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小說網 >  貧道應個劫 >   第四章 算卦

“好,某家便去看看,你這老兒是不是真有靈驗。”

言罷,劉樵朝四下百姓熟人一拱手,便徑自挑起柴,閃出人群,出了城。

到城外,劉樵也依薑尚言,一路往南,他本年輕,這副軀殼又十分力壯,更兼得氣力充沛,勝前世不知多少倍。

是以逢山翻山,遇水趟河,一路過去半點不覺疲憊。

半個時辰,挑柴走了二十餘裡,到了一片莊子。

“此地喚做大柳莊,果然有柳樹十餘顆,想必老叟和錢這些亦不遠矣…”遠遠望見一片林蔭,隱約可見院牆亭台。

雖還隔著數百步,尚未逢人,但劉樵也知薑尚卦數所言老叟和錢不遠矣。

果然到了莊裡,一華衣老者在樹下納涼,見劉樵過路,便叫住他道:“那個漢子,稍且留步,你那柴可是賣的,若賣,老夫便都買了…”

劉樵自然是賣的,老者便道:“勞你把柴放到院兒裡,老夫去給你取錢,稍待…”

劉樵也是照辦,進院中把柴放下,等了半晌,老者並未出來,見院中落葉甚多,牆角又有掃帚。

他最近義事乾得多,心腸也熱貫了,兼之要配合薑尚劇情,便拿起掃帚把院兒裡的落葉枯枝掃到一堆。

剛打掃完,那老叟卻端著托盤,一邊走,一邊賠罪道:“勞壯士久候,且吃些點心…”

劉樵走半晌確實餓了,也不客氣,端過來便吃,果然是應了卦上所言,“四碟點心,一碗酒”。

那老者坐在旁邊笑吟吟看著,見劉樵狼吞虎嚥吃罷糕點,便掏出一個錢袋,給了劉樵。

“兩捆柴,隻要二十文便可,老丈怎的給了這麼多?”劉樵點了點數目後,詫異的問道。

“不多,不多,壯士挑柴本是辛苦,又難得純良心腸,幫老夫掃灑庭園,且莫推辭。”

老者笑吟吟道,言罷,不容劉樵推辭。

又將他送到莊外道:“天色不早,壯士早些往回走,免得披星戴月,這荒山野嶺,難免有些豺蟲,可不甚安全…”

雖總覺得這老漢不似常人,但這話卻是大有道理。

這個時代,晚上不說妖精鬼怪,那獅子,老虎,熊羆,野豬,也是比人的數量都多,夜晚趕路,確實非常危險。

卻也隻能按下疑惑,一路疾步而行,竟在日落前又趕回了朝歌城。

這次一進城,劉樵馬上發揮演技,變臉變得非快。

擁簇在薑尚卦攤前,一口一個先生,一副被薑尚神算折服的模樣。

不僅一反之前張狂神態,恭謹的交了卦金之後,更是連明天的柴都不打了,就站在卦攤前,給薑尚攬客。

“王兄弟,這位薑先生真是神算啊,看你眉頭緊皺,來一卦吧”

“一卦排憂解難,兩卦闔家團圓,三卦辛福滿滿。”

“呀,阿秋嫂子,瞧你眼中春盪漾,來三卦吧,薑先生讓你幸福滿滿…”劉樵的熟人多,此時見了過路的,便幫薑尚招攬道。

那阿秋嫂四十歲許,半老徐娘,走路搖風擺柳,圓溜溜左搖右晃,正挎著花籃落過。

聞言把絲巾一擺,嬌聲啐道:“薑先生年事太高,怕是和我打不了三卦哩…”

言罷,媚眼如絲的飄了劉樵一眼,捂著小嘴,咯咯笑道:“倒是你嘛,莫不是拜了這薑先生當師父,那你可學了幾分本事啊,有空來嫂子家,好好給嫂子算幾卦,看看你的本事如何…”

雖然不太明白阿秋嫂子說的是什麼意思,但這伸手不打笑臉人的道理,劉樵還是知道的。

忙回道::

“好嘞,好嘞,隻是我還冇學到本事,等我學了本事之後,再來找你,到時候若是師父年邁,打不了三卦,我再來給您算,實在不行,我師徒同心協力…”

“咳咳…”

卻是正在給老王算卦的薑尚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的。

見劉樵還滿臉懵懂的跟那風騷娘們搭話,且越說越…離譜,當即咳嗽打斷。

關鍵什麼叫師父裡力有不逮,什麼叫三卦都打不了,俺可是修過仙的,彆說三卦,若真有興致,一天百卦,那也是不再話下。

隻是推演命數有些勞心費神而已,咳咳。

還師徒齊上,算個卦而已,有必要嗎?

又不是給天宮的王母算,那可能兩個人確實還不夠,還得搖上十二師兄。

至於你小子,還嫩得很,冇學爬就想學走,簡直不當人子,在一旁觀看學習還差不多,哼,哼。

阿秋嫂子則回了薑尚一個媚眼,見嚇得老薑一激靈,這才滿意的轉過身道:“好小子,今兒人多我就不算了,待你師徒那天要來,提前吱個聲,嫂子給你們留門…”

“是掃榻相迎哦…”笑得花枝亂顫的阿秋嫂子跨著花籃,笑著走了,隻留下一句掃榻相迎。

“古人還真是誠意啊,動不動就掃榻相迎,我和薑先生日後若不去,豈不辜負了她這一腔赤誠…”劉樵看著嫂子遠去的背影,暗下決心道。

薑尚自下山以來,百藝不成,也是倒黴慣了,不料這一開算命攤子,卻是時來運轉了。

僅開張這一個下午,劉樵便給他攬了十幾撥客人,到了暮時,清算賬薄,一卦二十文,賺了三百餘錢。

薑尚頗為開心,暗道:“這回總算髮了利市(開張),回了家,看那老婆子還敢再小瞧我薑子牙麼。

這山不轉水轉,這回老婆子也該給我倒洗腳水了,嘿嘿…”

或許是這段時間,劉樵總做些好事,給人們留下了仗義蔬財,性情正義豪邁的映象。

又或許是幫薑尚驗證了第一卦,給他四處吹捧,替他打響名聲,又幫薑尚攬了好些客人。

總之薑尚對劉樵的態度,終於有了些許轉變,不似以前那般冷淡,無客人時,兩人還能閒聊上幾句。

對於薑尚態度的轉變,劉樵這心思靈巧之輩,當然也是有所察覺,心下也是頗喜。

見天黑冇了客人,便又勤快的幫薑尚收了攤子,收好旗杆,招幡。朝薑尚拱手道:“薑先生,若無其它事,小人便先走了,待明日再來幫先生招攬客人…”

“今日多虧了你,你無燈火,回去數十裡天黑路滑,若不嫌棄我這小店地狹,便扯賬桌當鋪,將就一夜吧…”

薑尚說了些感謝的話,看外麵黑的不見五指,便挽留道。

劉樵其實也怕走夜路撞上邪魅,當下打蛇隨棍上,連忙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