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殺了這三個散人,障礙便被掃除了一半。

“這三人雖作惡多端,著實該死,但也算左道宗師,還是把他們收斂一下,免得曝屍荒野。”楊任提議道。

劉樵自無不可,笑道:“反正剩下時間還多,給他們收斂也行,正好看看有無法寶秘術。”

這裡麵,最令劉樵驚豔的便是那追風叟,一手“鼠目寸光”的神通,能將人魂魄定住,幾乎無物可解。

自得道以來,法術、道術見識的不少,這神通還是第一回見,若不是道德真君元神暗中保護,估計就憑追風叟一個,就可以團滅這次來的闡教一眾。

所以劉樵第一時間就跑去給追風叟收屍了。

這傢夥兩截腿被削斷,鮮血淋漓,又遭常龍一槍刺穿了心肺,著實醃臢不堪。

劉樵便站在遠處,使喚黃巾力士先把那追風叟翻來覆去,渾身尋摸了幾遍。

見實在找不出什麼法寶秘笈之類,隻將其寶囊取了過來,才著黃巾力士刨個土坑,把他兩截斷腿,連著身子一起埋了。

黃天化、楊任等人見此,也是有樣學樣,紛紛召力士,天丁一類,給剩下兩個左道收屍,還順便埋了藍衣客的遺蛻。

劉樵心中忽然想起以前看靈幻片,裡麵的殭屍十分厲害,刀槍不入,縱跳如飛,不知這修行人的屍骨,能不能煉成殭屍。

可惜,前古時期,貌似冇有仙家會重視這類傀儡、道兵,也冇個趕屍,煉屍之術傳下。

不然倒是可以把這些死去的散人屍首,煉成殭屍道兵。

至於白骨幡裡麵的幽魂金剛之術,雖然要要用古異人骷髏煉成,但並不屬於煉屍傀儡一類。

幽魂金剛屬於祭煉神魔一類,一具白骨神魔,大小隱現由心,無窮巨力,水火刀槍難傷,且能隨著法寶祭煉愈深,通靈變化。

這些散人都是凡人或普通牲畜修成,他們的屍骨沾染了法力道炁,雖然比普通人更玄妙,但與那茅閭二道一般,並不適合祭煉幽魂金剛。

“以後倒是可以研究一下煉屍之術,要是能弄些刀槍不入的道兵就好了…”劉樵心中思緒道。

正思緒間,楊任等人也埋好其餘屍骨,走了過來,情況大同小異,冇有發現什麼道術秘笈。

這也正常,畢竟這個時代,道術神通非常珍貴,甚至比法器還要稀少,但凡有學會了,都是記在心裡,很少會寫成書簡。

隻是各撿了個寶囊,眾人打開一看,準備分一分,奈何都是些衣裳絲條,錢帛兵器一類。

呼乜子這廝,寶囊裝的鼓鼓的,黃天化歡天喜地的打開,結果差點被一股怪味衝的眼淚橫流,噁心欲吐。

原來都是些女人裹衣內褲、月經帶、胎盤紫河車這些,裝了滿滿一囊。

常龍笑道:“天化師叔,這些可都是呼乜子多年珍藏的寶貝,你收著日後可以用來汙人法器哩!”

原來正教一些法器,祭煉未深之時,最怕這類汙穢之物,一但沾上,汙穢了寶物仙光,不管多好的材料都得廢了。

黃天化一把將那寶囊撇得遠遠的,臉上表情十分鬱鬱,眾人見此皆忍俊不禁。

最奇怪的是癲仙,楊任打開他寶囊,裡麵除了些破爛衣裳草鞋,竟然還有兩碗隔夜飯,也不知道這廝是不是真個叫花子討飯來的。

就追風叟的寶囊正常些,除了些丹蔘,藥材,金銀之外,還有些五金鐵器,不知做何用處。

黃天化倒是還收了個破碗,有十一重旁門禁製,但不知祭煉法訣,根本操控不了。

要想使用,還得廢些功夫把這碗上禁製洗去,重新以正宗仙法祭煉。

但這破碗所用材質一般,潛力有限,還值不得他花費時間再去祭煉。

所以連帶著癲仙那根兵器竹竿,一起送給劉樵師徒了。

玉虛真傳看不上,劉樵倒是非常看得上,連忙接過收入囊中。

終於也有一件禁製超過十重的“高深”法器了,隻是不通法器咒語,冇法用就是了。

待把這一切收拾好,距離寒窟開啟,已經過去一柱香時間,眾人正了正神色,準備進去取寶。

楊任道:“我以法眼觀之,已見那寶葫蘆靈光就在裡麵不遠。但是為了保險起見,咱們四人得留兩個在洞外守著。”

“確實如此,免得走了的左道又折回來,施法將冰窟出口堵死,待一個時辰後寒潮再發,咱們都得困死在裡麵…”黃天化也出言道。

劉樵全程都在劃水,殺人的惡事也由他師徒做了,不負道德真君,還得了個法器破碗,心滿意足。

自思以後還要再闡教混,加上寒窟還有危險,冇必要跟這倆個三代真傳爭功勞,奪寶貝。

便主動提議道:“貧道法力低微,也出不上什麼力氣,就在洞口守著吧!”

常龍見師父如此說,嘴一癟,也道:“師父不去,俺也不進去了,在洞口等你們。”

他是個懂事的,知道師父在闡教的地位與難處,雖然很想進去探寶,但還是顧全大局,讓這倆真傳自己去吧。

黃天化聞言,心下非常滿意這師徒倆如此上道,但麵上還是客氣道:“寒窟危險重重,二位就在洞外也好,貧道進去,若有什麼寶物道術,與你們分潤些。”

言下之意,反正他是一定要進去看看的。

這廂楊任皺了皺眉,搖頭道:“貧道和元德在外守著,玉樞道友和天化師兄進去吧。”

他是個忠厚君子,冇有自持真傳便看低劉樵,既然一同過來,便一視同仁,不管誰進去,隻要把寶物取到,完成師尊交代的任務就好。

劉樵推辭道:“貧道法力低微,恐誤道德師伯大事,還是你們進去吧。”

“貧道掌握殺伐法器,卻無護身之術,正好在洞外看守,你與天化師兄進去取寶。”楊任道。

此一行,道德真君欽點穩重的楊為首,他的話就是法旨,眾人也再無法推辭。

當下便決定楊任、常龍二人把守洞口,黃天化,劉樵進窟中取寶。

楊任道:“那寶物靈光就在入窟不遠,窟中有萬載寒冥,仙家沾染頃刻被凍住,還有寒風刺骨,二位一切小心。”

“放心吧,有我在,水火花籃護身,一切無礙。”黃天化豪氣道。

“去吧,一個時辰內,不管取到寶物與否,你們都得趕緊退出來,否則寒**湧,就算師尊過來都晚了。”楊任叮囑道。

劉樵、黃天化慎重頷首,也不多言,紛紛借冰水,架起水行遁光,朝那冰縫一躍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