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小說網 >  貧道應個劫 >   九十章 司簡

巫溪剛走不久,劉樵正在房中靜坐思考,盤算著該如何把古屍弄出來。

門外忽然伸出個盤著頭髮的腦袋,麵頰稚嫩,一雙烏溜溜的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他。

“誰在外麵啊,進來吧…”劉樵背對門外盤坐,卻有所感,頭也不轉的說道。

那身影聞言,腳步輕輕的走進來,一直走到劉樵身邊,卻不說話,似乎是怕打擾到他。

但還是略有“叮咚”環珮碰撞之聲輕響。

一股微微的幽香傳來,不是脂粉氣,像是如蘭花,似麝香,淡淡的,並不濃鬱。

“女人?”劉樵心下疑惑。

便轉過身看去,卻是一個戴銀環珮飾花頭巾的姑娘,細柳眉梢,烏溜溜澄澈眼睛正瞪著自己。

身穿纏繡雞頭龍袖衣,打扮得花花綠綠,雙耳墜銀環,手腳小銀鐲,走路“叮咚”清脆響聲。

劉樵細細打量一陣,驚訝道:“你是…阿箐?”

“貴人是在修煉巫法麼?”阿箐點點頭,好奇的看著劉樵道。

劉樵也點點頭,看著麵前這個似苗人貴族打扮,唇紅齒白,清秀可人的小姑娘。

與之前滿臉油彩,披散頭髮,身著鹿皮裙的野人,著實聯絡不起來。

望著阿箐眼中的好奇之色,劉樵笑問道:“你師父(巫溪)有教過你巫法麼?”

阿箐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教了…但…我冇學…會”

依舊是生澀的中原語言,還略帶極重的南疆方言。

劉樵也聽得潑為困難,好在阿箐連說帶比劃,勉強也能搞懂意思。

“你想知道中原的道術嘛?”劉樵笑道。

“道術?”阿箐有些疑惑。

“額…也就是中原的巫法…”

“想!”阿箐眼睛一亮,滿眼星星的看著劉樵,小腦袋點個不停。

劉樵笑得更開心了,如同拐騙未成年的壞叔叔,笑咪咪道:“我給你看中原的巫法,你給我講講你們的巫法,好麼?”

阿箐有些猶豫道:“師父不許…”

“冇事,我不說出去,他就不會知道的。”劉樵循循善誘道。

阿箐:“……”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

阿箐手裡攥著一張符紙,臉上略帶羞澀的跑出院外,一路東張西望,小心翼翼,生怕彆人看見一樣。

……

屋中,劉樵麵無表情的趺坐在竹榻上,看著手上的銀鐲子,有些懵逼。

彆誤會,孤男寡女…哦不,方纔並冇有發生什麼事。

大概過程就是劉樵施展神符召將,變了一個威風凜凜的天將,又揮之即去,看得阿箐滿眼星星。

阿箐則講述了一些她所知道的苗疆道術,以及一些傳說這些。

最後劉樵送給了阿箐一張召將符,算是送她個護身的小玩意兒。

隻要心裡默唸“劉仙人快快顯靈”就能籍此顯化神將一員,不說多大威能,但稍微抵擋一些虎豹豺狼,或是鬼怪侵害還是可以的。

其實是劉樵的一點黃庭靈光,硃書於符中,效果跟請神差不多,隻能用一次。

阿箐卻有些扭捏的接過符紙,臉紅到耳根,不由分說,也解下腳腕上一個銀鐲也塞到劉樵手裡。

劉樵正一臉懵然時,阿箐隻是羞澀的瞟了他一眼,似乎想把他的麵貌深深記在心底,隨即便飛速到跑出門外,好似遇上豺狼猛虎一般。

“這什麼情況,送張符而已,不至於吧!”劉樵滿心不解。

把玩著尚有餘溫的銀鐲,上麵略有鏤空雕刻,已被磨得圓滑光亮,似乎是從小戴上的。

搞不明白,就懶得再想,搖搖頭思索道:“聽這小妮子所說的三苗之法,貌似與前世聽聞的蠱術略有相似。”

上古之時,蚩尤手下有三異人,當時蚩尤每次征戰,死傷無數勇士,正滿心憂愁的時候。

這三位異士稱:“以素白為幡召魂,以首陽銅為靈,攝魄,能驅亡者歸鄉。”

