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龍正在洞外習練武藝,十八般器械,輪番上陣,或舞鴛鴦雙刀,寒光閃閃,時而又撾竹節鋼鞭,虎虎生風。

猛然間似有所感, 轉頭一看,師父不知何時,已站在洞口,含笑看著自家。

常龍忙把手上竹節鞭放下,躬身施禮道:“師父何時出關的,弟子一時沉迷練武, 竟無所覺,望恕罪。”

“哈哈, 你我師徒, 無須多禮,看來你近些天,經史子集進步很大嘛,怎變得這般知禮數起來。”看著這粗豪漢子,文縐縐模樣,劉樵莞爾笑道。

其實劉樵已經站在洞口半天了,一直在看常龍習練兵器,並未出聲,隻是一來功行見長,而來常龍確實專心致誌,遂並未察覺。

常龍也憨笑道:“師父閉關,弟子不敢鬆懈功夫,確實看了不少經書,許多典故傳記,古人講尊師如父,萬世不能怠慢。”

妖怪之所以能堪教化者, 與異族夷狄一般, 通過讀書,慕華夏之文化,冠巾禮數,仁義忠孝,比人更甚。

劉樵考聞道:“這段故事,典出何處?”

“軒轅問道廣成子,言一句之師,萬世之恩…”常龍沉思解釋道。

軒轅黃帝少慕異人,尋訪廣成子,得了句“真荒唐,不去治國,卻來求仙”軒轅幡然悔悟。

自此淚灑凝珠泉,勵精圖治,阪泉戰勝炎帝,逐鹿擒殺蚩尤,成為三皇後起之秀,上古文治第二,武功第一的聖王。

後來雖然功超三乘形跡,受萬聖朝拜, 但見著廣成子,仍然以師禮敬之,此為一字之師,萬世之恩。

這中間具體是什麼事,典籍無詳細記述,劉樵也不知。

但估計當時廣成師伯也是一臉懵逼的狀態,冇想到一介部落酋長,後來竟然做下這般大的事蹟。

劉樵頷首點頭道:“瞧你諸般器械武藝,信手撚來,想來儘數熟稔了?”

文化常龍不敢說,但武藝卻頗為自豪道:“師父所傳,不敢說儘數通透,然十八般武藝,都能耍了,內外拳法,擒拿索敵,也能會的。”

事實上,常龍說這話,還是謙虛了,他的武藝天賦,著實不可小覷,與劉樵在道法方麵的天賦一般。

稱得上一句“大聖之資”

刀槍騎射,斧鉞鉤叉,暗器金丸,一看就會,加上自身極為刻苦,所以一日千裡。

他現在的武藝,連劉樵也看之不透。

子牙公薑尚所傳玉虛武藝,博大精深,劉樵隻得其形,諸般器械、拳術理論都能講清楚。

但實際操作,除了少數幾種武藝,餘下隻能說馬馬虎虎,勉強能會,舞起來不會傷了自己。

而常龍纔是得其神,儘得玉虛武藝精髓,般般器械,物物撚來,已不拘泥於套路。

師徒二人又聊了幾句,常龍才道:“師父,我已經在金頂修造了道觀,可要把傢夥什都搬過去?”

“哦…?”劉樵順著常龍所指看過去,這才發現,果然見得金頂之上,紅牆青瓦隱現於雲霧繚繞之中。”

“上去看看……”師徒二人騰雲而起,眨眼飛上千丈高空。

劉樵頓住雲頭一看,金頂之上,一間宮觀占地數畝,底用青磚外粉紅漆。均用琉璃瓦做頂,道觀四周便是千尺懸崖,雲霧縹緲。

上下隻有一條二尺寬的青石台階連通。

劉樵隨著常龍駕霧飛進觀中,三進三出,兩間大殿,前麵大殿塑了三位教主,元始天尊居中。

左右廂房,格子木窗,皆用紅漆塗抹,聞一聞清香撲鼻,儘是檀木做成。

“後麵還有個大殿,弄了蒲團桌案,是個聚會待客的地方。”常龍邊走邊解釋道。

劉樵都看了看,非常滿意道:“那個靈根呢,何處去了?”

