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煞氣卷在那丈來高的人影身上,隻晃一晃,不曾傷著他,反為他所覺,急睜法眼觀瞧。

“不好!”劉樵一見他轉頭望過來,知道暴露身形,心中警鈴大作,忙不顧其他,縱五行遁術而去。

“哧哧…”劉樵剛化虹而走,一條紅菱鋪開數丈寬,後發先至,鋪天蓋地的兜頭捲來,似欲把他包夾在紅菱裡麵。

繞是劉樵五行遁光何等迅疾,見了這一片飛速暴漲,似無邊無際,遮蓋天地乾坤的紅綢。

如同落入掌中的孫猴子,不論如何飛騰,卻跳不出去,紅綢之中,就像另一重天地似的。

“變!”劉樵見此,也是著急,把內十將悉數喚出,袖裡飛出十根草繩,使出變化法,一口法力吐出。

“牤…”霎時間風雲彙聚,十根草繩迎風便漲,眨眼便是數十丈長的神龍,在雲中張牙舞爪,欲咬破紅綢包裹。

那操縱紅綢的身影,一邊分心打鬥常龍,一麵觀察這邊景象,見劉樵不知使了什麼法子,眨眼變出十條飛虯。

不由大笑道:“你這道人,著實倒黴,你不知小爺專門是個打龍的,生來就有個擒龍,降虎的本領!”

扯回萬丈紅菱,一伸手,又一次甩出,那紅菱如意隨心,能長能短,能細能巨。

能化紅塵繞指柔,亦能化三五斬邪劍。

原來之前,是想用紅菱擒住劉樵,如今見他變化神龍,也是動了幾分真火,紅菱再次變化,卻是要雷霆般掃滅魔頭妖道。

這回望是細細一條紅線,不似方纔柔軟,反倒堅如金鐵。

“哞…”隻來得及一聲吼叫,那紅線劃過天際,似利刃切豆腐般,一條神龍當即被打為兩截。

兩截活生生,鮮血淋淋的龍屍,還未落地,即化成草繩,自半空飄搖落下。

“好個障眼法,著實有點本事!”雲層後,操縱紅菱的身影不由讚歎道。

劉樵法力太淺,根本就冇發揮全部實力,這些神龍看似威風,身軀巨大不過隻用了一絲法力加持,純粹虛張聲勢唬人罷了。

數月法力吐出,能頂什麼用,專門是用來迷惑敵人眼目的。

此時見那人把紅綢化作鐵線一條,去打那些神龍,劉樵不驚反喜,忙化虹而起,使五行遁術跳出圈外。

那十條法力變化的飛龍,被打殺一條,還有九條,各奔方道,四散而去,似是要逃。

“哼…”那身影見劉樵縱遁術走了,知道中計,把氣全撒在那些飛龍身上,一條紅菱煞氣騰騰,滿空亂舞。

這一下發了性子,這個惹禍的災星,翻天的熊寶寶狂舞至寶,隻攪得天空日月退避,風雲激盪,時而下雨,時而颳風。

那十條草繩化的龍如何能擋此寶,須臾間便紅菱被打成齏粉。

那紅綢卻不曾停下,依舊滿空亂舞,似棍子攪水般,把個萬裡乾坤攪得一團亂遭糟,欲要把隱於虛空的劉樵逼出來。

劉樵與常龍皆是愕然道:“這…莫非真有移山倒海,顛倒乾坤的本領呼?”

“呼呼呼…”萬裡之內,乾坤變化,團團烏雲彙聚,又被紅綢攪散,剛露出大日晴空,紅光遮天蔽日,又由晴轉陰。

數十呼吸間,天地時晴時陰,時霧時風,正飄小雨,轉瞬又是大日橫空。

這一番動靜,早驚動萬裡之內,無數岩穴之中,閉觀隱修多年的高人。

三山五嶽,無數大能驚醒。

神通小的,驚愕道:“何方大聖鬥法,這般威能,駭煞人也!”

自持法力的,蔑然道:“仗持法寶罷了,若再驚擾老祖我不得清靜,便去打殺了!”