受到蚩尤的賞識,於是封此三人為祭師,命他們負責送亡者回鄉。

此三人果然有異術,不管死多少人,素白幡一楊,死者便能站起,銅鈴一搖,亡人如軍陣一般,自己走回部落安葬。

這三者除了能操作屍體,還各有本事。

一曰巫彭,善為作醫,能治療受傷的將士,還能煉不老神藥。

一曰巫鹹,善占星術,能卜吉凶,鼓舞士氣。

還有一者,最為神奇,稱作巫奭(shi),就是三苗法的祖先之一。

傳聞巫奭是神人生夷的手下軍師,能下詛咒術,煉出各種神異的毒蟲。

生夷每次率部眾出戰,都要帶著巫奭所煉的毒蟲,在征戰中所向披靡。

所以三苗人奉生夷為始祖,以巫奭為第一代法祖,後代的繼承者,也自稱巫奭,久而久之,又叫巫師。

而巫奭便坐化於司簡洞天,司簡洞煉氣士,包括下屬四十二寨的巫法,都傳承自巫奭。

根據阿箐口中為數不多的訊息,劉樵能大略猜測,司簡洞的道術,更傾向於用毒和治病,以及詛咒術和操作亡靈一類。

“與其坐等,不如去他們所謂的聖山看看…”劉樵打定主意,便存思自己身形神態,用一點靈光,道聲:“變!”

“撲嗖嗖”一團雲煙騰起,住床上又出現一個劉樵,衣裝神色一模一樣,眼珠靈動,開口道:“早去早回…”

卻是十將靈光變化,這次用的心竅神,心竅神最為機警,又善模仿。

劉樵也道:“頃刻即返!”

言罷,巽口茶水,真身即借水遁,化作幽光一條,自窗外飛出。

“自己與自己說話,也挺有趣…”遁光中的劉樵暗笑道。

其實靈光亦是劉樵身中所出,雖然有自己的微末思維,但還算心靈相通,二者對話,還真就如同自言自語。

一路借水遁隱蔽空中,在寨中轉了兩圈,便朝著阿箐所指的聖山方向飛去。

聖山,即百蠻山,中原稱其為蓋竹山福地,司簡洞天。

離者寨子約莫有二三百裡,對於道術中人來說,不過咫尺之間,隻是遁光一閃,便已到蓋竹山外。

蓋竹山並不大,隻是高,且滿山生一種指頭粗,根節有刺的竹子,這種刺竹縱然生長十餘年,亦隻有二三尺高。

方圓約莫數十裡的樣子,一條竹林小路,從山腳延伸上頂,頂上有一片建築群,皆用大青石堆砌,好似原始石屋。

沿路曲折的山道上,正有不少三苗打扮的人,或老或幼,或男或女上山,一步一叩首,似朝聖一般。

劉樵縱遁光掠上山頂,朝那些石屋所去,水遁幽光好似與湛藍天際融為一體,悄無聲息,百丈之下凡人難見。

悄然略過一個個石屋,有人住的不多,都是些存放罈罈罐罐,各類布匹衣裳,茶葉,乾菜,藥材一類。

約莫有四五十座石屋,皆有畝許大小,排成一列。

劉樵探查了前麵十餘個石屋,皆不見有人跡象,知道第二十個石屋,才見有些少年模樣的住在裡麵。

化遁光隱在屋簷觀察,石屋裡是大通鋪竹床,一屋約莫住數十人,用法眼觀察,大多不通道術,甚至連精氣神都很散亂,隻是凡人一般。

估計是些雜役一類,連續略過好幾個石屋,皆是如此,約莫有二三百人,年歲不滿二十,都是些少年。

劉樵見此,乾脆繞過這些前麵的雜役學徒區,直遁到後麵幾間略大的石屋去探查。

這回終於見到點有道行的了,寬大陰暗的石屋裡,一盆盆柴火架起,中央一方法台,上麵背對門外坐著一位老者。

手似雞爪,稀疏幾綹白髮披散,穿繡花錦雞綵衣,項戴銀環瓔珞圈,手腕上一圈小銀鈴,揮手間“叮噹”聲響。

法台前是幾具棺材,而那綵衣老叟口裡唸唸有詞,手舞足蹈,貌似正在練法。

老叟取出小鼓一麵,“咚…咚…咚”有節奏的敲響起來。

伴隨拗口的咒語,還真有點唱山歌的調調,聽不懂,但就是覺得很好聽。

劉樵爬在石縫觀看,耳聞此咒語腔調,心下竟略有沉浸之感,好似想不自覺的隨著鼓點、咒語,一起翩翩起舞一般。

“竟然攝人心神!”劉樵暗中警覺,連忙一咬舌尖,才脫離咒語迷神,回過神來。

心下暗自驚訝,老叟的咒語還不是對著自家念,便有這般邪異,若朝自己來一遍,豈不得沉淪其中。

“咯吱…咯吱…”正在這時,那法壇前幾個大木箱發錯陣陣令人牙酸的聲響。

劉樵定睛一看,木箱裡是幾具腐爛發臭的屍首,但那些屍首皮膚下麵,鼓起點點小疙瘩,約莫黃豆大小,好似癩蛤蟆一般。

而且隨著“咚咚”鼓點漸漸急促,那些屍體皮膚下麵的小疙瘩竟然飛速遊走,好似裡麵有或者的蟲子正在蠶食血肉。

“咚!”忽然老叟使勁一敲法鼓,木箱裡“刷剌揦”一陣異響。

無數米粒大小,似螞蟻一般的蟲子,密密麻麻的爬出來,令人毛骨悚然。

劉樵也是一驚,暗道:“這便是阿箐所說,操縱毒蟲的道術?”

