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潑魔,倒也凶的俊俏,怎的,傷好了?”

一聽這話,那怪氣的胸中鬼火起,三屍蟲暴跳,二話不說,橫起點鋼槍,兜頭刺來,口中暴喝:“狗賊,拿命來…”

劉樵閃身避過,飛速溜進洞中,不一時,也取了兵器,出門迎上妖魔鋼槍。

好傢夥,這兩個又在洞前“乒乓乓乓”打了起來,你來我往,槍來劍擋,一番好殺。

這回那怪穿了甲冑,當真刀劈不進,劍戳不穿,十餘合過去,劉樵雖劍術靈巧,連刺妖魔數劍,卻均隻入肉寸許,便被甲冑格開不得再進。

那妖魔雖中了劍,卻不過皮肉傷而已,依舊不曾泄了神氣,反倒口中呼喝連連,雙眼發紅,愈戰愈勇。

本來一交手劉樵便占了上風的,然而幾劍刺下,卻皆未收到成效。

妖魔反藉此時機,一杆槍橫,挑,紮,戳,掃,幾次險險差點紮中劉樵,逐漸板回劣勢,成了棋逢對手。

再數十回合,日頭已經漸漸落山,劉樵雖劍術靈巧,叵耐妖魔披掛齊整,一杆槍也越舞越精,顯然妖魔武藝還在打鬥中有所進步。

好潑魔,得勝不饒人,緊追直刺,勢大力沉,一時打得劉樵左遮右擋。

妖魔見自家占了上風,心下大是得意,張開獠牙闊口,暢快大笑道:“哈哈哈哈…狗賊廝,這回知道爺爺的厲害了吧…怎麼樣…服不服啊…”

“你不過倚甲杖之利,兵器勢大力沉而已,有甚能稱道的?莫說你現在還未勝我,便是打贏了,也稱不上英豪,貧道不服你…”

劉樵嘴上硬氣迴應,心下一時卻是有些焦急,這妖魔是異類修成人身,不僅氣力比他大,耐力也遠勝於他。

打了一下午,自家汗流浹背,口乾舌燥,手痠腳僵,反觀妖魔還越戰越勇,不見絲毫疲憊,還越戰越勇。

劉樵心下暗道:“妖魔氣力遠勝於我,與之角力鬥武,如今已不能勝,隻能試試三味火燒他,若不成,也好趁機溜走…”

劉樵心下定好計策,當下一邊不動聲色,左右遮擋點鋼槍,卻一邊存思臟府神氣。

待法術準備妥當,便賣個破綻,虛晃一招,跳出圈外,不待妖魔來追,撚決一指,喝道:“火來…”

“哧…”

幾點火星,飛出三竅,離體沾了濁氣,霎時紅光閃爍,化作尺來長火蛇一條,蜿蜒燒向妖魔。

“哈哈…賊道技窮爾,不過區區三味火罷了,也敢拿出來賣弄,看爺爺破之…”

不料妖魔似乎早有防備,絲毫不曾慌亂,反而是大笑一聲,也是把口一張,輕輕打個噴嚏,口鼻間飛出縷縷雲霞。

那絲絲薄霧裹住火蛇,隻聽“哧哧…”蒸騰聲響起,霎時澆滅了三味火。

妖魔破了劉樵道術,正要提槍再打,卻見那劉樵早已趁這時間轉身閃入洞中,不由氣得鬼火亂冒。

“賊道快出來受死,再不出來,一把火燒了你這狗洞窟…”

隻是那洞口狹小,妖魔也不敢貿然去追,否則劉樵隻要躲在洞口,趁他進來時,直接一劍偷襲,便極有可能要了自家性命。

劉樵顯然也是存了這個打算,靠在洞口持劍以備,隻待妖魔追來,便直接刺其麵門。

聞聽妖魔在外麵跳腳大罵,隻其不敢入洞,心下也是一鬆。

還口罵道:“潑魔莫嚷,與你打了一下午,卻是腹中饑渴,待道爺吃飽了飯,再來與你打過…”

聞聽此話,那妖魔也頓覺腹中餓了,卻是穿著百十斤的甲冑,揮舞鐵槍,打了一下午,彆說也他隻是血肉之軀體,就是食香火的神人也得歇息精神。

當下隻得氣呼呼跺腳大罵道:“好賊道,你最好一輩子躲在那狗洞裡彆出來,潛身縮首的鼠輩,呸…”

言罷,一蹦縱上雲頭。

走之前,還不解氣,從雲裡伸下利爪,一把將劉樵養在洞外的老驢撈起,“啯啅…啯啅”啃了幾口。

許是覺得未開智的畜生,又是老驢肉柴,那妖魔也冇甚胃口,隻是啃了兩口,便把驢扔下雲頭,架陣黑風,徑自走了。

可憐這老驢,跟著劉樵,上山馱擔,拉碾磨米,吃的是野草,喝的是露水,還不曾享過一天清福。

如今卻是遭了無妄之災,被那凶殘妖魔拿來當劉樵解氣,被妖魔獠牙把身上啃了幾個窟窿眼,又落下高空摔成肉泥。

待妖魔走後,劉樵才走出洞外,望著滿地狼藉,不由歎道:“可惜我無降魔之力,如之耐何…”

薑尚所傳一脈,冇有降龍伏虎神通,甚至連攻擊性法術都冇有。

五行道術是隱身遁形,護身保命,奇門遁甲,也隻是天文地理,兵法符咒,幻術一流。

“可憐你這老驢,本待我得道之後,你也雞犬昇仙,叵耐你是個命薄的…”

也確實是這驢兒命薄,如果冇有這妖魔打攪的話,按照劉樵本來想法,是自家得道之後,憐憫這老驢挑擔有功,也給它喂一丸“仙丹”。

劉樵彆說煉丹,就是見都冇見過,至於仙丹怎麼來嘛,不會煉丹不是問題,這不是可以研究嘛。

便想開墾藥田,待成仙之後,草藥成熟,加些鉛汞金礦重金屬,再來開它幾爐“金丹”,就先給老驢喂一粒,好渡驢兒也一併成仙。

結果來了這妖魔,三天兩頭找事兒,藥草還未長成,便被雨水沖走了。

眼見劉樵已證虛空三味,成仙不遠矣,老驢卻又被妖魔啃了半邊身子,摔下雲頭成了肉泥。

————————

這一遭刀兵之難,後世許仲琳編《封神演義》有載:

怒氣紛紛,狂風滾滾。

怒氣紛紛,妖魔衝冠多勇力。狂風滾滾,欺心逞勢要殺道人。

好潑魔,嚇得滿山虎狼暫避,山精鬼怪儘埋頭。

神威抖擻,鋼槍點破邪和魍,打得六天魔魅無影蹤,法祖慌忙避洞藏身。

正是日後三山九候凶頑聖,老祖座下護法神。

但有徒孫頌祂名,不須香火,自然千真萬應,一雙怪眼,善識人心齷齪,鐵嘴毒牙,專咬世間毒婦人,貪、嗔、惡、毒、滿心機謀者,皆由祂來報應。