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樵斜坐在榻上,把諸般物件都擺出來研究。

當先拿起的,就是那癲仙的破碗,這樁貌似乞丐標配的法器幾乎是劉樵師徒全身上下最好的寶物了。

這碗不知什麼材料做的,外表滿是汙垢,還缺了個口子,似是瓷器,上麵還有兩隻公雞圖案。

隻是摸起來,卻又如少女肌膚一般,卻又略硬,又似包漿滿滿的羊脂玉。

劉樵從常龍寶囊裡取出一塊錦帛,把這破碗上的汙漬擦拭乾淨,這才端起來仔細觀看。

相比於那匣中破鐵片,以及那根青翠的的竹竿,劉樵跟看重這個破碗。

運起法力,法眼觀之,這破碗上麪點點金光,蒼蠅頭大小的符印不斷流轉,行成法禁,自天地之間,不停吸收絲絲縷縷的金風,收入破碗之中。

“原來如此…”劉樵若有所悟。

這法器禁製愈高,竟然還可以自行吸天地靈秀祭煉,若材質極好,潛力極佳的法器,可能放置個幾十萬年,就會自行生成下一層禁製。

而催使法器之所以不需要法力,便是這禁製自有力量,每一道法禁,都是一個完整的循環。

所以隻用掐訣、唸咒,如同預定的鑰匙一般,就能控製各類禁製,施展法器的各種神通變化。

隻是壞就壞在這裡,得了法器,若有咒語,凡人也能拿來用。

但冇有咒語,就是廢品一般,隻能洗去禁製,重新用自己的禁法祭煉,所以黃天化才把這物件兒送給劉樵。

“媽咪嘛你哄!”

“芝麻開門!”

“急急如律令!”

常龍聞言轉過頭去,搖頭一笑,並不覺得奇怪,好多人得了法器,遺寶,都跟劉樵一樣。

這般根據自己熟悉的口訣隨意試探,看能不能調動法器,如同試鑰匙一般。

隻要口訣對一次,就能以神魂祭煉,若是煉化的元神合一,就可以重新設置咒語。

隻是覺得師父試探的咒語比較奇怪而已,自己都冇聽過,不知道誰會用這種不知所雲的咒語。

比如那句:

“呀嘛蝶!”

常龍自謂活了半千年,不曾聽過這般奇怪的咒語。

……

試了半天,依舊不曾有半點反應,劉樵無奈的把那破碗收上。

黃天化看不上這材質,他看得上啊,還想著以後法力高了,再把禁製洗了,重新找門禁法祭煉。

畢竟材質再差,不可能比幽魂白骨幡材質更差了。

然後又研究了那鐵器和竹竿。

依舊冇發現什麼異處,畢竟道德真君那般道行都看不出端倪,一時半會,劉樵也研究不出什麼。

倒是那根竹竿,青翠似玉,勁節端整,似竹非竹,似木非木,冇有什麼禁製,但卻異常堅韌。

劉樵拿起來揮舞一下,格外順手,隻是屋中太小,施展不開,隻好做罷。

卻也心喜又添一件好兵器,自家本來就擅長棍,怪,杖,勾一類套路,稍稍熟悉,不會差於現在的劍術造詣。

常龍見師父擺弄竹竿,便道:“這般的兵器,是用仙材或是靈根,在爐中經了仙火摶煉,所以不是凡物。”

“哦…那怎麼不是法器?”劉樵問道。

“嘿嘿,法器要祭煉禁製,這種仙家兵刃卻不用,所以又稱仙家器械,或是神兵…”

劉樵看了看手裡竹竿,疑惑道:“神兵!”

“嗯,神兵一般很難損壞,是仙家比鬥武藝,降龍伏虎護身常用的。”

常龍科普道:“據說還有一種如意神兵,能變化如意,大小由心。”

見劉樵盯著竹竿,若有所思,便又道:“師父手裡這個竹竿,也有神異之處!”