常龍引著劉樵又轉過兩道走廊,約莫畝許寬的地方,栽著芝蘭花草,卻是後院花壇。

而那靈根,便栽種在最大一個花壇中,丈來高,枝丫蓬鬆,陽光下瑞氣騰騰,霞光燦燦。

常龍道:“前麵還有個門樓,弟子不敢擅專,還請師父提個名字。”

一半凡修行洞府,門樓上皆有對聯,名稱,常龍一來是不好越過師父,擅自起名,二來也是冇這個文彩。

倆人渡步宮外,底下山道上一方門樓,二丈來高,通體用萬斤石柱削刻而成,雕龍畫鳳,極為精美,但上麵一字冇有。

劉樵沉吟半晌,喚來黃巾力士,在住上書道:“黃芽白雪神仙府;瑤草奇花羽士家。”

並無橫批,隻在山前石碑上書:“金室山,煙霞洞。”

隨即師徒二人趕去原來岩洞中,把些傢夥什,悉數搬入煙霞洞。

給前殿祖師像做法,裝臟點睛,一番神神叨叨,自不必多說。

隨後幾日,劉樵見天驅使力士天丁,把方圓千裡,但凡有些靈氣兒的芝蘭,花草移栽入觀中。

在山前弄了竹林,栽種桃、杏、李鬆柏等樹,按六甲奇門,九宮之數,佈置一套陣勢。

霎時間,金頂上下,雲霧繚繞,儘在陣中,再不見宮觀人影,隻在天色好時,隱隱能見其中霞光燦燦,仙鶴飄飛,獼猴獻果之像。

總而言之,經過師徒倆這一番修整,不說真個福地洞天,但自此也算脫離荒山野人序列。

一切處理好之後,已是商王十七年上旬,冬去春來。

期間師徒二人,一直平靜修行,或談經論道,或靜坐參法,或習練武藝道術,一切安然,真是自在。

但劉樵想著目前手段,還真不足矣能稱逍遙,於是這日召來常龍道:“目前法力隻是水磨功夫,唯有道術手段,還有待進益。”

“師父準備動身去南疆?”常龍明悟道。

劉樵頷首道:“我走之後,你依舊好生習練武藝道術,說不得日後便是你我師徒仗之渡劫的倚仗。”

常龍點點頭,並不再多言,此去南方練法,師徒二人早已商量多次。

遂隻是默默把劉樵送出觀外。

劉樵收拾了行囊裝了法器太乙丹等,臨行前再三囑咐常龍之後,便架五行遁術騰起,化陣虹光朝南而去。

遁光整整走了一日功夫,遙過萬裡山河,朝下看時,已時道了長江邊上。

雲頭下,不似黃河凶湧,但更為寬闊幽深,長不知多少裡,不見儘頭,到處舟輯,船隻如梭。

江麵上水霧朦朧,一道黑氣,沖霄而起,劉樵連忙頓住身形,朝下看道:“有妖氣?”

便見著一條黿龍,四五丈長,正隱在江底,吞吐一丸青珠,散發陣陣光氣。

那青珠吐出一次,江麵上便湧起浪頭,有數丈之高,似漩渦攪動水波。

那江麵上正有許多舟船經過,一些倒黴的,正行在江中,便直接被打入水中,須臾整船人畜沉江。

餘下隔得遠的小舟,樓船也不敢走了,船上漁夫,客商紛紛叩首跪拜,一邊朝江裡扔些家畜,如雞鴨,羊豬之類。

那些牲畜扔到漩渦之中,旋即被水浪一卷,便入那黿龍肚中。

那些凡人看不見水底,劉樵卻瞧得清晰,不由暗道:“有意思,那個青珠貌似是個寶物…”

那個黿龍無甚法力,妖氣雖則沖霄,但據劉樵觀察,最多不過有個百十年法力,之所以能攪動長江,全憑腹中寶珠之力。

那珠光氣氤氳,不知是個什麼物件,但絕不是妖丹、龍珠之類。

不得正宗仙法的妖精,一般僅憑自悟,那怕千百年,也煉不出這般氣象,純純仙氣的寶珠。

劉樵一直隱在半空觀察,半晌之後,江上風靜雨停,水麵恢複平靜。

卻是那黿龍吃得飽了,便緩緩沉下江底,攪得江底泥沙渾濁,眨眼再不見蹤跡。

劉樵終究還是忍住冇有出手,一直看著那黿龍消失江中,心下沉吟片刻,隱跡遁光,悄悄落在其中一方人多的樓船上。

這是個四五丈長,二層的木槳樓船,底下是七八個水手運槳,二樓有十餘人,皆乘船的客人。

不過這會兒那些水手都聚在甲板上,朝水裡叩拜,一邊呼喊:“天吳庇佑…天吳庇佑!”

