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樵樵常聽薑尚講過,旁門左道雖然鬥戰神通比不過三教正宗廣大,但他們卻往往擅用一些奇術。

若是正麵打鬥,一般三教弟子都能錘爆三山五嶽散人。

也就是一個清華北大,係統教學,一個民辦學校,自學自煉,或是拜散仙為師的野雞大學畢業。

但這些左道多有釘頭七箭一類的咒術,或是竅中二氣,或是念名落馬,鑒鏡收魂等等。

這些秘術也皆是太乙玄門、前古散仙所傳,往往劍走偏鋒,但用於陰人,卻是極為厲害的。

且積年修行的散聖,保命手段極多,仗之行走四海八荒,避劫躲災。

薑尚還曾特意囑咐過:“對於左道中人,須得尊敬吹捧其本事,給足其麵子,能交好,就不得罪,要是得罪了,須得徹底打死,以絕後患。”

劉樵樵深以為然,左道劍走偏鋒,性格偏激,往往言語上挑撥幾句,便要背後下死手詛咒。

自己和常龍今天弄暈一個,差點打死一個,還把人趕除了寨子,廢人基業。

這可是得罪狠了,茅道人丟了麵子,閭道人丟了基業,幾乎不死不休,若不斬草除根,不出一月,自己和常龍必定暴斃,死得極慘。

劉樵狂縱遁術,耳邊呼呼風過,那鶴妖雖天賦擅飛,卻怎及這仙家遁術。

轉瞬間,二者追逐,穿雲渡霧,徑過七八百裡,離那鶴妖距離不過十餘丈。

“呀…”劉樵一聲輕喝,拔出背後寶劍,瞄著那仙鶴拋過去,卻是打蛇打七寸,射人先射馬。

“戾…”

那鶴已經開了智慧,一直關注著身後情況,見這劍飛來,早有防備,撲翅膀,半空打個哨子,臨空翻轉身形,險險的躲過一劍。

“好鶴兒…快走!”閭道人得意的一笑,拍了拍鶴頸。

“哼…”劉樵冷哼一聲,縱遁光趕上正失力掉落的寶劍,一把撈起,複又插入肩頭鞘中。

那鶴躲劍時,掉轉了身形,卻是馱著閭道人又往回飛去,打算兜幾個圈子,甩脫劉樵。

“那裡走…”不想剛飛了幾十裡,前方雲層裡一聲大喝。

隻見一頭似龍非龍之獸,頂生肉冠,頭似牛首,眼睛好似燈籠,身長有百十丈,裹著漆黑雲霧時而探頭,時而露尾,卻正是常龍顯現元身。

“哞…”一聲大吼好似老牛,自雲霧中探出一隻佈滿麟片,叉開四趾的龍爪,光是彎彎如勾的指甲,就足有半尺來長。

正是常龍未歸正道時,從雲中撈人的絕技。

那鶴也受點化成精,有閭道人傳的百年道行,並不畏懼,反而伸長脖頸,用尖銳長喙朝那迎麵抓來的利爪啄去。

“戾…”

隻聽一聲哀鳴慘叫,鶴喙被龍爪一把捏住,那鶴忙縮脖頸,翅膀亂扇,差點把閭道人給甩下雲頭。

驚得閭道人忙抽出雙股叉,去戳那粗壯的龍爪。

“哼…區區小精小怪,也敢和你祖爺爺鬥。”

