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小說網 >  貧道應個劫 >   三十三青煞

轉眼半月後,南山亂石窟。

劉樵盤坐上首,手中把玩著一麵幡幢,滿麵歡喜。

此幡約莫三尺,頂有三山叉,漆黑布麵二尺餘,尾垂六縷赤色長穗,無風自晃。

拇指粗玉杆蟠龍附鳳,陰篆天書真文,幡麵上繪描三串金骷髏頭,兩側垂指頭寬,二尺細劍帶,各有硃砂赤字左帶書攝魂神符,右帶書秘魔法咒。

隻是掣在手上摩挲,未施法力,幡上符咒便光華閃爍,似直欲飛出。

下首侍立的常龍盯著這幡幢,問道:“這便是幽魂白骨幡麼,可事成了也未?”

卻是半月之前,師徒二人便把法器所需的五節玉骨煉好,完成了器坯的最後一步。

隨後劉樵便獨自閉關,為法器畫符印,篆刻禁法等,直到今天才勉強練成一道禁製出關。

也就是這第一重禁製最簡單,至於後麵的禁製,那都是水磨功夫了,少則一年半載,多的幾十上百年才能祭煉一層禁製。

劉樵撚鬚笑道:“我即出關,自然事成,如今此物煉就,我師徒才真有護身攻伐之力…”

“不知有甚道術?”

“哈哈哈…”劉樵輕笑一聲,作歌道:

萬骨攢成世間稀,玄冥幽魂乾坤奇。

五遁逢著身難全,三除遇上七竅迷。

莫道異教多妙術,此寶傍門為第一。

常龍在聽得一愣愣的,癡癡道:“真有這般厲害…那咱師徒豈不自此橫著走了?”

“額…咳咳…”

劉樵聞言尷尬的咳嗽兩聲,略微臉紅道:“那是此寶大成時的狀態,目前才一重禁製,咱們還是謹慎些,謙虛些好。”

這其實說的是幽魂白骨幡真正煉成之後的狀態,得用最上乘的器坯,禁製祭煉圓滿,那麼旁門第一法器,可能才名副其實。

如今區區一重禁製,還是用最下乘的材料煉的,成長潛力不高,法器威能如何,劉樵還真不知道,但總之不及原版十之一二就是。

常龍一翻白眼道:“師父慣會打些謎語,俺也聽不明白,到底有甚道術,試試便就知道。”

“試試倒是好,隻是這幡擅捉人拿物,閉神仙之七竅,此時除了我自己,有誰來試法?”

常龍大咧咧的擺手道:“我不也是煉氣士,師父儘管對我使來,看看這道術如何。”

“你真要以身試法?”

“儘管試驗,反正師父不是有解咒符麼?”

“可是…這寶物剛練成,怕操作不好,傷著你怎麼辦?”

“無妨,無妨,俺皮糙肉厚。”常龍說罷,一邊穿了披掛甲冑,提起長槍。

劉樵也是好奇這寶物如何,但又怕操作不當,自家出醜,便有些遲疑道:“那好吧…”

師徒倆個走出洞外,尋了一片空地,相各十餘丈而立,劉樵把幡持握住,招手道:“你先來打…”

“呀…”

常龍也不客氣,大喝一聲,搖槍刺來。

劉樵撚個決,把幡張開一晃,“呼剌揦”一條青氣蜿蜒飛出。

常龍一步數丈,飛身而起,步伐輕疾,然這青氣似慢實快,卻是後發先至,眨眼間化一條青索綿延數丈。

“呃…”

常龍還冇反應過來,便被青氣一裹,隻來得及悶哼一聲,便從空中跌落“撲通”重重摔了地上。

劉樵連忙跑上前去,卻見常龍歪頭倒在地上,雙目緊閉,牙關緊咬,渾身顫抖昏厥,似做噩夢一般。

“醒醒…哎…”劉樵用腳踢了踢他,不見絲毫反應。

忙掣幡在手,念聲咒語,朝他晃了晃,一絲絲黑煙自常龍口鼻七竅飛回幡內,卻是解了咒法。

“啊…好夢…”少頃,常龍忽而坐起身,臉上帶著後怕神色。

劉樵扶著他起來,一邊問道:“你冇事吧?方纔甚感覺?”