餘下的外地客人,有的也隨這些船伕叩拜,劉樵看的不明所以,問道:“天吳可是江中龍王麼?”

此言一出,船上人都循聲望來,見是個道人打扮的,那幾個水手怒目道:“你這人外地來的吧,不要亂說!”

這些水手嘴上說著,心下卻是疑惑“這人幾時上船的,之前好似冇有他呀?”

但一船人多,一時也不能分辨,祟隻能按下疑惑。

劉樵見此,忙道:“是外地來的,不知此地神聖,一時說錯,勿怪,勿怪。”

“哼…”那些船伕水手隻是冷哼一聲,轉過頭去,見風浪已平,繼續操船於江上。

倒是有些乘船的,拉過劉樵,七嘴八舌道:“他們操舟的,最敬奉水神,兄台不必和他們一般見識。”

有個褐衣老者道:“天吳是我們南人的圖騰,亦是祖神,你這後生是江北來的?”

“額…是江北來的…”劉樵含糊一聲,隨即道:“那為何說龍王,卻又觸怒大家?”

“在這段江上,生靈萬物皆有天吳掌管,天吳是吃龍的,所以無蛟,亦無龍…”老者撚鬚道。

劉樵聽罷,心下則更是疑惑起來,不是說天吳吃龍麼,那剛纔看到的鱷魚是啥?還縱容其作怪,收取百姓供奉,香火。

注:鱷魚亦為龍種,又稱黿龍。

心下如此想著,麵上卻不顯聲色,與那老者攀談。

天吳不是此此劉樵的目標,但亦有關聯。

劉樵此來南疆,所要尋找的古屍,便是上古蚩尤帳下,掌管蟲豺祭祀的異人。

又稱生夷氏,獨眼八臂,兩肋攜風,身高十丈,奔走如飛,能掣拿風雷,刀槍不入,八臂分彆操蛇,蠍,蜈蚣等異獸,曾與黃帝大戰於逐鹿。

而這天吳氏,亦是八臂怪物,操縱龍噴霧,當時與生夷俱是蚩尤帳下大將,原形都是圖騰神靈。

尤其生夷,還是蚩尤八十一兄弟部落的酋長之一。

逐鹿之戰後,蚩尤屍首數分,這些帳下神人具都臣伏炎黃,或被分屍鎮壓。

還有些如生夷,天吳者,便隱於世外,心灰意冷,不再參與人間、天界的爭奪,反倒成了庇護一方水土的古神。

劉樵心下疑惑,不動聲色問道:“江上時常如此發水,不是有天吳庇護麼?”

“害,倒不是時常如此,隻是近年來如此,或許是天吳不在家…”老者搖頭歎道。

天吳是吃龍的,有它在,江中無惡蛟作祟,凡有龍種作亂髮水,便被天吳收伏,或吞吃,保一方水土清平。

劉樵心下暗道:“不是不再家,怕是已不再世了…”

神魔異種雖然有無窮偉力,但不一定都是長生不死的,生夷都死已經硬了,天吳是不是壽儘寂滅,也很難說。

若真是入寂了,或許隨著後續百姓香火祭拜,還會誕生天吳神,但早已無那般偉力。

不過是香火化成的靈鬼罷了,再不是原先的天吳神魔,而是黎民百姓想象出來的樣子。

心下這般想著,劉樵亦喜亦憂,喜得是若真如猜測般,天吳已死,那可就又多一具神魔遺骨。

憂的是這滔滔長江,現在還冇張榜封神,即無水神,亦無河伯一類,要是天吳再死了,這些兩岸百姓可就難過了。

隨便來個魚精,妖怪,便能占據長江,把兩岸百姓當做豬狗一般奴役,索取供奉,血食。

又與老者攀談半晌,瞭解了一些凡人可知的傳說外,便冇有其它收穫了,劉樵便又悄悄跳出船外,架水遁走了。

卻是已然定下計議,不管這天吳死冇死,先去找生夷之屍。

十鳥再林,不如一鳥在手,若回來時有閒暇,倒可探尋一番。

要是天吳冇死,一切好說,死了的神魔就是骨頭一堆,但活著的神魔,那可是拿日月,縮千山,摩弄乾坤之大能。

若天吳死了,便順手清理下長江妖氛,如那黿龍等強取香火血食之類,也是功德一場。

到時候再取天吳遺骨,也算不虧心。

自從誅滅神幽介士,得到獎勵之後,劉樵倒是愈發熱衷於斬妖伏魔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