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磨盤大的石頭雨,當場把那些賊軍砸死、擦上百十人。

餘下的賊眾,縱然殺人如麻,悍勇貫了,但那見過這般景象,天降巨石,砸得天翻地覆。

一個個嚇得丟盔卸甲,大叫一聲,皆做鳥獸散。

劉樵也想留下這些做惡多端的賊匪,好懲戒一番,奈何冇有攻伐道術,也隻好做罷。

還是救人要得緊。

落下遁光,把那賊兵扔的斧鉞重傢夥撿了一個,著那百十個洞窟,先挑木柵欄,一頓劈砍砸開。

每砸開一個洞窟,便放出數十人不等,皆婦女,孩子,老叟一類,許是關的久了,乍被放出,還皆在懵然之中,神色癡呆。

“速速鑽入林中,老幼攙扶,聚著一起下山…”

不待她們緩過神感謝,劉樵直接擺擺手,提醒她們趕快走,下山聚在一起,莫落單遭山中虎狼所噬。

至於挨個送她們回家?

劉樵也想,但冇這麼大能耐逐個送回,更無金銀與她們做路費,能讓她們逃一命,免落入左道腹中,已是仁至義儘,儘最大努力了。

餘下十幾個洞窟,皆銅閘鐵鎖,劉樵試著敲了兩下,無鑰匙破不開。

左右無法子,也顧不上誤傷,譴黃巾力士,運來山石“哐當”一陣把些銅閘砸得粉碎。

又放出百十男丁來,裡麵有俠客,有行商,此前路邊遭捉住的錦衣貴人一行也在,隻是經此一事,皆嚇得失魂落魄,狼狽不堪。

依舊指點了下山道路,劉樵便不在管,直接縱起遁光,朝寨前飛去。

常龍獨鬥二聖如今還在苦戰,若為救人拖延了時間,折了弟子護法,豈不一輩子愧疚。

……

且說寨前,果然常龍獨鬥許久,又披重甲,如今已是力竭,被那閭二聖聯手,壓製在地上鏖戰。

又有無數嘍囉,賊兵,持刀槍,棍矛,四下圍攏,外間還有弓手搭箭埋伏,裡外三層密密麻麻人頭攢動,把常龍困在中間。

好個常龍,雖是累的氣喘籲籲,口鼻噴霧,卻依舊不曾泄了神威,一杆大槍,勢如千軍橫掃,舞似虯龍亂晃。

“哇呀呀呀…”

他在陣中,殺得雙眼血紅,口中怪叫,左戳右擋,左一槍;戳人七八個,似串血葫蘆,右一掃;儘把刀兵都打破,唬得眾賊兵畏畏縮縮,概莫敢上前與他爭鋒。

“嗖嗖…”

刀斧手不敢上前,早有弓手撚弓搭箭,一時間萬箭齊發,好似烏雲一片,遮天蔽日,“嗖嗖”箭矢如雨落下。

“錚…錚…”陣陣清脆金鐵聲,卻是常龍渾圓槍術,一杆槍舞得水潑不進,竟將那些箭矢撥擋開來,縱有些疏漏的,亦隻是釘在甲上。

刀槍斧鉞,弓矢劍戟,無數賊兵圍攏攢殺,卻不曾傷著他分毫,反愈發神色癲狂,如同殺神凶威猛,貌似鬨天宮的弼馬溫,隻身敢戰十萬軍。

他殺得急了,支拙不過,索性發了凶,張血盆闊口,利齒獠牙,把那衝上近前,自持悍勇的賊軍,“啯啅”一口,咬掉半邊肩膀,一撕扯,弄得血肉琳琳。

“呸…哈哈哈…”

到底歸正本性,惦記玉虛戒法,口裡銜著人半邊身子,縱然力竭疲憊,亦不曾吞了裹腹,一口吐到地上,大聲狂笑,狀如凶魔。

“天啊…”那些悍匪都傻眼了,一個個目瞪口呆,縱是他們殺人如麻,自持膽壯凶橫,也未見過這般桀驁凶神。

“真是廢物…”閭茅二妖道,一個騎斑斕虎,一個駕紫煙駒,衝入陣中。

卻是他們人身得道,雖籍天罡法煉就九牛神力,卻不比常龍異類得道,虯龍力猛氣盛。

此前在天上地下鬥了許久,也是力竭,方纔正是著小卒上去打,自己縮在後麵歇息。

如今稍歇片刻,兩左道複打起精神,一個雙股叉;寒光刃利斷人魂,一個九環刀;上下翻飛驚鬼神,騎馬跨虎,把常龍圈在中間圍殺。

閭家貫會吐霧噴風,茅家善能撥土楊塵。

茅家法;三根茅草劾鬼神,閭家法;翻壇老爺善調兵;總是傍門親兄弟,二院合一共發兵。

………

這廂劉樵解出被困凡人,急縱遁光,須臾趕至,正見著常龍被閭茅二聖圍在中間殺。

思量憑自家武藝,若也下去見陣,又不著甲,也冇重兵器,幫不了大忙,反倒可能一起陷在其中,到時候可就真完了,決不能莽撞。

遂把遁光隱去,依舊藏匿在雲中,先掐指決,又譴力士搬來巨石,一邊從寶囊掏出法器。

少頃,“呼呼”一陣風起,又是幾塊巨石,皆是碾子大,重數千斤,被力士悄然搬過來。

“何處來的…”

那地上三人打的正酣,騎虎的閭道人忽覺不對,似有所感,隻來的及提醒一句話音未落“轟隆隆”巨石似雨點落下。

因怕誤傷了常龍,遂才撒得慢些,如此,也給那閭茅二道有了遁走機會。

底下三個不知天上何故落石,但都是道術中人,當場各使手段,常龍最先化霧而走。

閭茅二道人滾下坐騎,青煙一閃消失不見,三家卻皆是散人自悟雲煙之術。

隻是可憐那異獸坐騎,吊睛白額虎,黃彪紫煙駒,卻是未開智畜生,怎麼逃得脫,隻是嗚咽哀嚎一聲,便被巨石碾過,成了肉糜一灘。

“可惜!”劉樵心下一歎。

方纔主要是三人纏鬥在一團,怕誤傷常龍,這才著力士弄大了聲勢,不然還真有可能當場把這倆左道妖人砸死一個。

“藏頭露尾之輩,出來吧…”閭道人化煙遁到寨樓上,四處張望道。

茅道人也是架風躲過,在閭道人身旁顯現身形,暴喝道:“無膽鼠輩,竟然偷襲!”

正自吼叫,忽而一條青氣,自身旁捲來。

與此同時,常龍顯出身形,縱霧搖槍,直刺閭道人,口中大喝:“與某家爭鬥,還敢分心…”

————本章正文已完。

話說常龍這般勇力,後世陸西星續編《封神演義》有詩為證:

誠是澗中螟蛉子,果然煙霞水中仙。

龍種自然非俗相,獠牙端不類塵凡。

一十八般通器械,勇猛能當兵百萬。

直待天宮金符旨,敕為五猖大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