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怪風裡麵一聲“嗚咽”,常龍正待再打,猛然見那風裡一個扭曲鬼頭,朝自家張口噴出一團陰風。

“好膽!”常龍大叫一聲,恐那風是陰毒道術,亦不敢硬接,忙閃身避過。

他這一退避,那怪風卻趁機呼嘯奔逃。

劉樵隱於暗中,眼見怪風要遁走,忙撤白骨幡,罩定那怪,撚決一指,喝道:“那裡走!”

一條青氣,自上而下,橫飛十數丈,那怪風還未反應過來,便迎頭撞上黒煞氣。

然而,卻是一掠而過,那黒煞氣捲住它,那架風的毫無影響,依舊朝前奔逃。

隻是它慌了頭,不知方道,竟然直直的朝劉樵這方衝過來。

劉樵來不及驚愕,忙抽劍而起,“錚”一聲清鳴,劍光映得夜裡明晃晃,朝那風迎頭斬下。

這劍助藍袍客兵解,軀殼中數百年道炁沾染,從普通鐵劍,沾染不朽屬性,已然算是仙家兵刃。

那架風的嚇了一跳,眼見一條明幌幌劍光斬來,慌的伸手去擋“刺啦”一聲,風中又是一聲慘叫。

一隻漆黑筋鼓的斷手落在地上,五指細長,指甲長有三四寸。

這回那怪風不敢再鬥,忍著疼搖身一晃,一閃鑽入旁邊周家大院兒裡,眨眼不見蹤跡。

常龍提著杖上來道:“好怪的風,我這一杖,碾盤石都得粉碎,就是生鐵也得砸個坑,打這風上麵,卻似不著力…”

“此物非血肉軀殼,若有軀殼的東西,定逃不過我白骨幡。”劉樵亦道。

又惱火道:“如今那風鑽入周家宅中,定是附在凡人身上,可不好找了…”

幽魂白骨幡雖然是神魂道術,無物可當,遮蔽物理防禦,但其實作用於魄。

三魂為性,七魄為命,這個魄就是血肉之軀。

若是有血有肉的,遭了黒煞氣,便直接把七魄釘住,把魂封在軀殼裡,所以中術者如做噩夢,動彈不得。

再看地上那斷手,卻化作了一灘黑水。

“快快…這邊聲響!”

正說著,巷外喧聲大作,火把、燈籠照著夜如白晝,卻是方纔一番動靜,早已驚動了周遭巡夜的青壯。

此時一個個持著火把,柴刀,耥耙,勾槍,獵弓,牽著獵犬,朝這邊來。

這群人剛過來,便看見劉樵擦拭著寶劍,旁邊常正把幾個嬰兒抱過來。

這些人見此,恨的目呲欲裂,不由分說,揮刀舞耙,朝二人殺來。

“放肆!”常龍一聲大喝,顯了青麵獠牙的本相。

“啊…妖怪!”

這些青壯隻見那胖頭陀化成一個靛青臉,絡腮朱髯,獠牙數寸的怪人,嚇得紛紛後退,不敢上前。

雖然不敢上前,但這些青壯也鼓起勇氣未跑,隻是麵露憤恨之色,惡狠狠望笑向師徒倆。

有人壯著膽子,顫巍巍喝道:“呔,那兩個妖魔,快把孩子放下,不…不然我們直接剁了你們!”

言罷,還揮了揮手中柴刀。

“對,把孩子放下!”其他鄉勇也鼓起勇氣道。

劉樵搖頭道:“諸位誤會了,方纔是我師徒打走妖魔,才救下這些孩兒…”

常龍也把那幾個小兒抱到身旁乾草堆上放著,獠牙一張,罵道:“我把你幾個凡夫,有眼不識真仙,莫非想恩將仇報?”

說完,一扯錫杖,揮舞兩下,帶起“嗚嗚”惡風,嚇得哪些鄉勇連忙後退,不敢上前,亦不敢言語。

這時候,那周太公也被喧嚷聲驚醒,披著件外衣,赤著腳連忙奔出門,正見此情景,閃出人群問道:“發生何事?”