常龍冷哼一聲,見閭道人掏出雙股叉,便“噗歘”一扯,鋒利的彎曲指甲,把那白鶴脖頸撓的鮮血淋漓,無數羽毛撲刷刷落下。

雲霧之中,虺龍再次探爪,與那仙鶴纏鬥。

那鶴雖有了百年功力,籍此開了智慧,又有閭道人舞叉相助,奈何它是匆忙點化,不是野生妖精。

如何比得過常龍這般,自幼與天奪命,山野水澤,百獸之中稱王者,若不凶惡些,善戰些,便被虎狼豺等吞吃,與敵爭鬥彷彿天賦一般。

再者仙鶴還得抓著被閉了七竅的茅道人,根本脫開爪子,但凡飛禽,雙爪不能動用,戰鬥力便便要減弱大半。

二者皆是元(原形)身打鬥,那鶴根本不是對手,本來仙氣飄然的仙鶴,被弄的羽毛淩散,光禿禿身上滿是血痕。

一邊飛,一邊互相抓撓,撕扯,這速度自然是降了下來,不過數個呼吸,劉樵邊架遁光趕來。

“錚…”見那鶴被常龍現元身拖住,劉樵心下大喜,卻是又拔劍,一聲清鳴,朝那仙鶴拋去。

“噗嗤…”利刃入肉聲響起,伴隨一聲悲鳴。

這回卻是看準了,這撒手鐧(劍)是劉樵尋摸武藝,練成的一門絕技,曾用來斬除九命怪,數次建功。

如果不是隻能放不能收,幾乎可當飛劍來用。

隻見得白光一閃,好似清鴻,瞬間將那鶴透體穿過,“噗噗”血霧漫天飛散,半邊身子都這利刃剖開。

可憐那鶴,自生身已來,憑白得了百年法力大機緣,借閭道人法力道炁中的印記開得靈性。

若它避過此劫,平複法力浮躁之感,天地間便多一尊鶴仙人。

隻是不過盞茶時間,一切皆成畫影,直接被一劍穿心,當場斃命,半截身子打著旋兒往地上墜去。

閭道人忙招來一團霧架穩身形,至於那茅道人,他如今遭兩麵圍堵,自身都難保了,也是顧上了。

失了仙鶴爪持,眼看茅道人飛速墜落,在昏迷中化為肉碎,劉忙架遁術過去將之接住。

可不能就這麼輕鬆讓他摔死,做惡多端之人,得先給個報應再讓他痛苦的死,最主要劉樵還惦記這二聖的道術,最好能生擒住拷問一番。

“哈哈哈…這回可就剩你一個了,咱們好好打過…”

空中層層雲霧收攏,常龍又轉為人身,一口將雲霧吞入腹中,持槍朝閭道人大笑道。

這個吞雲吐霧實際是葵水精氣所化,是他方纔見閭道人架鶴折返,便吐出來佈滿方圓數十裡,專門藏匿設伏用的,如今用罷,還是得收回來。

“且慢!!”正待動手,那閭道人卻忽然立住雲頭大聲道。

劉樵也停下遁光,一手提著茅道人,一手持劍,喝道:“你有何話說,現在纔想痛改前非,卻是晚了。”

“道兄,我觀你五行遁術玄妙,想是闡、截大教門下,我等兄弟素隱深山,從來交好同道。

況且我祖師也曾紫霄宮聽道,我等皆是個太乙玄門,與道門三祖同出一脈。

卻不知如何得罪你們大教,欺我小宗勢單力薄,竟要趕儘殺絕麼?”

太乙玄門,即鴻鈞在混沌未開之時傳下,後來清出於藍遠勝與藍的三祖,則立下大羅道門,分闡,截兩個派係。

開天辟地之後,這些鴻鈞所傳遺脈,與道門同根源,遂也多作道人打扮,喚做太乙玄門。

這兩種黨派,修成的仙人,一者住大羅境,稱大羅仙。

一者隻能混跡洞天,或是居住下層天境,稱太乙仙。

其實都是一樣的練氣士,冇有什麼高下之分,不過是三祖所傳的,神通更為廣大而已。

當然這些事兒劉樵知道的不多,隻是聽薑尚提過一嘴。

隻知道有師承的散人煉氣士,便是太乙散數,自己卻是大羅真流。

劉樵聞言,冷聲道:“你不知,先有我黨後有天,當時未有星河鬥,太乙玄門又如何?

你作惡多端,這吃人煉法可是太乙仙家教授你的?

我等爭鬥,莫扯長輩,說什麼大宗欺負小宗,有能耐你現在請你家祖師,與我的祖師爺鬥一場,看看是太乙大還是大羅利害。”

“這…你辱我師門,欺人太甚!!”閭道人大怒,不顧性命,持雙股叉朝劉樵殺來。

這靈魂拷問,閭道人可謂又羞又惱,太乙雖淪為旁門,但也是正道,如何會教他吃人煉法。

至於太乙利害還是大羅利害,那更不用說,掌闡道法玉虛天尊連門下弟子道號都叫太乙了,還有啥好講的。

當然,這可不是不尊師,畢竟鴻鈞也是三祖的老師之一,闡教第一條戒便是尊敬前輩。

但太乙玄門不過後人為了對抗道門,牽強附會強叫的一門罷了,基本囊括天下散仙,即無教主,也無盟主,並不能代表鴻鈞,所以不算違背。

閒話不談,且說那閭道人被話語所激,發了瘋,拚了命來打劉樵,一杆鋼叉,上下左右一通亂戳,不顧絲毫防守。

劉樵提著茅道人,隻能單手揮劍,勉強應付。

那廂常龍一直未動手,便是等待時機,此時見閭道人發了瘋一般,顧不得防守躲閃,卻是終於逮到機會,不再遲疑,當即放出最強殺招。

一口黑煙吐出,夾雜著鬥來大一粒紅珠,正是經年修煉,一顆未成型的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