“服藥祛毒期間,不可過度動武,激盪血氣,否則毒入心脈,亦不可**、飲酒…”

劉樵頷首點頭,起身打量下石室周圍,約莫丈許見方,正麵前,有鎖死的石門一道。

“道友,還得勞煩你隨貧道走一趟了…”

言罷,不待迴應,直接把百公提溜起來,架水遁朝那石門一衝,“哐當”一聲,鏽跡斑斑的鐵鎖被直接撞斷。

“哐當…”鐵鎖一開,似是機關,兩扇石門自動打開,後麵是三五尺寬的甬道一條。

“嗖嗖…”石門亦是機關,一遭開啟,牆壁上無數寒芒,朝遁光飛來。

“咄…”劉樵吹出法氣一道,須臾化作神將天兵,把劉樵身形緊緊裹在中間,擋開壁上暗器。

這生夷陵寢,共有三道關口,第一關是毒箭,第二關是毒水,第三關是毒蛇。

但這些機關,抵擋凡人尚可,於煉氣士而已,但凡有所準備,便可輕鬆避開。

劉樵早有高乙所透露的訊息,有所準備,輕鬆便遁過三條湧道。

此時眼前方空曠,數十丈見方一座大石室。

四下一片黑暗,隻有淡淡的腐爛發黴的氣味傳來。

雖然漆黑一片,但劉樵二人皆有法眼,依稀可以看清室內情況。

數十丈長的一具骨架,淩亂的倒在地上,顯然被不知道多少人翻過了,室中並無棺槨,亦無陪葬品。

百足公冷笑道:“嗬嗬,你不過白活忙一場,生夷之陵,遺物俱已收走,除了枯骨一具,並無任何寶物。”

“貧道要的就僅是枯骨…”劉樵四處打量,隨意回道。

百足公不解道:“你即要渡劫,來此不為寶物,要枯骨作甚?”

“莫非有意如此踐踏祖師,以折辱我等旁門…”想到此處,百足公怒目圓睜。

他著實想不通,放著前山巫奭的遺寶不去取,跑來拿這些枯骨作甚,難道還能帶回去熬湯喝?

“唉…並非有意如此,確實是要用神魔遺骨,祭煉法器。”劉樵解釋道。

“哼…”百足公冷哼一聲,不再多言,隻是盯著劉樵,心下並不相信劉樵不遠萬裡,僅為遺骨而來。

縱然要煉屍,那也得未腐之軀殼,但神人生夷臨死前,已將蘊含本源神魔之力的精血贈予了另一位大能。

留下的,真就隻有臭皮囊一具。

司簡山可是煉屍的祖宗,要是生夷遺體還能練成屍,早就被司簡山祭煉為鎮洞至寶了。

而且生夷大神坐化時,全身精華已去,隻留血肉空殼,與凡胎無異。

所以司簡山曆代前輩也未在墓室中設置仙家禁法,以及陪葬的寶貝靈物這些,隻有一些凡人金器,壁畫。

生夷的軀體冇有了神魔精血,如今又有數百年過去,早已化成一碰就碎的枯骨一堆,能練什麼法器?

百足公纔不信呢,枯骨若真能練法器,早被司簡山拿來祭煉成巫奭一樣的鎮教金身了,還輪的到劉樵?

“此人肯定是有不為人知的陰謀,莫非是道門三教,想針對我司簡洞,乃至整個南疆,或整個三十六洞旁門!”百足公心下有些憂慮的猜測道。

劉樵不在意百足公如何想法,自顧自的打量著室中散落的骨骸。

這具枯骨,除了主乾脊柱肋骨外,手骨腿骨七零八落,果然毫無氣象,即無神魔之力,亦無什麼煞氣,威壓。

就像剛出土的恐龍化石一般,散碎,淩亂,雖然毫無異像威勢,但依然可以想象上古神人之巨大。

地上每一節骨頭,那怕最細的小指骨節,都有二尺來長。

劉樵並未急著取骨,而是肅然禮拜三匝。

想了想,默唸道:“叨擾前輩,著實不該,弟子欲煉一樁法寶,仗之避劫,須取前輩遺骸…”

“若法寶煉成,也算前輩以另一副麵貌,重新縱橫世間,弟子若壽儘或轉劫,也必不將此物所傳非人,辱冇前輩…”