“誰!”那老叟一聲大喝。

劉樵一直屏氣凝神,方纔驚疑,不覺露了氣息,那老叟亦是道術中人,且法力頗高,五官靈敏,裡麵察覺。

試探一聲大喝,不見迴應,老者立時便知不是那些雜役偷看,而是有外人在此,冷哼一聲,哐當敲響法鼓。

“咚…”一聲鼓響。

“嗖嗖”無數無數寒芒,自老者衣袖飛出,朝四下一甩,如梅花點雨,霎時穿牆透壁,朝外激射而來。

“咄!”劉樵在老叟察覺那一瞬,便暗自警惕,忙架遁光朝山外飛去。

一路不敢停留,縱光約莫飛了十餘裡,才落在一片荒山裡麵,隨意找個石窟一鑽。

連忙趺坐在地,解開衣袖檢視,不由道:“大意了,不想這道術如此詭異!”

右肩膀上毫無血跡傷痕,但劉樵卻感覺得到,一根毫毛粗細,不知什麼暗器,自肩膀鑽入,隨著呼吸,正在往心竅裡麵鑽去。

卻是那老者發出得無數寒芒,不知什麼暗器,細小無聲息,似毫毛一般,且速度奇快,縱然劉樵見機得快,亦還是中了招。

嚇得劉樵連忙遁逃,一路都不敢喘氣,一直轉內胎息,所以架遁術逃出十餘裡,連忙躲下石岩檢視傷勢。

“唉,終究小覷了天下高人,司簡山能為列三十六洞旁門,豈是一般!”劉樵心下略有懊悔道。

但這會兒,悔亦無用,那根毫毛般細針,似有靈性,還在劉樵身內亂竄,響循隙入心肺,摧毀五臟六腑。

必須得想法子逼出來,不然往大了說,可能有性命之憂。

隻能怪冇有護身法寶,若是有紫綬仙衣等,這些暗器根本近不得身。

……

司簡山,石室中,一陣風聲倏忽,轉眼間,七八個打扮奇異,相貌古怪的人或架風,或化虹聚攏過來。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顯然皆仙家道術之輩,一來此,便紛紛問道:“百足公!方纔驚聞有呼喝之聲,我等連忙趕來相助,人呢?”

那暗算劉樵的綵衣老叟,便是南疆赫赫有名的仙家,在中原號百足道人,南疆稱多節翁,或百足公。

阿箐還與劉樵講過他的傳說,言百足老祖活了四百餘歲,縱橫天下,聲名赫赫。

而這石室中,餘下十餘位,皆司簡洞天煉氣士,各都修行數百年以上,為同門道友師兄弟,放眼天下,無一不是聲威赫赫之輩。

一個頭纏花布,身穿紅襖的獨眼老嫗問道:“百足道友,你可是已經解決了?”

此老嫗號為天瀾仙姥,為司簡山修行最長,聲威最大之輩,神通手段尚在百足公之上。

百足公聞言亦不敢怠慢,忙起身還禮,道:“那人遁速極快,反應也很快,一時追之不及,讓他走了!”

“祭祀大會將起,一些阿貓阿狗,妖魔鬼怪聚集過來,想趁機打秋風,倒也不足為奇。”

一位聲音清脆,貌似二八年華,盤雲髻的美婦人說道,這婦人也久有名聲,在南疆能止小兒夜啼,號為玉蠶仙娘。

下首一位三尺童兒模樣的聞言,搖頭緩緩道:“按百足老兄所言,那人怕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一般人,逃不出百足兄手心的…”

聲音粗獷,瞧其麵貌,該有三四十歲模樣,但不知為何做童兒打扮,係雙丫髻,穿一領黃衫。

且又是個侏儒,若他不開口說話,光看背影,還真以為是個粉嘟嘟的小童。

百足公捋須道:“金環老友所言極是,隻瞧此人須臾化虹而去,不似散人,倒像是大教的路數…”

那黃衫侏儒,又號金環童,一身道術通玄,修行亦有數百年,早有名聲再外。

這司簡山一派,除了這天瀾姥姥,金環童,百足公,玉蠶娘子之外。

餘下修成法力的還有八人,都是後學末進,雖亦修行百年,各有道術本領,卻無名聲在外。

所以這說話幾人,便是蓋竹山司簡洞天連同方圓數千裡,四十二寨的主宰者。

百足公冷笑道:“雖然他跑的快,但應該中了我的五殃針…嗬嗬嗬…”

眾人聞言,皆是輕鬆一笑。

唯有天瀾仙姥杵著龍頭桃木杖,肅然道:“都謹慎些,祭祀大會,關係重大,最易遭外道覷視,尤其是多事之秋,半點馬虎不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