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法器初成之後,山中又恢複了平靜。

不覺時光荏苒,又是半年過去。

常龍早已修成數百載法力,龍種又壽命悠長,不必苦熬元炁,隻是一心磨鍊武藝道術。

他的兩門道術均自悟自修,屬於天賦一類,但以前道行粗淺,所以錯漏頗多。

後來修行年深,道行漸高,然道術的某些細微處,卻是一錯再錯,將路子越走越窄,遇上劉樵之前,道術已有近百年不曾進益。

近來劉樵也在修五行道術,隨著這種玄門正法修行日深,雖然進展緩慢,但卻根基穩固,道術發展方向愈加廣闊,眼光也愈發高深。

雖不能說在道術神通的造詣上,能比修行七百年的常龍更深,但玉虛正法,三教五行**,還是培養了劉樵對於正統道術修行次第的理解。

師徒二人數次論道辯法,常龍以前自己摸索修行的道術,錯漏疏忽之處,許多便被劉樵一一指出。

道術神通,關乎仙家護身衛道之本,容不得半點疏忽取巧,稍有錯漏,便會誤入歧途,路子越走越窄,漸漸止步不全。

所以常龍這些時日,倒不是為了進益道術,而是查缺補漏,將以往錯采誤練,或食生靈練法,誤交誤會的雜炁化去,隻求純淨一口葵水精炁。

劉樵也在修行自身法力,雖說有了法器,占用大量時間每日祭煉,但道術修行,亦不敢落下。

尤其五行遁法更是日日參悟,隻求將一門遁術,修至化境,這個纔是真正保命的功夫。

君不見,陸壓道人煉成火行大遁,念動間便能化虹遁走,刀槍沾身即被焚燬,若用火燒他,反被他沾火即化虹光,眨眼不見蹤影。

但是五行道術,論繁雜博大,堪為三教第一冗雜法門,闡,截無數煉氣士,精修數百數千年,亦難大成其中一遁。

五遁圓滿,更要絕世機緣,縱觀封神,除了三位教主不知練成否,明麵可知的,便隻有聞太師,真正五遁皆成。

至於許多截教神仙出場,總愛作詩,像什麼“五遁三除大道通,煉得一炁脫樊籠”雲雲,當玩笑聽就行,明顯吹牛皮的。

若徹底煉成五行,哪怕如陸壓般煉成一行,也能給闡教造成很大麻煩,何至於匆匆趕過來幫忙,又匆匆應劫上榜。

劉樵未得法時,便聽師父薑尚講過,隻是聽得雲裡霧裡,不甚明白,如今自身煉法,卻逐漸知曉五行道術之重要。

所謂五遁,即五行道術真正圓滿,練成神通曰五行大遁,此為:不在五行中。

三除,即斬卻三屍蟲,讓其不能蠱惑自身,泄露絲毫天機,使天帝,冥王皆不能再掌控其任何資訊,這個便是常說的,跳出三界外。

所以仙聖無災無劫,便是天地不能明其數,道四十九,已得遁去其一,如何還能降下災禍。

………

這一日,劉樵師徒二人停下修行,齊聚南山亂石窟。

“師父,昨夜開壇,祖師可有迴應?”常龍端上瓜果道。

劉樵搖搖頭,見他奉上瓜果,擺手道:“不曾迴應,端下去吧,我無心思吃。”

“唉…也許是祖師分神不曾入駐,看不見師父燒的表文。”常龍苦笑著上前安慰道。

卻是昨日劉樵再次開壇請聖,想正式將常龍錄入玉虛門下。

一者是經過兩年觀察,其凶頑之心收束,其能戒漁食齋,清修苦熬,且虔誠奉師,濁氣漸退。

二者也是想給常龍弄個保障,入了玉虛門牆,再怎麼說也是闡教門下編製,縱然遇上不幸,隻要還在封神期間,元始天尊都給上了五險一金的。

不管咋死的,隻要是闡教門下,多少都能封個小神,後路無憂,如此也不枉常龍兩載侍奉。

劉樵清楚,自己與薑尚這種二代弟子不同,孫子哪有兒子親,隔著輩分,麵都冇見過,感情不熟,而且道行平平,還無什麼話語權。

薑尚當初開壇請聖,可是一遍過的,雖然當時冇見什麼異象,也不知老薑頭是怎麼判斷元始同意的。

該不會老薑當初也雲裡霧裡,隨便說是同意了,實際上元始祖師根本就不知道?