更多是那貪心的,立刻或架風,或噴霧,或騰雲出洞,紛紛打算上來撿個便宜,看看能不能奪了這寶貝。

也有見識廣博,知那寶貝根底的,紛紛搖頭,再次緊閉洞門,兩耳不聞洞外事。

那身影這般發作神威,法寶驚天動地,劉樵師徒如何能擋,更不敢待在空中,忙架雲,化光朝地上墜去。

他們現了身,紅綢攆在後麵,逼得師徒兩個手忙腳亂,一時落在那洞口前,皆化作了滾地葫蘆。

此是劉樵纔看清,那洞前石碑,洞口篆字“乾元山,金光洞…”稍一回想,立刻便知道是誰在縱紅綢打自己了。

眼見紅綢又來,已是抵擋不得,忙朝天上大喝道:“太乙師伯!哪吒兄弟莫打!”

那丈來高的身影聞此言,忙收紅綢,險些將劉樵師徒倆切成四截。

好在寶物如意,收縱隨心,紅綢離他而人麵前三五尺,忽被收回手中。

那人自雲層中顯露身形,驚問道:“你兩個是誰,看你們雲光,明明左道路數,為何叫俺兄弟,太乙真人是你什麼?”

他一開口,問題像連珠炮似的,一個接一個,當真風風火火。

劉樵一見他現身,隻見身高丈六,麵如白玉,眉如火電,目似朗星,麵目稍顯青澀,頭挽雙丫髻,一身青色道衣。

手托金磚一塊,卻是還準備給劉樵師徒來個陰招,顯然是鬥法的根性頗深。

“貧道劉樵,字玉樞,哪吒道友莫打,咱們是自家人哩!”劉樵整理衣冠,拱手道。

忙解釋道:“我師父薑尚,曾與太乙真人同窗學道,所以喚他師伯,咱們同是闡教道友兄弟,都是誤會,誤會!”

言罷,撚住五行遁決,確實是玉虛門下五行道術的指決。

常龍也道:“原來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哩。”

哪吒聽聞此言,麵露厭惡之色,見了劉樵所掐指決,知道自家確實打錯了人。

擺手道:“是我冇察驗仔細,把道兄當妖孽打了,莫怪,莫怪!”

說是道歉,語氣中卻冇有半點歉意,同門道友而已,打了就打了。

他真發了性子,打他爹時,可是連普賢真人,文殊真人,燃燈老祖都打了個遍。

隻是一個都冇打過就是了。

說罷,也冇個邀他們進洞歇息的意思,縱雲頭就要回洞中,

劉樵連忙叫道:“不怪,不怪,我是路過此地,專門拜訪太乙師伯的。”

哪吒聞聽此言,才頓住腳步,疑惑道:“拜訪?我師父早訪友去了,不在家,你改天再來吧!”

劉樵恍然,怪不得打了這麼半天,哪吒還攪風攪雨,也不見太乙真人出來。

哪吒說完,見劉樵二人冇有走的意思,略有些不耐道:“你們還有甚事,直說!”

“額…我師徒想去青峰山尋道德真君,不知路徑,望道友指個路徑…”劉樵謙卑作揖道。

“青峰山?”

哪吒搖搖頭道:“我也冇去過,更不知路徑。”

說完,矗在門外,打量著劉樵師徒,一副等他們走了,纔好關門的模樣。

劉樵心下一歎,知道闡教真傳法脈,看不上他這“無成仙了道”之機的教外彆傳。

能搭上兩句話,已經是看了師父薑尚老大的麵子了。

人家看不上自己,連句客套話都懶的說,自己何必熱臉貼冷屁股。

當然,也不排除哪吒年齡小,情商低,但這種可能微乎其微,畢竟其“根性深厚”天生智慧。

“既然太乙師伯不在,那貧道便先走了!”劉樵拱了拱手,扯著常龍轉身便走。

哪吒也不應聲,隻是似笑非笑的點點頭,知道他這麼說,什麼拜見太乙師伯,不過顧及麵子罷了,也懶得戳破。

太乙真人一天不是苦修,就是訪友,連自己作為徒弟也很少見他,怎麼會見你一個不知隔了多遠的“親戚”。

看劉樵二人又騰起雲霧,要走,哪吒又起了心思,朝著南方一指道:“欸!你們往南走,那青峰山在淮河南邊,再走個上萬裡,就到了。”

劉樵不動聲色,在雲端拱拱手道:“謝道友指路了,日後必有後報!”

說罷,與常龍架著雲霧,一路朝南飛去。

待離了乾元山,才又往北去,常龍不解道:“師父走錯了吧?那小煞星指的南方啊?”

“嗬嗬,聽他的話,指傻子跳崖摔斷腿,咱們往返方向走,或許纔是正確路徑。”劉樵冷笑道。

思緒飄飛,想起了前世看郭德綱說的那話,“我想給他們當狗,人家還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