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小說網 >  貧道應個劫 >   第二章 薑尚

縱觀封神,薑尚似乎本事平平,但對目前的劉樵來說,卻是最理想的機緣。

首先哪些本領高強的神仙高人,雖光布三山五嶽,但多隱於深山不履凡塵,且不說其中多有傍門之輩,性情古怪,更有甚者動輒喜吃人類為樂。

就算找到正直的,道行高的神仙,可劉樵憑什麼讓人家看上自己,天賦異稟?還是福源深厚?還是背景強大?

而且據劉樵所知,封神演義,哦不,是整個古典仙俠故事中,基本都是師父找徒弟,要麼是前世熟人,要麼是提前預定,要麼是有背景,有天賦的…

徒弟找師父的,除了孫猴子,其他很少有學成真本事,而且這也不排除是提前預定的收徒套路,畢竟神仙也有江湖,也有人情世故。

而如果能拜薑尚為師,或者最次,那怕給薑尚當個侍者,都有可能在封神之中出個風頭,而有了名氣的將領,又和封神榜執掌者薑尚親近,那怕是死,也有很大概率封神。

畢竟其妻馬伕人,區區一婦人之輩,尖酸刻薄,身無寸功,都能被念舊情的薑尚封為掃帚星。

要知道,那可是星神啊,執掌天上星緯,傲立萬丈蒼穹,俯視凡塵,長生不死。

那怕是最辣雞的星神,但那也屬於天神一類,至少在其後數千年神話曆史中,比那些地仙,鬼神高貴多了。

想到這裡,劉樵不由雙眼放光的看向薑尚。

連忙一腳把柴踢得遠遠的,兩步跨到薑尚身旁,一手攙其老腰,一手握住薑尚的老手,把他扶起。

“老先生受驚了,您方纔冇受傷吧?”

劉樵一臉含情脈脈的看著薑尚,如觀奇貨至寶一般,溫言軟語細聲說道。

薑尚聞言也不答話,隻是默默抹了把臉,擦了眼睛,又把兩個筐兒扶起,掙脫劉樵,挑著擔兒,頭也不回的自顧自的走了。

“此人心底雖有純良,能關鍵時刻伸出援手,然隨後便滿臉市儈,渾身塵濁,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薑尚一邊走心下暗道。

也是看劉樵在危機關頭想也不想,便去拉他一把,倒是在薑尚心頭留了點好感,除此之外,薑尚是非常不喜諂媚和姦詐之人的。

至於為何不說一聲感謝,卻是他乃玉虛門下,習了些秘法,便是冇有劉樵,他也不會有事,若他發威,有事的反倒是那馬了。

再者他性傲然,哪怕心中認可,也不會說出來,兼之腹有謀略,心思靈巧,自然隱隱感覺出劉樵是有求於他。

薑尚扭頭就走,可把劉樵給急壞了,卻是方纔聞他挑擔走了三十五裡腹中饑餓,正待開口留他下個館子,拉攏拉攏感情的。

然而轉念想起自家窮得叮噹響,數遍全身隻有十二個子兒,入城時候還交了倆,連自己明天的飯還冇著落哩,遂也做罷。

“這薑太公雖然本事一般,但倒底也曾是神仙中人,非比凡俗。加之他老奸巨猾,我甚心思若露於表麵,被他看穿,反而受製於人,如此行事確實不妥…”

見薑尚兩條老腿跑的飛快,轉眼就冇了蹤影,劉樵回想自家方纔的表現,太過諂媚,確實也不似可造之才,不由暗暗懊惱。

今日這拜師之事算是泡湯了,就老薑頭那傲嬌模樣,彆說拜師,就是下跪磕頭,拜個三天三夜,他也不會因此收下自家當個侍從的。

無他,老薑身負伐紂天命,那怕給他牽馬墜鐙,要的也是鐵骨錚錚,至少不會要諂媚之臣,這抱腿之事,還得另想辦法。

“跑的倒快,不過隻要你還在朝歌,不愁冇機會碰麵…”知道劇情的劉樵也不著急。

今日的離彆,隻是為了下次更好的重逢而已。

當下決定整理心情,先買柴換錢,再回去好好思索思索,改怎麼包裝自己,得到薑尚的認可。

搖搖頭,將方纔踢得遠遠的柴又撿回來擔起。

一邊走,一邊暗付道:“看來這拜神仙,也要講方法呀,得和追女娃一樣,不能把姿態放的太低。

還得來個欲擒故縱,推拉戰術,若即若離,要你得不到我,卻認為我是個人才,想得到我,嗯…朝思暮想那種…”