如此說來,自己就不算玉虛門下,難怪請仙扶鸞之術,不得上聖高真迴應。

轉而劉樵又推翻了這想法,元始天尊這一流,念其名號,祂就能知道,甚至有可能心裡一想關於祂的事情,人家就曉得,怎麼可能不知道。

如果自己不經其同意,不是玉虛門下,怎麼可能順利練成玉虛煉氣法門,這個玉虛法門的根本,便是元始玉虛之道,道主不同意,自己連存神入門都不能。

“師父…師父!!”

“嗯…嗯?叫我作甚?”劉樵心裡正神遊天外,胡思亂想,忽被常龍打斷思緒,不由煩悶道。

常龍忙收回了在劉樵麵前晃盪的手掌,訕訕笑道:“我還以為師父昨天整夜做法開壇,被邪祟纏上了,怎的魂不守舍…”

其實常龍是見劉樵沉著臉坐在上首,即不吃瓜果,亦不言語,以為是不能勾通祖師,感覺丟了臉麵。

遂故意弄言語說笑,免得劉樵心下愧疚。

劉樵知他說玩笑話,也不在意,隻是沉聲道:“法力修行緩慢,如今又是半載,連之前做法收攝青煞屍氣的法力都未補回,可煞是惱人。”

卻是半年前,曾連續用法力淬鍊青煞,將兩年法力道炁,耗了個十之三四。

如今苦修半歲,朝夕吐納煉氣,亦不能補齊此前損耗,更彆說修行更多法力,如此下去,惡性循環,早晚法力趕不上延壽。

常龍寬慰道:“我觀師父天縱之才,又值壯年,區區法力,要不了幾年便能練個幾十年的功行。”

劉樵搖搖頭道:“苦熬歲月,鐵杵磨針一般,哪有這麼簡單。”

“那師父有甚想法?”

“我準備下山一趟”

“下山!!”常龍不解道:“如今咱師徒就在居岩穴洞天,食氣服餌,上不朝皇天,下不服人王天子,豈不自在極樂,朝夕修行,永保青春,且法器初成,有護身之力,還下山作甚?”

“苦修法力,終究太慢,須得下山尋些機緣,數載之內,要練成百年法力,才能勉強夠用。”

常龍卻是不曉得殺劫將至,劉樵闡教門徒,必在劫中,躲不開,逃不掉。

如今雖有法器,勉強脫離三無道人,但法術並未大成,功行尚粗淺,若逢劫中,見天便要與人鬥法爭殺,冇有深厚法力怎麼行。

這還是劉樵按自家平常不鬥道術,隻以趕路,煉法這些消耗來算的,實際上若真參與神仙殺劫,法力消耗必然入不敷出,區區數載微薄法力,濟不得事。

見劉樵下來決定,常龍也不再多說,隻是道:“天下之大,三山五嶽妖魔凶人甚多,帶上弟子我一道去,也好有個照應。”

“嗯,此番下山,確實要你隨我一起去。”

劉樵頷首道:“尋機緣且是次要,先得去找你師祖子牙公,我有好些疑惑得著他解答,且我與你師祖有四年會麵之約,再者請聖師無迴應,正好去尋他首肯,讓你正式入我門下。”

一來自分彆彆以來,兩三年皆是自修自煉,連一些修行見聞,神仙品佚,法器,道術等階,皆取教於妖魔,不知有無誤差,須得尋薑尚聊聊,以及解答一些自身修行的疑惑。

二來,既然扶鸞請仙不成,隻好當麵尋師父,得薑尚首肯,把常龍正式收入門下,也算了一樁煩心事。

三者,法力淺薄,不知增功機緣在何方,薑尚善演神數,卜算無方,得著他指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