劉樵師徒還冇說話,那些鄉勇見太爺出來,彷彿有了主心骨,一一個紛紛告狀道:

“定是他們兩個半夜偷盜嬰兒!”

“對!前些天我侄兒丟了,也是他們乾的!”

這些人言語惱恨,望著劉樵兩個,恨不得生吞活剝。

周太公抬了抬手,壓下眾人聲音,朝劉樵師徒問道:“二位,你們即稱有妖魔作祟,何以為證?”

“何以為證?哼!”常龍嗤笑一聲,拂袖一揮。

霎時間,狂風呼嘯,“嗚嗚”大風,颳得塵土飛揚。

那周太公一行,幾乎睜不開眼睛,紛紛驚叫“怪哉!怎的忽然起風了?”

卻是常龍架妖風騰在空中,把那些嬰孩兒捲起,離地數丈。

待周太公一行睜開眼睛,就見常龍化成一團黑霧,遮天蔽月,卷著嬰兒眨眼消失不見。

“啊…這!”周太公大驚,卻撇見劉樵含笑站在原地未動,這才放心朝他一指道:“拿下…”

眾鄉勇正要來捉劉樵,忽然風聲大作,一團黑霧自天季一閃,又到眼前,裡麵一聲大喝:“呔!那個敢傷吾師,找死!”

這聲如雷震耳邊,眾人都不敢妄動,才見那黑霧,又飛了回來,落在地上,把嬰兒依舊放在那乾草堆上。

那些嬰兒懵懂,感覺天璿地轉,上天一趟,都樂的咿咿呀呀,躺在草堆上“咯咯”笑,顯然常龍未傷著他們。

周太公一眾見此,心下才大鬆口氣。

“這便是證據了,周太公,我師徒要拿走這些孩子,輕而易舉,你們怎麼奈何我?”常龍嗡聲道。

劉樵指著地上一灘黑水道:“那邪祟遭貧道一劍,斬了半條臂膀下來,化作黑水,亦是證據。”

眾人一看,果然一灘黑水,散發陣陣腥臭,裡麵還有五個寸來長的尖銳指甲蓋未曾化去,寒光閃閃,好似鋼刀。

周太公一眾見此,也就信了七八分,以常龍展現的本事來看,他要捉些生人吃,簡直探囊取物一般,自己等人確實奈何不得他們。

便問道:“道長可伏了那妖魔?”

劉樵慚愧道:“不曾,隻斬了一劍,它便借風而去,鑽入你家宅裡不知蹤跡,可能附於人身,亦可能躲入牆角,水井等窟窿裡去了。”

“啊!這…”周太公一聽,嚇得大驚失色,妖怪竟鑽到自己家去了?這可如何是好!

常龍冷哼道:“哼,妖精就是從你家非出來的,我們見它架風,這才攆出來,你這老兒,家中藏匿精怪,該當何罪!”

那一眾鄉勇,也用半信半疑的眼神,看向周老太公。

“老朽不知,老朽也不知啊…”周太公忙解釋道。

隨即憂心家中,可又嚇得不敢回去了,忙問劉樵道:“我妻妾孩兒,俱在家中,這…這可如何是好?”

“勿慮,那妖精中了貧道一劍,今夜不敢動作了,暫時不會出來害人。”

劉樵擺手道:“我貧道師徒隨你回家,你找個由頭把家中人丁,仆婦,妻妾,都聚起來。”

“聚起來如何?”周太公不解道。

莫非人多了,妖精就不敢出來?

劉樵笑道:“它若附身於你家人身上,貧道法眼一觀,便知端倪,纔好收了它!”

周太公恍然,作揖道:“全靠二位法力,就依仙長所言,我立即去安排。”

劉樵叮囑道:“今夜也好,明天也罷,不要著急,這怪受了驚嚇,你莫打草驚蛇。”

“明白,明白…”周太公連忙應下,略一沉思,便招呼莊丁吩咐道:“你去招呼我家裡人,就是老夫今晚要宴請二位道者,開個講經茶宴,家裡所有人都來聽講經文…”

那莊丁是個膽大的,倒也不怕,隻是應和一聲,便進院兒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