“我無礙…”常龍搖搖腦袋道:“好似被迷在夢中一般,隱隱知道外麵,卻怎麼也動彈不得,急死個人…”

劉樵道:“你這是中幽魂幡的黒煞氣,善迷神仙之七竅。”

“這類左道之術,往往作用於元神魂魄,驟然發動,著實難擋…”常龍嘖嘖稱奇。

“可惜,咱們目前隻能煉成這一門道術,其餘兩門,要麼缺少材料,要麼還摸不著頭腦。”劉樵感歎道。

卻是這幽魂白骨幡,目前還隻有一層禁製,用攝青屍煞煉就,能放青氣一條,卷人拿物,中者不論人,仙,皆昏厥倒地,七竅被迷。

還有兩種禁製,目前卻冇法祭煉。

第二種名曰幽神金剛,需要大量的上古異人屍體為材料,煉入幡中,再依符法祭煉,便能生成禁製。

這個禁製練成,能放白骨骷髏一具,尖牙利爪,力大無窮,且不懼水火刀槍。

但目前冇有這異人屍骨,雖隻能做罷,用凡人骨骼,很難煉出金剛不壞,力大無窮,水火難傷的特性。

第三種禁製,喚做迷天七聖,需要設壇拘束無形天魔封入幡中。

其中迷天七聖最為玄妙莫測,天魔無形無相,隻要是三界有情眾生,皆能迷惑,且七聖合力,能生成法域,在法界之中,時間,生死,陰陽,皆由法器主人控製。

隻是這個禁製劉樵還未研究通透,有些雲裡霧裡。

而且憑他目前法力道術,也不敢貿然設壇引天魔下界,控怕拘束天魔不成,反被天魔所弑。

遂皆隻能放下,隻專心祭煉青煞氣禁製。

雖說嘴上可惜,但心裡卻十分滿意了,哪怕法器粗淺,還隻有一重禁製,威力十分有限。

但總歸有了一點攻伐手段,不至於出去跟神人,煉氣士鬥法打架,全憑武藝硬剛。

有了法器,對於神仙殺劫也有了一絲安全感,雖然按照前世記憶來看,元始天尊給座下參戰的徒子徒孫都是買了保險的。

基本隻要是闡教弟子,或與闡教相關的人物死了皆有神位。

劉樵本身倒不怕身死封神,但就怕自己冇發揮好,死的太早了,以後給弄個辣雞神位,那豈不錯過了封神這個大機緣嘛。

穿越來的這幾年,劉樵多次輾轉難眠,時常結合目前所知資訊,推測封神始末。

雖地位低下,不能知到底是三教陰謀論,還是氣運遷移,天宮缺人,或是幾者都有。

但根據薑尚所言,有一點卻可以知曉,那便是三界最大的勢力變革將至。

不僅凡間新舊王朝更迭,氣數遷移,天宮的神職也要更迭,諸神不滿自身地位,紛紛轉劫下界。

祂們或為凡人,或為邊將,或為諸侯,或為闡教,或為截教,不再憑資論輩,論得道年頭短長,而是全憑德行,功績,神通封授。

在這一場劫數中,古老神魔下界可能運氣不好,僅為一凡夫的,如那卞吉一般,不通道術,日後再次歸真,隻封一位卑小神。

也有無數凡人英豪,趁時勢崛起,反而比轉劫神聖出采,將其星命神位頂替,致使原先神聖隻得漸漸矇昧,淪為凡人草芥,可謂是一切重新洗牌。

這般時期,真可謂既是神仙劫數,也是凡人機緣。

如同漢室傾衰,晉室分裂一般,古老守舊的門閥世家,九品中正徹底崩壞,貴族人上人不再永遠是貴族,底層草根也能趁機逆襲。

隻是把有人有兵便是王,換成有法力有神通,便是大神大聖而已,道理還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