絮絮叨叨的在心裡說了一通,又嚴肅叩禮三匝之後,劉樵纔開始在室中蒐集神魔遺骨。

百足公則一直靠在石壁上,沉默不言,閉眼似睡著了,實則暗中觀察著劉樵一舉一動。

少頃之後,地上散落的骨節被劉樵湊齊,依稀已能拚湊出一付完整的骨架出來。

劉樵並未取儘,生夷有八臂,手長數丈,光骨節都有大黃桶般粗。

所以將遺骨拚湊齊整之後,劉樵隻取了一條骨手,連帶臂膀約莫有四丈長,五指張開,便是碾盤大小。

“光有這一隻手也就夠了…”劉樵心下驚喜道。

原先還以為神魔軀體不過丈來高,一具恰好能祭煉出幽神金剛。

不想這生夷之遺骸如此巨大,僅這一條臂膀,祭煉幽神金剛便綽綽有餘。

“百足道友,還得借你寶囊一用…”劉樵上前道。

見百足公並不言語,劉樵便又取下其寶囊,將裡麵東西都倒出來,用布包了還給他。

加上那金蛇君的寶囊與自家原來的,共三個寶囊,各有丈許方寸,又將骨頭拆開疊整齊,才堪堪將那條神魔臂膀裝入囊中。

“要是能在此地煉成,當然最好,但終究前人遺骨麵前,還是另尋個地方吧。”

隨即也不多待,提起百足公,依舊借水遁化虹而起,不多時,徑出甬道,從陵外水潭躍起。

一路架遁光,攜著百足公飛出蓋竹山外,約莫有上千裡。

劉樵隨意找了個山頭,將百足公放在一顆鬆樹下。

“貧道說話算話,再有個兩三刻鐘,道友就能活動自如。”

言罷,念聲咒語,直接給他解了幽魂幡法術,

百足公卻撇臉去,默不出聲。

“嗬嗬,你要是想尋我報仇,最好在三十年內,三十年後,難說貧道還在不在人間…”劉樵笑道。

不在人間,便在天宮了。

神仙殺劫,不是開玩笑過家家,劉樵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多遠。

或許自己就是第一波祭十絕陣的。

但事在人為,儘最大力增強本領,便多一絲渡過劫數,肉身成聖的希望。

言罷,劉樵縱身化虹而走。

臨走前,還點化靈光,變神將一個,守著百足公,免得他還冇恢複過來,就被山裡虎狼給叼走。

一路縱遁術,約莫一日,出了南疆範圍,地上房屋建築,也皆是熟悉的中原景緻。

劉樵並未急著再走,在長江南岸隨意找了個山頭,準備先服解藥。

尤其是五殃針之毒,愈拖愈重,必須先服解藥,修養三七之數。

要是再拖幾天,毒入骨髓,恐怕就算服瞭解藥,這具肉身軀殼也得損壞。

山下不遠,約莫百十裡,就有城池人煙,采購什麼的,倒也方便。

無名山中,劉樵趺坐於地,取出從百足公身上獲得的解藥。

看著手裡的紅色藥丸,劉樵猶疑道:“但願不是毒藥…”

但不管是不是毒丹,劉樵都隻能打碎牙往肚子裡咽,必須得試一試。

“神仙之法,目前行不通,我冇有試錯的機會…”

言罷,一咬牙仰頭服下紅丹,閉目養神,細細感受。

若是不能解毒,軀殼損壞,那就隻有靠著五險一金上榜這一條路。

走神仙之法亦不一定能行的通。

其一,自己是闡教,雖然隻是臨時工性質的教外彆傳,要是貿然去求銅柏山大仙的法門,人家也不一定給。

其二,也是最重要一點,就算銅柏大仙願意傳授,但要轉修神仙法,少說自己也得煉成元嬰。

若未修成元嬰赤子,三魂七魄不能彙聚,人死之後,或無軀殼寄托,最多七日,或七七四十九日,便隻得徹底消散。

所謂元嬰、赤子,又稱陰神,都是指這個功行。

一般來說,有百年以上法力,便能喚聚三魂七魄,初步煉成元神嬰兒。

而煉氣士壽過百年以上,都得經神魂消融之厄,也隻有煉就元嬰才能避過劫數。

劉樵雖然有近三百年法力,但得道時日尚短,還冇來得及體悟此道,修成元神赤子。

此時尚是三魂散亂,七魄無定的狀態,若脫出軀殼,隻能算神魂而已,風吹即傷,雨打即散。

換言之【不過窯頭土坯,尚未經水火之功,一朝大雨滂沱,它必濫矣】

這般脆弱,更彆說更彆說采煉罡煞,修成神仙。

所以要是解毒不成,軀體壞去,就真的隻能憑藉公司福利,闡教五險一金先上榜了。

不管神位大小,先活著最重要,大不了先上天苟著,日後輪迴幽冥建立後,再投胎重修。

————本章正文已完

予少好仙術,初與子牙公遊,自道中得一法,法中行一術,苦心堅持,八邪之疫不能侵之,多安少病,號為陸地真人

法天地之升降,四時默用功夫,成遁地飛天之功,得天地之半,號曰飛天真人,然實為傍門小乘,非上乘功果。

後始知,銅柏有上乘者,功滿之後,忘卻形骸,蛻元神而返三山,身外有神,得清靈陽神不死之身,號曰太上真人,為神仙功果。

——《煙霞隨筆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