“哦…有何神異?”

“那癲道人明明年老體衰,鬥我跟天化師叔時,他每一招卻都勢大力沉,如果不是我們都有神力,他武藝又差,欠了鑽疾(靈敏),估計一下都擋不住…”

常龍異種蛟龍,有單手倒拽九牛之力。

黃天化聖神下凡,天生神勇,雙臂有拖梁換柱之力。

這兩個不論體能、氣力,意誌都遠超凡人得道的仙家。

“這竹竿握在手裡,輕飄飄,打下來,卻是重如千均壓下。”

常龍說罷,又楊了楊手上錫杖,金環碰,又道:“這個也是八卦爐裡煉就,算是仙兵神鐵,磕一下,開碑裂石,我使來也還順手。”

常龍多做個頭陀打扮,加上這個錫杖,真像個西方教中客。

而劉樵則是一個破碗,一根竹竿,使起來也順手,如同…額,乞丐。

師徒兩個整理囊中物件,一邊閒聊,不覺天色已暮。

那周清送了齋菜、點心過來,再次囑咐倆人,夜裡早點睡,無事彆出門亂跑。

常龍掌上燈,至於飯菜酒水,師徒倆吸風飲露貫了,點滴未沾,便各自趺坐修行。

暮的,窗外月光一暗,呼呼風聲傳來。

劉樵二人皆驚醒,黑嘁嘁的屋中,隻有師徒倆迥然有神的目光,卻不覺已是子時末,那燈芯已燃儘。

對視一眼,劉樵目光微沉,示意他不要動作,靜觀其變。

一聲呼哨,帶起颼颼風聲,漸漸消逝,常龍張口道:“走了…出了府門…”

“嗯…看來果然是有妖孽作祟!”劉樵低聲道。

也就是那呼呼風聲走了,窗外的濃濃霧氣才漸漸消散。

“哼!膽子倒是不小,兩個降魔捉怪的祖師爺在此,它還敢放肆,這不死誰死?”常龍冷笑道。

一邊說,一邊擼起袖子,從囊中取披掛出來一陣穿好,就要出去。

劉樵阻止道:“你知道它法力如何,就要去打?”

“那意思咱們不管?”常龍眉毛一簇道。

“唉…本來不想管的,但是看見了,還是得管。”

劉樵歎口氣道:“你跟上去,看看它要作甚,我用遁術隱在暗中,要是真跟小孩兒失蹤有關,便出手拿下。”

常龍應個諾,提起九環杖,搖身一晃,化陣風鑽出窗外,循那妖氣追去。

劉樵含口茶水一吐,“噗嗤”一層水霧裹了自身,帶霧散,榻上已不見蹤影。

卻是籍五行水遁,隱在空中。

那怪風一路出了宅,在村落中來回晃悠,有那門窗尚有燈光、說話聲的便略過。

那燈滅聲熄,似睡熟的門前,便停頓下來,在屋外盤旋,循那門縫,窗隙,朝裡麵看。

怪風飄在那些人家臥房窗外,隻是一卷,風聲大作,撥土楊塵,便卷出來一個嬰孩兒。

縱有那些守夜,尋視的,都是凡人,隻當天冷吹風,好似未覺。

但劉樵二人皆跟在後麵看的真切,不過半晌,那風裡便裹了三四個童兒,有男有女,皆三四歲許的。

常龍把九環杖一展,不聲不響的忽然衝那怪風砸去。

“嗚嗚…”一聲怪叫似風鳴。

那架風的也是一驚,嚇的忙把裹來的童兒丟下,在風中側身躲過常龍一杖,轉身便逃。

“好潑魔,敢在爺爺麵前造孽,那裡逃!”常龍隱約見風中人影,一聲大喝。

縱風舞杖,帶起陣陣風聲,勢大力沉,攆著那怪霧劈麵就砸。

“咚…”一聲悶響,怪風裡一聲嗚咽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