結識了薑尚,那怕是單方麵識,也令劉樵心下輕鬆大截。

他是未來客,雖不處高位,卻算是老於事故,處世圓滑之人。

放在此世,麵對百分之九九一點文化冇有,一輩子冇走出過方圓百裡的普通百姓而言,他劉樵也算絕對的見多識廣,識文斷字,心思靈巧之輩。

這一發思緒,種種折服薑尚的謀略湧上心頭。

這一下,自信上來了,肩也不酸了,腰也不疼了,肩上挑著兩捆柴,也不覺得重了,累了,走得飛快,循著原主記憶,三拐兩拐徑直來到一處大院門前。

輕車熟路的送了兩捆柴到灶房,到賬房結了青趺二十文,又去街上買了些米麪,邊出了城。

心裡想著事,步履也輕疾,二十餘裡路,隻半個時辰,就趕了回去。

望著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綿綿青山,綠綠翠竹,山下一排茅屋,土房,幾個垂髻頑童正在莊口玩鬨。

“伯伯…伯伯”

“劉叔…”

望著二十一世紀早已不存在的鄉村沃土彷彿矗立在塵世之外的前古村舍,耳中聽著稚子頑童們聲聲呼喚。

此前剛穿越的那種不真實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

伴隨著孩童們的嬉鬨聲,劉樵最後一絲對後世的羈絆也被斬斷,徹底的融入了此世。

隨後幾天的生活漸漸趨於平淡,劉樵與原主一般,每天下午上山砍柴,回來陰乾在院兒裡,早上把前麵曬的乾柴劈好,又挑到城裡,賣與富貴人家。

這幾天劉樵除了砍柴賣柴,研究該怎麼獲取薑尚信任外,也一直在默默關注著薑尚的動靜。

至於薑尚的住處,那更是瞞不過身為穿越客的劉樵,不過城西三十裡外宋家莊爾。

每天賣了柴往家走劉樵都從城東多繞二十餘裡,打宋家莊門前過,就是不放心,想看薑尚還在朝歌城否。

畢竟薑老爺可是劉樵前世八輩子祖墳冒黑煙都萬難遇上的軍聖祖師,奇門老祖,他劉樵是萬萬不肯錯過這樁“天定師徒之緣”的。

話分兩頭

且說自那日薑尚掙脫劉樵,挑著空筐子饑腸轆轆走回家後,其妻馬太婆見老薑挑著空筐回來,不由大喜道:

“薑郎,莫非朝歌城中,這白麪的買賣這等好做麼,上午出去,中午回來便賣個精光,賺了多少,拿來妾給你保管著…”

老薑賣麵,麪粉被風颳走,正自煩躁,回來又見這六十歲黃花大閨女喋喋不休。

一時心下大是窩火,把籮筐重重摔在地上,罵道:“都是你這賤人多事。”

“哎呀,你麵都賣出去了,反來怪我,還不把錢給我保管,莫非是想再攢錢娶個小的…”

馬氏也是個善妒的越想越氣,嘴一癟哭道:“有我在,你彆想娶小的,要娶,也看我同不同意,嗚嗚啊…”

薑尚這個單純的老男人看著馬氏自導自演,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由目瞪口呆,等馬太婆哭了半晌,哭累了,才把事情原委道出。

馬太婆聽完,一泡老痰混著口水劈麵吐到薑尚臉上,罵道:“還不是你自己冇用,連白麪都護不住,還來怪我,真是酒囊飯袋,隻知道要吃要喝,好吃懶做之人…”

薑尚差點被噁心死,一把擦了臉上濃痰,也大怒道:“你這個賤人,女流之輩,不講禮數的潑婦,竟敢對丈夫吐口水,討打…呀呀呀…”

言罷,倆人徹底鬨崩,夫妻二人扭打起來,那馬氏身高體胖,又年輕一些,漸漸占了上風,吐口水,抓,死,咬,扯,無所不用其極。

繞是老薑仙家門徒,也被這悍婦打得截截敗退,滿臉掛彩,衣衫襤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